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楚辭/前後赤壁賦(附白話文)/歷史有真相
2016/05/02 00:02:46瀏覽7093|回應8|推薦77

前言:閒來取“四庫全書”翻閱,雖或部份古文詩賦曾一讀再讀,但到了某階段年齡層時自會有更深刻感觸,茲摘擷兩三共與格友們重溫並再度跌宕入幽幽虛懷之境吧!

※摘自《楚辭•九辯之八》宋玉

靚杪秋遙夜兮>心繚悷而有哀>春秋逴逴而日高兮>然惆悵而自悲>四時遞來而卒歲兮>陰陽不可與儷偕>白日畹晚其將入兮>明月合銷鑠而減毀>歲忽忽而遒盡兮>老冉冉而愈弛>心搖悅而日幸兮>然怊悵而無冀>中僭惻之悽愴兮>長太息而增欷>年洋洋以日往兮>老嵺廓而無處>事亹亹而覬進兮>蹇淹留而躊躇。

*翻譯為白話文:

冷冷清清在深暝的長夜>愁緒縈繞,悲思百轉千迴>歲月似水流敞,年事卻已漸高>暗自獨生惆悵,滿懷無限傷悲>四季更迭,轉眼近了歲暮>陰陽交替,再難相隨為繼>夕陽西沉,黃昏悄然僭至>明月依然虧缺,卻見已減昔日光輝>歲月匆匆的走,流年如斯逝去>老境緩緩馳砥,精力逐漸衰頹>也曾心存僥倖,靜待奇蹟出現>終究還是悲傷失意,悵惘祇能無奈放棄>心中至痛且淒惶啊>長吁短嘆徒增悲涼而已>時光依然仍在虛度>老來徒迷惘了,不知歸向何處>盼著能有一絲進展啊>但似乎勉強不得,處身遂墜入深淵裡默默徘徊。

※《前赤壁賦》蘇軾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于鬥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淩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禦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依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乎?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于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托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主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客喜而笑,洗盞更酌。肴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翻譯為白話文:

壬戌年的秋天,七月十六日,我和客人蕩著船兒,在赤壁的下游遊覽。清涼的風徐徐吹來,水面上不興波浪。我端起酒杯勸客人們喝酒,朗誦著“明月”的詩歌,高唱“窈窕”的篇章。一會兒,月亮從東山升起,在鬥宿和牛宿之間逗留不前。濛濛的水氣籠罩江面,江水泛的光和天空連成一片。任憑小船漂向何處,越過茫茫無邊的江面。放眼江面是何等之浩瀚啊,船兒象淩空乘風而行,不知將要飛向何方;我們輕快地飄起,像脫離塵世無牽無掛,飛升到仙境恍如神仙。 這時,酒喝得十分歡暢,我敲著船唱起歌來,歌詞說:“桂木做的棹啊蘭木的搖槳,劃開清澈透淨的江水,馳向江面浮動著的月光。我的思緒悠遊茫然,猶盼著美人啊!能等在天涯的那一方。”客人中有會吹洞簫的,隨著歌聲起而伴奏。那洞簫聲嗚嗚地響,似幽怨,如思慕,像抽泣,也傾訴;吹完之後,餘音繚繞,像極細長的絲線綿延不斷。使潛藏在深淵裡蛟龍跳起舞來了,使孤獨小船上的寡婦也不由哭泣了起來。 我頓時臉色驟變,整理好衣服,端正地坐著,問客人說:“為什麼簫聲這樣悲涼呢?”客人說:“月明星稀,烏鵲南飛’,這不是曹操的詩句嗎?向西望是夏口,向東望是武昌,山水互相環繞,草木茂盛蒼翠,這不就是曹操被周瑜打敗的地方嗎?當他佔領荊州,攻下江陵,順著長江東進的時候,戰船連接千里,旌旗遮蔽天空。他面對長江飲酒,橫握長矛吟詩,本是蓋世的英雄,如今在哪裡呢?何況我和您在江中小洲上漁獵,和魚蝦做伴侶,與麋鹿交朋友,駕御這一片似葉子的小船,拿粗製的酒杯相互勸酒。好比蜉蝣一樣,將短暫的生命寄放於天地之間,渺小得像大海裏的一顆米栗。既浩歎我們的生命如此短促,卻又羡慕長江的無窮無盡。冀望挽著神仙飛天遨遊,和明月一樣能永世長存。明知道這種想法不切實際且何能輕易實現的,只好把感慨寄託於曲調之中,迎合於悲涼的秋風中便吹奏出來了。” 我對客人說:“您瞭解那江水和月亮嗎?江水總是這樣不停地流去,但始終並沒有消失。月亮有時圓有時缺,但最終沒有消失或增長。原來,如果從變化的一面去看它,那麼天地之間的萬事萬物,連一眨眼的功夫都不曾保有過原狀。從不變的那一面去看,則事物和我們都是無窮盡的,何須羡慕什麼呢?再說,天地之間,事物都各有主宰,如果不是我自己擁有的東西,縱然是一絲一毫也不敢不能取用。只江上的清風及山間的明月,耳朵聽到它就成其為聲音,眼睛看到它即能辨識其顏色;取用它們沒有人會禁止,享用它們也永遠不至於枯竭。這是大自然無窮的寶藏,您和我都可以共同享用的。” 客人高興地笑了,於是洗了酒杯,重新斟酒再喝。菜餚和果品都吃完了,空杯空盤雜亂地擺放著。我和客人們都互相靠在船裡睡著了,不知不覺地東方已經發白了。

