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大戈九之旅-- 體驗
2014/06/01 23:20:22瀏覽954|回應8|推薦14

5 月 22 日星期四

      一早起來, 便發現天色不對, 似乎陰陰的, 看不到太陽.

      大夥兒穿著規定服裝--> 壓縮褲, 防砂鞋套, 淺藍色排汗襯衫, 鬼子帽, 防風太陽眼鏡, 頭燈, 對講機, GPS 和戈壁之眼 (註). 每個人興奮得像是要去遠足般, 彼此檢查服裝儀容, 不時地拍拍獨照, 直到 7 點鐘要出發了, 才匆匆忙忙拍個合照 (定裝照?) 然後出發.

      我們分兩輛巴士, 前往戈壁挑戰賽的起跑點--> 塔爾寺. (在車上, 發給每人一個餐袋, 裡面有番茄一顆, 黃瓜一條, 人參果一枚, 紅牛一罐, 當作跑步中的午餐.)

      塔爾寺建於唐朝初年, 原先叫做 "開元寺", 到了元朝, 因皇帝信奉密宗而改名為 "塔爾寺". 本來是一座規模不小的寺廟, 但在風沙經年的侵襲以及土匪洗劫下, 現只剩下一些遺跡, 以及這座殘存的寶塔和幾座看不出本來模樣的建築.

      然而, 其重要性在於當年玄奘法師在西行取經前, 於此住了好幾個月, 並收了一位叫做 "石磐陀" 的徒弟; 傳說中, 西遊記裡的孫悟空, 構想便是來自於這位有點兒叛逆的徒弟.

      戈九以塔爾寺當出發點, 有其歷史上的意義.

      這裡海拔大約 1100 公尺, 我們坐車經過顛簸的 2.5 小時後, 來到會場. 甫下車, 就感受到強風狂沙, 幸好我戴了口罩, 又用魔術頭巾在外包上一層, 所以不至於吃進太多沙子. 但這沙子其實很細, 吃個幾顆在嘴裡, 並不會感覺它的存在. 吳教練說這比較像粉塵, 所以可能更危險, 因為會在肺裡堆積!?

      我們抵達後, 等候組委會通知檢錄入場; 一行人便在教練的指導下, 先做暖身操. 所有人當中, 只有我等會兒可以賴皮坐接駁車, 不用去跑, 所以他們在熱身, 我便自顧自地拍照, 嘻嘻!

      此時漫天風沙, 各校旗幟獵獵作響, 在看似熱鬧的園遊會中, 卻自有一股說不出的肅殺氣息! 學校之間, 互相祝福, 嘻笑的嘴臉下, 那一抹不服輸的陰鷙與野心, 可沒消失過呢!

      等到召喚我們時, 大夥兒依照 A,B,C 隊的順序, 逐一用身上的 "計時指卡" 過卡登錄. 全隊只有我沒這代表身分的計時指卡, 所以跟工作人員說聲 "嗨~" 便通過了.

      這指卡非常重要, 上面有照片, 姓名以及戈九編號, 在全程中要跟著每位選手. 比賽當中有好幾個檢查點, 通過每個點時, 都要過卡登記, 以確定選手沒有偷偷繞跑出去坐車. 除了指卡之外, 每個人必穿的白色背心也是辨識的方法之一, 上面印著個人的學校名稱, 所屬隊伍編號和職務名稱, 讓別人一見到你, 就知道你是哪個學校的什麼人.

      比賽的路線很特別, 每天組委會標示出的公里數, 是 直線距離. 但這兒是戈壁, 地勢是起起伏伏的雅丹地貌, 所以兩點間有許多小山丘或溝壑, 甚至會有河流或建築物, 選手要自行決定跨過山丘或繞道而行. 有些時候, 這一繞, 就會繞到數百公尺遠的地方. 因此選手往往最後看里程表, 結算總距離時, 會發現自己跑的距離, 竟比組委會所公布出來的要多出好幾公里!

