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說《在黛安芬工廠的日子》10
2014/04/04 12:44:18瀏覽538|回應0|推薦45

此刻我的內心就好像滑翔機一樣由二千公尺高空忽然急速滑落到三百公尺,這麼戲劇性的轉變一下子讓我腦袋的線條又亂成一團;原本蠢蠢欲試作為男人的第一次,如今卻由興奮的狀態遽變為崩裂式的失望。

為什麼會有如此肆虐、稽的失望劑出現,皆因我這個人有個不成文的習慣來規範自己,就是自己的錢包一天最多只放三佰元在裡頭,而銀行的提款卡通常放在家裡,不隨便放在錢包內;縱使平日和周師傅他們下班之後去吃雀局飯摸八圈麻將;倒楣輸掉超過三佰元了,也照例拖延隔天才結清。這樣的規範是不允許自己亂花錢,以免公司發薪日還沒到就變成窮光蛋。

 我正在思考尋找較恰當的方式時,電影已接近尾聲。心在想,如果去開房的話,少說也要花上佰元的房租吧!到底需要多少,我半點都不清楚,因為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真傷腦筋,為什麼自己今天沒有把銀行的提款卡帶在身上呢?真是蠢蛋一名。身上沒有錢就什麼事情都免談,大男人不可能跟女孩子說自己身上已沒錢了,那是多丟臉的事。

既然缺少了那些,怎麼辦,也是沒辦法,既然開房無望了就得找個傻瓜理由來跟阿怡說才好了!不然的話,接下來彼此都會覺得彗星正在撞地球了,那是多尷尬的一件事。

電影散場了,我竟然大膽的牽著阿怡的手走出電影院。從阿怡暖溶溶的手心,我可以感覺得到阿怡正在等著接下來的節目;因為她帶著羞答答的眼神望了望我一下,然後就稍微低下頭。

然而,我的腦袋經過一輪古裡古怪的思維搏鬥後,最後我帶著滿是無奈且含含糊糊的語氣回她:「我今晚有點不方便,需要回去住處。」

之所以跟阿怡這麼說,並不是自命清高,而是我這個笨腦袋實在找不著更美好的藉口。

阿怡聽到我這麼說之後,她的視線直視前方一會,然後稍微側著頭望了我一眼,眼神有點尷尬,但臉上依然帶著微笑,好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似的,但是她還是好奇地問我:「為什麼會不方便?」

她的聲音好低,但好柔美,雖然是在問我,但似乎又認為我不需要回答她也無妨。我倆走到一樓梯口那裡停了下來,阿怡把她的頭部輕輕靠到我的肩膀上來,說著:「男人也有不方便的日子哦!」

「因為我有一件衣車零件在住處,明天需要帶去公司試驗,所以今晚我得回去住處。」我不得不編了個理由。

她柔美的聲音好像杜比音響發出的柔情曲般悅耳,令我整個心臟跟腦袋產生激烈的打鬥。

夜已深,但我倆並沒有睏意。我們走去離戲院不遠的一個加油站旁邊的一張椅子坐下來,好像電影兩小無猜的情侶在卿卿我我的聊著一些日常的事情。就在這個時候,我想到阿怡的感情問題,她是否跟男朋友分手了?今天才與我出來…藉此抒解自己的情緒,因而就想到要與我去開房?我試著問她。我明知道問人冢感情的事是很失禮,但還是這麼問了:「妳是否把妳男朋友甩了?」

「嗯!快一個月了。」她說。

「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嗎?」我說。

「覆水難收。」

「這樣啊!」

「不要講這個好嗎?」她握緊我的手,彷彿腦海浮現一些她不想再見到的什麼似的,不一會兒後她又說:「不如我們星期日去大嶼山玩囉,星期六下午坐船去,晚上在梅窩過夜。你覺得如何?」

她的提議又使我的腦袋開始想入非非起來,馬上就回答她:「好!我剛剛也是這麼想。」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MATANG&aid=12246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