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越不中用的男人,基於補償心理,越箝制女人,難怪幾無宦官不變態。
2015/05/05 21:02:54瀏覽1777|回應8|推薦19
 
 
天下無異議,則安寧之術也?
  
  
這個講師是台大歷史系的教授,
他的歷史課可以說是現階段在全世界最紅的歷史課。

建議各位把上面這一段視頻看一看,為什麼他會變成這麼紅。

當一個絕頂英明的人,
聰穎到可以在極短時間內統一六國、
對比其短時間灰飛煙滅,
 
但是他所訂定的各種制度及措施
都足以影響後世之中國、甚至於整個漢字文化圈,
穿透兩千多年,
貫徹至今日世界的極世之君,
 
足徵秦始皇之聰明才智,
應該遠在我們之上!
 
但是,
即使是這麼絕頂聰明蓋世之人,
一旦心態開始自閉,
開始無法容忍『』見
那麼離滅亡就近在咫尺了。
後世之人,
即使自認聰明才智,
更甚於嬴政者,
焉能無戒乎?

前一陣子看到下面的這樣一段話,
讓我深受啟發:
  
『古代中國,一直是個男權社會。
 
男權的維繫,不僅憑男人的力量和能力
還要靠制度和意識女性的壓制
 
到北宋(按:面對遼與金的無力)之後,
還要加上肉體上的箝制--拿女人弄殘成小腳。
 
男人越是不中用,這箝制就越厲害。
(見 注1)
  
 
原來如此,
這段話一針見血地讓我豁然開朗,
為什麼多數宦官會個性這麼陰沉?!
 
現代人,在文明的外貌下,
卻無法抑制對言論與思想箝制的原始慾望
 
其實依佛洛伊德的人格動力論
內心潛意識的出發點,
就跟對女人的箝制是一模一樣
又何嘗不是來自於心底深處的那種無能與變態補償心理機制
  
注1、
見《張鳴說歷史 重說中國古代史》
page 161
2015年1月 第一版  群言出版社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UUDNYU&aid=22820035

 回應文章

蜘蛛蝴蝶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8 15:57

說多都是淚啊~鼬鼠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8 16:24 回覆:
謹遵教誨,謝謝~~

蜘蛛蝴蝶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8 13:18

你的毛病就是連自己的格子都洗版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8 16:00 回覆:

呵呵~ 


洗版有兩種: 
一種是言之無物,一種是正心誠意。 


你看我一天到晚表面上開口閉口地批評傳統, 出言不遜,

不比蘇格拉底還不遭怨恨妒忌, 

蘇格拉底有兩條罪名被處死。 
一條是不信神,一條是妖言惑青年。 

看得出來這裡面沒有左腦的罪名,不是說他哪裡說的不符經驗事實,或者哪裡說的不符邏輯論理, 

而是右腦的罪名,用自己的fu(愛與恨)受到傷害來處死他。 

你看得出來, 
跟殺死我(的意見)的罪名很神似嗎!? 
你看這罪名有多麼相像? 


而這些人正好就是外儒內法的人, 
就是所謂的掛頭賣肉。 

這些人批評說歷史都只是過去, 
究竟還有什麼好提的? 

可是這些人不知道,歷史正是一窺人性窗口, 
是古代帝王學最重要的主科, 
(注意喔,可不是數學英文物理化學生物) 


可是你看得出來, 
你會知道我骨子裡是很受傳統教育所洗腦之人, 
因為受到傳統的毒害太深, 
看書幹嘛? 
只好努力打破自己從小受到的洗腦迷思所局限。 

(^.^) 


======= 


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原文】 


子曰:“篤信好學,守死善道①。危邦不人,亂邦不居。天下 人道則見②,無道則隱。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邦無道,富且 貴焉,恥也。 

【註釋】 


①善道:正確的學說,引申為真理。②見:同「現」。 

【譯文】 
孔子說:「堅定信念,勤奮學習,堅持真理至死不渝。不進入 危險的國家,不居住動亂的國家。天下政治清明就出來實現抱負, 天下政治黑暗就隱退。國家政治清明而自己卻貧賤,這是恥辱;國 家政治黑暗而自己卻富貴,也是恥辱。」 


【讀解】

   
「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實際上還是「用之則行,舍之則藏。」(《述而》)只不過聯繫 到學與守,貧賤與富貴作了更深入的闡發,使之具有更為堅實的 基礎和更為廣闊的境界罷了。 


說來也是,朗朗乾坤,太平盛世,人人奔小康,求大同,你怎麼會貧且賤呢?敢情是好吃懶做,游手好閒罷了。 


相反,政治黑暗,世道昏亂,打砸搶抄抓害得人人自危,個個不安.你卻大富大貴,不是一個吃黑錢、發橫財的暴發戶才怪。 


在正人君子看來,以上兩種情況都是恥辱


蜘蛛蝴蝶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8 06:15

那你應該支持 筱 蒨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8 18:49 回覆:
整個udn裡,誰對我潑糞抹黑的最嚴重,你心知肚明,
我對之以德報怨,你也看在眼裡。
還需要我多說嗎?

