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湯頭
2021/01/13 20:23:09瀏覽422|回應0|推薦7
湯,都快涼了。

那是碗拉麵,放在眼前。早些時候,它還冒著熱氣,蒸騰著……蒸騰著心中什麼來著的呢?
老實講,我也不知道。
也許蒸騰的,是如麻的翻攪吧。

是以,那是碗拉麵,放在眼前,蒸騰熱氣,如同我心中的翻攪,翻攪著種種如麻的思緒及衝突的決心,直到,一切的蒸騰都已平息,只剩下放在眼前的,那碗涼卻的拉麵。唉,不吃了不吃了,「老闆,結……」
「誒,等等,」老頭兒壓下我翻著皮夾的手,「坐,坐,」將那碗麵收走,重新換了熱湯,端回來,然後,放上雙筷子:「我知道,我知道。吶,看到那桌的客人沒?」

看見了。

那也是碗拉麵,放在似是跟我同年的社畜面前,蒸騰的熱氣早已消失,只剩下他眼中的……

無論如何也不會認錯的熟悉?

蒼老的聲音悶悶地鑽過湯鍋上頭靄靄的蒸氣:「焯去血水的大骨,用中火慢慢熬滾八個小時,直到提煉成絲滑而圓潤的高湯,再加入燉煮著叉燒滷汁精華,最後,淋上淬煉了蔥蒜的豬油馨香,一同澆進用滾水燙過的碗公之中。吶,這裡每一滴湯頭的每一絲溫度,都蘊藏著每一個故事;而我,賣了一輩子拉麵,怎麼會看不出來呢?而他呀,」老頭顫顫巍巍的指節指向角落中的那人:「來這裡好幾年了,每次,都點同一碗拉麵。」

就像我一樣。

「生活沒給他什麼選擇,反正,他也不需要選擇的勇氣;於是,他就只吃那一碗拉麵;畢竟,只要不踏出那一步,人生就不會多一點尷尬,對吧?」

「我……」

「那女孩。」

我沒再搭詞兒,畢竟,老頭講的是角落的那個人,不是嗎?
但是……
但是,她……,影印室的偶遇與獨處,茶水間遞過杯子時指尖的輕觸,還有,下班時,在電梯裡道別的那瞬間,她眼中轉著欲言又止的猶豫、惱怒、期待嬌嗔羞赧怨懟?
那些無聲在狹小的電梯車箱與擁擠的男男女女間迴盪地如此清晰,但我卻依舊放掉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只為了一次又一次地向她要著講清楚說明白的證明?

妳喜歡我嗎?

可以告訴我妳喜歡我嗎?

「你等的是再明確不過的交會,對吧?」

我猛地抬起頭!

但見到的是卻老頭走到角落。
不是說我?
而是無禮地將那人的頭壓進湯碗?
「看吶!」不,是壓向碗上那雙併起的筷子?「看,那雖是對永不交叉的平行線,但告訴我,」老頭在社畜的後腦敲了記爆栗:「一但放下恐懼,你現在看到了什麼?」
那人唰地瞪大了雙眼。

他看見了,答案。

他……社畜……男人激動地站起身,睜圓的眼眶中擒著熱烈的淚,同時用力地抓住老頭的手,重重地握了握,然後,毅然決然地大步跑出店門,只在麵碗旁的桌面上落下了一滴堅定的淚滴。

「至於,」老頭望向我,「你呢?」
我?
我低下頭,看見了我的那對筷子……被老頭擺好的……併著擺好的筷子!

交會!

就算平行線也會在地平線上出現的交會!

EUREKA!

****

隔天,我找到女孩,問道,我們交往,好嗎?

她笑……

……笑著,又歉然地搖搖頭,牽起身邊伊人的手。

他,是昨晚麵店裡的社畜……

****

今晚,我又回到店裡,看著拉麵,放在眼前;想著,想著早些時候,它還冒著熱氣,蒸騰著……蒸騰著心中什麼來著的呢?

老頭為我夾過一顆糖心蛋,安放進碗裡,用裹住的熱氣,暖暖冷卻的溫度,「吃吧,吃飽了,才能再上路,對吧?」
「為什麼?」
「平行線永遠是平行線,交會只能是錯覺。」
「我是說,為什麼是我?」
「也沒說一定要是你,」老頭聳聳肩,「基本上誰都能拿來做生意。」
所以,我只是剛好遇到?唉,也罷。我夾起那顆不溫不熱的蛋,「鴨蛋?」
「沒錯。」
我大口吞下,然後,吃麵,喝湯,直到末了,「我吃飽了,謝謝招待……另外,」我抽出了束緊腰腹的皮帶,「以後也蒙您照顧了。」接著,起身,走進廚房,

****

老頭在廚房後面焯去新鮮大骨的血水,轉好中火準備熬滾八個小時,再回頭配好燉煮叉燒的佐料,然後切下好大一塊的上好五花。

取自不久前才用皮帶吊在樑上的新鮮人彘。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pey&aid=155348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