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政大戈十之旅-- 比賽(二)
2015/06/07 16:06:15瀏覽1012|回應8|推薦22

5 月 24 日星期日

      早上起床, 相當涼爽; 這兩天晚上, 我都只把睡袋攤開來蓋著, 人沒有裹進去, 畢竟真的不冷. 跟遇到的人道早安後, 知道大部分的人都睡地不錯, 是個欣喜的開始.

      收好帳篷, 吃過早餐後, 我把幾位膠帶脫落的隊員, 再重新包紮傷口. 今年買的這種護膚貼, 黏性很差, 我都要再用 3M 紙膠在外層貼牢; 甚至後來發現得用宜拉膠 (現在稱作 "肌貼") 才固定得住! 可是, 其實用宜拉膠貼得太緊的話, 對傷口實在有害. 但為了能讓選手繼續跑步, 也只好讓他們受這一時之傷害了!

      A 隊隊員在丁哥的招呼下, 陸陸續續出來做暖身操; 直到檢錄時間到了, 我和他們一同到出發點. 此時看到台大和中山的隊員就在附近, 三校 A 隊選手便聚在一起拍照, 並且互相打氣加油.

(政大: 螢光粉紅袖套, 台大: 螢光橘袖套或瑩光綠色外套, 中山: 橘黃色袖套)

      台大今年 "雪恥" 的意圖很明顯, 賽前都不跟其他同樣來自台灣的學校做訊息上的交流, 甚至偶爾會放出假消息, 讓政大和東海的選手不明其意. 但昨天的戰績, 他們一躍而至第 12 名 (去年他們第 14 名, 再度將 "台灣的第一名" 頭銜, 拱手讓給政大). 中山昨天雖然掉到第 28 名, 但他們很開心, 因為贏了兩所學校 (前年和去年, 都是只贏一所學校, 堪稱 "壓軸" 呀!).

      今年的出發點又多了一些規定==> 只有組委會的官方攝影師, 可以到賽道兩旁拍照. 其他各校的攝影, 都只能在該校要出發前, 才能到賽道兩旁拍照. 我一開始被擋住, 不給靠近, 直到第六個學校出發後, 我叫著 "快要到我的選手了啦!" 工作人員才放我到賽道旁!

      今天台大選手於 8: 12 am 出發, 我也大聲為他們喊加油. 政大選手在 B 隊隊員和我的加油聲中, 於 8: 17 am 出發.

      邱老師和 KK 跟著他們跑, 我和丁哥則搭接駁車到雷墩子. 坐車到雷墩子的途中, 便看到許多學校的選手在馬路上奔馳. 但不久, 他們會穿過一大段田野, 車子則繞外圍的馬路.

      到了雷墩子後, 我和丁哥協調好, 我先走到紅牛補給站, 他則留在雷墩子等選手.

      我開始在大約 33 度 C 的炎熱氣溫下, 走上這一段鹽鹼地.

      今天的地面溫度有 50 度C, 我穿的是登山鞋, 走著走著, 腳底就燙了起來. 還好我沒有比賽的壓力, 只要趕在政大選手之前先到紅牛補給站即可. 所以真的很熱時, 就走到駱駝刺那兒, 踩一下草來降溫; 結果, 有一回就被一支駱駝刺扎進褲管! wow, 這駱駝刺真的很狠, 我用走路的速度經過, 也會被扎到!? 幸好我穿的是牛仔褲, 所以沒穿進皮膚.

      我順著車行的軌跡走, 不一會兒, 開始有些學校的選手經過我了. 沿路上不時的看到工作人員設立的觀察站, 大概是因為昨天太多人出事了, 所以每隔 1~2 公里, 就會有人設站, 以應不時之需.

      我經過他們時, 都跟每一位工作人員打招呼, 並說聲 "辛苦了, 謝謝喲!" 他們大概以為我也在比賽, 還會跟我說 "加油~" 呵呵!