蜘蛛蝴蝶刀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7 23:46
胡子大哥 我們談天說地的地方愈來愈少啦~大家都討厭我們

蛛織綑龜網 蝶舞天地框 噗嘻無奈天 蛛蝶問冷涼 ccc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8 03:58 回覆:
呵!
對於既不懂得欣賞世界上有不同事物及意見,
又不能容忍不同事物及意見可以存在的地方,
有什麼好感到失落的?

討厭李敖的人也極多啊~

要分析討厭的原因是什麼啊~
是右腦頂不住、還是左腦hold不住的關係?

是左腦再分違反了經驗事實還是違反了邏輯,
是右腦是傷害了fu,也就是所謂的意識形態,

意識形態是人類的阿基里斯鍵,

馬克斯說歷史是唯物的,
雖然他說自己不是馬克斯主義者,
(意思是世俗的馬克斯主義不是他本人真正的主張,
而是借用他的商標掛牌上市),
其實馬克斯的學說對人類世界影響力之巨大,
正好反駁了他自己唯物論的主張,
證明了唯心的意識形態的力量有多麼可怕,
政治意識形態本來就是宗教意識的替代品,
這是沒法度的事情!

喜歡芋頭的,
你說番薯也有存在的道理與需要,
聽不進去就是聽不進去,
沒辦法。

意識形態本來就是很可怕的東西,
你之前一直嘀咕我的簽名檔很長,
我說如果不喜歡一個人是因為他的意識形態,
那麼自己就成了意識形態的俘虜了,

這個世界能夠免除意識形態宰制的人,
不能說沒有,
可是真的極少見,
鳳毛麟角。

這個文章裡面那個視頻的講授者說:
全天下最愛你的人,莫過於你的父母了!
如果對自己的父母都會不孝,
那麼對這樣的人而言,別人又算是什麼東西?

這篇文章你應該很清楚我到底是寫給誰看的,
很多人空口話說得漂亮,可是一被檢驗就破功了。

如果別人的發言,只因為意識形態就可以恣意的殺掉,甚至還蠻橫地加以干涉誰准或不准跟誰說話,
那麼一旦權力在手的話,
想像不出會有什麼事是幹不出來的?

良禽擇木而棲,
你都知道要用翅膀投票了,
我怎麼不知道我的腳還沒斷?

很多人私底下對你施壓,
我當然心裡有數,
你如果頂得住千夫所指的霸凌,
那麼要隨時來小店喝個兩杯談天說地我也隨時歡迎~~

跟你講一個小故事,
王充的論衡,
聽說後來落到某人(我忘了,懶得查)手裡,
那人一翻如獲至寶,
趕緊回去海K,
果然猛然脫胎換骨,

別人見他憑空長出翅膀,
覺得事有奚蹺,
懷疑他身懷九陰真經,
追問之下果然密藏王充的論衡一書,

我不敢說我看過多少書,
這個演講者確實有一套,
內容很多一針見血之處,
光看他對黔首的解釋一段就知道,
建議你有空可以看看,
將別人為你整理的歷史智慧『聚』為己用~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活在前人的鮮血之下才能有今天的生活。
2015/05/06 21:36
這位矢内原忠雄,身為東京帝大總長,顯然就是中國的敵方,
可是卻難得的能夠被中國所願意給予肯定,
真是異數!

然而,我看到這個人簡介時,
腦海裡浮現的卻是萬一他生在中國?
即使是生在今日之中國,
會不會很容易地因為他的鴿派立場,而被視為漢奸與賣國賊、、
當年胡適這樣在五四實際對中國做出貢獻,也得到蔣介石的信任,
而出任駐美大使,實際在拉著美方站在中國這一邊共同對抗日本,
都難逃被中國人罵為大漢奸了,

那麼,這個什麼矢內原中雄什麼的,
就算中國的民間讓他能夠活下去,
中國共產黨官方可能也很難讓這種『叛國賊』得以全身而退。
看看中國的律師許志永的下場就知道。

我覺得中國最大的問題,
就是對於異見的容忍,
就像當年的日本不能容忍矢內原中雄一樣,
不能容忍異見者的存在,
對國家而言,真的是非常危險的事,
從這個矢內原忠雄的身上,
就可以得到驗證。

我愛這個國家、所以我要使他自由。
這是李敖的話,
百年前林覺民等人的遺志,
失敗了,
他們絕不是為了他們自己個人,
他們是當時的社會放出洋的菁英,家境也好、也有自己的家庭、老婆、小孩、年邁父親、
難道有人懷疑他們愛這個國家的誠意嗎?