※《後赤壁賦》

是歲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於臨皋。二客從予過黃泥之阪。霜露既降,木葉盡脫, 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樂之,行歌相答。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 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如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 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鬥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於是攜酒與魚,複 游於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複 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虯龍,攀棲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 宮。蓋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起水湧。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 恐,凜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聽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 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 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遊樂 乎?”問其姓名,俯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邪?”道士顧笑,予亦驚寤。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翻譯為白話文:

這一年十月十五日,我從雪堂出發,準備回臨皋亭。有兩位客人跟隨著我,一起走過黃泥板。這時霜露已經降下,葉全都脫落。我們的身影倒映在地上,抬頭望見明月高懸。四下瞧看,心裏十分快樂;於是一面走一面吟詩,相互酬答。 過了一會兒,我嘆惜說:“有客人卻沒有酒,有酒卻沒有菜。月色皎潔,清風吹拂,這樣美好的夜晚,我們怎麼好好度過呢?”一位客人說:“今天傍晚,我撒網捕到了魚,大嘴巴,細鱗片,形狀就像吳淞江的鱸魚。不過,到哪里去弄到酒呢?”我回家和妻子商量,妻子說:“我有一斗酒,保藏了很久,實為應付您突然的需要。” 就這樣,我們攜帶著酒和魚,再次來到赤壁的下游遊覽。長江的流水發出聲響,陡峭的江岸高峻直聳;山巒很高,月亮卻顯得小了,水位降低,礁石露了出來。才相隔多少日子,上次遊覽所見的江景山色再也認不出來!我就撩起衣襟上岸,踏著險峻的山岩,撥開紛亂的野草;蹲在虎豹形狀的怪石上,又不時拉住形如虯龍的樹枝,攀上猛禽做窩的懸崖,下望水神馮夷的深宮。兩位客人都不能跟著我到這麼個極高處。我大聲地長嘯,草木被震動,高山與我共鳴,深谷響起了回聲,大風刮起,波浪洶湧。我也覺得憂愁悲哀,感到恐懼而靜默屏息,覺得這裏令人畏懼,不宜久留。回到船上,把船划到江心,任憑它能漂流到哪里就在那裏停泊。這時快到半夜,望望四周,覺得冷清寂靜得很。 正好有一隻鶴,橫穿江面從東邊飛來,翅膀像車輪一樣大小,尾部的黑羽如同黑裙子,身上的白羽如同潔白的衣衫,它戛戛地拉長聲音叫著,擦過我們的船向西飛去。 過了會兒,客人離開了,我也回家睡覺。夢見一位道士,穿著羽毛編織成的衣裳,輕快地走來,走過臨皋亭的下方,向我拱手作揖說:“赤壁的遊覽快樂嗎?”我問他的姓名,他低頭不語。“噢!哎呀!我知道你的底細了。昨天夜晚,邊飛邊叫經過我船上的,不就是你嗎?”道士回頭笑了起來,我也忽然驚醒。開門一看,卻看不到他在什麼地方。

下篇文儲存許久,作者不明亦不見標題,但我寧低調的鋪陳,因為當初閱讀時不得不承認有些震憾,不廢話了,自己讀吧!

