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繁華一夢——陳潔如的悲情人生﹙上﹚
2011/07/08 00:04:45瀏覽1057|回應2|推薦72

資料來源:江西衛視;陳潔如回憶錄

 自古美人愛英雄,年輕姑娘們都希望嫁個事業有成的老公,也是,嫁成功的男人衣食無缺不說,人前人後還倍有面子,誰不羨慕。可話又說回來,這成功男人不光數量有限,大多還已經名草有主。那就改找潛力股吧!噯!是可行,但玩過股票的人都知道,潜力股只是行話,您得要有眼光還敢冒風險,誰知道它要漲還是要跌呢?現在要提的這位姑娘,她在選擇婚姻的對象可以說是幸運的選中了一支潛力股,後來行情暴漲成了超級黑馬,那麽嫁了這樣成功的男人,她的生活是否真如預期中那樣幸福無憂了呢?您且看下去吧!…

話說1921125日這一天,上海永安大樓宴會廳裡正熱熱鬧鬧舉辦一場婚禮,其檔次倒也不俗,喜帖上的照片新郎看著眼熟——噯!不就是蔣介石嗎?那新娘呢?估計您心裡正猜著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宋家三小姐宋美齢麼?錯!錯!您也未免太狐陋寡聞了些,她是本故事的主角人物阿鳳小姐,上海愛國女校的學生,那年才15歲,呵!要知道1921年蔣介石都已邁入34歲了,這對老夫少妻究竟是怎麼湊到一塊去的呢?這得話說從頭:

阿鳳是典型的小家碧玉,小商人家的閨女,按理說這麼單純的女孩生活周遭不可能啟動緋聞故事,問題出於她在學校裡有一位非常要好的姐妹淘叫朱逸民,她嫁給張靜江,那張可是當時上海灘響叮噹的風雲人物。張靜江不惟是富人,思想也挺先進的,曾經拿出百萬家產支持孫中山的革命運動,所以他和包括戴季陶這些中華革命黨的領導人那是關係非常密切。1919年暑假的一天,阿鳳來到張家陪小姐妹朱逸民在花園裡讀書,適巧有三位客人也同時到張府拜訪張靜江,這三位後來都是中國叱嗟風雲的人物,除前面說的孫中山與戴季陶外,蔣介石也列名其中,怙不談他們是幹什麼去的,到晚上六點多阿鳳離開張府準備回家時,讓她訝異的事情竟然發生了﹙以下是阿鳳的回憶﹚:「下午六點鐘左右,孫先生和另兩位先行離開,于是我也道別準備回家用晚飯,不料就在張府門外,一位方才隨同孫先生到訪的其中一位竟像站衛兵一樣佇立在門口,他中等身材體形略瘦,頭上光禿,顎骨聳突、下巴寬濶、鼻樑短直…」這人是誰?您大概已猜出來是蔣介石了,那他等著阿鳳要幹嘛呢?一位才剛謀面的姑娘能為她站上半天崗,那不擺明是看上她了唄,根據史料記載,阿鳳當時雖不滿14歲,卻已出落得高挑豐腴十足大姑娘的模樣了,有道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個男人對女子一見鍾情倒也不奇怪,至於阿鳳對他的印象則又是持的什麼態度呢?﹙阿鳳回憶道﹚:「他急切的間我住在哪裡,我納悶他的行徑,故意說出一個錯誤的門牌號碼…」呵!蔣介石後來有沒有照著被誑的地址找上門去我們不知道,但其第一次約會給阿鳳的印象卻非常惡劣,根據「陳潔如回憶錄」,其中有這麽一段敍述的過程,饒富戲劇性:

「蔣介石約我到喬治餐廳見面。用餐時,他很興奮。講他那口寧波土話,一直不斷向我提問題。 

我坐在那兒,端詳這位瘦細靈活的男子,炯炯的眼睛和長長的白齒,的確顯得有活力,懷有滿腔野心。付過賬後,我們走出餐廳。我本想回家,蔣介石卻似乎不在意地向我說:“我帶你去看望我的姐姐。”他接著又說:“家姐是位很和氣的人,你會喜歡她的。她的住處距這裡不遠。” 