我前幾天看了那個呂志浩的歷史課,
他說,我們每個人受到前人的恩惠,
今天才可以在這裡享受眼前的生活,
難道沒有一點點的感恩嗎?

我看了真的很慚愧,
我努力的不夠~
①美國杜魯門總統丟兩顆原子彈給日本,送蔣介石給臺灣!
②228事件國民黨警備司令柯遠芬説:『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1個真的就可以!』
③中正廟牌樓正名先總統石崗一郎紀念歌收尾:『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④如果你是公務員,那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死政府囉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6 21:41 回覆:
矢内原忠雄

更多图片(1张)
生性耿直、一身正气的矢内忠雄原具有日本学者罕见的硬骨头。他从基督教的思想立场出发,反对日本侵占中国台湾,反对日本发动“9·18事变”全面侵华,竟然大胆地在报纸上放言“为了实现日本的理想,请首先把这个国家埋葬掉!”因而被迫辞去教授职务;战后的1951年,当了东京大学总长的矢内原忠雄,又因在校园内发现了警方当局的特务活动,为大学自治和学问自由,他强硬地和警方当局对着干。其硬骨头精神委实可圈可点。

中文名:矢内原忠雄
国籍:日本
出生地:爱媛县
出生日期:1893
逝世日期:1961
职业:日本经济学者、东京大学总长


矢内原忠雄(1893-1961),日本经济学者、东京大学总长。
出生在日本爱媛县 越智郡富田村的一个医生家庭里。1905年(明治38年)就读神户中学,在考入东京大学预备校“一高”后,选择「一部甲类(英法科)」学科。受校长、基督教领袖内村鉴三的影响,他成为了一名虔诚的无教会主义的基督徒。
考入东京大学后,又受到吉野作造的民本主意、新渡户稻造(做过国际联盟的事物次长)的人道主义影响,形成了自己的基本思想。1917年,东京大学政治科毕业。

1917年,矢内原忠雄从东京大学政治科毕业后,因新渡户当了国际联盟的事务次长,矢内原忠雄作为后任回到母校经济学部当助教授;其后到英、德留学研究殖民政策,1923年归国升为教授。10月起担任东大「殖民政策」讲座。学术成就表现在「殖民及殖民政策的理论研究」及「各个殖民地的实证研究」两方面。

他搞的殖民政策研究,并非站在统治阶级立场,而是对殖民这一社会现象进行细致、科学、实证的分析,这是他帝国主义论中的一环。理论研 究以《殖民及殖民政策》与《人口问题》(1928年)为代表;实证研究以《帝国主义下的台湾》(1929年)、《满州问题》(1934年)、《南洋群岛的研究》(1935年)、《帝国主义下的印度》(1937年)为代表。1927年(昭和2年),在台湾进行现地调查研究后,将讲义发表於《国家学会杂志》与《经济学论集》,由岩波书店刊行《帝国主义下的台湾》。

此书从经济学者的视角,指出日本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发展的关系,同时也批判了日本政府在殖民地台湾的许多不平等政策,指出这些经济、教育、政治的不平等都是为巩固日本人自身的利益。
此书后被台湾总督府以违反「台湾出版规则」禁止发行。 在当时,日本军部的话语权覆盖着日本社会的舆论。
稍微具备理性的学者都会备受打压。不同的声音逐渐的越来越少,直到噤若寒蝉。而矢内原忠雄却依然向日本社会不加掩饰的表达自己的声音。


1937年,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矢内原忠雄不顾个人安危,反对日本出兵攻打中国,公开呼吁执政者悔改。
他“以骨头做笔,以血汗做墨水”,在《中央公论》上发表评论“国家的理想”,指出国家作为目的的理想是正义,也就是保护弱者权益不受强者侵犯。
国家违背了正义的时候,国民就应该批判。

