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史學名家黃仁宇第一本書《緬北之戰》所描述的孫立人將軍
2010/08/30 16:58:06瀏覽3334|回應7|推薦86

續:《一本要價5000元的舊書

「不下孟關不剃鬚」──新一軍戰鬥寫真之照片故事《一》

    抗戰期間被盟軍推崇為「東方龍美爾」令譽的中國遠征軍新三十八師師長孫立人將軍,他於1944 年率軍在緬甸胡康河谷血戰日本王牌部隊──以日本皇室菊花圖騰為軍徽的皇軍第十八師團時,宣示:「不下孟關,不剃鬚!」

    上圖照片中窩在利用樹幹搭成的掩體裡,臉形削瘦、滿佈鬍鬚的人就是孫立人將軍,時間約為1944年2月至4 月間。

    二十世紀享譽中外的史學名家黃仁宇,66年前的1944年曾經是中華民國駐印軍的上尉參謀,在新一軍首任軍長鄭洞國的鼓勵下,也在戰場上兼寫一些駐印新一軍,反攻日寇的戰地報導寄到國內刊登以振奮民心。

    由於他個人很欣賞美國戰地記者的採訪筆法,因此在他的「戰地通訊」中,較專注於營級以下的行動,盡量避免涉及高級長官。間或有偶一提及的情況,也都是再三考慮而為之(避免洩密影響戰局)。

    「孟關之捷」是黃仁宇的第一本書《緬北之戰》裡的第三篇,全篇以獲取敵人的退卻命令做故事的連鎖。題材得自於他成都軍校同學鄧建中處;當時鄧建中官拜某團副營長,在新38師當情報參謀官,日軍的退卻命令就是他翻譯的。

    黃仁宇為增加文字的小說性,竟以日文翻譯官來充當;原稿在1944年4月10日自緬北寄出後,第一段被刪掉一部份後刊登在4月21日的《大公報》(註7),貴陽廣播電台也拿來選播;他這位正規軍人所寫的「業餘戰訊」,在國內引起相當大的迴響,有讀者就賦詩如下作回應:

「不下孟關不剃鬚,孫郎佳話記當初,而今無復于腮態,剪燭深更讀捷書」

     由於這篇「戰訊」頗有篇幅,在下擷取某些段落內容與上圖做對照和文友們分享!

    「孟關之捷」是這樣子敘述的:

  2月16日午夜,胡康河谷的叢林上罩著一重薄霧,布朗河北岸的健兒已經涉入冷徹筋骨的河水,進行著一處局部的包圍‧‧‧‧‧

    X X部隊(註1)的指揮所,自部隊長以至幕僚,正在圍著煤油燈四周,不時用著紅藍鉛筆在軍用地圖上畫著‧‧

   大家的注意力集中於日文翻譯官(註2)‧‧‧,現在他的工作是翻譯一份敵件‧‧‧,「師團以殲敵於孟關附近之目的,決將主力轉移至孟關以南‧‧‧。」

   部隊長(註3)默默無語,四個月的疲勞已使他削瘦了很多;加以最近立誓孟關不剃鬚,弄得滿臉于思。但是今夜滿眶紅絲的眼睛裡閃耀著一種說不出的喜悅。

   于邦、臨濱,太柏家、孟養河,多少次的攻堅守險,多少鮮血熱汗,這些勞力終於沒有白費,明天天明之後,就是我們收穫的時候到了。

   他輕輕噓了一口氣,在一角燃著一支香煙,計畫著明天,想像著後天‧‧‧,幕僚們依舊在工作著‧‧‧

   他們一直工作到午夜二時,地圖上已經布滿了隊標隊號。部隊長的決心早已妥定了,「叫他們追擊──」然後手指案在地圖上:
「右側支隊迅速奪取這幾個制高點──通信補給的情形由幕僚長決定一下。現在敵人恐怕已經發覺我們拿到他的退卻命令了;所以──一切要快。」