我不太無禮,勉為順從。我落在他後面十步。到達一個名叫勃靈頓的旅館。他說:“家姐住在這裡二樓,請跟我來。”我們走到樓梯中間的平台時,一個服務生走來,和蔣細聲說話,然後就領我們到樓上一個房間裡。 

走進房後,我驚奇地發現這是一間大臥室,有一張寬大的西式床,一切都顯得潔白乾淨。我在房口看了一圈,轉身問蔣介石:“令姐呢,怎麼沒見到她?”這時正好看他扭轉鑰匙,想在房內鎖住房門。突然間我十分害怕,神經質地在發脾氣了:“你要不馬上讓我走,我就喊人了。”接著我就大叫起來。 

看見我如此驚慌,他靦腆地拉開門,我就一衝而出。走出旅館,我下定決心再也不跟他說話了。」

這段故事讓我們認識到阿鳳其實還是滿有個性的,而蔣介石也不急,對這姑娘以後卻是持續一番死纏爛打,這事就無限期托著唄。

自古以來男人想打動心上人無非要亮兩招:一是真心、二是浪漫,蔣介石深諳此道,這兩招一出阿鳳肯定招架不住。都說女人在心理脆弱的時候最容易被打動,這話不假,不久之後阿鳳的父親過世,在弔唁的人群中她意外的發現蔣介石,﹙阿鳳回憶﹚:「我偷看他一眼不禁怦然心動,他站在靈堂前表情是如此哀慼,不由升起歉疚之意,且一併把從前對他所懷有的憤怒也驟然煙消雲散。」第一招「真心」果然見效,接下來便使第二招「浪漫」,如何個浪漫法呢?現保存在美國哈佛大學圖書館的〈蔣介石日記〉裡有這樣的兩段:「晚,與璐妹併坐汽車瀏覽夜景,…傍晚與璐妹同乘汽車往北新涇路遊…」﹙阿鳳的本名叫陳璐,也是蔣對她的暱稱﹚。您瞧,香車美人、共賞夜景,估計也少不了一頓燭光晚餐加鮮花熱吻之類什麼的,請問哪一位女人扛得住如此浪漫,即便是開放如現在。就這樣蔣介石使出的渾身解數奏效,完全擄獲了阿鳳芳心。

而蔣介石尤其懂得在關鍵時刻再加臨門一腳,以下又是阿鳳的回憶:

他要用鮮血寫下愛的誓言》 

  介石帶我到法租界的法國公園去。我們坐在長凳上,他滔滔不絕地談自己。他向我解說了關於前妻毛氏和前妻姚氏的經過。他看著我說:“現在,我要告訴你我心裡的話,請你仔細聽著:如果你肯嫁給我,依照民國的法律,你就是我唯一的合法妻子。” 

  我靜靜坐著,張口結舌。他見我如此緊張,便喚到:“我向你發誓:海可枯,山可崩,我對你的愛永世不變。” 

我想答應他,但怎麼也說不出口。他于是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彈簧刀,拉出發亮的刀片說:“如果你不相信我真心愛你,讓我用這把刀切下我的一個手指,讓你知道我是認真的。怎麼樣,你說!” 

三招兩式這會兒忒是穩當了,正待抱起美人欲歸時,突然有人卻站出來講話了:「慢著!我不同意。」這節骨眼誰這麽煞風景呢?…「哦!未來的丈母娘呀!」蔣心裡嘀咕著:「究竟是為啥嘛?」

為啥?自己心裡總不可能完全沒譜吧!原來阿鳳的母親私下裡經去探查,發現不太對勁,恁地這個男子的人品和工作都有問題?還不止一般的不靠譜而是大大靠不住的紈褲。先說人品:原來他早已非單身,還托家帶眷的有妻有妾有子,190114歲時在家鄉奉化娶了比他大5歲的毛福梅。楊天石﹙中國社科院近史所研究員﹚:「乃結髮夫妻毛氏夫人,屬於包辦婚姻」1912年在上海又娶第二位老婆。楊天石:「姚冶誠,他的第二位夫人,原是青樓女子。」

