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大戈九之旅-- 成績
2014/06/06 14:22:16瀏覽763|回應5|推薦12

      我搭接駁車直接來到終點站營地, 白墩子.

      一早, 親友團的小靜便傳簡訊告知大家 "昨天已弄到一塊 Nx 6 的帳棚, 在頒獎台的正前方", 因此我 9: 10 am 到了會場後, 就著許多大帳棚找 "六號帳". 找了半天沒找到, 倒是看到國安和小夏在那兒晃來晃去找我們. 我又問了我姊夫, 才知道所謂的 "6 號", 是組委會用白粉在地上寫著 "6", 將那一塊地劃給政大使用.

      我找到 "6" 那個數字時, 發現只有空空的一塊地, 別無長物; 別校都是帳棚, 桌椅, 鍋碗瓢盆俱全呀!? 問了一下旁邊的北大光華管理學院, 他說帳棚是事先租來的, 其他東西則全部都是他們自己帶來的. 我問說 "那現在哪裡可以借到或租到呢?" 他要我去問組委會的人, 還很好心地跟我說 "如果你們還是沒有, 就來我們這兒一起坐." 我看有些學校真的好誇張, 除了大帳棚之外, 還帶了充氣大拱門, 大砲, 大鑊, 烤肉用具, 各式桌椅等等, 應有盡有, 像是要參加大型園遊會似的!

      我請國安和小夏幫忙顧那十件外套, 我去找組委會的人. 一問之下, 才知道這些東西都必須自備. 如果沒有準備, 就到公帳那一區和別人共用. 我們從台灣來, 哪能帶這麼多傢私啊? 我跟組委會抱怨 "這種情形, 以後可以請你們在手冊上寫清楚嗎?" 如果他們事先有說明是這種狀況, 我們至少不會像無頭蒼蠅般, 東張西望不知所云的.

      折騰了一會兒, 親友團到了, 包括季老師, 我姊夫, 宗祐, 瓊文姊, Irene 和小靜六人, 以及耿白和地陪小李. 我帶他們到公帳區, 先佔了幾張桌子, 然後把親友團為大家準備的食物逐一擺上.

      親友團很辛苦, 昨天已先來探勘過, 並準備了好多食物和飲料, 要給選手們好好補一下. 不過, 人在他鄉, 狀況未明, 他們昨天也不知道還要自備帳棚和桌椅這種事!

      一切就緒, 就等選手進場. 我的對講機被 KK 借去 (他的昨晚沒充到電), 所以今天完全不知道選手們的狀況, 便悠哉悠哉地在附近逛逛.

      不一會兒, 廣播所有隨隊醫師集合. 我到了醫療帳, 醫療總值分配大家在終點站執勤, 以因應意外事件. 這對我來說是好消息, 我正可大大方方地站在終點線前面拍照. 於是, 我也不管我的執勤時間是哪一段, 一直都大辣辣地站在前面或是到旁邊順光處去拍照錄影, 嘻嘻!

      不一會兒, 我不經意地轉頭一看, 差點兒噗哧笑出來. 原來我們的親友團, 為了幫大家打氣加油, 不惜犧牲色相, 打扮地花枝招展, 哈哈哈....... (我知道這很不禮貌, 可是, 真的有 "小象隊" 的味道)

      他們吸引了好多攝影師來拍攝; 別校或許裝備和道具非常齊全, 可是, 說到啦啦隊, 政大的絕對獨占鰲頭! 我看只有某個學校的親友團打扮成唐三藏, 孫悟空, 豬八戒和沙悟淨那一組勉強可以和我們比拚.

      我站在終點線前等候選手, 親友團們則去轉彎處喊加油. 大約10 點左右, 長江商學院竟然已經有 A 隊選手出現了! 他們真的好快, 這三天比賽, 長江商學院每天都保持第一名, 而且遙遙領先, 最後總成績當然不意外的是冠軍!

      不一會兒, 中歐的也出現了. 中歐在前八年裡面, 總共拿過四次冠軍. 但是今年他們一開始表現地並不好, 前兩天都在三, 四名徘徊; 沒想到今天一鼓作氣, 直衝上前, 最後總成績以 40 秒之差, 氣走廈門大學, 拿到亞軍.

      有些選手一路輕鬆跑完; 有些選手則在隊友的扶持下, 共同衝向終點線; 有人跑到終點後, 立刻軟倒, 被我們抬進醫療帳處理; 也有人跑完後, 放聲大哭, 泣不成聲.

      這是一場體力與毅力的挑戰, 這些商場上的菁英分子, 在跑道上表現出的不屈不撓, 令人動容!

      從白墩子那兒要進入終點線前, 有一道轉彎, 所以選手要到終線前約 50 公尺處, 我們才會看得到. 現場有主持人在廣播戰情, 突然, 聽到他說 "現在要進場的是...., 是..., 啊, 是政大的 B 隊選手." 我一看, 是 Patrick. 哇, 趕忙幫他錄影拍照, 並大喊加油.