      遠遠的已經可以看到風車陣, 我知道只要順著風車陣的方向走就對了. 但地上還是有車輪的軌跡, 所以我想也不想, 就順著車行方向走.

      不料, 走著走著, 怎麼遠方的風車陣變成在右邊了? 我愣了一下, 心理徘徊著是要繼續順著車輪印走, 還是要穿過駱駝刺, 朝向風車陣走? 結果, 高架上那個人喊著 "你走錯啦, 轉過來!" 於是, 我穿過一片較低矮的駱駝刺, 才走回正確的路.

      沿途還有幾種不知名的小花, 在乾熱的氣候下, 努力生長著. 別校的選手們陸續追過我, 在這樣的溫度下, 跑上 31 公里, 真的很辛苦; 我只不過多走了 200 公尺的冤枉路, 就覺得更加口乾舌燥, 遑論這些選手們的心裡會怎麼想了!

      終於, 我看到紅牛補給站! 從雷墩子到紅牛補給站, 大約 5.9 公里. 我進到補給站, 先去醫療帳拿酸痛藥水, 然後問一下選手的位置.

      Mark 的對講機似乎有問題, 都沒有回答; 直到他快進站時, 我才看到他. 趕忙幫他開紅牛飲料, 用清水潑他的頭和背以降溫, 再用酸痛藥水幫他噴大小腿, 然後告訴他方向, 送他離去.

      哲斌在對講機中, 已經要求我先準備番茄給他吃, 所以我洗好了 4 顆等著他們. 沒想到接完 Mark 後, 桌上的 4 顆番茄居然被其他學校的選手吃掉了! 失望(唉呦、啊~)

      我說 "大哥, 這是我洗好要給我隊員的耶!" 當然, 番茄算是公物, 不能怪他們拿去吃. 但是我把桌子擦過了, 再把番茄洗好, 放在四罐紅牛飲料中間, 這樣的擺設, 應該看得出來是有人的吧!?

      只好趕快再洗了幾顆擺著, 一方面盯著紅牛補給站的入口, 不時地回頭看看還有哪個豬八戒敢偷吃我的番茄! 不久, 哲斌和 Steven 進站. 吃番茄, 喝紅牛飲料, 噴過藥水後, 繼續出發. 接著, 遠方一群熟悉的身影衝進來, 原來是 Andrew, Chris 和三位女將幾乎同時到達.

      這下我立刻手忙腳亂, 幸好他們五個比較不趕進度, 因為三位女將距離 Mark, Steven 和哲斌沒有太久, 丁哥便要他們輕鬆跑, 不用急.

      招呼一陣後, 他們五人一同離去. 我繼續等著, 不久後就接到宗憲和美蓮. 這回有邱老師相陪, 美蓮的狀況似乎很穩定. 今年 A 隊這 10 位選手的實力相差不大, 彼此前後緊跟著, 比較容易隨時做調度.

      送走最後一批人後, 我開始朝風車陣走去; 一出紅牛補給站, 便是舒勒河.

      河水相當冰涼, 這是來自祁連山的雪水, 即使河底是沙泥, 但河水依舊很清澈. 接下來這一段路開始有點兒高低起伏, 在火辣辣的太陽下行走, 並不算太輕鬆. 但走路是我的長項, 所以, 沒多久就來到 4.2 公里外的 "圍欄口".

      從雷墩子到圍欄口這一段是環境保護區, 沒有接駁車可搭, 所以我必須自己走路. (奇怪, 那~, 那一段車輪印, 是誰開車進來的?) 所謂的圍欄口, 是因為這兒有鐵網圍住, 所有人都必須矮身鑽過去. 過了圍欄口, 巨大的風車陣便歷歷在目了.

      此時才中午 12 點, 車子預計 1: 30 pm 出發, 所以我先坐進車裡吃點兒東西. 後來車裡實在太悶熱了, 我便又走出來, 看看別隊的選手通過圍欄口. 剛好遇到中山大學的隊員經過圍欄口, 站在我身旁的, 是一直沒搞清楚怎麼搭接駁車的中山大學隊醫.

