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1919 ☞ 1949☞ 1989。『五四』日已遠,『六四』籠神州……
2015/07/22 01:31:13瀏覽1543|回應4|推薦18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UDNYU&aid=26330835

 回應文章

mate : 國會議員大戰奇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5/17 22:32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6-05-19 18:57 回覆:
謝謝回應。
很久沒回自己的格子,
沒注意到有客人,
怠慢了敬請見諒!
^_^

精衛填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再回顧歷史
2016/02/04 14:34

中國錯失兩次改良機會。滿清末年中國有許多殖民地,這些殖民地帶來西方先進的文化文明科技文明政治文明。滿清政府也感受到壓力,不改良死路一條,已經預報改良立憲。由於民眾缺乏現代文明意識,停留在農耕文明社會。能夠認識到問題所在的人正是那些政府改良派,滿清也派出大量留學生去日本等國學習先進文化。若滿清漸進式改良成功,國家會上軌道向文明逐步邁進,雖然緩慢但不需要把整個社會推倒重來一遍。由於暴力革命黨(以孫文為主)他們意識到國家改良成功,他們在政治舞台上沒有立足之地,革命黨人刺殺派遣去外國學習憲政的改良派大臣,高舉民族主義大旗呼籲漢人推翻滿清。辛亥革命的爆發有偶然因素,更有革命黨人不停暴力革命的必然因素。滿清經歷甲午海戰鴉片戰爭后國力不濟,加上掌握軍權的袁世凱不再願意效命于朝廷。滿清權貴選擇妥協和平交權,避免生靈塗炭。

在中華民國成立后,中國在政治框架上複製了美國的民主架構。但宋教仁的遇刺,孫文的二次革命中斷了中國民主憲政進程。從此打開潘多拉盒子,中國再次步入叢林法則之中。地方軍閥勢力感受到沒有軍事實力作為後盾很快被其他勢力消滅。若能走法律途徑和平解決宋教仁案中國也會亦步亦趨慢慢自我淨化為現代民主共和國。

孫文在國內國際逐漸被孤立,他預感到自己日薄西山,這時投靠蘇聯,依賴蘇聯勢力對國民黨進行重組。改組后的國民黨已經淪落為一黨專政的政黨,當然國民黨奪取后中國的民主憲政也跟著夭折。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6-02-06 14:10 回覆:

您說的極是。

我最近看到的歷史觀點也是如此。從張鳴教授等人的主張看得出來,當年中國如果不是走上革命,而是漸進改良,中國應該有很大的機會逐步走上英日道路。

奈何出現孫文等革命黨人,四處殺人,雖其或立基於愛國心切,但是路線則顯然將中國帶入萬丈深淵。宋教仁遇刺袁世凱雖然嫌疑重大,但是亦有意見不排除是國民黨革命一派自己奪不到主導權自導自演再嫁禍袁世凱。如果對照後來這些革命黨四處殺人放火甚至派人去美國殺害記者的囂張行徑,確實很難排除其可能性,一直到蔣經國時代的劉宜良案及林義雄滅門血案仍是如此,可見是其一脈相承的習慣。

真相如何已類似美國甘迺迪總統遇刺一樣成為疑案。

孫文一再地為了奪得中國政權而四處賣國,對中國是福是禍值得中國人民深思。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6-02-06 14:20 回覆:
補充一段我之前在他格的留言內容。


☞☞

從共和國的中華民國甫一成立開始,孫文的政治實力不足,事實上是被逼迫下台(國民黨的歷史版本寫國父大度主動謙讓是違背事實的愚弄台灣人民),為了架空被世界各國承認的中國政權總統袁世凱,孫文拿國家憲政制度當作奪權工具,一天之內就可以變更總統制為內閣制《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以作為牽制打壓被世界各國承認為合法政權的袁世凱總統。
http://tieba.baidu.com/p/101727248


宋教仁遭到殺害,孫文捨司法調查訴追元兇(袁世凱是元兇也是流行的說法,但是仍有一說是國民黨的自導自演,而真相已沉大海),於中華民國甫一成立就首發武裝政變,為中華民國『建立』捨司法制度而就武力叛變(槍桿子出政權)的慣例。



後孫文政變失敗逃亡日本,更加寫信給日本首相,以對日出賣中國國家利益為交換條件,尋求日本支持自己對中國政府武裝奪權,此信則被日本拿去要挾袁世凱不從則轉為支持孫文,以壓迫袁世凱簽訂對日二十一條、、,

http://www.hkfront.org/sunyatsenrealhanjian.htm

http://blog.udn.com/amlink/17530075

國共兩黨都是武力政變奪權的政權,
中國共產黨甚至做了比中國國民黨更多賣國的勾當,
兩黨都在獲得政權之後屠殺人民,高壓統治,
難怪要奉孫文為教父,
實乃一丘之貉是也!

