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 ──賈寶玉仁者愛人
2017/11/30 12:35:57瀏覽931|回應0|推薦4
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
──賈寶玉仁者愛人
朱嘉雯
《紅樓夢》是一部教人看懂許多古老諺語的大全。單是小說第六十一回,就出現了許多有趣的對話,讓讀者一眼看出古諺中所透露出的生活智慧與人情世故。
話說大觀園小廚房裡掌勺的柳嫂子從她外頭回來,那看門的小廝卻不急著開門,反而與她說笑道:「好嬸子,妳這一進去,好歹偷些杏子出來賞我吃。妳若忘了,日後半夜三更打酒買油的,我可不給妳老人家開門啦,隨妳乾叫去!」柳氏啐道︰「發了昏的!今年和往年可不同了,現下已經把園子的產物都分給眾婆子了。她們一個個不像抓破了臉似的!人打樹底下一過,兩眼就像那黧雞似的,誰還敢動她的果子!昨兒我從李子樹下一走,偏有一個蜜蜂兒往臉上一過,我一招手兒,偏你那好舅母就看見了。她離的遠,看不真,只當我摘李子呢!就浪嗓喊起來:『還沒供佛呢』、『老太太、太太不在家,還沒進鮮呢,等進了上頭,嫂子們都有分的』,倒像誰害了饞癆,等李子出汗呢!叫我也沒好話說,搶白了她一頓。你舅母、姨娘兩三個親戚都管著好幾處果園呢,你怎不和她們要的,倒和我來要?這可是『倉老鼠和老鴰去借糧--守著的沒有,飛著的有』﹖」
柳嫂子說:糧倉裡的老鼠還向天上的鳥借糧食。這一句歇後語很生動地譏諷小廝弄錯了對象,向沒有東西或不管理這事的人求助。因此那小廝便笑道:「哎喲喲,沒有便罷了,說上這些閑話!我看你老以後就用不著我了?就便是姐姐有了好地方,將來更呼喚著的日子多著呢,只要我們多答應她些就有了。」柳氏聽了,笑道:「你這個小猴精,又搗鬼吊白的!你姐姐有什麼好地方了?」那小廝笑道:「別哄我了,早已知道了。單是你們有內牽,難道我們就沒有內牽不成?我雖在這裡聽差,裡頭卻也有兩個姊妹成個體統的,什麼事瞞了我們?」因柳嫂子的女兒五兒正在借助芳官的力量,讓寶玉同意她到怡紅院裡聽差,因為寶玉疼女孩子,是以不僅工作輕鬆,而且沒幾年都要放還自由身的,因此柳家的十分積極關說。誰想這件事被看門的小廝聽說了,又口沒遮攔地抖了出來,柳家嫂子氣得罵他「小猴精」、「搗鬼吊白」!搗鬼吊白,便是暗中詭計多端的意思。
此後,五兒不僅遲遲未能得到這份工作,反兒先被人栽贓她偷了王夫人屋裡的玫瑰露,經過了一夜的囚禁與煎熬,天亮後平兒出面調查這件案子,儘管許多人落井下石,恨不得排擠了柳家母女,但是平兒似乎很有定見,分明知道真正的小偷是誰,因此氣定神閒地笑道:「誰不知這個原故!但今玉釧兒急得哭,悄悄問著彩雲,彩雲若承認了,玉釧也就罷了,大家也就混著不問了。難道我們愛兜攬這事不成?可恨彩雲不但不承認,她還反咬玉釧兒,說是她偷了去了。兩個人窩裡發炮,先吵得闔府皆知,我們又怎能裝作沒事人呢?少不得要查的。殊不知告失盜的就是賊,可是又沒贓證,怎麼說她?」
寶玉聽見原來是王夫人屋裡的彩雲偷了清露,便說道:「也罷!這件事我就應起來,就說是我唬她們玩的,悄悄地偷了來。事情就完了。」襲人也同意:「倒是件陰騭事,保全人的名聲。只是太太聽見,又說你小孩子氣,不知好歹了。」平兒笑道:「這也倒是小事。如今便從趙姨娘屋裡查起贓物來也很容易,我只怕又傷著一個好人的體面。別人都別管,這一個人豈不又生氣?我可憐的是她,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說著,把三個指頭一伸。襲人等聽說,便知她說的是探春。大家都忙說:「可是這話,竟是我們這裡應了起來的為是。」

原來那玫瑰清露是趙姨娘央求彩雲去偷的,平兒盤算著:不能讓五兒去頂缸受冤屈,又不能到趙姨娘屋裡取贓證,因為會傷了三姑娘探春的臉面和心,這樣做就等於是為了打擊壞人,卻同時也累及了好人,因而說了一句諺語:「不肯為打老鼠傷了玉瓶」。很傳神地表達古人在極力懲治歹人的時候,也不能忘了這麼做會連累到好人。在取捨之間,眾人決定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寶玉岀面承擔,這樣太太就不會怪罪任何人了。而寶玉主動提出這樣的做法,不僅顯現他對親妹妹探春的愛護,同時也使我們看到他連未曾謀面的廚娘之女,都能興起憐惜之意,可知他心地純厚,處處展現仁者愛人的悲憫情懷。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fguedu&aid=109244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