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大戈十之旅-- 體驗
2015/06/03 22:33:29瀏覽820|回應7|推薦25

5 月 22 日星期五

      今天一早 5 點半起床, 吃過早餐後, 把昨晚整理好的駝袋, 一一放入白色大墩袋裡. 組委會已經派了卡車, 幫我們把要上戈壁的行李載去今晚的營地.

      親友團從今天開始旅遊行程, 但為了歡送 A,B,C 三隊的隊員出征, 她們也是早早起床, 幫忙打包行李, 並且幫我們拍出發前的定裝照.

      本來預計 6: 30 就要出發, 但是在大家彼此祝福, 叮嚀和拍照下, 拖到 7 點才開車. (轉眼之間要分開, 依依不捨說再見)

      從敦煌市坐車到鎖陽城的塔爾寺, 大約 2 個半小時. 車上發了定位儀 "戈壁之眼", 以及今天的午餐. 我只挑了其中的紅牛飲料, 黃瓜和人參果, 其他像是肉乾, 榨菜, 八寶粥等等就退還了.

      今天天氣非常好, 幾乎是萬里無雲, 相當炎熱. 我們到了集合會場時, 已有許多學校到達, 開始檢錄了. 大夥兒整隊好, 依序進站, 用身上的計時指卡登錄. 我今年也獲得一張指卡, 所以可以用這張指卡, 在 I-pad 上 "" 一聲, 完成檢錄. (但後面幾天, 我完全用不到這張指卡了! 真是發辛酸的~)

      "商學院戈壁挑戰賽" 可說是敦煌市每年最大的活動, 所以現在賽道上的幾個主要集散場地, 都可以看到這樣一塊大石頭, 寫著 "玄奘之路", 所有學校也都不約而同地先來拍拍大合照.

      今年的出發點做了個很不錯的安排, 就是用繩子把場地圍起來, 所有隊員都在規定的繩欄內站定. 從高空看下去, 會形成 "戈十" 這兩個字.

      只可惜我們身在囹圄, 看不到這兩個字的全貌. 但依稀可描繪出, 政大站的位置, 剛好在 "" 這個字的 "一橫及一撇" 交界處. 因為右上角, 某個學校的隊員被獨立圍在一塊斜斜的圈子裡, 應該是 "戈" 這個字右上角那一點.

      氣溫相當高, 組委會三不五時就廣播, 提醒大家要喝水. 大家一方面做做暖身操, 一方面聊天說笑, 偶爾和別校隊員互相打氣加油, 等著 11 點正的出發時間.

      當看到組委會的空拍機經過時, 所有人都會興奮地朝天空揮揮手.

      10: 40 am, 組委會各組負責人上台致詞一番, 好不容易捱到 11 點鐘, 兩道閘門打開, "" 和 "" 這兩個字的圍繩放下, 兩路人馬同時出發, 邁向莽莽戈壁.

      今年這種出發方式, 和去年完全不一樣. 我本來以為可以像去年一樣, 跟在政大團隊中, 一齊走到塔爾寺, 拍個大合照才離開. 沒想到這次是一團混亂, 各校混雜在一起. 我只不過停留個 5 秒鐘回頭看看接駁車的位置, 再一轉身, 政大隊員們已經淹沒在人群中了!

      於是我往回走, 問了幾位組委會的工作人員, 找到接駁車的位置, 上車前往紅牛補給站. 不料, 接駁車在開進公墓區時, 竟然卡在一道凹坡裡!

      司機進退不得, 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和幾位教練及隨隊攝影下車看看, 建議他往後開一點點, 我們用石塊把凹地墊高後, 他再往前開過去.

      司機沒有完全聽懂, 但至少把車往後開了一公尺; 誰知等我們墊高前面時, 他竟然還繼續退, 結果退地太多, 導致車尾卡在後面的凹坡!

      厚~~, 我們跟他解釋了好久, 教他應該怎麼前進後退, 我們再重新墊石頭幫他. 但這回他堅持不再開了, 一直擔心他的車要花錢修理!

      10 分鐘後, 另一輛接駁車來救我們, 大夥兒擠上另一輛車, 不管那司機了. 不是我們不講義氣, 實在是因為大家都想趕去紅牛補給站等選手; 何況此時日正當中, 一直站在大太陽下等他失敗性地倒車和前進, 也沒人有這耐性!

      我於 12: 30 抵達紅牛站, 用對講機問一下隊員的位置, 居然沒有人回答我!? 不知道是距離太遠還是頻道跑掉, 我又試了幾次, 依舊得不到任何訊號, 只好先拍拍照.

      這是大墓子母闕.

