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從揚鈴打鼓,到掩旗息鼓 ──看大觀園裡的政治風波
2017/12/21 20:11:08瀏覽926|回應0|推薦5
從揚鈴打鼓,到掩旗息鼓
──看大觀園裡的政治風波
朱嘉雯
大觀園小廚房掌勺的廚娘柳嫂子,一心一意巴結小戲子芳官,只盼望把女兒送進怡紅院,多得一份收入,又得賈寶玉的垂顧。如此司馬昭之心,是人人看在眼裡的。是故在她還沒巴高望上之前,這對母女早已成為大觀園眾僕婦的眼中釘了。果不其然,柳五兒進怡紅院的八字還沒有一撇,已先被人逮住小辮子,遭受連夜的囚禁和奚落。我們看那天晚上,大觀園眾人為了落井下石,已忙到了不可開交,可說是既興奮又期待的地步!
首先是林之孝家的帶領了幾個媳婦,押解著柳家的著實等候平兒多時。這麼癡 癡地等,只為了向平兒報告:「怕今兒園裡沒人伺候早飯,我暫且將秦顯的女人派了去伺候姑娘們的飯呢。姑娘一並回明奶奶,她倒乾淨謹慎,以後就派她常伺候罷。」原來在短短的前半夜,林之家的已經找來取代柳嫂子的人了。平兒不解地問道:「秦顯的女人是誰?我不大相熟啊。」林之孝家立刻描述形容道:「她是園裡南角子上夜的,白日裡沒什麼事,所以姑娘不認識。高高兒的孤拐,大大的眼睛,最乾淨爽利的。」其實真正重要的話,她沒有說出來,這秦顯的女人原來是司棋的嬸子。司棋的父親是伺候大老爺的人,叔叔秦顯又在榮國府當差。日前司棋要一碗燉得嫩嫩的雞蛋,柳嫂子壓根兒不理睬她,還說雞蛋貴,叫她改天再吃。司棋脾氣特大,帶人氣勢洶洶地來到小廚房,二話不說便砸起東西來。梁子結下了,只等柳嫂子一犯事,司棋便趁虛而入,用她的嬸嬸來迅速擠掉柳家母女。所謂秦顯的女人,不過就是平常在南角門上夜班的,白天都沒有資格出現,因此上層主子根本不認識她。
除了下人們揚鈴打鼓,逕自折騰起來;另一端平兒、襲人等簇擁著賈寶玉,也沒有閒著。他們團團轉、想辦法,最後竟決議出讓寶玉出首頂缸,為的是大事化為小事,小事化為沒事。第二天一早,鳳奶奶的心腹與榮國府的大管家一上來對話,平兒立刻佔了上風。她用命令的口吻說道:「如今將她母女帶回,照舊去當差。將秦顯家的仍舊退回。再不必提此事,只是每日小心巡察要緊。」說畢,起身走了。連這轉身走人的姿態也是堅決強勢的。可知王熙鳳雖然臥病休養中,她的權勢正是如日中天!因此沒人敢反抗平兒。柳家的母女當場向上磕頭;而林家的就只能一切作罷。曹雪芹說:「司棋等人空興頭了一陣。」
不僅如此,作者還花了相當的篇幅描述那秦顯家的只上台半天,卻損失慘重的因由。原來她好不容易等了這個空子鑽了來,在廚房內正忙著收傢伙、米糧、煤炭等物,而且還查出許多虧空來,一副雷厲風行的態勢指稱:「粳米短了兩石,常用米又多支了一個月的,炭也欠著額數。」同時一面打點了許多禮物送給林之孝家的,她悄悄地備了一簍炭一擔粳米在外邊,遣人送到林家去。又打點了送帳房的禮物,又備下幾樣菜蔬請幾位同事。不僅大方請客,還官調十足地說出一套話來:「我來了,全仗你們列位扶持。自今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我有照顧不到的,好歹大家照顧些。」
這麼能幹又會說話,卻也擱不住時局難料。只見她們正吃著菜,說著話,忽然有人來說:「妳看完了這一頓早飯就出去吧。柳嫂兒原無事,如今還交與她管了。」秦顯家的聽了,簡直轟去了魂魄,垂頭喪氣,登時掩旗息鼓,捲包而出。送人之物白白去了許多,自己倒要折變了賠補虧空。連司棋都氣了個直眉瞪眼,無計挽回。大觀園裡,僅一個小廚房,就有這樣的政治事件,遑論其他各處。
有趣的是,在己卯本、庚辰本、夢稿本和列藏本等四種古本裡,林之孝家的原名「秦之孝」!在往後的故事中,她的女兒小紅因為聰慧伶俐還登上了王熙鳳乾女兒的寶座。那麼她們夫婦藉著女兒,更進一步鞏固自己在賈府中的地位,其心態也如同柳嫂子之為女兒所做的鋪路。而「秦之孝」這個早期的名字,或許還透露出她與秦顯本是一家人,秦顯又是司棋的叔叔,那麼司棋應該也姓秦。而秦家的人自然連成一氣,只要得到機會便可以在一夜之間排擠她人,簇擁自家人上台,速度之快,著實有點驚人!在曹雪芹將秦之孝家的改姓林的過程中,改稿本身又顯露出作家思想與創作意識上的轉變。也許他最終決定,寧願輕輕一筆,來淡化大觀園裡派系相爭的事實,因而削弱了這位管家大娘結黨營私的政治習性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0963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