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關於跑步
2016/05/17 16:47:35瀏覽499|回應0|推薦8

首先,我要撇清的是,本來我就有運動的習慣,而且唸書時我還是球隊隊長、田徑隊隊員呢!所以我跑步,不是因為這幾年路跑風氣盛才開始。一窩蜂就不是我了。

但不管怎麼說,我是在2011年開始參加第一次路跑,那是財政部慶祝建國一百年的活動。選擇參加,除了在建國一百年的活動湊個熱鬧,就想體驗一下路跑的氣氛。那時我並不知道這幾年路跑活動會如此一年比一年火熱。

也因為第一次路跑,無意地想挑戰自己的能耐。完成建國一百年的10公里後,便想挑戰半馬。幾次半馬 (21.0975公里) 後,開始躍躍欲試全馬 (42.195公里)。到目前已完成15次全馬,而這數字預料也會逐年增加。

10公里到半馬、全馬,我是謹慎一步步來的,畢竟不管從事何種運動,不造成運動傷害才能持之以恆。當然我也多少會計較完成時間的增減,但中心思想已十分明確,得失心便影響有限。

現在面對全馬已頗有自信,但開始的時候,我確實參考坊間一些相關的書。也許與村上春樹不同調,我看了他那本“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後,感覺像是他在我耳邊唧唧喳喳似地,所以跟那“海角七號”電影的下場一樣,我不會再看了。

不過套用村上春樹的書名,我也想說幾句話,特別是心態方面的。

沒有一件事不需學習與練習就能駕輕就熟的,跑步、特別是長跑也是。其實我相信有很多人有跑步習慣、跑得很好但卻不參加路跑活動的。路跑若選擇半馬、全馬,費用動輒八百上千的,其實不便宜。而我是把路跑做為輔助、增加趣味的。

以前我在校園跑步,但柏油路挺磨鞋的,在荷包空空之下,現在跑田徑場。不過,看來很多人不把田徑場當一回事、或是喜歡把田徑場當做多功能用。散步聊天的、在跑道溜狗的、讓幼童玩耍的。幾個人散步聊天還要一字排開,非得一次將八個跑道佔用一半才舒服。既然無視跑道存在,所以穿越 (有時說他們橫行也不誇張) 時也不看看正在使用跑道的跑者。我還沒看過狗自己照跑道走著的,所以狗跟溜狗的便在跑道之間穿梭。就算不是幼童在跑道玩耍,有些人推著嬰兒車在跑道散步。倒是那些東南亞民族,難免他們不時將球踢到跑道上,但我沒看過他們就地將球踢走,而是快速地用手撿球,左顧右盼後跑回草皮。這些豈是民族性使然?

今年年初在不到5°C的低溫下,參加於台北市舉辦的路跑,現在回想都還挺有滋味的。但對於因路跑交管而受影響的人,我的甜可能是他們的苦。那次在總統府前開跑不久後,經過一交管路口,便聽到一騎機車男子因為受阻而對跑者大罵三字經。某次跑完路跑後,招一輛計程車,開車後便聽到司機喃喃自語般地說賺錢的體力都不夠了,哪還花錢跑步。也許那位機車男子當時有急事,也許那位計程車司機可以試著跑一跑,說不定會發現體力變好了,可以更精神地賺錢。不論如何,能參加路跑,表示你還蠻幸福的。身體可以跑、花一點錢跑,挺幸福的,不是嗎?

藉由路跑去不同的地方看看,也是趣味之一。荷包向來空空,所以我只得選擇就近活動,不過倒也出國參加過一次東京馬拉松。最近在YouTube看了去年的東京馬拉松,回味那次親身經驗外,也才知道男子前二十名除了非裔選手外,幾乎是日本人的天下。當然,這也有一點主場的關係。台灣參加東京馬拉松的人很多。二月的東京,我參加前特地買一件長袖運動衫,但仍是短褲上陣。很多台灣人不僅是身著中華民國國旗裝參加,還特別準備國旗,手執著飄揚在東京街道上。國、內外在很多馬拉松的場合中,跑者以變裝增加趣味。國旗裝或跑著掏出國旗,這不是我參加路跑的趣味了,這是那些人的渴望。這樣的渴望,就像幾年前世界杯足球賽時,台灣媒體報導台灣環保球衣代表台灣打進世足賽有些類似。我若是入籍日本,我想我不會全身日本國旗裝參加國外路跑,因為那樣做一點趣味也沒有。

這些算是從跑步中觀察到一些社會狀態吧。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ols&aid=5748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