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情人節(上)
2006/05/29 06:30:21瀏覽454|回應1|推薦7

天色徐明時,允亮已起床,等到梳洗完畢從浴室走出來的時候,似醒非醒的朦朧早已消散。

    走向書架,打開音響,優雅的旋律飄盪在整個房間,拿起放在上面原本用來裝糖果現在卻被用來存放奶粉的瓶子,沖泡牛奶當做他的早餐。

    認識允亮的人都了解,他是一個生活規律,作息正常的人,這一點和如今與他相同年齡層有著「草莓族」稱號的七年級生有點疏離。

    相異之處不僅表現在生活作息,在興趣、談吐、言行舉止等各種細節也一併的顯現形跡,就拿音樂來做比方,時下排行榜上的流行音樂對他毫無任何吸引力可言,反倒是五零年代甚至更早時期的老歌才是他的興趣所在。當傾心於那些曾經風行一時如今卻逐漸被世人所遺忘的詞句時,無絲毫矯揉造作之情分明的洋溢在他充滿喜悅的臉上,那種天真可掬之態不僅經由聽覺呈現在他的外在,似乎還進一步對他的身心作出更加深入的感應。

    和平常一樣,吃過簡單的早餐,他收拾好書包,準時出門。

    晴天,好天氣,太陽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歇息積累了充沛的活力,重新露頭,鮮亮的照在天邊。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節,不過學校卻不會因為這樣而停頓,一樣要上課。今年開學的日期比以往提早一個禮拜,也許是因為新舊校長交接所導致行政上需要的關係,反正無所謂,允亮不在乎。

    和預定時間一樣,來到教室時,距離上課時間還有二十分鐘左右,通常允亮都是第一個到教室的人,今天卻是例外,連他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特別是當他發現那個比他早到的人竟然是忠耀。

    在所有的同學當中,忠耀算是興趣個性和允亮最為相近的一位了,但還是保留了某些存在於七年級生身上的某些部份特質,可說是處於一個過渡的狀態。

    但早到畢竟不是他的特質。

    「早啊!」允亮笑著打招呼,走到他習慣坐的位置上放下書包:「今天是怎樣?這麼早來?」

    「你手機昨晚沒開嗎?」忠耀問。

    允亮感到有點奇怪:「我手機睡覺一律關機,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是通訊錄上的,是另外那支。」

    允亮從書包裡拿出充電器:「它昨晚沒電了,我今天打算拿來充電。」

    「不用充了,你現在先去醫院。」

    「醫院?現在?」

    「現在!」忠耀的語氣斬釘截鐵。

    「可是第一堂課……

    「翹課!」

    允亮是不翹課的,即便是不點名的課,無聊的課,聽不懂的課一律不翹,所以當他聽見忠耀提出這個不合常理的要求時大感不解。

    「為什麼要我翹課去醫院?」

    「思涵出事了!」

               

    任何有人的地方都存在著「小核心」、「小集團」這類的小型團體,有人稱之為「死黨」,這種情形在大學更是顯著。如果要融入其間,首先必須滿足一個不可少的條件:參加活動。無論是什麼樣的活動,校內校外都無所謂,由於經濟上的考量,大多仍以校內舉辦的居多,因為不需要花費太大。

    許多活動打出來的招牌總是冠冕堂皇,看似極富有教育以及學術價值,事實上只不過是替那些想要玩樂或趁機交異性朋友卻又不知如何親近對方的人提供了彼此接近的機會以及藉口而已。雖然真正有實質意義的活動仍是存在的,但隨著玩樂的觀念以及需求量在當前社會的年輕人生活中所佔的地位日益增長,參加的人數愈來愈少,想辦成的機會也難上加難。

    幾乎不參加任何活動的允亮,和許多小團體絲毫扯不上關係,但不代表他的人際關係不好,相反的,他很受歡迎。

    少參加活動換得的代價是:很難交到女朋友,特別是在班上,所以當他和思涵交往的消息傳到大家的耳中,聽起來簡直就像書上的神話一樣不可思議。

    思涵長的很清秀,五官輪廓深邃卻又不會顯得過度突出,家庭背景也不錯,身邊不乏許多追求者,但最後她以允亮作為最後的選擇。

    他們交往還不到一年。

               