      他是個中醫師, 跟我抱怨昨晚都在處理隊員的水泡. 我笑說 "沒辦法呀, 今年太熱了!" 中山大學去年的隊醫, 是榮總的心臟科醫師, 可能覺得不符合戈壁所需, 所以今年找了會針灸拔罐的中醫師, 呵呵! (我覺得推拿師很適合來, 針灸和拔罐的效果比較弱!)

      車子在一點鐘時提早出發. 我趕回營地時, Mark, Steven 和哲斌已經回到公帳了. 但所有駝袋都還沒到達, 我沒辦法幫他們做冰敷繃帶, 只能先去醫療帳拿冰杯回來, 請他們自己先喝水, 抬腿休息和冰敷. 幸好今天的路線比較好跑, 他們的狀況還算不錯, 沒有昨天的慘. 雖然風車陣那一段還是讓他們感到很無力, 因為看似一下子就可以跑到的風車陣, 卻足足有 4~5 公里遠哪!

      我到終點線旁去裝水, 再到醫療帳多拿 4 個冰杯, 然後在終點線看到 Lou 和小紗攜手衝進來.

      工作人員先幫她們倆潑水降溫, 我則幫她們卸下背上的水袋, 扶她們回公帳.

      此時, 大貨車來了, 正在卸各校的駝袋. 我走上前, 請那兩位工人大哥幫我先把政大的墩袋吊過來. 他們很客氣, 馬上找到政大的三個大墩袋, 逐一卸下來.

      我打開墩袋, 拿出裡面的醫療駝袋後, 先把冰敷繃帶拿出來, 泡上藥水, 給剛剛已到達的五位選手套上雙腳或小腿以冰敷. 由於她們都不需要特別補水, 便不打點滴, 只要求她們繼續喝水. 我走回終點線, 這時 Andrew 拉著 Vivia 一齊抵達.

      這兩位是 "血泡二人組", 彼此互相幫忙, 共同闖進終點. 到達後, 一樣幫他們潑水降溫, 揹水袋, 扶他們回公帳. Vivia 的腳已經痛到幾乎不能走路了, 但還是拐呀拐地回公帳.

      這幾個女生都很硬氣, 堅持要自己走,不讓我抱或揹, 因此我都是把她們的一隻手臂掛在我後頸上, 一手拉住她們的褲帶, 減少她們腳上的重量, 扶著她們回去.

      等他們都冰敷了一段時間後, 我開始幫她們處理 "變地更大的水泡". 但才處理到一半, 丁哥突然用對講機, 呼叫我去終點線. 我本來回說我在忙, 等一下; 突然就聽他急喊 "隊醫請迅速至醫療站". 我心想 "難道是誰出事了?" 趕忙放下手上的藥材, 立刻跑過去.

      進了醫療帳, 他們說美蓮暈倒了!

      我一進去, 看到美蓮皺眉躺在錫墊上, 神情雖有點兒緊張, 氣色卻還不錯. 醫療人員給她用上氧氣面罩, 我問了一下 "美蓮, 你怎麼了?" 她說 "還好啦, 沒事了!" 我請醫療人員把氧氣面罩改成鼻管, 給 2 L/min 即可; 簡單地做了幾個檢查, 再問了一些問題, 知道她真的是沒事, 便要她開始調勻呼吸, 慢慢喝水, 盯著她把每一次吐氣都拉長到三秒以上. 此時血壓, 心跳, 血氧都正常. 美蓮問道 "我這樣會影響政大的成績嗎?" 我跟她保證絕對不會, 醫療帳的工作人員也要他放心. 5 分鐘後, 我請她開始坐起來. 等確定站起來也沒事後, 謝過醫療站的人員, 扶著美蓮回公帳.