      我在帳棚下休息, 吃一些餅乾, 喝紅牛和椰子汁 (今年組委會提供的飲料, 除了紅牛之外, 還多了 99% 的鋁箔包椰子汁). 其實根本還不餓, 只是強迫自己補充能量, 所以番茄只吃一顆.

      正拿出小說來看的時候, 突然旁邊一位隨隊醫師的對講機響起, 原來他的隊員要進站了! 我一看時間, 才 1: 15 pm, 太快了吧? 我本來預計我的隊員兩點鐘才會進站.

      於是又用對講機呼叫政大隊員, 卻還是沒有回應!? 我擔心是不是我的頻道跳掉, 於是改了幾次頻道, 卻發現依然沒有來自隊員的訊息! 心想 "等會兒見面時, 一定要跟丁哥和 KK 再確認一下頻道."

      突然地上有東西一晃, 定眼看去, 哈哈, 就是去年曾經騙過我的沙虎. 這小傢伙還是用猙獰不悅的眼神, 回眸瞪我! 看來, 沙虎不是什麼友善的動物.

      在烈日下等了大約半小時, 陸續有好幾所學校的隊員出現, 甚至北大光華院校的一位 C 隊隊員都出現了! Wow, C 隊耶! 跑那麼快幹嘛?

      我的隊員還是不見蹤影, 反倒見到遠方偶爾會興起一道棕土色的沙柱. 一開始我以為是有汽車經過, 揚起的風沙; 後來突然領悟, 啊~ 這就是去年我看了好幾回, 卻總是來不及拍照的龍捲風呀!

      去年我在風車陣時, 陸陸續續看到幾回小小的龍捲風, 都是在地上捲起 50 公分左右, 不到 5 秒便消失, 所以來不及拍照. 今天看到遠方有好幾道, 雖然照地不是很清楚, 但可確定是強度比較弱, 但高度很完美的沙龍捲. 不過, 因為陽光太強了, 我從相機裡的螢幕沒辦法看清楚, 所以都是對準方位, 拉長鏡頭直接去拍, 導致構圖不是很好, 把沙龍捲照偏了!

      就這樣被烈日曬, 被龍捲風迷, 被沙虎瞪, 偶爾再喝喝紅牛之下, 直到 3 點鐘, 終於聽到對講機有聲音, 是政大 A 隊隊員逼近紅牛補給站中.

      等他們近到可以讓我看到時, 我已經在太陽下站了將近兩小時! 每個人都被太陽曬得很難過, 一進紅牛補給站, 便用力喝水休息. 原來實在是太熱了, 所以他們很多時間是用走的, 不像去年的戈九, 才過第一個檢查點便開始跑步.

      我等他們休息地差不多了, 便介紹 "大墓子母闕" 給他們聽, 並幫他們一個個拍獨照; 最後再幫他們拍合照, 才送他們繼續前進!

      如果 A 隊都要花 4 個多小時才走到這兒, 那 B, C 兩隊咧?

      我去接駁車那兒問發車時間, 觀察了半個多小時, 才知道他們的 "發車時間" 竟然是排好看的!? 每一輛接駁車都是一客滿就開走, 沒有按照排定時間! 我抗議著說 "你們這樣發車, 那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來等啊? 我已經因此錯過兩班了耶!" 那位工作人員跟我道歉, 還問我會在哪兒休息, 等會兒要發車前, 會來通知我. 我跟他道謝後, 告訴他我會在醫療帳旁邊的帳棚下等我的隊員.

      不料, 當他來通知我可以上車時, KK 廣播說 "B,C 兩隊要進站了". 我愣了一下, 才剛上車坐下來, 不到一分鐘, KK 突然問我人在哪兒, 我只好下車去找他們, 於是我又錯過這一班接駁車! Fox冏

      等確認 B,C 兩隊都進站, 而且只有一人 "似乎有點兒腳痛, 但走路還是沒問題" 之後, 我便跟 KK 說我要去搭車了. 這回, 我知道為什麼一客滿就發車, 沒有照表操課了--> 原來, 當一群人坐在悶熱的巴士裡, 又已經客滿時, 整個車裡炎熱異常, 每個人都開始心浮氣躁. 幾個大陸人立刻用大嗓門喊 "趕快發車呀, 快熱死了!" 接著有人說 "已經客滿了, 還等啥呀!?" 司機被那些大陸人吼了一陣, 只好乖乖啟動引擎, 開車離去.

      對付大陸人, 還是得用野蠻的方式!

      我到了今晚的營地, 才知人數之多, 實在令組委會傷透腦筋. 今年營地共分 ABCD 四大區, 政大的營區在 B17~B19. 而且, 明後天會發現, 每天營帳的位置會更改, 應該是為了公平起見, 讓這四大區順時針轉一圈, 使得每個學校都有機會輪到 "離終點或第二天的出發點近一些" 的位置.