该论文虽然是抽象论述,并非将矛头直指当局,但也立刻成了众矢之的,遭到群起而攻之的口诛笔伐。
同时,他个人发行的杂志《通信》上登载了他的演说词,其中有非常精彩的一段:
今天,在虚伪的世道里,我们如此热爱的日本国的理想被埋葬。我欲怒不能,欲哭不行。如果诸位明白了我的讲话内容,为了实现日本的理想,请首先把这个国家埋葬掉!
该段中的“埋葬掉”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被当成了“不稳言论”,为此,他被当局逼迫辞去东京大学教授的职位。

但辞职后他仍然没有停止斗争,将杂志改名《嘉信》,在自己家里开办“星期六学校”,从基督教理念出发继续宣扬和平。矢内原忠雄所办的刊物《嘉信》曾几次被勒令停刊,但他确信真理大于国法,再变一个刊名《嘉信会报》继续斗争。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这一年11月,矢内原忠雄回到东京大学经济学部,将在自己家搞的“星期六学校”搬到社会上,公开讲演宣扬和平。
其后担任社科研究所所长;1951年,作为南原繁的后任,被选为东京大学总长,连任两期直到1957年。其间1952年,东京大学发生了“波波罗事件”,便衣警察手记上的校内特务活动被发现,作为总长的矢内原忠雄坚守了大学自治和学问自由的立场,东京大学和警方关系形同水火。

退官(教授离开国立大学)后的1958年,矢内原忠雄被授予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称号;1961年他因患胃癌去世,享年68岁。矢内原忠雄作为一位知名学者,一生著作颇丰。除《殖民及殖民政策》《帝国主义下的台湾》《我走过的道路》外,还有《矢内原忠雄全集》(全29卷)等。



评论

在日本举国上下一片军国扩张的声浪中,像矢内原忠雄这样主张和平、非战,将反对军国主义坚持到日本投降的人微乎其微。
故而,历史学家家永三郎将矢内原忠雄称赞为“日本的良心”。

诚然,矢内原忠雄也不是没有错误,比如他从基督教义出发反对东京大学校内的马克思主义思潮;在“波波罗事件”中,他坚决地和当局斗争,但却不许学生搞罢课,竟然将组织罢课的学生领袖坚决开除等等;而且,他的斗争在黑暗时代里并没能阻止侵略战争的发生。

但是,他敢于从正面反对日本搞侵略,正表明他是有理性、有良心的日本人。
他是黑暗时代里的一丝光亮。不能不指出的是,当军国侵略扩张的大潮涌来的时候,绝大多数日本人,其中包括那些知识精英,都不可避免地被裹挟进去。

他们中冷眼旁观者算好的,有的或者违心地跟着喊几句口号,或者当随军记者写一些为侵略张目的文字,更有甚者,组织《文学报国会》公开为侵略战争吹捧。唯其如此,矢内原忠雄的精神才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参考资料:《硬骨头学者——矢内原忠雄》

作者:王述坤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7 02:27 回覆:
各位看看矢內原忠雄所說的話:

☞☞【「國家的理想是正義與和平,而非用戰爭的方法來欺壓弱者。不論是國內或國際上,強者欺壓弱者的手段就是暴力,而最嚴重的就是戰爭。偉大的國家必須堅持理想,無法堅持理想的國家,即使看起來非常強大,實際上是跟亡國沒有兩樣。」】

以及這段:
☞☞
【戰後,矢內原先生又表示:日本的戰敗是真理的勝利,由此證明世界中迎合權力或潮流的學說必定是錯誤的,這是此次戰爭給人類社會最大的教訓。】

看到這兩段話,
我很好奇他當年怎麼沒有被日本拖去槍斃?
也很好奇如果他當年是中國人,會不會被中國人拖去槍斃?

說真的,
以我對中國歷史的了解,
我認為可能性真的極大。

站在國家醫生的立場,
為國家指出國家社會及民族性病根之所在,
病人聽到了,
或許會說這個醫生想要詛咒他死,
不然幹嘛不對這個病人說些甜言蜜語,
萬壽無疆之類的話,
可見這個醫生絕對不是這個病人的好醫生!

站在民族的立場,
指出這個民族的糟粕,
http://wechat.fingerdaily.com/thread-4655-1-1.html
是不是就代表是反這個民族的,
所以才要指出糟粕之處?否則幹嘛提呢?