      原來她要進終點線時, 丁哥幫她拍照, 她雙手還同時比個 V 入鏡. 沒想到一過終點線後, 竟然直接撲地昏倒!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趕忙把她扶進醫療帳, 以為又是一個中暑事件. ROES烏雲罩頂

      我知道美蓮太過緊張, 加上跑完那一剎那的心情放鬆, 所以才會往前撲倒. 我告訴她 "你要撐住呀! 你看, 你本來跑完這一趟已經很棒了, 可是你最後往前一撲, 反而讓自己的膝蓋多了幾道擦傷, 多受罪呀!" 扶她回公帳後, 幫她傷口消毒一下, 盯著她多喝水.

      今天 A 隊選手的身體狀況都還不錯, 但水泡卻更嚴重, 變多又變大. 我一個個先處理水泡, 要求他們趕快冰敷鎮痛. 邱老師今天自己也跑了全程, 所以累到無法幫他們推拿, Mark 說了兩次 "老師你昨天幫我推拿後, 就完全不痛了耶!" 我笑說 "Mark, 你不要再暗示了啦, 老師也很累了!" 後來, 我甚至還幫老師打兩瓶點滴, 讓他好好休息一下.

      此時從帳外吹進來的風, 都是悶熱不已, 大夥兒在帳內或坐或躺, 沒有人想動. 我走到外面拿水, 看到那些工作人員也都躲在陰影處, 覺得他們很辛苦. 尤其, 後來發現他們吃飯時, 也都是在水桶旁蹲著吃, 連一張椅子都沒得坐!

      大夥兒在公帳裡休息時, 突然有個女子探頭進來, 呼道 "哈囉, 我是碧霞." 我愣了一下, 因為她的臉包的緊緊的, 我一時沒想到她是誰. 這時不知道是誰 (好像是 KK 還是 Andrew) 叫著 "啊, 學姊!" 我才想起來, 她就是外號 "戈壁玫瑰" 的梁姊.

      她進來跟大家打招呼, 聊天, 我們這才知道, 原來她是來參加 "戈壁接力賽" 的! 這戈壁接力賽, 今年是第一屆舉辦, 規則是每一隊 12 人, 每一棒以兩人為一組, 要在一天內就跑完戈壁挑戰賽四天的行程, 也就是六組接力, 在一天內跑完 112 公里! (實際大約會跑到 125~130 公里 Fox什麼)

      我嘆道 "天啊, 這世上神經病真的很多! 四天跑 112 公里已經很累了, 現在還要搞一個一天內就跑完 112 公里的遊戲!?" 不過, 以他們這些高手而言, 每人分擔 20~22 公里, 只要 2 小時就跑完了! 所有帳蓬裡的 A 隊選手聽到 "2 小時以內就跑完 20 公里", 都瞪大了眼! 他們自己親身跑過了, 知道在這種天候下, 跑這種崎嶇的賽道, 是多麼的艱辛呀!

      梁姊跟大家分享跑戈壁的一些訣竅, 說明中歐商學院的人怎麼訓練選手, 並且說 "其實來這兒跑步, 最重要的, 第一是心態, 第二才是準備." 大家深有同感, Lou 更是大表贊同! 其中講到 "一離開起跑線, 女生的東西就交給男生揹, 水袋, 能量補給包, GPS 等等, 總之就是要盡量減輕重量, 才能衝刺以省時間." 我開玩笑說 "這樣會不會以後一離開起跑線, 女生就開始脫脫脫, 最後變成穿比基尼在跑啊?" 大家笑說 "這樣每個男生都要流鼻血了!" 哈! 後來中歐的教練也來我們這兒, 分享了不少寶貴的經驗, 我相信這些心得, 一定會被政大的選手分享到下一屆去 (去蹂躪戈十一, 嘿嘿!).

      傍晚比較沒那麼熱的時候, 大夥兒開始搭帳棚. 此時夕陽已殘, 我以夕陽為背景, 幫他們幾個選手拍照. Steven 號稱奶油小生, 但兩天下來, 鬍子長出來了, 被笑說變成中年大叔了, 呵呵! 

      此時風勢逐漸變強, 為了減少迎風面的阻力, 我們今天把帳篷轉了 90 度來搭.