      Patrick 去年來參加 A 隊, 可是因為體力的關係, 最後慘遭隊友 Andy 和 Richard 放棄, 不再被拖拉 (當時以團隊成績考量, 不得不犧牲掉他)! 所以, 今年他來參加 B 隊, 聲稱是來雪恥的. 果然, 他一馬當先, 3 小時就跑完這 20.7 公里, 復仇成功!

      他今天途中有跌倒一次, 雙手前臂擦傷. 我帶他去醫療帳消毒傷口, 並告訴他休息帳的位置後, 跟他借了對講機, 繼續等候其他選手. 又過了大約二十分鐘, A1 三位大將出現了, 總共只花 2 小時 31 分! 沒多久, 小龍女, 鐵扇公主, 四爺陸續衝向終點線; 最後, KK 帶著格格, 在三太子和寶馬的護衛下, 衝回終點.

      我一邊歡呼, 一邊錄影, 還要用對講機通知其他隊員, 手忙腳亂之下, 竟然最後一組只錄到 3 秒鐘, 好可惜! 不過, 前六名進場的選手倒是都有錄到. (後來把其中幾個錄影檔整理後, 剪接如下)

      每一位進場的選手, 我都告訴他們先去打卡. 剛剛我才觀察到, 有些選手的時間就是這樣拖延了--> 因為選手進站後, 往往累得只想先休息或喝水, 卻忘了先過卡登記, 所以記錄到的時間, 比實際跑步所花的時間, 會多出 20-30 秒! (廈門大學以總成績 40 秒輸給中歐, 說不定就是三天下來累積的 "延遲打卡" 時間輸掉的, 而不是實際上輸的) (這也透露出, "計時指卡" 的設計有問題. 既然是磁卡, 為什麼不能設計成 "一過終點線, 就自動偵測打卡" 呢?)

      所有選手在終點站打卡後, 會受到各校英雄式的歡呼. 大家彼此喝采, 不計校別, 幫忙攙扶選手走出打卡站; 尤其是中歐團隊, 總是特別會幫台灣來的選手大聲喊加油, 非常友善!

      格格打完卡後, 突然兩腳一軟, 我怕她跌倒, 一把將她抱起, 先送到醫療帳休息. 四爺和她情同姊妹, 也跟著進來陪她. 醫療帳裡面另外一位醫師本來要求我們一次不要進去這麼多人, 好在前兩天我有和那位瓜州內科醫師打好關係, 所以他開口說情, 我和四爺便都可以留在帳裡, 陪格格冰敷, 休息和聊天.

      Jason 今天狀況似乎還不錯, 勉強去跑, 並沒有脫隊太遠; 大夥兒才到公帳區沒多久, 他便出現了! 這些選手們在四天內完成 112 公里 (實際上可能超過 120 公里), 真的都很值得尊敬. 我忍不住稱讚他們 "能走完, 就是了不起!"

      大夥兒到齊後, 略微休息, 便開始要拍大合照囉! 尤其彌勒佛般的季老師穿成這樣, 不跟他拍個照, 怎麼說得過去呢!?

      接著又到 "玄奘之路" 石塊旁, 以白墩子為背景, 繼續拍照. 選手們到了終點站後, 每人獲頒一塊獎牌, 所以在拍照時, 有些人忍不住咬著獎牌, 以示得意.

      由於下午 2: 30 pm 才舉行閉幕式, 因此各校選手都是在帳棚內休息, 吃午餐, 分享這幾天的經歷與心得. 我看看沒甚麼重要事情了, 選手們還在興奮地到處拍照, 我便獨自走向白墩子, 去參觀這座古蹟.

      白墩子建於西漢, 是當年五烽之一 (雷墩子是第一烽燧, 白墩子是第二烽燧, 二者相距 35 公里), 在唐朝時改名叫廣顯驛, 當作沙漠商旅的休息站. 當年玄奘大師並沒有在這兒駐紮, 因為守城官奉命要抓他, 所以他只在附近水源處取水之後, 便從旁溜走.

      但是, 清朝的林則徐卻住過, 可惜他當時是被發配新疆, 經過這兒時, 住宿一下而已.

      如今, 烽火台已崩塌, 只剩下一小部分殘存, 反倒是烽火台旁的城牆還比較完整一點.

      我在這兒駐足良久. 也許潛意識裡, 想藉著這片刻寧靜, 讓自己的腦袋放空; 也許是這幾天看到太多被風沙摧毀的古蹟, 有一種思緒紊亂的傷感. 隔著池子往南邊看過去, 前方會場裡喧囂熱鬧, 冠蓋雲集, 這裡卻是古樸曠緲, 空山寂寂, 形成極強的對比.

      沒多久, 中歐一大群人往這兒走過來, 於是我走回公帳區, 和大家聊天, 分享照片, 並享受親友團幫我們準備的滿桌食物.

      接著, 主持人廣播 "廈門大學的侯斌先生進場了!"

      這位獨腳先生, 以四年的時間, 分別走完四天的賽程. 他從戈六開始走, 到今年終於完成大會設定的 112 公里. 當他走向終點線時, 全場歡呼, 為他鼓掌, 也為他感動.

