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曾為人師(八)
2007/11/06 11:43:50瀏覽730|回應2|推薦8
第八回 異性相吸的相乘效果

初為人師,將「為人師表」這件事看得比天還大,言行間讓人感受到的,當然就脫不掉一本正經和冬烘。

天地有正氣,全在我這邊。

今天回想那時自己有多麽道貌岸然,真是會耳朵發燙。

敏感貼心的女孩們觀言察色,一切以揣摩上意行事,再加上熱血男生硬裝紳士,師令如詔書,一個要求出去,保準一百分回來。

我不清楚現在的學校如何,我在臺西國中教書時,校長為了培養學生的榮譽感,每年級都有「整潔」和「秩序」兩個獎牌,由各班風紀和清潔股長打分數,平均下來,每週一朝會時會頒獎牌給各年級最優秀的班級。

這兩個獎牌,很長一段時間每星期都是三忠和二忠拿走。直到從來都沒拿過一次的班級抗議又抗議,有時就安撫加鼓勵的在名不符實的班級放它一星期;完全失了所謂「榮譽感」的本意。

每有女老師以酸溜溜的口氣說:「又是妳們兩班」時,我不是沒懷疑過:是不是異性相吸也影響到了評分判斷?

三忠是釘子的班級。釘子老爸是空軍飛官,她除了說一口尖脆標準國語外,人還又辣又大方。她在辦公室以嘹亮口哨吹流行歌曲時,有些老師是很不以為然的。但她視學生如已,沒啥老師架子。影響所及,她班上的女生個個大方,全無鄉下孩子的土氣和扭捏。男生哈死這班女生了。

我帶的二忠,因女生太乖了,男生不敢輕舉妄動,跟著也變得很溫馴斯文。別的老師怕出事,不敢要求學生擦靠操場面的所有玻璃。我沒潔癖,但臺西海風穿過防風林帶來的灰沙,髒死了!我要男生做這危險任務,但嚴格要求在擦玻璃時不准跟其他男生打鬧和說話。瞧,工安意識三十五年前我早就有了。

每個男生都很乖嗎?哪有可能。我不在場監督,但會要一同打掃的女生盯著皮蛋,只要在擦玻璃時有人打鬧,女生一定會跑來告狀,我就一律罰抄書。啊我有沒有說過?我班上的女生一半以上是小美人,沒有胖姑娘,也無拉塌女……臺西美女也真不少。男生又不是死人,對女生又恨又愛下,愛,多了那麼一點點,男生小命保住了,教室也空前未有的乾淨了。

努力擦玻璃這事,是後來校長下令禁止的。雙獎牌在我們一手包辦到一個天荒地老的境界後,太多班級抗議,最後,幾乎成了毫無意義的輪流作法。我跟孩子們交待「做好自己該做的事就是榮譽」也就不再在乎雙獎牌了。

我班上男生的才藝比女生強。有幾個男生不止硬筆字漂亮,毛筆字也有很大進步空間。我是個能說的老師。將學生叫到講臺前,把書法練習簿中該如何寫可以更漂亮的字示範一次,再要他們專寫不太工整的字一頁頁練。

我教出了三位書法高手,其中一位女生還得過雲林縣書法比賽第一名,她也因此在畢業後得到鄉公所的文書工作。這女孩硬筆字不怎麼樣,毛筆字則幾乎每個字都可以拿來當範本。她的成就來自私下苦練,但不影響我領她入門的開心。

男生的書法和美術較女生佳,我是充分利用了。我自己在學生時代幾乎都是擔任學藝股長,教孩子們做壁報或佈置教室後面公佈欄,難不倒我。而我的每一個點子,男孩們到最後也都能完美呈現出來。每回的壁報首獎,直到畢業都幾乎是我們班孩子包了。

那時,只要老師努力就有所回報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單純的就學環境和教育政策造就有心教學的專心老師,這對熱心的菜鳥老師可說是最好的戰場了。

三十五年是很漫長的時光。今非昔比,今天老師們的舞臺變形,就算有心,有個教育最高長官不斷腦筋急轉彎,造成建構式數學禁背九九乘法表,效果不彰,取消了。大學指考停辦考作文五年後又恢後了。實驗白老鼠的孩子們,他們的未來該如何描繪?

整個大環境讓現在熱心的老師們有志難申(或不敢申),受害的,是誰?

(末完待續)

20071106

《backpacker1947-darkgreen原創文章,嚴禁抄襲、轉貼,謝謝。》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arkgreen&aid=1352906

 回應文章

尹芳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_^
2007/11/10 23:03

Dear墨綠姐,

我是讀了妳的文章而想起那些青澀的陳年舊事,既然是回應,當然放在此處最合宜啦~


尹芳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老師對學生的影響是一輩子的
2007/11/07 09:53

墨綠姐,

每次讀妳這篇《曾為人師》系列都讓我感慨良多.我讀國一時倘若能遇到如妳一樣熱心教育的導師,想必今天的我應該更有成就吧.

我是鄉下孩子,我讀的小學很小,一個年級只有4個班,全校幾乎都是軍人子弟,彼此的家境不相上下,軍人有眷補配給,不會讓你發財,但也餓不死你.  進了國中後,一個年級就有16個班,全鎮各小學的畢業生都在此會合了. 從此之後,單純的我漸漸識得貧富間的差距在哪裡.

我雖然開竅較晚,但小五小六之後 課業精進,所以國一時被分到女生的第一班,此班有許多家境富裕的同學.  我後來才知道,這些富裕的鎮上同學們在下課後,都會到各主科老師家補習,所以在課堂上老師們很在乎她們是否聽懂了,只要她們懂了,進度就往前衝,老師完全不顧我們這一小輟沒去補習的學生 是否也聽懂了,所以 她們的功課都較我們為好.   ( 我從小到大都沒補習過,只有婚後在婆婆強烈要求下,為準備和老公出國留學,跑去美加補習托福. 但在老公和婆婆某次口角後 中斷了我的留學夢.... ) 

我國一的班導師是鎮長之女, 學歷只是實踐家專家政科畢業而已,靠著關係進入國中執教 .  這位裝扮入時的大小姐 見到我們班這一小輟課業平平的軍人子女只會皺眉,因為我們這些沒能力補習的人 拖累了班上的平均成績,而每次學校為蓋樓募款時,我們的父母能捐出來的錢最少,對班上的募款成績幫助最小.因此她在班上訓話用詞之際 常有大小眼, 讓我對她的記憶只有厭惡而已.

國二時,我被分到中等班. 還好國三時我遇到了一位中興大學畢業的年輕女老師,她課餘免費為我們班補習,循循善誘,瘦弱的她甚至累到胃出血.考高中時,在酷暑下她連續兩日到考場為我們班加油打氣,還分送飲料及水果給我們. 當然,最後我們繳出了不錯的升學成績,非常感謝她讓我重拾信心.

老師的優劣對學生的影響是一輩子的.

墨綠(darkgreen) 於 2007-11-10 21:52 回覆:

尹芳

妳這是篇挺好的憶舊散文耶,放在妳自己部落格上吧。

我個是如此認為啦,師者,傳道還是比授業重要。良好的人格教育和正確的價值觀才能造就樂觀進取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