      一同搭完帳棚後, 大家都很有成就感; 雖然前天有人抱怨說 "跑步不怎麼累, 最累的是搭帳篷!" 但今天已是第三天搭帳棚, 所有人都駕輕就熟, 加上心態上的調適, 所以愉快搭完 22 頂帳篷.

      吃過飯後, 眾人到終點線迎接 B 隊選手進場. 今天雪茹決定雪恥, 不唉不嚎地跟著大家一起飆完這火辣辣的 31 公里, 真棒!

      傍晚 Linda 姊說要拍照, 因為要謝謝贊助的廠商, 所以要把每個贊助商的旗幟拿出來合照一番. 一開始大家還興致勃勃, 但過一會兒, 發現怎麼那麼多旗幟要拍啊!? 於是開始不耐煩. 今年的募款聽說不是很理想, 但真的算起來, 還是不少呀!

      大家很勉強地拍完所有廠商的照片, 最後決定自己也要來一張合照. 這是 A,B 隊和四位工作人員 (邱老師, 丁哥, KK 和我) 共患難後的照片, 彌足珍貴!

      晚上在公帳裡, 我逐一處理每個人的水泡, 血泡, 酸痛和失眠. 雪茹雙腳的前端, 幾乎都是水泡, 被我戲稱是 "水足館"! 孟蔚不喝椰子水, 終於沒拉肚子了. 我把酸痛貼布發給大家, 請他們在睡覺時貼上, 明天早上起床時再拿掉. AB 兩隊隊員的水泡都更嚴重, 大家叫苦連天. 在處理當中, 我正稱讚 Karen 很厲害時, 她突然走過來說 "我好像也起水泡了耶!?" 結果一看, 真的也中鏢了. 果然是共患難哪!

      此時風勢越來越強, 丁哥開完會, 帶來成績. 台大今天又是第 12 名, 政大則以 4 小時 29 分, 追過北大國家發展院 (BiMBA), 名次往前邁進一位, 得到第 16 名. 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比賽, 唯有毅力不撓, 堅持到底, 才有機會獲勝.

      先處理完 A 隊選手, 好讓他們提早去睡. 等 B 隊選手也處理完畢, 已經是午夜 12 點了. 我手上的空針幾乎用盡, 偷偷預留一支, 明天要給 Vivia 使用. 3M 紙膠也幾乎沒了, 點滴只剩一瓶, 棉花棒一百多支完全用完 (籌備會準備了一百支, 我自己有多帶了將近 40 支大小棉棒)! 去年這些衛材, 幾乎都沒用到哪!

      整理完醫療駝袋, 走出去空曠處刷牙. 強勁風沙不斷襲面吹來, 我得背對著風來漱口, 尿尿時更要小心, 免得潑了一身的水, 呵呵!

      回到公帳裡, 才知剛剛 Anderson 有來找我, 說是要處理水泡. 啊, 但他回帳篷睡了, 我沒有幫到他, 真不好意思!

      我上了一下網, 把今天的疲累, 在 line 上哭訴了一下, 直到 12: 40 才回帳篷睡覺.

      但風真的好強, 吹的外帳砰砰作響. 有許多細沙, 從內帳的通氣窗落下來. 我一開始用魔術頭巾摀住口鼻, 發現這樣還是會吃到沙子; 於是回公帳去拿我的口罩, 突然發現公帳的角落坐著一個人, 把我嚇了一跳. 原來是宗憲坐在那兒, 玩手機裡的電動遊戲! 此時已經是凌晨一點了呀!

      我驚呼 "宗憲, 你怎麼還沒睡?" 他說 "風這麼強, 怎麼睡得著啊?" 哪呢? 敢情這小子會害怕!? 我說 "你不睡, 明天怎麼跑? 你這樣會虛脫的. 不可以, 快去睡覺!" 我好像變成值星官了!