      接著, 組委會在閉幕式前, 安排了不少表演, 也算是用心; 不過, 我看圍觀的人並不是太多, 大多數選手還是在各自帳棚裡休息. 直到頒獎典禮開始, 大家才聚攏過來.

      每年會頒發前十強, 今年從第十名人民大學開始唱名, 直到第一名的長江商學院.

      政大今天追過貿易大學, 抓回昨天的失分, 但被台大追回 30 秒, 最後總成績以 11 小時 8 分, 得到第 12 名 (比去年進步了 55 分鐘, 可惜名次退步了). 台大以 11 小時 38 分得到第 14 名, 中山大學則以 16 小時 46 分拿到第 23 名. 東海大學今年是觀摩, 所以不列入計分.

      除了頒發速度獎的前十強之外, 另外台大獲得 "風範團隊獎" (實至名歸, 他們 B 隊的公關形象做地很好), 各校領隊獲頒一座 "特殊貢獻獎", 大部分的學校也都得到代表完賽率的 "沙克爾頓獎". 這個獎本來只頒給 "完賽率" 最高的前三名, 沒想到大多數學校的 A, B 隊選手都完成 112 公里, 所以今年頒出將近 20 座沙克爾頓獎!

      Andy 意外得到一座 "特殊貢獻獎", 於是大夥兒紛紛拿起這獎盃來拍照. 加上沙克爾頓獎, 所以今年政大雖不幸中箭落馬, 被屏除於前十強, 但拿到兩座獎盃, 加上蟬聯台灣的第一名, 大夥兒還是喜孜孜地狂拍照來慶賀, 呵呵!

      頒獎結束, 耿白招呼大家上車, 我們分坐兩輛車回敦煌. 車行約 2 小時, 每個人都累壞了, 在此放鬆之際, 不由得都睡到嘴開開, 我笑說 "Even 開了兩指幅啦!". 回到富國酒店後, 有一種回到人間的感覺.

      晚上在慶功宴上, 每個人發表感言, 有喜悅, 有辛酸. 回顧過去四天, 真的像是一場夢, 一下子就過去了. 坐在餐廳裡喝酒吃飯時, 還有一種不真切的縹緲感. 再看一次比賽路線圖, 不敢相信我們真的完成了這段艱難的旅程.......

      餐後, 一群選手去逛夜市, 我和 Andy 及宗祐整理駝袋 (大陸地陪把我們的駝袋送到中山大學的導遊那兒, 害我們找了好久, 以為又被寄丟了).

      回到房間, 好好的洗澡洗頭髮. 我滿頭塵沙, 四天沒洗澡了, 哈哈!

      今晚還是要早早去睡, 因為我叫了計程車, 明天一早 5: 50 am, 要從飯店出發, 去鳴沙山看月牙泉~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3903234

 回應文章

柚子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7/03 19:07

名次成績不重要啦,參與的過程更值得回味,

回來後這會是一段特別的回憶,

你是個好隊醫照顧隊友交涉場地還要錄影,

親友團啦啦隊的妝扮真 是絕版 的有笑果,哈哈!

最後那位獨腳先生連續四年分段走完這一段112公里路的意志力,令人感動!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7-08 00:25 回覆:
這一次真的是很特別的回憶, 越艱難的環境, 越能激發人類的革命情感, 也越能留下深刻的回憶!

清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9 21:19

這個隊醫好像還不錯喔  還兼幫忙與組委會交涉場地問題

不過也對喔  那是牛魔王地盤嘛

那白墩旁還有水塘ㄝ  景色似乎較不荒涼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9 21:32 回覆:

"和組委會交涉" 這件事, 其實是在搶戲, 呵呵!

白墩子前面那一大片池子, 我覺得很美, 很有味道; 可惜我拍了幾張 "沿著水面看過去的白墩子", 居然看不到倒影, 沒有我想像中的感覺, 所以就沒 po 出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親友團
2014/06/07 19:49

請問老魔王 (應該改名叫牛魔王比較合乎地域),親友團戴的面具是整個臉都蓋住的面具嗎?幾個男性?幾個女性?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7 20:19 回覆:
啊~ 從體型和服裝, 應該看得出男女吧!! 自己猜囉~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戰地記者
2014/06/07 17:39

真是有戰地報導的氣氛,尤其是沙塵暴,沙子有飛進嘴巴眼睛嗎?

在那種場地參與這樣的競賽,那種感覺真的很偉大,會嗎?

視頻做得很不錯,音樂配得很適合那個氣氛。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7 20:19 回覆:

"吃到沙子" 是免不了的.

在那種沙場上比賽競爭, 真的有戰場的味道, 所以我才自稱是戰地記者, 呵呵!


Mabel
2014/06/06 22:13
謝謝你照顧格格,訓練期間她瘦太多,我原本就擔心她的體力……還好有你!

更多虧了醫你的詳實記錄,才讓我們一再親身感受每天的戰況,應該頒發你一座『特殊貢獻隊醫+最佳戰地記者獎』才對!

謝謝你……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6 23:44 回覆:
這回讓我搶了 "戰地記者" 的頭銜, 你們可以去找國安和小夏退錢,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