      這戈壁挑戰賽, 與其說是馬拉松, 還不如說是 "越野障礙賽" 才更貼切.

      tricky 的地方就在這兒了--> 如果你事先知道路況, 就可以先擬出最短及最適跑的路線! 聽說大陸有好幾個學校, 老早在幾個月前就來探勘, 甚至某個學校的選手已經來跑過四趟了! 但台灣, 香港和新加坡這幾所學校, 便沒有這個優勢! 而這也是為什麼組委會有個奇怪的規矩-- "凡是參加過比賽的人, 或跑過 B 隊的人, 便不能參加 A 隊的正式計分賽". 他們以為這樣可以預防選手提前知道路況及最佳路線, 卻不知 "防君子不防小人", 家賊難防呀!

      等所有隊伍都登錄後, 主席開始致詞; 接著各隊依照校名的英文字開頭為序, 各分隔一分鐘, 逐隊出發, 奔向漫漫黃沙, 漠漠蒼穹.

      我幫大家拍照後, 眼看塔爾寺在不遠處, 於是小跑步追上大家. 本來是要靠近塔爾寺來拍照的, 可是在戈壁上有個很特別的地方, 就是看似很近的景點, 走起來卻要很久. 尤其地形高低起伏, 並沒有眼睛看到的那麼容易走.

      我快接近塔爾寺時, 聽到教練在呼喚大家拍合照, 於是匆匆忙忙先拍了兩張, 便往回跑向他們.

      拍完合照後, 我決定回出發點去搭接駁車, 到 "紅牛補給站" 等大家, 其他人則慢慢朝目標前進. 他們將會走 2.2 公里到檢查點 A, 打卡後, 走 1.38 公里到檢查點 B, 打卡後, 再走 12.89 公里到檢查點 C, 也就是紅牛補給站. 任何人只要走不動了, 可以在幾個特定的檢查點坐車回營地, 但也會因此失去比賽資格.

      由於今日不算正式比賽, 所以各校隊員都是散步般地慢慢前進. 政大團隊也是到了檢查點 A 之後, A 隊的隊員才開始慢跑, 和 B,C 兩隊拉開距離.

      我來到接駁車處, 發現組委會在交通方面實在做的很糟. 那些司機們搞不清楚自己應該幾點發車, 有些司機甚至不確定路線怎麼開 (我第二天就聽到別隊的攝影師在抱怨他坐的那一輛車迷路, 繞了好久)! 幸好此時有輛小轎車要去紅牛補給站, 於是載了我和香港大學的兩位攝影師先行前往, 不等其他巴士發車.

      車子是繞外面的道路, 所以開了 25 分鐘, 在穿過一大片墳墓區之後, 來到紅牛補給站.

      算一算他們的時間, 我覺得大概還要一小時以上才會到吧! 所以, 我便在醫療帳裡面自己看書吃東西.

      這個點的特色是東漢時期遺留下來的 "大墓子母闕". 所謂的 "闕", 指的是陵墓的門. 若是兩個闕等大, 叫做 "雙闕"; 若是一大一小, 便是 "子母闕" (就像上官金虹的 "子母金環" 一樣, 一大一小).

      今天風沙不小, 只要站著不動, 不一會兒便會感到冷; 而且我的墨鏡上沾滿了沙, 看出去的視野總是黃灰灰的, 連相機的鏡頭都有小細沙. 所以我拍完照後, 還是乖乖回到醫療帳去看書. 此時突然有一種想法 "我一定是神經病, 竟然會答應參加這個活動, 然後, 躲在一個大帳棚裡面看書!" 尷尬

      這紅牛補給站, 顧名思義, 就是這兒提供大帳棚讓選手休息, 並且有免費的紅牛飲料, 番茄和黃瓜可以無限制享用.

      我當然毫不客氣地把所有東西吃了一遍, 很神奇的是, 這番茄和黃瓜明明都沾了沙, 吃起來卻沒有令人不快的顆粒感.

      不一會兒, 聽到教練在對講機上說 "現在 12 公里了." 我一時不察, 以為他們快要到紅牛補給站, 於是連忙走到外面, 準備迎接他們.  (其實他的意思是說 "從出發點算起, 已經走了 12 公里", 所以事實上, 距離紅牛補給站至少還有 4 公里)

      這時, 有些提前出發的隊伍已經抵達了, 我在門外張望政大的夥伴們, 卻始終沒看到. 就這樣一邊往前走, 一邊張望著, 一不小心, 竟也走了四百多公尺遠. 我便決定停在這兒等他們, 順便看看別校的隊員.