      今天我們提及中華民族的歷史,不是被有心人士曲解成恨中國人,敵對中國人,就是偏激…可是卻不(能?)拿出證據證明這個歷史不存在,是被虛構的假歷史。 中國從上古就習慣於湮滅自己歷史,改寫自己的歷史了,而對於揭露真正歷史的人,幾乎也是保持一貫的打壓與恨意,無不希望真相隨著同胞的死亡使之永遠石沉大海, 這樣才能夠讓自己從心靈深處裡對掌權者的壓迫可以漠不關心,毫無異化感受地視為理所當然。到底是讓日本人知道自己祖先的歷史比較好,還是鼓勵日本湮滅自己祖先的歷史比較好呢? 想要用盡各種手段湮滅自己歷史的人,難道真心愛國家嗎? 尤其是當這個國家用實際的飛彈告訴你,不管你嫁給我了沒,我都擁有與生俱來的強姦你的天賦人權! 三軍可以奪其帥,匹夫不可躲其志。無奈現在別說在大陸,在台灣都不能公開討論歷史的真相了,否則那都是吃裡扒外、不是漢奸便是皇民.從清末以來,中國人對待反省中國的人,那種賣國賊的氣氛還是一樣. 當袁崇煥被崇禎所殺,人們都還爭著搶食從他身上淩遲所割下來滴著血的生“人”片,連一生為丐興學的武訓,死後都還被扒墳鞭屍整肅到屍骨無存,更別提慈禧、李鴻章、左宗棠了,那些人是我的同胞嗎? 習近平說”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否認罪責就意味著重犯。”疑今者,察之古;不知來者,視之往。” 難道習近平說錯了嗎?

      今天當我們討論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時候,不得不回顧我們民族的歷史,去追記那其實相當血肉模糊與奇恥大辱的往事,找尋我們民族衰亡的轉折點。這個轉折點,始於南宋,而成於蒙古征服,歷盡數百年,其深重之破壞力於我民族之精神與血脈文化,沉積於中華大地的方方面面,點點滴滴,仍隨處可見。 大家都知道“蒙元”是由蒙古人建立的一個疆域遼闊的征服王朝,不少人還津津樂道於成吉思汗的輝煌戰功。然而大家可能有所不知的是,蒙元的征服王朝對以漢人為主的中華境內各民族的殘暴統治與肆意摧殘。 今天我們都牢記日寇南京大屠殺的恥辱,那是因為那場大屠殺中尚有倖存者,而蒙古人在中原江南,湖廣四川的血洗因其殘忍髮指之程度,因歲月久遠,已無人願提起觸及。而在現行的所謂“民族政策”下,這一慘痛歷史更成了大家諱莫如深的禁忌。然而我要說,歷史是客觀的,當我們今天抗議日本當局篡改侵華史實時,是不是也該回身自顧,看看我們自己的教課書裡少了些什麼? 在蒙古人征服時期,漢人和其他各少數民族百姓.每家新媳婦的頭一夜都一定要給蒙古保長過的,因為他們是在蒙元征服的王朝中,是最下等階層,可以任人使喚欺躪。蒙古人曾一度要殺絕中國人,讓良田盡為牧場。若非耶律楚材勸說,使他們意識到中國人還有“納稅”這一功能,那當今天下,早就沒有了中國人的痕跡。 儘管如此,蒙古人仍然曾經實行過屠殺幾個大姓的政策,在四川也曾屠殺過數百萬人口。蒙古人統治對中國社會也是極大的摧殘,漢人、南人是賤民,財產可以任意奪取,妻女可以隨意糟蹋,生命可以肆意殺戮。中國人甚至連姓名都不能有,只能以出生日期為名,不能擁有武器,只能幾家合用一把菜刀。在蒙古人殺戮和統治下,中國人口急劇漸少。 一二二三年(南宋嘉定十六年)南宋有人口七千六百八十一萬,加上金國的人口,總人口超過一億。而離一二七八年南宋滅亡已經十二年後的一二九零年(元至元二十七年),面積廣大得多的元朝的人口才五千八百八十三萬。可以想像殺戮之慘烈。中國的文化由於蒙古人的入侵和統治而衰落。 蒙古人還曾一度於山東沿海一帶每年夏秋之際,往海中扔拋全村的漢人以控制漢人人口增長。 從漢人的新婚妻子一定要被蒙古族保長開苞的元朝,到揚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清兵入關,從日寇殺光全城的旅順口慘案,到南京大屠殺,每一次浩劫中,都是年輕壯丁被殺,美貌女子遭姦淫,所有倖存下來的人會麻木不仁,自私苟且。這樣的人種基因的慘重損失,與文化精神的遺患,是深重且異常的!遊牧民族的嗜血好殺,貪得無厭、不勞而獲的習性對漢民族傳統精神的破壞也是致命的。當今中國社會的諸多問題也與此有關。 中東的伊斯蘭文化以開明寬容著稱,當西歐各國都在迫害猶太人的時候,伊斯蘭對境內的猶太人卻很寬容,甚至是對十字軍的入侵者也表現得寬宏大量,但是伊斯蘭文明經過蒙古征服之後,其優點大部份喪失,變得極保守、懶惰而富有攻擊性,其對世界文明的貢獻也急劇在下降。 蒼天在上,歷史見證了中華民族悲慘的歷史,卻並未讓我們滅亡,對下一代,我們要讓他們重溫歷史,以免同樣亡國滅種的歷史再重演。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ki&aid=55299978