把這種以行為賣國的人封為國父,
是在教導兩岸人民學習其賣國行為,
這個是什麼樣的史觀?

http://classic-blog.udn.com/mobile/tsaiusa/44341149


公司不同於國家

精衛填海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公司不同於國家
2016/02/01 23:47

公司有老闆,公司的由老闆投資,老闆可以規格決定公司的未來。員工僅僅打工者不是投資人要服從于公司的管理。而國家政客作為國家公民所僱傭的職員,國家公民才是國家的老闆,作為政客當然要聽命于國民聽命于老闆。陳志海的論述已經混淆一個概念,把政客當成國家的主人,以為國民公民要服從于政客的意志。其實他顛倒主次關係,政客作為打工者必須服從于國家的公民。

至於高校若民營由董事會說了算也不是任課的老師說了算。而學生作為客戶董事會的股東需要根據客戶的要求提供相應服務,若不能根據客戶的要求提供服務,學生和家長作為顧客可以不選這家學校作為服務自己的對象。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6-02-04 10:38 回覆:
您說的是。


現代國家,人民才是國家的權利的來源與主人。民主理應由人民做主,是天經地義。


以前上公司法的時候,我們教授說了一句話:把國家當作公司,就可以理解公司是怎麼回事了。那時覺得他講的不錯。


後來仔細想想,的確有個問題。


公司有一個很明確的評估標準,就是財務報表。公司的權利股份以投資額為計算基準,一切追求將本求利,CEO的業績表現優劣勝敗的標準當然很明確。


但是國家所追求的是股東的自由與幸福,評估的指標就比較困難得多。


例如美國,整個國家的負債極高,只是可以印鈔票以鄰為壑。如果只看財務報表,那麼美國顯然不及格。


可見國家的任務顯然不是以追求財務健全為主要目的。就這一點來看,就構成了國家與公司一個很大的差別。


而這個差別應該也是您所說的,究竟誰才是國家的老闆的問題。



前一陣子我一本兩岸三地的歷史大家訪談錄《沒有皇帝的中國:辛亥百年訪談錄》書裡面看到一句話,印象中好像是台灣旅美歷史學者余英時所說的。他提到:歷史上從來還沒有一個國家,走開明專制會成功的,還舉了日本、德國等這些國家為例子來印證其話。


中國的問題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顯然沒有權力正當性與合法性。光是憑藉著自己定的憲法,說整個國家都是自己的禁臠,什麼都自己說了算。即使中國共產黨獲得了世界各國的認可代表中國人民,但是中國共產黨有獲得了自己人民的同意了嗎?難道可以憑著世界各國的承認就取代自己國民的承認與同意嗎?


中國共產黨真的像他們的宣傳,說自己表現得很好,那麼顯然就會獲得中國人民的擁戴!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辦個選舉讓所有中國人都心服口服呢?台灣人很多人不服蔡英文,但是她獲得了多數人民的認可,即使不認同她的人也必須接受這樣的結果。中國共產黨也可以如法炮製啊。


可見中國共產黨對於自己的統治基礎的穩固是很心虛的。什麼萬民擁戴根本是胡說八道吧?!台灣很多人擁戴中國共產黨不遺餘力,怪哉。


台灣有一句話,千里馬還是跛腳馬,帶出來溜溜看就知道。


台灣以前都教育台灣人民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十次革命推翻了滿清,後來進一步了解歷史才知道跟孫文無關。可是重點不是跟孫文有沒有關,更是當時清朝的突然崩解不是真的因為民變,而是兵變。是兵變了引發中國各省獨立,讓孤女幼子太后皇帝被袁世凱要挾退位。這個革命幾乎沒有流多少血,也跟人民的民心思變更加無關,所謂的人民不要皇帝,希望共和,根本就是教科書的解釋,對照當時的歷史實況,這樣的解釋顯然非常不符事實。


不唯當時,即使一直到現在,許多的中國人民可能還是希望自己有個主子在上面,那個主子叫總統還是皇帝還是主席都不重要。


真的很令人氣餒。



不過話說回來,台灣也確實是有自己的問題。雖然我對台灣的民主制度會漸漸上軌道還是有信心,不過看到這幾年來這些統治者直接將國家的利益大喇喇地往自己的口袋搬,台灣從李登輝主導開放總統民選之後,國家的債務步步高升,加速惡化,確實會有寅吃卯糧,政客競相亂開支票的弊病,這點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我也看到很多政客假文化施政之名目,努力地將國家利益搬入財團及親信的口袋,可是政府高級官員自己吃香喝辣,卻為了人事成本而在很多勞力單位遇缺不補,有的基層公務員工作非常辛苦,形成非常大的不公平。