   他們的動作是極盡其快,半小時內,部隊長的決心,幕僚長的要領,其他人員加入的細節,經過作戰參謀的手筆,已經變成了作戰命令‧‧。

   部隊長已經回到吊床上休息片刻,但是煤油燈下還是有人在工作著‧‧‧。

   英文翻譯官的打字機很清脆的連放‧‧,
「這旅團長和田俊二,日本音怎麼讀法?」
愛達長幾‧‧‧」日文翻譯官慢慢念著,又在拍紙簿上用大草畫著「AIDA ─ JUNJI」

「日本鬼子真愛找麻煩,明明寫著和田俊二,又要唸什麼愛達長幾‧‧‧」

   英文翻譯官一面發牢騷,一面照著拍紙簿上的幾個字母向打字機鑰上使勁地戳著。

   可是他不知道五英里以內,叢林的另一角內,和田俊二旅團長正在發脾氣:
「馬鹿夜郎,要你們將校傳令也會失蹤!」

   月亮又隱起來了,XX指揮所靜寂了沒有多少時候,電話鈴子又響起來了,這次是部隊長在講話,部隊長在吊床上接到第一線的電話:
  「喂喂!是的‧‧‧我是三八七‧‧‧喂喂!」

          二月二十日

  午後,天氣燥熱,氣壓很低,一片片烏雲在枝葉空隙裡飛過去。大奈河通棕邦家的公路上特別有一種陰鬱沉悶之感,久經戰場的戰士知道這是慘烈戰鬥的徵兆。但是,雖然如此,戰士們的心情依舊是輕鬆的‧‧‧。

  「不要揣嘛,越揣越緊‧‧。」周自成李明和的手拿開,右手抽空對著螞蝗上猛力一打,螞蝗的頭尾一鬆,就掉在地上。

  ‧‧‧‧‧‧‧‧‧‧‧‧‧‧‧‧‧‧‧‧‧‧‧‧

  「那天我在那頭打死那個日本軍官,那螞蝗才凶,看到人攏都攏了,動又不敢動‧‧‧。」

  「你還講,你為什麼要把他打死呢?要是我就捉活的‧‧。

  「哪樣不啊!我走到他後頭用刺刀對準他,用東洋話喊(日散司洛),他就摸手槍。我想一槍打到他肩膊上,沒打得好,把胸膊打穿了,才攏個樣子死了嗎‧‧‧。」

  李明和看他敘述得令人發笑,學著他的川話問:

  「你又攏個樣子曉得他有退卻命令呢?」

  「我也不曉得啥子退卻命令。我ㄧ摸,身上還有兩張東洋票子、三張紙。我把他屍身往樹林一拖,拿著手槍,他的東洋帽和那幾張紙就跑回來。後來連長說別的不要緊,那三張紙倒是敵人的一道退卻命令。說我有功,要報到上頭替我請一個牌牌(註4),幾張東洋票子倒讓兩個白美(註5)硬是要去耍去了,我也不管‧‧‧。」

  李明和逗著他問:「銅牌牌有啥子用場喲!打仗也不能掛。還是要連長幫你請五十個盧比倒可以買個手錶‧‧。」

  周自成沒有回答,並且慌手慌腳地把鋼盔戴了起來。李明和回頭一看後面草裡排長來了,馬上把頭低下。

  排長把手裡的小樹枝在周自成的鋼盔上輕輕敲著一面說:「真是ㄚ亞無,敵人把你們抬去了你們還不知道。」

  周和李把頭更低下去了,但是排長並沒有繼續責備。

「現在告訴你們:『敵人馬上就要向孟關退卻,我們在這一路埋伏,就是要斷絕敵人的交通,盡量不讓他們回去,也不讓他們增援上來。我們可能對兩面射擊,現在你們再不准談話;留心看第三班在那大樹上拉的那根藤‧‧‧看到我的信號槍打綠色照明彈,大家才開始射擊‧‧。』」          

  ‧‧‧‧‧‧ ‧‧‧‧‧‧ ‧‧‧‧‧‧ ‧‧‧‧‧‧時間仍舊一分鐘一分鐘地過去。敵人果然來了‧‧,青藤又左右動了兩次,但是沒有信號彈,只好讓他們向孟關那邊去了。