 回應文章

小容無緣再見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你的回應文
2016/05/31 17:21
牽汝的手,此是頭一遍>含羞帶怯,行路若痟癲>四街無人,拜託卡正經>想欲唚汝,恐惊乎汝搧>沿路無話,心肝像火煎。==


老仔兄弟啊你哪來這麼多台語字?"四街無人"__四處無人吧?"唚汝"__穩妳吧? "恐惊乎汝搧"__恐怕被妳打嘴巴? 老哥哥看過你,很久沒有上文章了,今天你不來,正懷疑你誘出國玩去‧
老仔仔~信手拈來(chiki) 於 2016-06-01 18:58 回覆:
老哥呀!一直想擠出些靈感可是天不從人願哇! 頭昏昏腦鈍鈍按呢汝理解啦齁?

小容無緣再見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你的回應文
2016/05/24 17:00
甚憨古矣!嘛害吾笑甲腹肚疼:哪有遐適好阿鳥仔探頭想欲唌貓仔,卻無疑誤乎真正的貓仔咻一下嚼嚼去?阿理不達烏魯囌古(胡謅之意),此故事害本仙看攏無﹖﹖﹖﹖===


老仔兄弟你害老哥差一點沒嗆死~
哈哈~~
古早一相命仙叫一考生"狀元公"~
同伴問他:"你怎麼知道他是狀元?"
算命仙叫準狀元寫一字~
那人寫"因"字~
相命仙說:"你們看~因字~國中有大~不是狀元是什麼?"
這同伴也寫"因"字~
相命仙說:"你看~他寫因字~無心寫~你有心寫因~因字下面一字心~是"恩"字~你還得靠恩人提拔喔..."~
人家無心"鳥"出頭~啊他故意把鳥放破洞~所以被貓當鼠~咬斷~

附告:你兄弟切勿東施效顰啊~鳥被咬斷與老哥無關啊~

異色-自古文人多寂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5/24 14:26
令人深思,,,,感冒了我,沒啥力氣 ,無法多寫,見諒。1
老仔仔~信手拈來(chiki) 於 2016-05-24 22:53 回覆:
呵呵!最近有見到您串門子的的身影了喔!能蒙賞臉光臨,真有喜孜孜的感覺蛤!

小容無緣再見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你的回應文
2016/05/09 13:07
回頭來瞧瞧咱男人吧!循以上女對男 的奉獻和付出,即能挑出男人們的相對缺失:1.將本求利2.一生多衹是勞力的付出:“再別大言不慚了,什麼功勞苦勞的,自已播種長成的樹,本份該主動挑肥 灌水的可不是,難道還想假他人之手乎?”3.甚慘者有以令人嚼牙切齒:有時拵爾爾,買一間厝嘛金屋藏鼠,任其跋扈囂狂不可一世卻不敢見天日。…需要再繼續 揭瘡疤嗎?我看算了,因為很不幸我也是男人,寫得手都抖個不停了,有影夠見笑代蛤!嗚…===


老仔兄弟啊,老哥歹鬼領頭,你青出於藍,變本加厲口朱筆伐,不怕女性粉拳秀腿交加,踢踹你麼?
女性軔堅,很多部份,男性望塵莫及喔‧
不過,我們臭男人不是有句話嗎?"妳卡熬(本事)~放尿也不上壁~"~黔驢技窮之踢步:如此口伐爾~
現在很多不敢大言不慚的稱自己是"大丈夫"嘍不是嗎?職場上薪水比愛妻低~就得摸摸鼻子~定定~
生的孩子都是"傾母"~不"傾父"吧?
不用喝巴拉松~女子沒有男子~"好"不起來~__女:子=好吧?是吧?


