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石頭島驚魂記》28
2015/04/02 08:36:54瀏覽753|回應0|推薦83

翌日早上,與佩珍吃過早餐,佩珍自行坐公車離去之後,張良在街角的便利店門前的公共電話打給他的同學吳立明;跟他說自己下午後就要回去了

「幾點飛機?」電話的另一端問他。

「沒有那麼早,是晚上七點的飛機。」張良說。

「你告訴我,你下午在哪裡?我來送你。」

張良告訴他的同學自己在那裡之後,就把電話掛掉了。然後他進去便利店買了一份報紙,拿著報紙回去旅館。他坐旅館大廳的一張椅子上以輕鬆的心情在看;報紙的頭條新聞是昨天星期六選舉的結果,那個被他認定是神經病者的竟然以些微的票贏了,當選了石頭島的島長。真的跌破眼鏡。

 

在旅館的餐廳吃過午飯,然後回去房裡把簡單的隨身行裡拿出來,在樓下櫃檯辦好退房後,感到有點疲憊的,就在大廳的沙發椅坐著閤眼睡一會。

還不到下午四點,良的同學就來到旅館找到他了。

「不用那麼早去機場。」張良對他的同學說。

「我們進去喝咖啡吧。」吳立明說。

「好!」

 在餐廳坐下來時,吳立明就很生氣的說:「真的被那三八婆氣瘋了!」

「幹嘛那麼生氣?」

「昨天被一個臭三八說我性騷擾她。」立明彷彿被火燃燒一樣說著。

「什麼性騷擾?」良問。

「是這樣的;我們那個放射師騎機車撞斷了小腿,現在還在醫院躺著。」 喝了一口咖啡,然後說,「醫院缺人,我被迫去當臨時的放射師。昨天一個三拾二歲,名叫楊嬌茵的臭三八來做照胸部的X光。她沒有換好衣服就走進來。你也知道,穿著胸罩是不能照的。我就用手指指著她的胸部對她說:『是要照那裡,妳要換衣服才能照。妳要去外面換,或者在這裡換也可以。』然後她說在這裡換。我沒有再說話,就站在離她有四尺遠的地方等她。可是,這三八婆想換又不換的站在那裡不動。我就想到外面有一堆排隊等照X的人,就急著對她說:『需要我幫忙嗎。』 這樣問她其實我的意思是叫她快一點。結果這個臭三八事後竟然對媒體說我性騷擾她。把我說成要偷窺她的那裡的。我要偷窺這種年紀的奶球嗎?要看也要看年輕一點的!

「你也遇上這樣的倒楣事喔!」良笑了一口說著,「我也碰過好幾次了。常要聽診,碰上女的,不管她年齡多少,我都會先跟她說需要聽診,可能會碰到妳的胸部喔!如果有說不要聽的,我就不聽。」

「那三八婆竟然報警怒告我猥褻。剛才被院長問了一個小時。我告訴院長,只是跟那個女的說了兩句話而已。媒體竟然加鹽添醋,把我說成色魔一樣。

「別緊張啦!那個女的無非是想向你詐一些,要一些和解金啦。你根本不用理她。反過來,我建議你告她誹謗名譽。」

「有道理。」

「別生氣啦!這種年齡的女人仍未婚,想男人看她胸部想瘋了,而你卻站在她背後不瞄她,她當然氣上心頭啦!正常啦。泌尿科的女醫師不知看過、摸過多少男人的小弟;如果每個男人都說她性騷擾,那她不是站在球場上解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不過,在這裡讓人跌破眼鏡的事情太多了些;這島上神經病的司法官、檢察官一大堆,說不定你運氣不好碰上一個神經病的法官,判你猥褻罪成立都有可能。因為我也曾在這裡幾年,了解這裡的法官心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就過來我這裡上班吧。」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2194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