      我找到政大的公帳後, 發現裡面居然多了一張 "擁有許多小方格" 的桌子. 原來組委會很貼心, 每一個小方格裡有 2~4 條充電線, 可供各種手機充電.

      傍晚 6 點左右, 我在終點線接到丁哥, A 隊隊員和邱老師, 提醒大家先喝水, 抬腿, 冰敷; 但按照我建議去做的人不多. 稍後, 在等待 B 隊的時候, 我們開始搭帳蓬.

      今天實在太熱了, 在大約 35 度 C 的氣溫下走上 30 公里後, 每個隊員都有虛脫的感覺, 甚至已經有幾個人起水泡了. 因此, 當大家在仍然炙熱的夕陽下搭帳蓬, 又發現因為營地下有許多石板, 導致有些營釘很難敲定時, 突然都發起火來.

      有人開炮說 "為什麼我們還要幫 B 隊的搭帳篷!?" 我順口說 "去年也是這樣啊! 因為 A 隊先抵達, 所以先搭帳蓬." 結果立刻被嗆 "我們為什麼要跟去年一樣?" 我只好閉嘴. 真的嗎

      在這活動中, 我只是個客卿. 從去年開始, 我就抱定了原則==> 不參與他們在政策和戰術上的決定. 雖然我還是盡量積極地融入他們的團體, 除了堅持不下場跑步之外, 其他所有工作, 我可沒偷懶躲開過. 他們在烈日下跑, 我在驕陽下等候他們; 他們搭帳蓬拆帳蓬時, 我也跟著揮汗去做; 他們進到紅牛補給站休息喘氣時, 是我忙碌的時刻; 更不用說, 當晚上在公帳裡面, 他們身體有狀況時, 就是我最忙, 壓力最大的時候了.

      此時剛好四位女生把飯菜打好了, 丁哥便要大家先吃飯, 把搭帳蓬的事情擱著. 我隨便吃了一些, 跟大家隨口聊天. 不一會兒, 又因為一些小事, 有幾人越說越大聲, 來數落丁哥. 丁哥摸摸鼻子, 說一聲 "我去泡維他命湯給大家喝." 立刻遠遁.

      我忍不住地提醒他們 "我知道天氣很熱, 大家很累, 但說話還是請盡量含蓄一點, 收斂一點." 接著, 用當年戈八的 "分道揚鑣" 事件, 和戈九戰戰兢兢的 "維護團隊紀律" 來當例子, 跟他們分享歷史的軌跡.

      這幾個人很可愛, 立刻聽懂了, 馬上接著說 "哎呀, 我們只是聲音大了點而已啦!" 而且, 從這一刻開始一直到活動結束, 再也沒有類似的不愉快事件發生, 甚至和 B 隊始終保持著友善且良好的互動. 我可以明顯感受到, 從這時候開始, 有了 "團隊" 的感覺.

      我吃過飯後, 先走到外面拍照; 過一會兒, 進公帳跟他們說 "其實你們很厲害耶! 我們剛剛已經搭起了 17 頂帳蓬, 去年我們總共只要搭 15 頂帳蓬而已!"

      我相信他們吃過飯, 補過水後, 已經心平氣和了. 尤其想到他們只不過在這樣的太陽下走 7 個小時, 就累成這樣了, 那 B,C 兩隊走了將近 10 小時, 豈不是更悲慘? 有人發出對 B,C 兩隊的同情聲後, 接著大家很快地把剩下的 5 頂帳蓬搭起來, 然後一齊到終點線, 迎接 B, C 兩隊的隊員.

 

      B,C 兩隊直到 8: 20 pm 才走到營地, 此時夕陽已殘, 好一個悲壯卻絢爛的結束啊!

      我們催促 B, C 兩隊的隊員趕快吃飯, 因為接著 C 隊要坐車回去敦煌, 還有 2 個多小時的車程. C 隊的淑敏姐走向我, 說她眼睛很痛. 我一看, 她兩眼非常紅, 微腫; 但這次我在公藥裡要求的兩種眼藥水, 都沒有備到 (我直到昨晚才發現這秘密), 我只好用我自己的眼藥水先給她點, 並請她回敦煌後趕快冰敷, 千萬不要揉.

      有幾個人的腳出現輕微紅腫, 有人已經起了幾顆小小的水泡; 我建議他們先冰敷, 並貼起來, 但他們都希望我把水泡戳破. 我跟他們解釋了好幾次水泡處理的最佳原則, 好不容易才一一撫平他們不安的心.

      我發現, 再怎麼正確的醫療原理, 還是敵不過天橋賣膏藥的宣傳, 以及坊間流傳的奇怪觀念.

