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多少興廢事,都入漁樵閒話 ──冷子興與興兒的評說
2018/02/01 22:36:10瀏覽967|回應0|推薦1
多少興廢事,都入漁樵閒話
──冷子興與興兒的評說
朱嘉雯

在曹雪芹的經營、鋪陳與匠心獨運的刻畫中,人物書寫的內涵隨各時期的稿本而逐漸蔓延擴大,終於使得《紅樓夢》成為諸多女性命運的總集合與古典生活藝術的浮世繪。曹雪芹的寫作策略之一,是透過兩位「興」字號的外圍人物,來為榮寧二府重要女性做角色的定位與定性。


首先是第二回「冷子興演說榮國府」,管家周瑞的女婿冷子興對老友賈雨村評論道:「便是賈府中,現有的三個也不錯。政老爹的長女,名元春,現因賢孝才德,選入宮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寧府珍爺之胞妹,名喚惜春。因史老夫人極愛孫女,都跟在祖母這邊一處讀書,聽得個個不錯。」至於賈府四姝命名的來歷,冷子興也一清二楚:「只因現今大小姐是正月初一日所生,故名元春,餘者方從了『春』字。」就連林黛玉的母親,冷子興也指陳歷歷:「目今你貴東家林公之夫人,即榮府中赦政二公之胞妹,在家時名喚賈敏。不信時,你回去細訪可知。」
賈雨村聽說,立刻拍案笑道:「怪道這女學生讀至凡書中有『敏』字,皆唸作『密』字,每每如是;寫字遇著『敏』字,又減一二筆,我心中就有些疑惑。今聽你說的,是為此無疑矣。怪道我這女學生言語舉止另是一樣,不與近日女子相同,度其母必不凡,方得其女。今知為榮府之孫,又不足罕矣。」我們從冷子興的說明和賈雨村的附和聲中,於此開篇第二回,便得以想見林黛玉是如何地與眾不同了!


及至小說第六十五回,作者在透過賈璉的小廝興兒繪聲繪影地介紹榮國府的女眷們,此處又再度提及元、迎、探、惜與黛玉。他先從李紈說起:「我們家這位寡婦奶奶,他的渾名叫作『大菩薩』,第一個善德人,從不管事,只教姑娘們看書寫字,針線道理,這是他的事情。前兒因為他病了,這大奶奶暫管了幾天事,總是按著老例兒行,不像他那麼多事逞才的。我們大姑娘不用說,是好的了。二姑娘渾名兒叫『二木頭』,戳一針也不知噯喲一聲。三姑娘的渾名是『玫瑰花兒』,又紅又香,無人不愛,只是刺扎手。可惜不是太太養的,老鴰窩裏出鳳凰。四姑娘小,正經是珍大爺的親妹子,太太抱過來的,養了這麼大,也是一位不管事的。奶奶不知道,我們家的姑娘不算,另外有兩個姑娘,真是天下少有。一個是我們姑太太的女兒,姓林,小名兒叫什麼黛玉,面龐身段和三姨不差什麼,一肚子文章,只是一身多病,這樣的天,還穿夾的,出來風兒一吹就倒了。我們這起沒王法的嘴都悄悄的叫他『多病西施』。還有一位姨太太的女兒,姓薛,叫什麼寶釵,竟是雪堆出來的。每常出門或上車,或一時院子裏瞥見一眼,我們鬼使神差,見了他兩個,不敢出氣兒。」尤二姐笑道:「你們大家規矩,雖然你們小孩子進得去,然遇見小姐們,原該遠遠藏開。」興兒搖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經大禮,自然遠遠的藏開,自不必說。就藏開了,自己不敢出氣,是生怕這氣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氣暖了,吹化了姓薛的。」說的滿屋裏都笑起來了!