      有些學校很有趣, 邊走邊揮舞大旗; 有些隊員很輕鬆, 還會唱著歌. 而我在寒風中, 等到越來越冷, 卻又不想離開. 用對講機問了一下, 他們說 "只剩 500 公尺就到 C 點." 我心想, 那很近了. 沒想到, 又多等了將近 10 分鐘, 才終於看到我熟悉的身影!

      我幫他們錄影兼拍照, 對著他們呼喊 "加油". A 隊的 10 位隊員很輕鬆地來到紅牛補給站, 喝水吃東西. 休息 10 分鐘後, 將他們的登山杖都交給我, 便再度出發. 我則留下來繼續等 B,C 兩隊.

      過了將近一小時, B,C 兩隊在 Andy 的帶領下, 終於出現!

      同樣的, 我幫他們錄影拍照, 並告訴他們 A 隊的狀況. 他們接下來要走 7.32 公里到檢查點 D, 打卡後, 走 4.8 公里到達營地 A1, 再打卡後, 完成今日的體驗遊.

      B,C 兩隊休息地比較久, 我便在拿了他們的登山杖之後, 先行去搭接駁車, 準備回營地. (此時我手上有 14 支登山杖, 可以拿去拍賣了, 哈!)

      但這次, 接駁車竟然開了約 30 分鐘才到營地, 結果 A 隊的隊員比我早 5 分鐘抵達, 害我來不及在終點線上迎接他們!

      而組委會的場地組已經架好了許多大帳棚, 供各校作為公務使用; 並開始架設其他公用營帳, 包括醫療帳, 攝影帳, 紅牛帳等等...... 而各隊員的物品, 則分別放在駝袋裡, 集中在一個白色大墩袋中.

      我找到了政大的帳棚, 看到大家正在休息, 喝水吃東西並上網. 沒錯, 今年組委會竟然架設了網路基地台, 讓營地中的人可以免費上網! 而且各大帳裡面, 還有許多插座, 讓大家的手機得以充電. 只不過, 太多人使用的結果, 就是網路跑得很慢.......

      不久, A 隊 10 位隊員在教練的催促下, 大夥兒做伸展操. 我不喜歡這種拉筋的動作 (因為筋骨太僵硬了, 每拉必喘), 便自己走到荒野處, 拿出笛子來吹.

      大約 20 分鐘後, 遠遠看到他們走出大帳棚, 正在打開墩袋裡的東西. 於是我趕緊走回來, 跟著大家把裡面的黃色駝袋拿出來, 開始搭帳蓬.

      男生搭帳蓬, 三位女將便去廚房打菜. 等我們把 15 個帳蓬都搭了起來, 女生也大致把飯菜打好, 幾個男生便先行吃飯; 我不餓, 決定等 B,C 兩隊的人馬到了之後再一起吃.

      到了 7: 40 pm, B,C 兩隊的隊員終於出現了. 在最後 20 公尺處, 大家手拉手一字排開, 喜悅自在地小跑通過終點線. 老實說, 這模樣真的很像在遠足.

      可是, 對 C 隊而言, 這六個人平均年齡 54 歲, 能夠在戈壁揚沙, 大漠飛花的情境下, 走上 28.6 公里 (他們實際上走了 30.8 公里), 真的是值得驕傲. 尤其在終點站打卡之後, 還獲得金屬獎牌一枚, 每個人都笑得合不攏嘴. 我用笛子吹 "歡迎歌", 其他人用掌聲和歡呼聲迎接他們. 現場的氣氛, 像是戰後凱旋歸來似的熱鬧有趣.

      他們來到大帳棚後, 開始用餐, 每個人開心地分享自己今日的所見所聞. 今晚他們並不住在這兒, 要回去敦煌的飯店. 而從這兒回到敦煌, 還有 2 小時的車程. 所以他們趕緊吃飯後, 和我們互道珍重, 並再度提醒選手們 "加油, 但還是要注意安全", 便乘車離開.

