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意外險
2006/03/10 14:07:27瀏覽590|回應1|推薦3

   

    美好的清晨。

    麗莎將頭靠在華生的胸膛,輕輕的問:「你真的要走?」

    華生弄熄了香煙,輕撫她的肩膀:「我一定要走,妳知道的。」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看情況吧,最快是今天下午,我的工作都是這樣,隨時要加班就得加班,還不能抱怨。」

    他下了床,走進浴室。

    麗莎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問道:「最近怎麼老是加班?」

    「我怎麼曉得,老闆說要加班大家也不敢多問,其實我已經想換工作很久了,只是一直找不到比較好的環境。」

    「穩定是最重要的,我想還是先維持一段時間再說吧!」

    華生走到床頭,低下頭吻了她,說道:「不過晚上我會特別偷偷早點回來,妳該不會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麗莎笑了笑,凝視著華生:「虧你還記得,我還以為你工作太忙會忘記呢!」

    華生拿起放在床頭櫃子上的鑰匙以及皮夾,走到衣架旁拿起大衣,一面穿一面說:「我怎麼可能忘記我們三週年結婚紀念,對我來說,再也沒有其他的日子比今天更重要的了,所以晚上我一定會回來,我保證。」

    他又走了過去吻了麗莎:「我走了,愛妳。」

    「我送你出門!」

    「不用了,妳繼續睡吧!」

    「不,沒關係!」麗莎穿起衣服:「我堅持要送你!」

    「好吧!」

    麗莎送華生出門,站在門口,看著華生上車發動,華生向麗莎揮揮手,麗莎則報以一個飛吻,她目送華生離去之後,才回到房間。

    原本打算只是要小睡片刻,不過因為前幾天因為失眠的關係,一直沒有睡好,所以決定要睡個痛快,於是她就一直睡到下午2點才起床,然後開始忙碌的準備一切。

    首先,她去菜市場買了一堆材料準備今天的晚餐,她特地買了很多東西,今天是他們結婚三週年的紀念日,當然要好好的慶祝一番。

    接著她又去了髮廊整理一下自己的髮型,那個年輕的設計師還真有兩下子,她覺得自己好像年輕許多,所以給了不少的小費。

    回家之後就開始準備今天的晚餐,她總是喜歡從容有條理的作任何事情,因此在晚上六點,她已經完所有的準備工作,等著華生回來一起慶祝。

    華生沒有失約,準時回來了,麗莎熱情的幫他開門,脫下他的外套,掛在衣架子上。

    「你累嗎?」麗莎溫柔的問。

    「嗯,還好,今天的工作雖然複雜,但是不難處理。」

    「有碰到什麼困難嗎?」

    「除了一個糊塗蟲差一點弄錯帳目,其他就沒有什麼,不過他倒是令我緊張了一下,萬一真的弄錯那可要損失上百萬。」

    麗莎將菜端上桌,招呼華生:「先去洗手來吃飯吧!今天是特地為你準備的!」

    「是為我倆準備的吧!」華生笑著說。

    他走進廚房,麗莎倒了一杯酒給華生,也替自己到了一杯,在餐桌前坐了下來,她對自己今天準備的料理感到相當滿意。

    華生從廚房出來,在她的對面坐了下來,麗莎舉起酒杯,對華生說:「敬你!」

    「結婚週年快樂!」

    「嘗嘗這個烤牛肉,這是我特別為你製作的,裡面用了一種新的燒肉醬汁,試試看喜不喜歡。」

    華生吃了一口,讚道:「真是美味!妳的廚藝實在驚人,妳怎麼做的?」

    「這是秘密!」麗莎笑著說。

    「你總是喜歡賣關子。」華生又吃了一口牛肉,他很喜歡這種醬汁。

    「聽你公司同事說,你最近常常和一位女同事走的很近,還常常到她家去。」麗莎一邊吃著肉一邊問。

    「喔,妳說的是潔西卡吧,她是我們公司的同事,這次要去喬股公司辦理合併的事情是由我們兩個一起負責的。」

    「哦,是這樣啊,今天你也去了她家吧?」麗莎繼續說。

    「是啊,今天我們要再度確認上次和華盛頓那邊分公司的帳目核對的情形。怎麼?妳有看到我們嗎?」

    「是啊,我看到你從一個女人家走出來,我認出那個女人,確定那是潔西卡,原本我以為是我把別人認錯成你了,可是後來我看見你又轉過身去吻了她,我從那個角度看的很清楚,所以才確定是你。」