小容無緣再見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你的回應文
2016/05/06 18:54
老哥 啊!您在給我的回應裡有這麼一句:“珍惜你日正當中~旭日光輝~”正想給您頂回去哩!我剛從工作崗位退下來半年,就已經煩燥到渾身忒不是勁了,我並非不懂 得要調整老年生活的心態,要力求閒逸快樂和健康…的種種道理,可知易行難啊!骨子裡誠如您所說:莫非衹是在等死吧?我真佩服您及笑笑老爹多活我十五六年那 段日子是如何走過來的?日子我有感雖懵懵然地倒也過得真快,但潛藏意織裡卻一直非常排斥,“我不想這樣、不想這樣…”持續的在我的心底吶喊著哪!我理解不 蹅實以及無力感才是最大的主因吧!要如何跨出這個坎還真得要有能耐呢!光憑這一點小弟向您鞠躬了。===


老仔兄弟不用掛心~
老哥剛退休也是有"不被需要"~廢人一個感覺~
直到我半年後~旅遊回家晚上__我明天不要接著治療這個~安撫那個~
明天真正屬於我的輕鬆日子~你也要經過這過度期~以後才感覺~美麗的戰打過了~
該是自己自由自在~享受屬於自己的時間~不是在等死~
你安心迎接快樂到來吧~~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誰 說了算 ? !
2016/05/04 07:56
嘆生命還真的沒辦法由自己來掌控哩!

所言甚是!

死 未必 解脫 ?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4736467

懇請不吝賜教?

小容無緣再見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先回你的回應文
2016/05/03 18:13
數十年風雨行過,友情牽持有時 會相吠>如今無聲無息(註:諧音亦能做可憐解)走掉幾多位,存的攏佇病牀頂苟延殘生>探看一時嘸知欲按怎面對,講嘛吚喔唏囌,聽嘛撾無貓仔 毛>衹好將伊手罔撫,微微仔笑是阮唯一的交流>「晚囉!吾欲來返矣。」迣翻身目屎續糊糊輾,夯跤親像托著鐵條數十斤>愛自我保重啦!吾 的好朋友>相會猶原曷有期,衹要吾有一口氣。


老仔兄弟說的是啊~
日月如梭~歲月天增壽_人遞減~
老哥活一歲~少一歲~
活一年~老友逐漸少~奈何~
憶年少四處遊山玩水~眨眼間床側憶舊~
唏噓多於盼望~沒明天:更上一層樓可想~
活嘛只因為不死~活落去~不把當遺言看啊~
珍惜你日正當中~旭日光輝~
慢慢過日子啊~~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兒科 ?
2016/05/02 12:16
228 與 貴文所述 諸歷史 相比, 有如 童子軍,小兒科。

以 輪迴 觀點 觀之﹐今日 某些反曰的人 上輩子 可能是 日本人。 今日的 某些蒙古人 上輩子 可能是 漢人。 美国 有個 一歲多的小孩 Gus_Ortega, 告訴他爸爸,当年曾為他爸爸換尿布。原來他竟然是祖父投胎 ? ! 

震驚世界紀錄片-科學家證明輪迴的事實.flv


http://unsolvedmysteries.wikia.com/wiki/Gus_Ortega
懇請不吝賜教?
老仔仔~信手拈來(chiki) 於 2016-05-04 00:47 回覆:
他是他、您是您、我還是我,就在當下我們各擁有自己的生命體,至於是從何來的?誰都知是先於子宮裡孕育成長後再出世,所以延伸而知要有脯育之恩,後面進行式中的就秉此原則做對得起良心事到不存在了時為止吧!至於前世輪迴之說咱大可毋需要去兜轉,也許真有那麼回事,善惡之說諒亦非空穴來風吧?但為惡的人仍一再地層出不窮,大到整個世界猶在發生,遠至有人類時即已經開始矣。…所以嘛!多數善良的人會覺得生而為人的過程委實很累也很無辜,嘆生命還真的沒辦法由自己來掌控哩!從古早走來的歷史演繹不正都是在一路撲殺嗎?如此與禽獸彼此間之弱肉強食何異?能活著不飽受痛苦遭劫那就該阿彌陀佛了,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