      美蓮在下午吃飯前就跟我說她很喘, 是不是高山症了? 我跟她保證這絕對不是高山症, 簡單地問了她一些問題, 我覺得應該還好, 請她先調勻呼吸. 但吃飯後, 她還是覺得很喘. 我手上的血氧儀沒有電池, 只好帶她去組委會的醫療帳, 跟他們借聽診器, 聽她的呼吸聲和心音.

      結果完全正常, 加上血壓, 脈搏, 血氧都正常 (其中血氧儀試了兩台才顯示出正常值, 醫療人員也說這血氧儀很不穩定). 我跟她解釋目前的檢查結果後, 她說 "嗯, 我現在覺得好多了." 我請她放鬆心情, 不要緊張, 並且用鼻子吸氣, 嘴巴吐氣, 把呼吸放深放慢. 接下來幾天, 我證實她真的有中等程度的心理障礙, 導致好幾次過度換氣, 甚至有一度恐慌症發作而 "幾近暈倒" 在終點線! (當然, 她並不是真的暈倒, 但是把組委會的醫療人員嚇了一跳)

      等所有人的狀況都搞定後, 大家拍張大合照, 接著在彼此的祝福下, 地陪李小姐來我們公帳這兒接走 C 隊, 其他人則留下來休息, 準備就寢.

      孟蔚說他腹瀉了三次, 為了不影響他明天的戰力, 我在問了過敏史後, 幫他打了一針 Buscopan.

      留下來的人, 有 A 隊 10 員, B 隊 8 員, 邱老師, 丁哥, KK 和我, 總共 22 人. 當所有事情都搞定後, 我總算鬆了一口氣, 獨自走到外面.

      今晚夜色極美, 一彎上弦月搭配了木星和金星, 以及雙子座的北河二和北河三. (我還是 trace 不出整個雙子座, 唉!)

      滿天星斗, 燦爛迷人. 可惜, 是我最不熟悉的春季星雲. 我只能很自豪地認出北斗七星和北極星, 然後順著北極星, trace 出小熊星座; 其他的, 就只有書空咄咄, 仰天長嘆了!

      此時的我, 心中有點兒感慨, 才體驗日就這麼不平靜, 後面還有三天的硬仗要打呢..........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23921702

 回應文章

柚子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13 22:33

天氣熱人又累難免火氣大了些,還好你講了戈八和戈九的故事,

不過其中應有多人參加過吧,

水泡是否不弄破才不會痛到影響次日行程?

大太陽下光線強真的很難看清楚螢幕,連測光都不準呢!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17 02:31 回覆:

他們都是聰明人, 在各行各業又都是管理者, 所以一點就通.

每次太陽一強, 相機的螢光幕都會變得好暗, 不容易看清楚景物, 真傷腦筋!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17 02:32 回覆:
標準來說, 水泡大多數是不戳破, 等他水份自行吸收後, 新皮會把舊皮翻開來, 再剪掉舊皮即可.

美寶
2015/06/07 22:37

藥物沒有備齊... 有些誇張

戰地上要用的藥品很重要, 怎麼會沒備妥 ?  

還好你自己有帶, 不然就麻煩了.

yp3ai7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7 23:30 回覆:

我到敦煌後, 才發現我手上拿到的藥單, 和瑋玫拿到的有出入........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5 11:43

Shall remind every team member …‘Teamwork’

I think that’s the main purpose of this event.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5 13:57 回覆:
yes, that's why last year their logo was "one team, no hero"!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戈壁
2015/06/04 22:46

我很佩服有勇氣去「戈壁」的人。

對我來說,想到那個氣候,我就怕了。你們還能夠去跑步,豈不是很容易脫水,或休克。

從前以為西遊記的故事純屬編造,在大陸看了各種西域紀錄片,才知道那些故事的背景是有脈絡可循的。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5 13:57 回覆:
那些文學名著之所以不朽, 就是因為藉由故事, 真實地表現出人性呀!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4 15:37

下回戈十一

出發前先加強團隊精神教育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5 13:56 回覆:

其實團隊精神, 大家都知道; 但是, 要遇到考驗的時候, 才會知道誰堅持得住!

戈壁這種惡劣的環境, 是淬鍊人性的好場所!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4 13:58
鞋子加罩是怕沙子,短褲是通風,不怕沙子?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4 14:29 回覆:

鞋底進沙的話, 容易摩擦起水泡, 影響戰力.


夏琳
2015/06/04 06:29
今天的戈十還好有小畢!(跟去年完全不同的體驗,不賴吧!?戈十一請繼續!😁)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4 14:29 回覆:
別再陷害我了, 戈十一說不定會下冰雹....... 搞怪(咧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