    華生沉默,他又吃了一口牛肉。

    「你還打算騙我嗎?」麗莎輕輕的問:「你要騙我多久?女人對事情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對自己的枕邊人出軌的行為特別敏感。三個月前你就經常加班,可是卻不見有加班費,上次無意間看你的存摺,裡面根本沒有進任何多餘的帳目,相反的,我卻發現每個月有固定的一筆錢匯進一個固定的戶頭,我猜那應該是潔西卡的帳戶吧。」

    「妳居然偷看我的東西!你這個卑鄙的傢伙!」華生大聲說話,他知道麗莎其實老早就已經完全了解他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刻意選在今天才跟他攤牌。

    麗莎輕輕的說:「你說我卑鄙?偷看?你說什麼傻話?是你在外頭有別的女人,你還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

    華生瞪大眼睛望著麗莎:「是的!我是背著妳在外頭有別的女人,不錯!是潔西卡!」

    「那你為什麼還要騙我?」

    「騙妳怎樣?妳刻意選今天跟我說,是想怎樣?跟我離婚?」

    麗莎說:「離婚?別傻了!我一個家庭主婦,沒有工作,跟你離婚誰來賺錢養我?靠贍養費?那種微不足道的數目字根本不夠。」

    「那你打什麼鬼主意?」華生冷笑,他心中覺得他在麗莎的生活中實在是太重要了,麗莎根本不能沒有他,這也是為什麼他敢大膽的背著她在外頭廝混,事實上他現在一點也不緊張。

    「我本來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來好好的談談。」

    「別傻了!」華生道:「再怎麼談也談不出什麼結果!老實跟妳說,我愛她比愛妳還深!」

    麗莎低下頭。

    華生又吃了一口牛肉:「怎麼?還有其他要說的嗎?」

    「喔對了,」麗莎抬起頭說:「我忘了告訴你,今天我碰到一位同學,也算是我的老朋友,她現在在做保險,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

    「我不認識什麼賣保險的?」華生又喝了一口水,他覺得空氣有點悶。

    「聽起來你好像不認識她?」麗莎望著華生,輕輕的說:「我還以為你們認識,因為她跟我說你跟她買過一份保險。」

    華生根本不予理會,繼續吃著牛肉,他覺得呼吸有點困難,又喝了一點水,幫助吞嚥。

    「所以我就問她你買什麼,她說你買過一份意外險,被保險人是我,受益人是寫你,我本來以為是他記錯了,可是她說她非常確定。」

    華生放下刀叉,吃驚的望著麗莎,他原本以為麗莎應該永遠不會知道這件事情的。

    麗莎繼續說:「她還跟我說這一份保險的額度不小,如果我不幸意外身亡,那麼你將可以得到兩千萬,怎樣?還是一點印象也沒有嗎?」

    華生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現在你可能在心中揣測我到底打什麼主意吧!我沒有什麼特別的主意,我只是想告訴你,我今天之所以會去和那位朋友碰面,是因為我也買了保險,有點問題要向她確定。」

    「哦?」

    「然後我就發現一件很巧的事情,我們買的居然是同一種類型的保險,只不過額度比你稍微大了一點。」

    「是嗎?」

    「比較起來,假設你不幸意外身亡,那麼我可以得到將近五千萬的理賠,是不是大多了。」麗莎平靜的說。

    「五千萬!」華生幾乎要跳起來:「不可能!妳哪有這麼多的錢投保?」

    麗莎笑著說:「這還不簡單,說穿了其實沒有什麼,我很樂意為你解釋的,不過在跟你說明之前,我想先介紹一位朋友給你認識。」

    「誰?」華生問道。

    「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麗莎站起身來,走向客廳,帶了一個人進來。

    「潔西卡!」華生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大叫:「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們認識?」