再來談工作的啟人疑竇部份:阿鳳母親認定蔣就是位不務正業的浪蕩子弟,有人會問:「不對!不對!蔣介石不一直跟著孫中山搞革命的嗎?」是沒錯,但具體的工作性質您可能不相信:那就是為革命經費來源而從事的炒股票。原來在1920年蔣介石就已經和張靜江籌組恆泰號,公司主要業務正是在上海證劵物品交易所搞股票及棉花期貨等交易。張憲文教授﹙南京大學歷史系﹚:「這炒股有兩種認識,一說是為了革命,辦事情本來就需要經費;一說則完全是為個人的利益,有不同的傳言。」不管怎說,蔣當時的工作的確是炒股票及期貨,您便知他何德何能能和阿鳳香車美人情遊上海,那付瀟灑帥氣是靠什麼來支付的了。不過這玩意兒的風險和今天同樣也大著呢,運氣來時日進斗金,運氣背就不定賠到傾家蕩產,蔣在日記裡就曾寫過:「慘賠時連給兒子經國交15塊錢的校服錢都繳不出,還得向中山先生寫信求援。

    所以難怪阿鳳母親要認定蔣介石幹的不是正經差事,試想有哪一位母親願意將女兒托付給一個有妻有妾,還時刻惦著繼續到外頭泡MM,收入方面又不穩定飽一餐餓一頓如此不靠譜的男人?總之,她姥就是鐵了心硬了腸的:「休想!沒門。」知道這事的阿鳳心理也萬個糾結,一方是讓她沉浸風花雪月柔情蜜意的郎哥,偏臨又捅出那麼多叫人難以接受的真相,她該如何選擇啊!就在這時一個人關鍵的一句話讓她徹底將感情的天平倒向蔣介石,這人還是她的好姐妹朱逸民,是在有一次被阿鳳問及:「妳認為蔣是好男人還是壞男人呢?」朱逸民不疾不徐答覆說:「這男人哇無所謂好壞只有強與弱。」好一句擲地鏗鏘有聲但可也是朱逸民的心底話,今若不是她嫁給張靜江能有錦衣玉食的日子好過嗎?明擺著的事實,她老公是二婚,而續弦娶她時不過才是個十來歲的純純玉女,剛開始說不覺得委屈那才怪呢,純粹是爾後富裕的光環在照亮所有一切。阿鳳聽聞她這麽一分析頓時豁然,而恰恰蔣介石這個時候也來運了,在股票上他不但掙了一大筆,並帶著六萬塊現大洋南下支援1921年孫中山廣州搞革命時所欠缺的經費,此舉受到孫的肯定和器重,特任命他為南方革命軍的第二總指揮,是以他現在已真正符合朱逸民口中所謂強的男人了,身價不可同日而語,這適時也給阿鳳有投入蔣的懷抱的藉口,才不再管她老母親反對呢!於是在192112月他們倆正式結褵。婚後阿鳳就取用了蔣特意為她取的新名字:「陳潔如」。關於改名,在「陳潔如回憶錄」裡有如下敍述::

訂婚的第二天,介石和我按照西方習慣,整天上街購物和拜訪親友。他對我一直和善,體貼,有禮。黃昏,我們坐在店裡喝冷飲,他對我說:“阿鳳是乳名,只有你母親才能叫。我替你取了一個新名字。我想這名字和你的個性很相配。這個名字是’潔如’,意思是’純潔脫俗’,在我眼中你正是純潔脫俗,你喜歡嗎?看!”他取出一張他自己的照片,左邊寫著我的新名字,也簽了他的名字。

也許陳潔如命盤有旺夫運吧!蔣介石自從娶了她之後,連著就官運亨通,城牆都擋不住:先是當了黃埔軍校校長,後又被任命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果然橫刀立馬指點江山,那是叫威風凜凜啊!都言夫貴妻榮,陳潔如這總司令夫人的名銜可也是風光顯貴,之前才因蔣的隱疾傳染﹙註﹚導致她也跟著不孕的陰影和痛苦也一掃而光,倆夫妻的感情一路加溫並領養了一位女嬰,加上經國、緯國兩繼子合著全家五口倒也其樂融融。﹙有接續集﹚