如果是這樣的想法,
都認為別人都是想要害自己,
那麼就跟我們批評日本右翼,不想在教科書好好提日本過去的侵略史,是同一種思維了。

這樣不是就會讓自己所愛的國家重蹈覆轍嗎?
這樣不就是我們所不願意看到的事嗎?
我們不願意看到日本重蹈覆轍,
為什麼卻願意中國重蹈覆轍呢?
這樣的話要說愛這個國家我是絕對不信的。



不准指出民族的糟粕,
那麼可見清末變革、五四運動、、等,
這些人全都是叛國者,
只有為傳統辯護,才是維持民族生存在世界上圖生存之道。

答案顯然不是,
但是這些人不可避免要被愛國主義掛上漢奸之名,
袁崇煥保衛漢族,結果被漢人皇帝賜凌遲,
民眾搶其肉片以生食之;

李鴻章、左宗棠都是晚清重臣、名臣。前者平定了太平天國和捻軍的叛亂,並參與洋務運動,創辦了中國第一條鐵路、第一座鋼鐵廠、第一所近代化軍校、第一支近代化海軍艦隊、、等

即使他們對變法革新有貢獻,
但是學校歷史書絕對不會告訴我們,
李鴻章的墳後來被人民所刨,穿著黃馬褂的遺體原本是保存完好的,結果被群眾掛在拖拉機後面遊街,直至屍骨無存,
而左宗棠就幸運得多,
只有被刨墳曝屍任其腐爛、
屍骨還在。

看來在中國要為國家做點實事,
都得要做好屍骨無存的心理準備才行。

那個矢內原忠雄竟然或者撐到戰後,
竟然還成為東京大學校長,
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未免就幸運的令李鴻章、、等人眼紅了!


=======

矢內原忠雄及其《帝國主義下的台灣》
2014-10-02 10:40


1893年1月27日,矢內原忠雄出生於日本四國地區,父親習醫,家境富裕。1913年就讀東京帝大法科,受新渡戶影響攻讀經濟學並鑽研政治學。

在海外留學過程中,考察西方帝國主義殖民統治問題,以社會科學立場,而不是擴大日本帝國版圖或勢力的角度來分析,同時也以基督教身分關懷殖民地社會壓迫與剝削,提倡讓被殖民者獲得更公平與合理的對待。

1927年,矢內原前往臺灣進行私人實地調查。參觀工廠、農場、學校、原住民社區,並透過蔡培火會見臺灣人意見領袖。回到日本在《帝國大學報》發表〈在臺灣的政治自由〉文章,批評在臺灣缺政治自由缺乏言論機關。1961年胃癌逝去,享年68歳。
日本歷史學家家永三郎讚譽為「日本人的良心」。

矢內原忠雄及其《帝國主義下的台灣》
矢內原忠雄先生,東京帝國大學經濟學部的教授、東京大學的校長、一位基督徒,在日本軍國主義喧嘩的時代,仍堅持和平主義。(網路資料)

讀台灣史,不可不知台灣的殖民史。此等學術研究現在頗為不少,但若可讀讀當代人物在時代現場目擊的觀點,當更為可貴。台灣人囿於被殖民者在經濟、學術上的弱勢,在提出論述的能力上,當然不如占盡優勢的殖民者(但不是沒有例外)。因此,在這個課題上,便不得不讀日本人的著作。

在人類學的領域,諸如鹿野忠雄、伊能嘉矩等等,由於楊南郡先生長年努力翻譯及推介,較為大眾所知。而矢內原忠雄教授所著《帝國主義下的台灣》,則是在政治經濟學領域中,不可不讀的一本書。

矢內原忠雄先生,何許人也?二戰前,曾任東京帝國大學經濟學部的教授;二戰後,則曾出任東京大學的校長。他是一位基督徒,在日本軍國主義喧嘩的時代,仍堅持和平主義。

在七七事變發生後,矢內原先生寫了一篇〈國家的理想〉,略謂:

☞☞【「國家的理想是正義與和平,而非用戰爭的方法來欺壓弱者。不論是國內或國際上,強者欺壓弱者的手段就是暴力,而最嚴重的就是戰爭。偉大的國家必須堅持理想,無法堅持理想的國家,即使看起來非常強大,實際上是跟亡國沒有兩樣。」】

說出這種言論後,即使矢內原忠雄貴為東京帝大的教授,也不得不被迫辭職。

☞☞

【戰後,矢內原先生又表示:日本的戰敗是真理的勝利,由此證明世界中迎合權力或潮流的學說必定是錯誤的,這是此次戰爭給人類社會最大的教訓。】

SJW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5/06 12:20
有道理,對於言論與思想的箝制慾望,應是來自於心底深處的那種無能與變態的補償心理機制,也就是對自己的沒有自信心、自卑或自閉。而許多時候自大的言論又是自卑的掩飾,這也不難看出有些部落客習慣於自我澎脹的原因了。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6 13:17 回覆:
您說的一點都沒錯,
所以這就是我不敢輕易發文的原因,
因為擔心引發反彈,而我們的社會,對於異見的存在,是如此的無法容忍,
其實這本書的作者張鳴,之所以成為前系主任,就是說了不讓上位者喜歡的話,就被拔掉系主任了。