  馬蹄更響近了,不僅馬蹄聲,還有馱馬不耐煩的呼氣和馱鞍上的木箱碰在鞍架上,以及皮鞋踏在公路上的聲音‧‧,李明和一點沒有看錯,馱馬上馱的是重機關槍。

  ‧‧‧‧‧‧‧李明和的衝鋒槍由敵人指揮官瞄到第一匹馱機關槍的馱馬上,看著這匹馱馬又走過去了,還是沒有看到排長的信號彈, 李明和不由得一陣發急:該不是排長跑到哪裡睡著了?

  ‧‧‧‧‧‧‧‧‧‧‧‧‧‧‧‧‧‧‧‧‧‧‧‧‧‧‧‧‧‧  「咚──嘶──」                                

  綠色信號彈突然從公路左邊樹頂上俯衝下來。

  李明和對著一匹馱馬趕緊射擊,但是後面樹頂上的輕機關槍掀開了火,已經把這匹馱獸和兩旁的敵兵推倒在塵土三十公分的公路上,灰土已經染了一灘鮮血。

  公路兩邊的大樹都怒吼了起來,敵人應聲躺在灰土上。

  近處的蘆草也跟著怒吼起來,敵人壟罩在煙塵裡。

  李明和瞧著煙灰未散的地方還有兩三個敵人站著,又對他們射擊了一個彈夾。

                        三月九日

   三月九日午前十時,X X 指揮所已經隨部隊推進到○○村附近。。通信兵剛把電話架好,這一片葉綠叢裡馬上活躍起來了。
   戰局順利,這些幕僚們忙著自己的業務。青蔥樹下,日文翻譯官和福岡來的鹽塚義與長崎來的谷本正直對坐著。翻譯官給了每個俘虜一支香菸,鹽塚義谷本謙卑地彎了彎腰,口里喃喃念著:
「阿利阿達喔可薩依馬司。」
  
  作戰參謀在指揮車引擎蓋上攤開了一張軍用地圖,上面有很多紅的圓圈和藍的箭頭‧‧。另一位

作戰參謀在拍紙簿上計算戰利品,在擄獲報告表上登記著:
  裝甲汽車(完好)二輛
  七五山砲(缺瞄準具)X門
  四七平射炮‧‧‧
  三七平射炮‧‧‧
  ‧‧‧‧‧‧
  ‧‧‧‧‧‧
  
   部隊長並沒有抽空剃鬍鬚,已經坐著指揮車到前線視察去了,幕僚長看著參謀們的工作,一面問

:「從追擊開始,我們打死多少敵人?」
    「已有的數字是一千七百三十一人,但是報告並沒有完全。」
    「不必等待數字的完全,我們將現有的概數報告上去。」幕僚長走了。

   情報參謀和作戰參謀談了幾句。
作戰參謀跑回去追上幕僚長:
  「報告參謀長,現在俘虜說:敵軍殘部因為東南公路被我們截斷,開始從森林裡運動,想由2277高地附近渡河,沿上山的點線路向西南退卻,這和我們的判斷符合。我們要不要再下一個命令要右側支隊派人去封鎖這條道路呢?──問題是因為部隊長自己也到這方面去了。」