國民黨以全世界最優渥的軍公教福利及退休制度,牢牢綁死這些人形同禁臠及投票部隊,稍有不如意就哭天搶地,大吵大鬧,吃相極為難看。

SJW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7/22 11:28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7-23 16:47 回覆:

(^^)

看到您貼的圖片,想到這首有名的章句,我拿網路現成的翻譯稍加修飾。


    《The Road Not Taken》by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hough as for that the passing there
Had worn them really about the same, 


And both that morning equally lay 
In leaves no step had trodden black. 
Oh, I kept the first for another day! 
Yet knowing how way leads on to way, 
I doubted if I should ever come back.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錯身而過之路》by 弗羅斯特


    黃葉林中分出岔路,

    無奈一人難以兼顧,

    順著一條婉蜒小路,

    久久佇立極目遠顧,

    只見小徑拐進灌木。

 

    若是選擇另外一道,

    同樣清楚似乎更好,

    引人踩踏鋪滿茂草,

    踏在其間難分彼此,

    儘管真有兩條殊道。

 

    清晨中躺著兩條路,

    一樣葉被無人踏髒,

    願將他路來日再補,

    但知條條相連遠途,

    懷疑日後還能回頭~

 

    很久以後在某一處,

    我將歎息對人傾訴,

    兩路岔開在樹林裏,

    我走那條足跡尚稀,

    一切差別就由此起。

http://www.tingroom.com/print_74275.html


『一人一票』式的民主制度,在古雅典曇花一現之後便失蹤了兩千多年之久,再沒有人用這個制度了。『一人一票』的概念,是在法國大革命以後『重生』的。但是,還要再用上百多年,才可以達到『普選』。 

民主制度的本質,是不是『從眾不從賢』? 

歐美的『普選』政制,其實只是實行了幾十年。 

但你看,它不是問題眾多嗎?其中一個問題,是否政客『買票』和政府『先使未來錢』? 

一般的政制,是應該有『民主』,而不只是『民本』的。 

但是,古往今來,都是普通人多於精英、員工多於老闆、學生多於老師、窮人多於富人。 

試問,哪一所世界級大學或公司是實行『一人一票』制的?現今的西方強國(包括法國、英國和美國)是否都是在『從眾不從賢』的制度之下『』先富起來的? 

這些大國崛起之後,因為中產階級壯大,便走向民主之路,利用『大多數』的選民,向『專政』說不。 

『一人一票』的政制終究會衍生『福利社會』,而當中的問題是,錢最終是從何而的呢?大國往往會依靠強大的力量,從國外取得利益,把強國的快樂建築在弱國的痛苦之上。 

但是,這種做法又可以維持多久? 

在有民主的大前提下,是不是應該同時存在委任制的『上議院』或者優化了的『功能組別』?是不是任何形式的『均衡參與』都不可取?我們要民主,但不要迷信民主,尤其是沒有『均衡參與』的民主。 

在這個重大問題上請君三思,切勿先有結論,後找理據。 


以上段落為該書最後一段話,節錄自:

陳志海 《古今中外 從中華文明看世界 

2014/8/28 page421

 



說到民主,陳志海的《古今中外 從中華文明看天下》的這段話,看起來在提醒民主未必是最好的選擇,內容講的看來符合事實,也很有道理。

 

而茅于軾先生的這個座談會的談話,也符合法治精神及經濟基本原理,不過乍聽之下與陳志海先生的話似有部分意旨有所衝突。

 

這個問題曾經困惑了我一陣子~~

 

後來仔細想想,他們兩人的主張好像也為必不同調。

 

 

陳志海先生批判美英法等強國,藉著掠奪弱國的資源,把快樂建築在弱國人民的痛苦之上而自我發展。這些都很有道理,也符合事實。

 

而茅于軾先生則提醒人民應該分辨清楚,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及『政治家(政客)』的利益未必相符。人民要仔細辨別分這裡面哪裡有不一致甚至是對立之處?而當人民利益與政客利益彼此如果有所矛盾對立無法兼顧之時,究竟應該選擇以政客利益優先,還是人民利益優先?

 

常聽說中國的公民大部分都希望離開中國。如果以茅于軾先生的這個標準,美國儘管侵害他國公民的利益,但是對於自己本國國民憲法上的權利還是不敢任意加以侵害的。

 

但願中國也能像美國人對待自己的方式一樣,對自己的公民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