曹雪芹在《紅樓夢》裡,先後透過冷子興與興兒來描述眾女兒的出身背景與人物情態,在冷子興的演繹中,我們得知女兒們的家世,從中也具體理解了主要角色林黛玉出眾的人品與氣質。此後,在小廝興兒的印象式批評中,更見眾女性的品貌、聲容,以及給予外人的觀感。前後兩位「興」字號的人物,皆井然有序地以配角襯托主角的方式,烘托薛、林之美。同時因兩人的身分、年齡與觀察的角度不同,因而在不重複敘事的前提下,帶給讀者層層翻新的閱讀視野。
有趣的是,此二人的名字皆為「興」,曹雪芹為小說人物命名,經常出於特殊的設計,在此又得到了確實的印證。根據宋代學者朱熹《詩集傳》解釋:「興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詠之詞也。」特別是在文學的源頭《詩經》時代,「興」始於「情觸於物而發為歌詠」,因為每個人的生活閱歷不同,所以會在偶然的機緣下,面對某些事物而觸動了從前的經歷與回憶,有時還能引發很深的感慨!
其中冷子興在小說裡出現的篇幅雖然很少,然而他卻是個閱歷豐富,而且充滿回憶的人物重要,因此他能夠在榮府的歷代家世上,興發議論。他是一位古董商人,又是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女婿,因此見多識廣,又與榮國府沾帶著親戚的關係。憑著外圍人士客觀而清醒的認識,以及對於有年份的物事具有獨到的鑑賞能力。他藉由賈雨村的同宗這個話題興起了談論榮國府的念頭,於是寧榮兩府這座鐘鳴鼎食的府邸,在他的演說之下,更具有故事性與說服力。同時因為他姓「冷」,這個字也頗有冷眼旁觀、冷靜理智,且眼光獨具的意味。而且在他陳述榮府時,這座昌旺的家族已經蕭疏得不似當年光景,且淡淡地流露著繁華落盡前冷清的預兆。
當賈雨村不解地問道:「我去歲從他金陵老宅子門前走過,路北,東是寧國府,西是榮國府,兩宅相連,竟將大半條街占了,大門前雖然無人,裡面殿台樓閣,也還都崢嶸軒昂,花園子裡樹木山石也還蒼翠,哪裡像個衰敗之家?」冷子興慧眼獨識地冷笑道:「虧你是進士出身,緣何不通?古人云: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如今雖說不似先年那樣興盛,較平常仕宦之家,到底氣象不同。如今生齒日繁,事物日盛,主僕上下,安富尊榮者居多,運籌謀劃者無一,其日用排場,又不能將就節儉,如今外面的架子雖未甚倒,內囊卻也盡上來了。……誰知這鐘鳴鼎食之家,翰墨詩書之族,如今的兒孫盡一代不如一代了!」他的判斷和分析可謂一針見血,如此透徹,實非府中人所能自省得到。
至於興兒的演說,則又是另一番風光!小說第六十五回,他將榮國府的人物情態很形象化地告訴了尤氏母女,那一席話說得十分有趣!他的口吻很詼諧,說林黛玉是「多病西施」,又說薛寶釵是「雪堆出來的」,其比喻十分具體,很符合小孩子家說話與形容的方式。而且品評得甚為妥當貼切,使書中人物的主要性格特徵活靈活現地凸現出來。通過興兒的人物議論,作者也寫活了興兒知人論世的視角與伶牙俐齒的典型形象。興兒對於鳳姐、平兒、黛、釵、紈、迎、探等人的評議,雖然都是從某些側面誇飾地突顯了她們的特色,然而這幅群像畫展中,最突出的還屬他的自畫像!因為我們若接連著閱讀至小說第六十七回,則看到他不小心說漏了嘴,不僅提到了新奶奶,還把賈璉偷娶了尤二姐之事和盤托出,接下來引發的嚴重後果是死了一個美麗溫柔的尤二姐,至此讀者便可深深體會到興兒這號人物,在整體悲劇中所產生的關鍵性意義,他往往透過一話題興發出下一個話題,直到態勢一發不可收拾,而他自身卻始終是個事不干己又好興發議論的局外人。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10101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