對於這一點,不能否認中國確實在進步中,以前會勞改,現在只拔系主任,書還是給他照出版。

李敖寫了一本書,叫《陽痿美國》,結果這本書中國共產黨硬是不給他在大陸出版,理由是這樣美國會不開心,就因為『怕美國生氣』這樣,李敖在他的節目公開承認,中國共產黨就跟全台灣最挺中國的中國共產黨的李敖翻臉了,我本來疑惑不解,這怎麼會是統戰的最佳選擇?
後來我想想,共產黨的選擇其實無可厚非,我以為中國積極統戰的對象是台灣,結果他們的對象事實上是美國。
所以說這個世界是力的世界,的確如是,不管對台灣來說,還是對其他國家來說皆是不變的真理。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6 18:39 回覆:
前幾天看到李敖在節目上說:

『儘管大家都說:
{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我的祖國。},

但是我認為,這句話應該要這樣比較好:

{因為我愛我的祖國,所以我要使她自由!!}』

李敖是全台灣最著名的民族主義者,在大陸也非常有名,微博有上千萬人關注,可見在民間是個名人。
大概沒有人能夠否認他基於民族情感,
對中國具有非常深厚的感情,

他或許沒自信、或許自卑、或許自閉,不過可取的是他面對批評還能在他的書裡全文刊登出批評者的話,然後才講述自己的觀點,而不是選擇讓批評的聲音消音的方式。

但是即使是愛國不落人後如李敖者,
在面對台灣與大陸掌握權力與金錢的官方,他依舊是兩邊不討好,左右都不是人,鼻青臉腫~
樓下那個反對日本走向法西斯而被革職的日本教授,也是因為不夠愛國,結果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國家,一步步走向毀滅,至少他盡力了。

祝福李敖~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7 23:29 回覆:
對於這一點,不能否認中國確實在進步中,以前會勞改,現在只拔系主任,書還是給他照出版。


→→
為了避免使大家誤解真相,
我還是補充澄清一下。

那個書雖然是給他出了,
可是代價是書裡面的章節要刪除掉一部分。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連戰前走向法西斯的日本,都在朝日新聞以比社論跟高規格來反箝制,中國與台灣,卻越來越向法西斯靠攏!?
2015/05/06 11:11
2015.5.3『天声人語』・受到威胁的学術自由


2015-05-03 狮山樵夫 译言网

能够正确地应对时代的变化是很难的。比如说,当自由正在从社会中消失的时候,如今的时代讲自由什么的并不是凡事都有效、诸如这种蛮横无理的主张在世上大行其道。于是乎,人们也会认为别无他法地去接受了这样的变化。

这是将基面贵巳在去年出版的《言论压制》中呈现的战前日本的模样。

☞☞【1937年,东京帝国大学的矢内忠雄教授因撰写论文批判了迈向军国化的政府而被迫辞职。以这一“事件”为素材,作者向我们展示了附和于压力的可怕性。】

如今,我们正面临着当时那般的危险变化的时刻。出于这么一种危机感,”对学術自由的思考会“日前成立了。针对文科大臣对国立大学入学仪式等场合升国旗、唱国歌作出的”要求“,一群大学教授站出来了。
并不是强制,仅作为一种仪式,也不是介入研究和教育的内容。对于这样的解释,该会的代表、教育学者广田照幸等进行了反驳。他们认为,要求,必定会成为一种【压力】。

☞☞【即便是仪式,其本身也是一种教育的机会。因此,如果对这一事件予以承认,那么很可能成为政府对研究内容进行指手画脚的突破口。】

正如该会所强调的那样,【对真理的探究,就是对现有权威的挑战。】这种是和顺应大势、附和雷同相对立的营生。

如果随意地向大学施加”保持一致“的压力,岂不就是☞☞【将孕育创造性成果的嫩芽摘除去了吗?】


学術的自由受到宪法的保护。借鉴历史我们知道,一旦失去的自由,再要拾回就不是容易的了。今天,我们要再次把这个铭记在心里。
①美國杜魯門總統丟兩顆原子彈給日本,送蔣介石給臺灣!
②228事件國民黨警備司令柯遠芬説:『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1個真的就可以!』
③中正廟牌樓正名先總統石崗一郎紀念歌收尾:『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④如果你是公務員,那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死政府囉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6 11:26 回覆:
天声人語2015年05月03日(日)

