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情小黑貓》33. 木刀
2023/08/04 20:23:00瀏覽225|回應0|推薦33

《愛情小黑貓》33. 木刀

>32. 噩夢

妮可小姐,您平常練的刀子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呢?」這溫婉柔美的聲音在妮可腦中迴盪,如輕煙裊裊不散。

 

沒有答案又無法坦誠的壓力在妮可心中累積,白天還可以避著不與龍十三照面,但睡夢中可就躲不過,明明週日休假在家,卻搞得自己神經兮兮,不敢午睡。

不想面對,也懶得去理會刀子的事,妮可決定出門逛逛街,找地方散散心,好讓自己腦子洗掉一些龍十三的畫面與陰魂不散的問話聲,這無疑是一種逃避,卻也莫可奈何。

 

牽著小小黑貓,妮可在街上悠閒逛著,不經意來到一處露天的二手貨市場。

這兒其實是地下停車場上方的廣場,家中若有些舊東西捨不得丟棄,都可以拿來這裡自行兜售,因此聚集了各方人士在這兒尋寶,左瞧瞧、右找找,有些人覺得舊事物更添古意,也有人認為二手貨的價錢較為划算。

 

逛到最角落之處,妮可看到一位賣木刀的年輕小姐,只在地上擺一塊布,陳列了好幾把木刀,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皆不相同,有些木刀的表層看得出已經舊化暗沉,甚至沾染些許灰塵,這樣的舊木刀會有人來買嗎?

 

想起刀子的事,妮可好奇走近,向這位擺攤的小姐要一把兩尺長的木刀來瞧瞧,這木刀的刃片曲線優美,配合了原材料之木紋弧線而切裁,木紋巧妙在刃部形成帶有鋒利感的層層雲紋,猶如波漾粼粼隱隱,彷彿真能用來切砍什麼似的,然而這刀尖邊緣全是未開刃的圓鈍觸感。

刀把則是帶著樹皮的樟木枝幹,依著刀刃的曲線而順勢榫接,還特意保留枝幹的微凸木結在掌緣合手之處,可以讓握刀的手感更佳,離手之後,指掌之間仍餘下淡淡樟木香氣,實在令人愛不釋手。妮可想問問這木刀賣多少錢,先摸了摸自己口袋,這趟出門只是午後閒晃,似乎沒帶多少張鈔票。

只賣木刀的攤子前所未見,經過這兒的客人們不免好奇,拿起木刀把玩後,三言兩語問了些問題,而這位木刀攤子小姐的回答卻讓人越聽越奇。

 

有人問:「小姐,妳這木頭刀子賣多少錢?小的木頭刀子能便宜賣給我吧?」

年輕小姐回答:「一把賣一萬元,長一點的賣兩萬好了。」她拿起大小木刀說明:「小的木刀其實是製作旁邊大木刀時的木片餘料,覺得扔了可惜,便切切磨磨,又弄成小木刀,一直以來,都跟同料的大木刀一起收藏,所以小木刀只跟著身旁的大木刀相送,是不賣的。」

 

又有人問了:「一萬塊錢!怎麼會賣這麼貴?妳這木頭刀子除了擺著好看,還能幹什麼?可以拿來切菜嗎?」

年輕小姐笑著回答:「木刀不能拿來切菜!就只能當成擺著好看的藝術品,若有開餐廳或什麼店,或許就擺在櫃檯牆上裝飾。」

 

有人問:「妳說好看的藝術品?難道是哪一位藝術家的作品?所以價值不菲?」

年輕小姐回答:「這……是我爸以前親手削刨所製,他說他只是一位木刀師。不過,我爸生前一再囑咐,這木刀千萬不可隨意丟棄或低價賤賣,但願擁有的人珍惜收藏。」

 

妮可仔細端詳手上兩尺長的木刀,也跟著好奇發問:「咦?妳這些木頭刀子看似沒有開刃,不過我感覺,應當另有用途,是嗎?」

賣木刀的年輕小姐側頭望了過來,瞪大雙眼,似在打量妮可全身上下,臉上認真答:「這一位客人您還真是識貨,看出什麼端倪了嗎?其實我爸說過,這些木刀可用以斬孽緣、斷桃花、去霉運,都很好用。」

 

圍上這攤子的人群漸漸變多,有些人路過耳聞,對這小姐的說辭感到半信半疑,不禁停腳細聽,又問了更多。另有人趁機越站越近,兩眼直盯,其實只是貪看這年輕小姐的姿色。

不知誰啞著嗓門問:「斬孽緣?難道妳父親是愛情浪子?且不多談。我看這木頭刀子刃狀與握把構形奇特,柔美之中略帶狂放。想問問,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刀子是這樣的造形?」

年輕小姐回答:「這我也問過,但忘了我爸怎麼說的,他似乎也不知如何講明,當時只低頭出神,嘴中喃喃自問:是否想過,若要具體化,愛情會是什麼形狀?何方天煞絕美?難斷醉語迷心?面對已然木質化的愛情,無處躲藏……還不奮力脫身?」

這年輕小姐只是憑著記憶,模糊引述木刀師之言,這題她其實回答不出來,大夥當然也聽不明白,咀嚼著這幾句話卻如墜霧裡。

 

創作靈感往往是繚繞雲霧中之一念,刀刃弧線造型在木刀師腦中浮出不過一瞬,冥濛飄渺,靈光一閃過後,或許難以再現。

 

 

《愛情小黑貓》34. 豪氣

 

 

極短篇 - 愛情木刀師

極短篇 - 愛情碎心刃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oolcatcom&aid=179715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