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陰陽眼(1)
2012/07/27 20:49:05瀏覽412|回應1|推薦11

1.

打小的我就有特異體質。

六歲時阿公過世了,他的遺體漂流進港口,被近海捕撈的船隻打撈上岸。我跟隨一堆親戚擠在圍觀的人群中湊熱鬧。

我看到了。

看到阿公泛白腫脹的屍身靜靜地躺在漁港邊,他的右眼是睜開的,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左小腿沒了,半邊臉面也沒了,聽說是被海中的魚群給啃嚙撕咬的悲慘下場。

這並非年紀小小的我首度看見男性象徵。

半年前和表弟一起沖涼水澡的時候,頭一回看見男生的小雞雞;短短瘦瘦小小的,兩邊圓圓腫脹東西引起我的注意。

他們說那是卵蛋!

這個名詞是大表哥和隔壁的哥哥說給我聽的,可是我注意到,阿公的下體沒有卵蛋。

「阿娘喂,夭壽喔!啥米郎尬記咧嬰仔帶來看死人?緊帶走!嬰仔郎不通看,看了暗時做冥夢,緊走。」六嬸婆大呼小叫的命小舅舅趕緊帶人離開,離開命案第二現場。

是的,葬禮過後親戚們東拉西扯,邊撥(台語"吃"的意思)檳榔邊嗑牙,大意是阿公死於非命。

我和小表弟忙著學包檳榔,以石灰塗抹檳榔葉,再將幼嫩的檳榔包進翠綠的葉子裡,一顆顆包好排放整齊,置於供桌旁的塑膠紅盤之上供賓客享用,神桌底下還有一只垃圾桶,專供大人們呸檳榔汁兼吐檳榔渣用的。

「喔,真該死!那群土匪尚好係乎鯊魚咬死。」三叔公呸了一口檳榔汁,恨恨然。

「這丟係命,命中註定。阮爸爸這世人不做壞歹誌,卻給這款小人騙錢騙人兼騙命,冤枉喔。」二阿姨說到傷心處,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

泣訴上天的不公,怨恨天老爺的不平,讓爸爸魂魄無依,九泉之下難以闔眼。

眾親戚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阿嬤始終沒說話,我算過,從早上七點到現在阿嬤最少吞了八顆檳榔。而現在,尚未過午。

我猜到就寢前,阿嬤的血紅大口至少得吞進二十顆檳榔以止傷療痛,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

「唉……」一聲幽幽長嘆,引起親戚們的注意。

這聲長嘆來自於始終沒說話的阿嬤嘴裡,令眾人矚目,強打精神聆聽:「阮這世人就這款命,嫁一個死一個,再嫁死一雙。」阿嬤紅了眼,又道:「頭一個南洋做兵沒返來,第二個乎人推入海裡含冤死去,阮真歹命!」

阿嬤抬起頭,眼掃過眾人嘆口氣,說話:「林哉影某,昨晚頭七卓仔有回來,我喊他他不聽。」阿嬤說到這突然打住,眼神往我這頭飄來,看了許久才道:「阿文,你阿公和妳講啥,妳甘ㄟ記咧?」

 

是的,我有陰陽眼,阿嬤知道。否則那天在漁港,孫女見著阿公的屍首,神情不會那樣怪異。

這當然不是因為阿公的卵蛋被魚吃掉了的緣故。

這是因為,一向疼愛我的阿公西裝筆挺的站在屍首後方,朝孫女揮揮手含笑打招呼。

阿嬤也明白當她的手蓋在獨眼的阿公臉上輕輕撫過,阿公並未闔上眼;第二回阿嬤認真的喃喃自語請求阿公賞臉,依然失效。

就在阿嬤驚慌失措的時候我看看英挺的阿公,朝他站立的方向微點頭,小手順著阿嬤揮舞的手勢向下拂去,那死不瞑目的獨眼才倏然閉上。

阿嬤知道為什麼。

我的左眼有法力,看得見奇奇怪怪的東西;包括你們稱之為「靈體」的骯髒東西。

可是很奇怪,我看見的靈體通常是打扮得齊整又得體。

該怎麼說呢?呃,就是和殘破的可怕身軀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聽說右眼看出去的東西最骯髒可怕,也就是世人最不願見到如同貞子般的可怕鬼東西!

幸虧我的右眼沒法力,也因此到現在活在正常世界的我很幸福很快樂。

直到那天早晨被可怕的東西纏上後用盡全力揮之不去;夢靨,就此展開。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win59&aid=6673113

 回應文章

去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接下來很可怕嗎?
2012/08/02 20:25

墨大:

  我是個膽小鬼.

  請問<陰陽眼>接下來得劇情會很可怕嗎?

  我正在猶豫是否應該看下去呢...

墨汁(ewin59) 於 2012-08-03 23:33 回覆:

這個阿...這篇文章主要目地在傳達親情,愛情和友情的真諦,以詼諧逗趣的手法寫出一個令人鼻酸笑中帶淚的故事。

很輕鬆,沒有過於恐怖的描述;可是恐不恐怖很難定義。好比說有讀者跟我反映救護員的對話很恐怖,也有人跟我說實在是太白爛,太好笑了。

看看慢兒的接受尺度,是沒有恐怖電影的畫面那樣恐怖啦(是說也難以文字表現)。如果第1章節的描述慢兒能接受,那大概就這樣。

還有什麼比殘缺不全的屍首更恐怖呢?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