時代の変化に的確に対応することは難しい。たとえば社会から自由が失われようとしている時、自由など今どき通用しないのだという頭ごなしの主張が世の中で幅を利かせる。すると人々はその変化を仕方ないこととして納得してしまう

准确地应对时代变化本是件困难的事。比如社会行将失去自由的时候,所谓当今时代不适用自由等等单方面固执己见的诉求将在社会上大行其道。于是,人们便将此变化看作是无力应对之事而予以接受。

It is difficult making effective responses to the changes of the times. For instance, when a society is in danger of losing its freedom, the argument that freedom no longer works, made in a high-handed manner, often prevails.Many people then accept the change as a trend that cannot be stopped.




▼これは将基面貴巳(しょうぎめんたかし)さんが昨年出した『言論抑圧』が描く戦前日本の姿だ。東京帝大教授だった矢内原(やないはら)忠雄は1937年、軍国化を進める政府に批判的な論文を書き、辞職に追い込まれた。この「事件」を素材に、著者は同調圧力の怖さを示す

▼这就是将基面贵巳先生去年出版的《压制言论》一书中所描述的战前日本的形象。1937年,东京帝大教授矢内原忠雄先生因为撰写了批评政府推行军国化的论文而被迫辞职。以该“事件”为素材,作者揭示了类似形式压力的恐怖。

This kind of situation existed in prewar Japan as described in a book titled “Genron Yokuatsu” (Suppression of free speech), published last year by Takashi Shogimen.
In 1937, Tokyo Imperial University professor Tadao Yanaihara was forced to resign after writing a thesis critical of a government promoting militarism. The author uses this episode to stress the threat posed by conformity pressure.



▼当時のような危うい変化の時を、今まさに迎えている。そんな危機感から、「学問の自由を考える会」が先日発足した。国立大学の入学式などで国旗を掲揚し、国歌を斉唱するよう文科相が「要請」するという話が出て、大学教授らが立ち上がった

▼如今正迎来了当年那样的危机四伏的变化之时。在此深感危机的情况下,“学问自由思考会”于日前成立。由于出现了文部科学相“要求”在国立大学入学仪式等场合须升国旗唱国歌一事,大学教授们站了出来伸张正义。


There are growing concerns that Japan is now facing a dangerous social change like the one that took place in those days.
Serious concerns about the current situation have led to the recent formation of the group Gakumon no Jiyu wo Kangaeru Kai (Association to think about academic freedom). It was set up by a group of academics in response to the education minister’s move to “request” that national universities raise the national flag and sing the national anthem at entrance ceremonies and other occasions.


▼強制ではない。儀式でのことであり、研究や教育内容への介入ではない――。こうした声に、会の代表で教育学者の広田照幸さんらは反論する。要請は必ず圧力になる。式自体も教育の機会であり、今回これを認めれば、政府が研究の中身にまで口を出す突破口になりかねない、と

▼有舆论认为,此举并非强制;这只不过是一个仪式,并不构成对研究及教育内容的介入。会代表教育学家广田照幸先生对此呼声进行了反驳。他认为该要求注定将构成压力;仪式本身也是用于教育的机会,这一次如予以承认,就有可能成为政府甚至对研究内容说三道四的突破口。

The government tried to downplay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move by claiming it is not an attempt to enforce these measures, adding that it only concerns ceremonies and is not an attempt to intervene in research or education.
But Teruyuki Hirota, an educator representing Gakumon no Jiyu wo Kangaeru Kai, dismisses this argument. Such a request inevitably creates pressure. Ceremonies are also opportunities for education, and if the request is accepted this time, the move could open the door to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in academic research, Hirota warns.




▼会が強調するように、真理の探究とは既成の権威への挑戦にほかならない。大勢順応や付和雷同とは対極にある営みだ。大学に無神経な同調圧力を加えるなら、創造的な成果を生む芽を摘んでしまわないか

▼正如该会所强调的那样,所谓对真理的探究正是向现有权威发起的挑战。形成了一个与顺应大势及附和雷同极端对立的阵营。倘若对大学麻木地施加类似形式的压力,会否造成掐断生长出创造性成果的萌芽呢?不免令人担忧。

As the group emphasizes, seeking the truth challenges the established authority. It is an effort that is at the opposite end of the spectrum from conformism and blind following.
Putting insensitive conformity pressure on universities could nip creativity in the bud.


