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二)唯有飲者留其名之一
2021/03/16 07:11:09瀏覽290|回應0|推薦14

這一年來,王理恩的新寵物就是ipad,是『廢』嗎?是『興』嗎?也說不清了。但在疫情肆虐的西方,這是唯一伸向世界的觸角,安慰,聯繫著。

但是不管什麼時候醒來,也有午覺起來又是新的一天的邏輯,王理恩總會用一杯咖啡,一杯茶水,一杯白開水,一杯不管什麼的湯湯水水來喚醒自己。但是比他先『充電』的,永遠就是ipad.

喜歡咖啡是因為表舅媽。喜歡茶水是因為父親。喜歡青草茶是因為外婆。喜歡酸梅湯是因為眷村的小姊姊。而那清清如水被廣東人嫌棄到不行的「湯』,則是母親的佳作。

晚飯時把一碗清湯喝完,必須以山大王豪飲一碗酒那個姿態,然後放下湯碗,逼出汗後,快步跑出門,又是一場玩手刀的廝殺,演了一段又一段沒有劇情編排的武俠片,自己永遠是主角,打到頭跟腳就算是「死了』,然後要叫一聲『啊』,壯烈犧牲。接著跟你同一國的人為了維持國力與戰力,必須要再殺一個敵軍來救你,真的很像電玩的真人版演出。

王理恩常常偷了媽媽的漂亮大絲巾,然後綁在脖子上,飄逸的像一個雲遊四方的女俠。媽媽也就給他玩去了,後來更不打絲巾了。王理恩名正言順到手了好幾條絲巾,現在想想,應該是媽媽覺得被小屁孩認出他是苦海女神龍的媽媽會很丟臉。。。。

人跟人之間的緣分,究竟是怎麼搭上的?很多人很好奇王理恩這種柳下惠的,姜太公的,甚至是梁山好漢的各路朋友。對王理恩來說,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啊。就像那麼多表親,誰不入誰家門,連自己已經跟誰是親戚都不知道的太多了。那一座小小的山裡,有外婆的娘家,也有外婆的表親。而那些人,對王理恩來說,都是家人。就連自己的親哥哥都沒有這些山裡的表親們親。

表舅媽一家都是吃素的。這也是王理恩的秘密後花園。

現在想起來,小時候自己吃素的日子其實很多。除了每天早上的素食,初一十五跟外婆吃素,過年過節上表舅媽家吃素。所以很日常的素食跟滿桌子的素食料理,在他小時候都經過了。吃素,有時倒不像是吃素,而是把葷食端走。有點像是現在流行的『極簡生活』,不過就是把華麗的,多餘的,負重的那一部分拿走。吃素對王理恩來說,從來就沒有掙扎,也沒有什麼宗教或環保的使命儀式。

每一年去表舅媽家跟大外婆拜年時,拜完年後,王理恩就會自動地上了餐桌。那一大桌,檀香木的,漂亮的大桌子上面的素菜才是目的啊!不會去理會來來往往的客人,翻了幾次桌,加了幾次新菜,他就是如如不動。從早餐吃到午餐,從午餐吃到晚餐。大外婆最開心了,甚至說:這孩子應該將來也會吃素吧?

一直到大外婆去世後,過了幾年,媽媽也不再上門了,王理恩有點懊惱,他是多麼不願意就斷了這樣的緣分。其實有幾次,他偷偷地上山去看表舅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安靜的表舅媽,更安靜了。再也沒看到他的笑容。那些所謂的『大人的世界』,真的一點也不好玩!

每一年過年,在咖啡工場工作的表舅媽總要送上幾盒咖啡和方糖。那時的咖啡是這樣的:一大塊長方形的白糖,裡面有一點點咖啡粉。

把一塊白糖,放在碗裡面,沖上開水,拌一拌,就會慢慢飄出香氣,那就是神奇的「嘎逼」。王理恩後來在咖啡店上班,儘管經手很多樣的咖啡,但是他心裡的那個嘎逼的味道,再也沒有出現過了。白色方糖還是有生產,但是偷一塊方糖,躲起來慢慢舔的獨享,那種快樂,已經沒有了。歲月流轉,懷念跟折磨,在桿秤上此起彼落,份量一般。

除了親友師生,王理恩生命裡面第一個善意的陌生人,應該就是賣冰鎮酸梅湯那個眷村的大姐姐。他是那麼讓人難以忘記。短頭髮,戴著眼鏡,不是漂亮的女孩,在沒客人時,就坐在那裡安靜地看書。那個冰果店很乾淨,賣的東西很得人信任。老先生和老太太總是和和氣氣,笑嘻嘻地。他們說的跟父親一樣的話。眷村,也是王理恩的另一個後花園。他算是當時在眷村穿街走巷的唯一台灣小孩。雖然那個牙醫的老管家有時也會被我煩得瞪著我,但不會擋著不讓我進門。那時也不懂『口音』這回事,只知道這家人是這樣說話,那家人是那樣說話,但是我們小孩都是說國語的,溝通沒有困難。

王理恩有一天對著大姊姊提出一個要求:讓他看看裝酸梅湯的大桶子裡面長什麼樣子?為什麼有那麼好喝的冰鎮酸梅湯?大姊姊笑了笑,拿了板凳,讓王理恩站在上面,但他還是太矮了,大姊姊抱起王理恩,讓他看一看那深不見底的神奇酸梅冰桶。後來又舀了一小杯給他喝。從此王理恩逢人就誇冰鎮酸梅湯的美味。連他的父母都被說動了,要她去買回來喝⋯⋯而王理恩的媽媽則一邊喝,一邊研究這個外省人賣的冰水,到底是怎麼做的?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gelhohoho&aid=157327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