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二)惟有飲者留其名之二
2021/04/11 07:47:48瀏覽212|回應0|推薦6

貓鼠仔好像永遠也吃不胖,長不高。就算多年前在公車上偶遇,也能從人群中認出他來。王理恩認人很有辦法,但是總要在叫出對方名字之後,還要報上自己的名字。也許她真的跟小時候的樣子,已經相去甚遠,尤其是父親去世之後,被兄嫂『類掃地出門』以後,不停地搬家,換工作,失去『小公主』的光環,跟上早市買菜討價還價的大姐一般般了。

===================================

貓鼠仔光著上身,一臉驕傲地笑著:我已經把那個茶米茶都喝完了。我驚訝地說:你怎麼可以這樣?!那是奉茶ㄋㄟ!果然,阿財伯仔追過來罵人:你這個囡仔,怎麼一直過來喝奉茶的茶?我要跟你老母講!在那個每個人都害怕自家的『老母』的年代,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我咬著手指,悲憫地看著貓鼠仔,今晚他慘了!

阿財伯仔是這山上山下最有錢的人,一棟高樓就建在山腳下的出入口。房子之大,一個店面是瓦斯行,一個店面是雜貨店。阿財伯仔每天早上都會在一個木架上放上燒好的茶米茶,大水壺上面寫著大大的『奉茶』兩個字。在壺嘴上掛著一個紅色的塑膠杯子。外婆跟我說,那是給過往的路人喝,我們不能去那裡倒水喝。我們要喝水,要回家裡喝。那是當然,茶米茶固然很香,但我尤其愛喝外婆的青草茶,仙草茶,咸豐草茶。。。

雖然不知道茶米茶是用什麼茶葉煮的,但是一直到上了高中,才聽說有『冠軍茶』這件事,然後就一發不可收拾地聽到親戚說,這茶是今年冠軍茶,幾千塊一斤呢!後來是幾萬塊一斤。。。。當然我跟我父親不會去喝那樣的茶。我們的基因裡面從來沒有『追偶』『跟風』。

阿財伯仔應該算是一個勤勞善良的人,我沒見過他發愁,發脾氣。他像個彌勒佛一樣,有兩個很深的酒窩。皮膚很白。對人很好。他是雜貨店的鎮店之寶。 大樓除了二樓是他們的家居,三樓四樓都是隔著一間一間的房間出租。因為是最高的樓,所以每一個房間都有窗戶和小陽台,光線非常充足。每個房間出來就是大廳,大廳也是公用。每一戶都搬一個小桌子在那裡吃飯。每一層都有一個大廚房,每一家都分到一個小位子去放爐子煮飯。洗澡跟廁所都是公用的,但是都非常乾淨。我常去找三樓的惠珠阿姨,逛大樓跟逛大街一樣。每個人都認識我。不論我是大搖大擺從雜貨店大門直接進入,還是從旁門拐進去樓上,總是通行無阻。

如果說阿財伯仔是『寶』,那他的太太阿良阿姨就是一個『藏』。阿良阿姨從來沒有看過她下樓來拋頭露面,也沒有聽過她大聲說話,她跟外婆一樣,總是一身素色旗袍,沒有腰身,也沒有開高叉,非常雅緻的一個夫人⋯⋯

有一天我發現,阿良阿姨竟然是我們家的遠親。我太開心了!她跟外婆一樣吃素,但是她比較徹底,她是全素,跟我的大外婆一樣。雖然我也是叫她阿良阿姨,但被我外婆說過一次:阿良阿姨是你媽叫的,你這一輩應該要叫他婆。但是我真的叫不出口,她是那麼年輕,典雅的一個人,她應該跟三郎的媽媽,我的表舅媽都是一樣的賢淑的女人。所以我還是一直叫她,阿良阿姨,而他也只是微笑回禮。

阿良阿姨不知要多早起床,她起床後開始做醬菜,然後雜貨店的收銀台放上一個大木板,放上一鍋一鍋的素食。滷豆皮,還有一種紅色,也有黃色,沾上芝麻的枝條,現在完全看不到,還有大花豆,豆腐乳,(這是他自己發酵的)也有熱騰騰的板豆腐,油條。一早起來被發配去買醬菜,是最興奮的任務!那時阿財伯仔會拿一張舊報紙包油條,會拿舊的日曆紙乾淨的那一面來包醬菜。然後還會把日曆紙轉成一個圓錐形,裝上炒好的鹹花生。。。我總有一個錯覺:阿財伯仔總是多給我一些醬菜。

阿良阿姨可以在家當貴婦,但是她的慈悲,不知不覺也讓我們這個小村莊都成了吃早齋的人了。但是一想到她的慈悲,卻不禁也想起大少爺。

大少爺是個溫柔的人,應該是繼承大家業的人,但是他得了肝癌。那時候大少爺,貓鼠仔的爸爸,還有我爸爸,三個人都是得了肝癌的人。我爸活得最久,一直到六十歲退休後才走。大少爺常常在我家前院走走,然後停下來跟我媽說幾句話。還有一次看到我寫毛筆字,竟然走進屋子,跟我比賽寫字。我們倆忙了一早上,那真是一個快樂的回憶。舊報紙上都是我們的塗鴉,邊寫邊褒獎自己這一筆那一畫。。。

莫以善小而不為,感謝阿財伯仔的奉茶,感謝阿良阿姨的早齋,感謝大少爺的陪伴。現在,還看得到奉茶嗎?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ngelhohoho&aid=16060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