▼憲法は学問の自由を保障する。歴史に見る通り、一度失った自由は容易に取り戻せない。きょう、改めて心に刻みたい。

▼宪法保障学问自由。正如从历史中所看到的那样,要夺回曾经失去过一次的自由,谈何容易。今天,希望能将此铭刻于心。

The Constitution guarantees academic freedom. As history shows, freedom once lost cannot be regained easily.
We should again engrave this lesson in our hearts as we commemorate the anniversary of the May 3, 1947, enforcement of the Constitution.

-- The Asahi Shimbun, May 3

dingdingdang 2015-05-04 15:01




* * *

Vox Populi, Vox Dei is a popular daily column that takes up a wide range of topics, including culture, arts and social trends and developments. Written by veteran Asahi Shimbun writers, the column provides useful perspectives on and insights into contemporary Japan and its culture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華典故: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作者: 茹之
2015/05/06 01:35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出自《國語•周語上》。

西周時期,周厲王殘暴無道,還不許百姓講話。他為了控制社會上的言論,從衛國請來巫師,藉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后就來報告,立即殺掉。這樣一來,人們都敢怒而不敢言,路上見面,只好以目示意。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諸侯也不來朝拜了。厲王三十四年,厲王更加嚴苛,國人沒有誰再敢開口說話。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告訴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

召公見厲王如此倒行逆施,便向他進諫。召公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啊。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一定會傷害許多人;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所以,治水的人開通河道,使水流通暢,治理民眾的人,也應該放開他們,讓他們講話。民眾把話從嘴裡說出來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壞也就可以從這裡看出來了。好的就實行,壞的就防備這個道理,就跟大地出財物器用衣服糧食是一樣的。民眾心裡想甚麼嘴裡就說甚麼,心裡考慮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你還是改變一下做法吧。」但是厲王根本不聽勸阻,繼續一意孤行。

在天災、人禍的雙重摺磨下,厲王三十七年(公元前842年),在小領主共伯和的領導下,周朝爆發了聲勢浩大的武裝起義。不可一世的暴君厲王,被國人暴動嚇破了膽,逃奔到彘(zhì,今山西霍縣),結束了其殘暴的統治。厲王在外住了十四年而死。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就是從這個故事來的。意思是堵住人們的嘴巴,要比堵住水流更厲害。后比喻壓制言論的危害。

縱觀中外歷史,凡是壓制言論的君主最後的下場都是可悲的。人們的言行可以暫時被暴政的機器控制,但自由的意志是永不可被剝奪的。



【正見網2007年12月06日】

http://big5.zhengjian.org/2007/12/06/49630.%E4%B8%AD%E5%8D%8E%E5%85%B8%E6%95%85%E9%98%B2%E6%B0%91%E4%B9%8B%E5%8F%A3%EF%BC%8C%E7%94%9A%E4%BA%8E%E9%98%B2%E5%B7%9D.html
①美國杜魯門總統丟兩顆原子彈給日本,送蔣介石給臺灣!
②228事件國民黨警備司令柯遠芬説:『寧可枉殺99個,只要殺死1個真的就可以!』
③中正廟牌樓正名先總統石崗一郎紀念歌收尾:『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④如果你是公務員,那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拖死政府囉
驅逐低端人口,這樣對嗎?(YUUDNYU) 於 2015-05-06 02:17 回覆:
古代的管理者以殺人的方式來殺言論,

連孔子這麼文質彬彬的至聖先師,
一旦當政手握權力,
第一件事便是於七日之內,
急急如律令地殺掉與孔子不同主張的少正茅,
以禁絕其言論,
文字獄豈止僅見於商紂王的比千?


現代的人,
要用殺人的方式,
來殺言論,
已經有所不便,

於是乎退而求其次,
那就以『殺言論』的方式,
來替代『殺人』的方式吧!

於是當政者可以殺人,
而當部落格者則殺言論,

背後的心態其實是完完全全地一致的!


歷史真的只是歷史嗎?

不論是古代的人還是現代的人,
其人性的深層,
在面對權力的考驗與魔鬼的誘惑時,
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懦弱與不堪,
依舊是這麼樣的神似!


===

著名的法國電影『蝴蝶』,
那個爺爺朱利安對他的孫女伊莎貝爾講了一個晚安故事:

在最後審判日時,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去見上帝等候審判:
各種動物們依次魚貫出場,
各自跟上帝報告自己努力的在這個世界求生與繁衍。

輪到人類時,

上帝問人類:你在地球上都做了什麼事?

人類回答:
我努力的工作,也賺了很多錢,努力的改善生活,
也生了孩子,

上帝再問人類:那你的孩子呢?

人類回答:全都戰死了!


最後,這些動物全都進了天堂,
那麼上帝同意讓人類也進天堂嗎?


你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