      今晚, 留下來露營的, 就是 A 隊的 10 位隊員, B 隊的兩位隊員, 以及領隊 Andy, 教練小吳和裝死擺爛的隊醫, 總共 15 個人了. 豈不應了那一首歌 "十五個人, 在死人箱上, 重生~~" 當然不!!

      今晚星光十分燦爛, 滿天子眨著慧詰的眼睛, 為我們明天的正式比賽, 輕聲喊著加油! 尤其是北斗七星, 還翹起大拇指比 "讚~" 呢........

 

(註) 戈壁之眼, 是組委會發給每個上戈壁者的 "定位追蹤儀", 避免有人繞路時繞太大圈, 或迷失方向而走錯路; 當然, 或許也想防止有人偷偷到馬路上搭車吧!?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13808571

 回應文章

柚子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18 09:46

午餐只有一個番茄一條黃瓜一粒人參果和一罐紅牛,會不會太少?

你們走在黃沙漫漫的戈壁還有志工及帳棚服務,

古人最辛苦了他們可得在大自然環境中想法生存通過啊。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18 10:08 回覆:

其實還有一罐八寶粥, 和一些小東西, 只是那些東西我都不吃, 直接還回去, 呵呵!

古人真的好辛苦, 光是想到走在沙漠中, 沒水沒電沒車子........, 現代人應該不會有人想學玄奘了, 哈!



2014/06/05 00:12
哈哈哈, 那頂鬼子冒在加上你的溥儀墨鏡, 看起來還真像日本鬼子ㄟ.笑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5 14:29 回覆:
下次再穿上卡其服, 就真的變成日本鬼子了, 哈!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3 14:43
黃沙大漠
玩起來都辛苦而疲勞
真難想像古來西征的將士
在絕境裡的壯烈與悲涼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3 16:19 回覆:
說真的, 想想古代人好辛苦. 其實不要說到古代人, 我看當地被雇來工作的場地組和志工, 他們的生活狀況也是很辛苦!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孫悟空
2014/06/02 16:26

原來孫悟空是從那個石頭塔裏蹦出來的,有像。去那邊旅遊一趟,回來再讀西遊記,應該別有一番考證的心得。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2 21:56 回覆:
說真的, 親自在這種環境走一遭, 會對一些詩詞文句有更深的感觸. 尤其那種 "西出陽關無故人" 的感覺, 好強烈.......

清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
2014/06/02 09:58

這塔爾寺雖說只剩下些遺跡  還是可從斷垣殘壁中  想見當年雄偉

大漠就是無情與蒼涼

黃沙滾滾旌旗飛揚  如果大家都著古裝 會有時空倒置感覺

瞎密係"雅丹地形"  以前唸地理沒唸過呢

呵呵  人家烈日狂沙下跑步  你在帳篷裡看書吃蔬果

好康都你拿了  還要唸自己發神經啊

武俠看太多了吧  把子母門跟上官金虹的子母金環相比

大漠裡吹笛  有羌笛何須怨楊柳之風  有情調喔(只是你不怕笛子乾裂啊)

呵呵  謝謝你  才能欣賞大漠景象  讚喔~~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2 10:32 回覆:

"雅丹地貌" 是特指在沙漠中, 被風蝕和雨削後所形成的散落土丘, 像是一個個 "人頭疙瘩".

戈壁風貌和我們日常生活的差異很大, 徜徉其間, 真的有很不一樣的感受.

我這回還帶了一把 "琴蕭" 去, 晚上自己躲在帳篷裡吹, 免得嚇到別人, 呵呵!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2 03:38
隊醫好像無用醫之地,只好裝死擺爛?呵呵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2 08:48 回覆:
醫療是後勤單位, 只要他們沒事, 我就沒事囉! 奸笑(呵呵、嘿嘿)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2 03:36
為何要吃番茄和黃瓜?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2 08:47 回覆:
他們這時節, 只有番茄最多; 至於黃瓜, 他們的黃瓜很好吃, 跟我們的小黃瓜一樣脆, 既可補水分, 又有纖維質.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02 03:34
 "我一定是神經病, 竟然會答應參加這個活動, 然後, 躲在一個大帳棚裡面看書!" ••••呵呵,這叫後知後覺?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4-06-02 08:44 回覆:
這叫 "無病呻吟",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