    潔西卡笑道:「你很意外?」

    華生瞪著面前這兩個女人,越來越感到恐懼,他好像已經能夠隱約猜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世界上的事情有的時候還真的蠻奇妙的。」潔西卡吃吃的笑著。

    華生道:「你們想要什麼?」他望著兩位他最親密的女人,發現他們越來越陌生。

    麗莎道:「我們沒有想要什麼,事實上我們接下來將會得到的所有一切的東西,理論上都不是我們想要的。」

    華生不懂。

    潔西卡接下去道:「相信你們結婚三年,生活一定很幸福美滿,你是標準的上班族,麗莎則是標準的家庭主婦,雖然沒有小孩,但是還是過的很甜蜜。我也相信你們的親朋好友也一定會這樣覺得,所以假設你現在突然意外身亡,絕對沒有任何人懷疑麗莎,相反的大家還會給予莫大的同情。」

    「突然意外身亡?」華生咯咯的笑著說:「別傻了,你以為殺人有這麼容易嗎?」

    「所以我說是意外,不是謀殺,」潔西卡說:「比如有一個人突然發生車禍,或是突然被高樓上落下的花瓶砸到,或是不小心跌落懸崖,這些都叫做意外。」

    「妳以為要製造出這樣的場面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嗎?拜託!妳太天真了!」

    麗莎笑著說:「你說的沒錯!所以我們並不會決定這樣做,這太愚蠢,也太費心思,而且難免會招惹懷疑,所以我們選擇了更簡單的方法。」

    「什麼方法?」華生不屑的問,他一直覺得有點口渴,好像什麼卡在喉嚨,呼吸很不順暢,他又喝了一口水,慢慢的吞下去。

    「食物中毒。」麗莎慢慢的回答。

    潔西卡笑道:「我知道你應該對芝麻過敏吧?」她看著牛肉的醬汁:「這種燒肉醬汁裡面含有芝麻的成分,只不過上面沒有明確的標示,一般人如果沒有拿去化驗恐怕也不會知道。」

    華生吃驚的看著她,覺得胸口好像越來越收緊,快要喘不過氣來。

    他喘著問:「等等!妳還沒告訴我你哪來的錢投保!」

    麗莎道:「那是潔西卡的錢,事實上嚴格來說,那也是你的錢,好像是你幫自己買了一份保險,死了之後錢歸到我手上,是不是很諷刺?」

    她接著又說:「我相信你剛剛吃的這些份量已經足夠造成意外身亡,之後我可以得到五千萬的理賠金,那已經夠使我過下半輩子。」

    華生覺得他胸部越來越難受,他呼吸越來越急促。

    麗莎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呼吸越來越痛苦,那是酒精的催化作用,你在不久就會覺得眼前發黑,接下來就休克。」

    華生憤怒的站了起來,卻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

    他看著眼前的景象越來越恍惚,耳邊依稀還聽的見兩個女人輕蔑的笑聲,不過越來越模糊…。

    「你不該想殺死我的,」麗莎用一種憐憫的語氣說:「如果你沒有買那份保險,我說不定還不忍心下手。」

    這是華生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在潔西卡離開之後,麗莎打了電話。

    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完全沒有人懷疑可憐的麗莎,正如同事先預測的一樣。

    至於保險的部分,五千萬的理賠金全部進了麗莎的戶頭,除此之外,她又得到了另外一筆五百萬的理賠金。

    在華生過世兩天後,潔西卡發生車禍,她從山路下坡時煞車失靈,連人帶車滑落谷底。

    潔西卡生前曾經買了一份意外保險,受益人寫的是麗莎。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iner&aid=200073

 回應文章

平靜安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潔西卡跟麗莎是什麼關係
2006/09/14 12:03

為什麼潔西卡要跟麗莎合作,又在生前幫麗莎買了巨額保險..

那麼她的意外也不單純嗎?畢竟潔西卡跟華生有同事關係..


天上人間,海市蜃樓;仙境傳說,子虛烏有 * 68度角 * 荒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