   幕僚長很乾脆地回答:「我們還是下一個命令。」

  作戰參謀回到指揮車畔,抽出鋼筆在一張稿紙上寫下「X 作命甲第71號」。

  森林裡面彷彿有蜜蜂嗡嗡的聲音。友軍的「海鯨」正從指揮所上空飛過去,無線電台和電話總機像前線的機關槍一樣的嘮叨不休著(註6)。

註釋1.陸軍新編第38師

註釋2.師情報官鄧建中

註釋3.孫立人師長

註釋4.中印緬(CBI)戰區,士兵作戰表現傑出可比照盟軍獲頒銅星或紫心勛章,中國兵較窮,多半喜歡獎金,換成手錶等值錢洋貨比較實在。

註釋5.「白美」係指一般作戰部隊美軍,另有「黑美」係指協助開通中印公路的黑人工兵團,美軍參戰初期因種族歧視觀念仍強,軍中的黑人多只能充當雜役。

註釋6.「孟關之捷」後,接續由新22師(廖耀湘部)65團、66團與新38師113團官兵為英勇的「拉班追擊戰」揭開序幕。

註釋7.陸以正談大公報:                                         我在重慶讀大學時,《大公報》在國人心目中地位之高,沒有一家報紙可與之比擬;《中央日報》更望塵莫及。勝利復員後,大公報在重慶、天津、和上海的三個版,依然是輿論領袖。張季鸞批評政府,絲毫不留情面。但等他五十三歲逝世時,蔣公親自扶柩歸葬;毛澤東也說他是「士林矜式」,「功在國家」,這樣的人,才是新聞工作者的典範。

節錄自    陸以正專欄-一名老記者的9/1感言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0,5252,11051401x112010083000322,00.html


   

( 時事評論國防軍事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vn68&aid=4350592

 回應文章

不再年輕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家人
2010/09/11 01:08

二十幾年前曾在台中市某大私人機構工作,

剛進去時,在隔壁單位有一位氣質很好的中年婦人.

後來知道她的大名後,我馬上想起孫立人將軍,

因為她叫做孫璧人.果然沒錯,她就是孫將軍的妹妹.

不久,我們單位空降一位新主管,他也是孫將軍的粉絲,

當他聽到孫將軍的妹妹在隔壁單位,也肅然起敬.

我們這位主管的老婆,還是吉星文將軍的女兒哩.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9-13 08:52 回覆:

真是有緣!


刁卿蕙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
2010/09/07 02:50

不剃鬚的事聽過,今天才看到珍貴的照片。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9-07 09:22 回覆:
照片是最近才從網拍中標下來的《一本要價5000元的舊書》中所翻攝的。

陳心怡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靠~~有你的
2010/08/31 11:07

哈哈

你讀得好仔細,我上週翻看時,完全當成一個戰地記者的"采風錄"在閱讀,回家得好好拿出來再讀一遍!

老哥,謝謝你的導讀啦!!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8-31 13:14 回覆:

過獎、過獎!

其實,妳也是我佩服的人呢!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8-31 13:23 回覆:

自稱「粉絲」就當深入比對相關資料,尋找其中的小故事啦!

有您的鼓勵感覺頗爽的。


老查居士新書4-明月依然在心底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夜安
2010/08/30 22:33

兄長吉祥

真開心 認識你

那天與如青兄

一起長談  還真意猶未盡

尤其聽你敘說 孫將軍的豐功偉業

受益更多

歡迎有空 再來喝茶

祝如意


<鏡煙湖>
山水田園詩
詠物懷人詩
佛宗禪理詩
抒情憶愛詩
鏡煙湖的世界,沒有亂耳的絲竹,亦無勞形的案牘,只有不愧對美好時光的詩,靜靜相伴……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8-31 13:17 回覆:

老師吉祥!

您的紅棗讓親友們都嚐了鮮,再次感謝!


湘野莫佬*~我跟親愛的去台北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前249師營長報到~~
2010/08/30 20:52
8/28~~我陸官正39期畢業40年返母校參訪.~~因老媽住院,不克前往,真是遺憾~~感謝關心~~
湘野莫佬~(U莫~莫代誌)~~歡迎光臨~~敬請賜教!!!

精衛填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丫亞無?
2010/08/30 17:59
丫亞無?懷疑為“夜(方言的發音ya)斜(方言的發音qia)糊”即“糊塗蟲”之意。
孫立人的粉絲(cvn68) 於 2010-08-30 19:34 回覆:

謝謝補充!

原文「丫亞無」有點像我們這邊慣用的「啞啞烏」還是「鴨鴨烏」


精衛填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很寫實
2010/08/30 17:54
責備周自成的排長從口音分析應該是江蘇興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