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石頭島驚魂記》27
2015/03/31 10:11:50瀏覽821|回應0|推薦63

他急匆匆的走進浴室沖澡,但又試著一一回想起今天所發生的事,疑惑著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奇緣。

良洗過澡出來,就看見佩珍在床頭上以坐躺方式看著電視,胸前遮蓋白色床被。他穿著內褲猶豫片刻是否鑽進床頭上去,但實在是情慾難禁。想著,實現男人原始的本性快感有何不對?況且此刻總不能讓人掃興,傷害人家一番的情意!

她將視線由電視畫面轉移至他的身上來,並對他微微一笑,且做了個俏皮的鬼臉。

他鑽進床上時有一堆問題湧向腦海,例如:她是做什麼的、家裡有幾人、父母親是做什麼工作、她的男朋友又是……一長串的問題想問她,可是,倘若現在的氣氛問起她這些來,毫無疑問是讓人感到十分討厭。

她的嘴唇向他的胸膛靠過來,他將一切的問題暫且拋至九霄雲外,此刻需要的並不是那些問題的答案,而是……

他們熱烈的吻著對方,撫摸對方身體,他撫摸她的雙峰……逐漸昇華至準備飄然進入一個神話的世界時,他倏忽發現了有什麼不妥的,停下動作,睜開雙眼。

「嗯,怎麼了?」她問。

「我沒有雨衣!」

「沒關係,我平日有吃藥。」她說。

隨後的一切都是那麼完美……。爬過高山、遊罷那令人忘返的仙人島以後,她的情緒忽然變得很奇特;覺得自己又好像走到另一個遙遠又痛苦的世界似的。因為她的臉上表現出一副哀傷的神情,似乎又想起了什麼。

「妳在想些什麼?」他問。

「沒有什麼。」她低下頭。

沉思一會後,問他:「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呀?」

「張良。我是胸腔科醫生。」

「可以帶我去國外嗎?」

「帶妳去國外?嗯!目前並不是很方便耶。」

「為什麼?」

「因為妳到了國外,我太太見到妳的時候,我怕她會誤會什麼的…」

「你已經結婚了哦!」她嘆了一口氣說。

「是的,我結婚兩年了。不要聊這些。」他說,「可以聊一些妳的家人這些嗎?」

「我爸這幾天應該不行了,他失業在家,身體一天比一天差,都是靠鄰居幫忙照顧,我也找不到工作。」她說。

「真慘!…那妳母親呢?」

「別提她!她早就死了。」

這個時候,張良走進浴室裡。

「我要寫一封信給同學。」她亦下床穿好內衣褲之後,就在桌邊坐下來寫信。

他沖過澡出來靠近她,看見她寫的信前面文字:

「安妮:

我此生中唯一的超級好朋友,我要跟妳說聲再見了,妳不用悲傷,也不用為我難過。妳或許會問我為何要這麼做,做這種蠢事。好吧!我告訴妳,將近三年來,生活荊天棘地棘得我遍體鱗傷,我真的受夠了,我無法平靜下來;關心我的人離我而去。

我找不到什麼好工作,也沒有什麼才藝,只有國中學歷,自己一無是處,活在這世上根本毫無意義。……」

 

「嗯,妳在寫些什麼?」良問她,「妳好像在寫遺言似的…」

「你不要偷看我寫信好嗎?!」她滿臉愁容的稍微抬起頭對他說。

「好吧!我不再多說就是了,不妨礙妳寫信哪。不過」他想說什麼的,但又塞在喉嚨,最後還是說了:「我是胸腔科醫生,可以探測到妳身體是否有毛病,但無法探知妳的腦神經是否出問題。妳明白嗎?」

「我不想去明白,因為就算明白了,對我一點用處都沒有。你明白嗎?」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2189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