      但他誤會我的意思, 說道 "我明天一定會跑完, 不會影響我們拿沙克爾頓獎啦!" 我說道 "我相信你一定會跑完, 但你不睡覺, 明天會全身痠軟無力, 會很痛苦的!" 但他堅持要留在公帳裡, 不肯回自己的帳篷. 我只好換個角度說 "組委會每天會來查, 過了晚上 12 點後, 公帳裡不能有人, 否則會處罰加時, 這樣會影響成績!" 頓了一下, 看他不為所動, 只好繼續說 "好吧, 如果有人來查, 你就說你在檢查 GPS, 並且在做對講機充電好了."

      我走出公帳, 望著滿天星斗, 迎著強風細沙, 看了一下金星和木星拱月, 才回到自己的帳篷裡. 這風從傍晚 7 點多開始吹起, 在晚上 10 點左右增強, 就這麼一直吹到隔天早上 6 點多! 明天 B 隊將在 5 點半檢錄, 6 點正出發; A 隊在 6 點半檢錄, 7 點出發. 由於今晚已累, 所以說好大夥兒 4 點鐘起床, 先調好 GPS, 然後開始整理營地.

      我看看手錶, 1: 30 am, 我只剩 2 個半小時可以睡了. 在呼呼風聲中, 戴著口罩, 又將魔術頭巾折了兩折套上口鼻, 才終於能完全擋住細沙. 躺了大約半小時後, 總算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urrando&aid=24112356

 回應文章

柚子花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22 11:50

覺得滿奇特的,天山的雪融成冰河水來到舒勒河,這兒四處沙漠=溫度很高=

河水還可以如此冰涼=

蕃茄是那裡盛產的產物嗎?還是有經過衡量拿來做為選手的補給品?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22 15:41 回覆:

番茄和黃瓜 是這兒的農產品, 加上多汁, 所以剛好適合選手們食用.

雖然是沙漠地形, 但基本標高就有 1100 公尺了, 所以河水還是很冰涼.


金大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12 11:23
"這真的是用命去跑呀!"

金杯杯知道,肯定說:命太好了!

呵呵

第一次拜訪田納西(刊載在世界日報家園版)

教美國小孩下圍棋(刊載在世界日報上下古今版)
涼拌韭菜——綠野鮮蹤(刊登於世界周刊料理功夫版)
費城 訪洛基雕像(刊載在世界日報旅遊版)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12 16:09 回覆:
呵呵, 平常命太好了, 所以去戈壁折磨一下, 免得遭天忌~

丫丫爸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10 12:36
可是你不覺得很多作家寫得還真爛 !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10 14:14 回覆:
對, 這是真的, 我買過什麼 "年度暢銷書", 或是什麼 "多少名人推薦的書", 結果看完後, 覺得是浪費錢的一本書, 哈!

丫丫爸
等級:4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10 09:00

這麼專業 !

有沒有考慮出書啊!  我二姊有出版社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10 11:53 回覆:
我哪有資格出書啊! 自己寫著開心就夠了~

多硯坊 (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8 16:25

二小時跑完 20 公里
非常厲害了

記得服役時 10000 公尺的全副武裝跑步
以二十來歲的體力
跑進 50 分鐘內都不錯了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8 21:14 回覆:

wow, 您應該是海陸的吧? 10 公里重裝, 只要 50 分鐘!!

不過, 他們在戈壁上跑, 最主要是地形上的困難, 加上天候, 所以女生 20 公里跑 2 小時, 實在是非常厲害! 中歐的男選手, 可以在 1 個半小時左右跑完!!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8 10:48

玩命不是?

這哪是比賽!

年輕真好!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8 13:36 回覆:
這真的是用命去跑呀!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7 20:54
深夜風這麼大,我的天!帳篷不管用嗎?沒戴口罩豈不完了。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7 22:46 回覆:
風大到 感覺帳棚都快要被吹走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5/06/07 20:51
地面溫度 50 度 - 太可怕了。
老魔王(Turrando) 於 2015-06-07 22:45 回覆:
地面溫度因為一直曝曬, 所以會比空氣中溫度高很多; 就像車子裡的溫度, 會比外面空氣高出一倍以上, 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