﹙註﹚「陳潔如回憶錄」有這麼片斷關於此事件的記載:

《介石與我此生均不能生育》 

  作為蜜月旅行的第二部分,我們遊覽了蘇州,回上海之後,我發現身上出了疹子。試用各種油膏擦抹,不但無效,而且越來越糟。後來,突然發現腿上也出現疹塊,手腕按脈處也出現兩塊紅疤。它們雖不癢,但看起來很不好,我很發愁,我一生從未得過這種病。 

  介石帶我去看他的朋友李大夫。他是德國留學生,專精細菌學和性病。李大夫取了介石和我的血做瓦塞爾曼氏反應檢查(梅毒血清診斷法)。等了令人心煩的日子,這位血清專家宣布我們的血有陽性反應。 

  我一聽到這個壞消息,發了瘋似的,立刻從座位上跳了起來,衝出診所,坐上一輛出租汽車到我母親家。 

  “噢,媽媽。”我哭訴著,“我得了花柳病。是大夫告訴我的。看看我這些毛病。” 

  不到半小時,介石來了,解釋說這病是輕度的,用六零六針藥可以痊愈,這是他自己的舊毛病,傳給我了。 

  母親痛罵了介石半小時。他承認了他的“罪惡”。 

  “我再也不同你在一起了。”我哭喊著,“你是個壞東西,我要跟你離婚。” 

  “我怎樣才能使你相信我要真的悔罪呢?”他哀求著,低頭站在那裡,表情非常嚴肅陰沉,接著說:“只原諒我這一次,回到我的身邊來。我向你發誓,為了悔過,永遠不再沾一點酒。” 

  母親拉著我的手說:“你要同他去大夫那裡,趕緊去治,不可耽擱,最要緊的是把那個病從你的血中清洗乾淨。” 

于是,那天黃昏,介石再帶我去李大夫診所治療。在打針前,李大夫對介石說:“這是個不大好談的話題,所以請讓我和你的夫人單獨談談,你可不可以在候診室等一下?”介石出去以後,李大夫向我作了六零六注射,並說:“你打十次針,就可痊愈。我現在要坦白告訴你,淋病細菌已進入你的身體,說確切點,就是你的卵巢,這可能使你不能懷孕。但是你的病是輕度的,只要繼續堅持治療,就不必擔心。” 

  事畢,我走進候診室輪到介石進入診療室了。他打過針後,李大夫告訴他:“你在結婚前,本應先完成以前的治療,但你沒有等待充分的時間以完全治愈,因而傳染了你的夫人。從現在起,你必須繼續堅持治療以便康复。你原已患有副睾炎,這使你不能生育。今後你恐怕不可能再生育孩子了。” 

  為了表示悔悟,介石對我起誓,如我答應不離開他,從今以後,他不再喝所有烈性酒,普通酒以至茶和咖啡。“我願終生只喝白開水。這是一種自我懲罰,你現在可以相信我了嗎?”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iki&aid=5402917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Sorry, she is far from pretty
2011/07/10 20:50
34 歲的混混, 誑 15 歲的, 水準奇差。 孫文身旁盡這幫孬貨, 敗事有餘。
蔣的嘴臉, 像現今的綠藍豬公, 成則一潑皮, 敗則去要飯。
老仔仔~信手拈來(chiki) 於 2011-07-10 23:12 回覆:

我才正質疑自己的審美標準咧!就跟著一筆一劃勾勒,佩服您有種敢講,「蔣公」揑!從小灌輸的印象,受不了怎可如此齷齪,這麼一較量,我「俗辣」還算有格。


古 月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公平的
2011/07/08 15:43

自古美人如名將

不許人間見白頭

不論富貴貧寒

生老病死皆一樣


老仔仔~信手拈來(chiki) 於 2011-07-09 01:46 回覆:

富享生命

貧多折難

都說死生皆同

奈何量質有異

富,我求?

貧,人棄!

惟概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