    一般人對護士都有一種錯誤的見解,甚至可以說是偏見,在他們眼裡總是以為在醫院護士會溫柔的走過來,用甜美的聲音詢問你是否需要任何的協助,這種觀念在去過任何大型醫院之後便會立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醫院的任何一個走廊都可見到白衣天使的身影,不過這裡的護士幾乎沒有空閒的一刻,忙進忙出,自然也不會太開心,所以當一位護士用不耐煩的語氣告訴允亮應該到哪裡去的時候,他並不感到意外。

    「走到底那個櫃臺去問問看!」

    「好的,謝謝!」

    他走了過去:「請問,我要找李思涵。」

    「喔,你是他什麼人。」

    「我是他哥哥。」無傷大雅的撒謊對允亮早已成為家常便飯。

    「李先生!」

    允亮回過頭去,一位身穿白袍脖子上還掛著聽診器的醫師站在他身後:「有件事情我必須先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

    「請跟我來。」

               

    在和醫師談論之後,允亮和思涵的父母一同走出診間,遙遠看到兩個孤單的人影佇立在走廊的末端。

雖然只是在許久以前有過一面之緣,允亮一眼就認出是詩韻的父母,於是走了過去。

思涵是讓詩韻騎機車載出去才出事的,允亮一直對她騎機車的方式很不以為然,她喜歡騎快車,每次在紅綠燈快要由紅變綠卻又還沒完全轉變的當口催大油門衝出去。允亮曾經說過她這樣的作風遲早會出事,想不到居然真的發生。

「很抱歉,」詩韻的父親首先開口:「真的很對不起!」

「她還好吧?」允亮說的是詩韻。

「輕微擦傷,已經回學校了。」

    思涵的母親在長凳上低頭坐下,雙手掩面。

    「你要進去了嗎?」這句話是思涵的父親對允亮說的。

    「是。」允亮的回答很簡潔。

    「你已經見過醫生了?」詩韻的母親問。

    「是。」

    「拜託你……」思涵的母親抬起頭,想說什麼卻又哽咽說不出話,在她哭紅的雙眼下還掛著兩行尚未乾透的淚痕。

    「我知道怎麼做的。」允亮說。

    「那麼,」思涵的父親側頭示意:「進去吧,她在裡面。」

他開門進了病房。

               

    陽光斜射,透過窗戶照進房間,一抹光線漫過擺在床腳平台上的花瓶,在思涵身上的白色被單投射出長長的影子。

    「嗨!」允亮露出笑容。

    「你怎麼來了?」思涵問:「如果我沒記錯,今天不是滿堂嗎?」

    「當然是滿堂,」允亮坐在床邊:「我叫人幫我請假了。」

    「幹麻不用代點的就好了?」

    「我這麼帥,每個老師都認識我,怎麼可能代點?」

    思涵笑道:「你都不害羞的嗎?」

    「我只不過說出一件事實而已,為什麼要害羞?」

    「你不懂得要謙虛一點嗎?」

    「長得帥又不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你來幹麻?」

    「陪妳。」

    思涵睜大眼睛看著他:「為了陪我翹課?」

    允亮輕輕抓起她的手:「現在覺得怎樣?」

    「好多了,」思涵道:「不過還是有點想睡,頭暈暈的。」

    「你的臉好蒼白,」允亮問:「沒有吃東西嗎?」

    「吃不下,不想吃。」

    「告訴我,為什麼會出車禍?」

    思涵躺在床上說:「我本來要在家裡看電視,結果同學打電話來,說要一起去逛街,說什麼有特價,我就出去了。後來在那個公園和大廈旁邊那個轉角,一台跑車直直的衝撞過來,所以就變成這樣。」

    允亮知道那個轉角,不知道已經出過多少車禍了,原因是因為交通指示燈設計不良,向市政府反應也沒有效果。

    「有抄下車牌嗎?」

    「哪裡來的及。」

    「所以我不是說過,晚上不要出門。」

    「好嘛!」思涵一臉無辜。

    「想不想吃東西?」允亮問。

    「就跟你說吃不下嘛。」

    「那要幹麻?」

    「不知道,電視節目都好無聊。」

    「那我去借點電影來好了,妳想看什麼?」

    「隨便,不要戰爭、恐怖的都行。」

    「好吧!」允亮起身:「妳等一下,我馬上回來。」

    (待續)

( 創作小說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iner&aid=290709

 回應文章

請幫我買香蕉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讚!好看!
2006/09/09 17:53
有出書嗎?
怪客不自知何許人也,也不存在人生目標,混吃等死,飽食終日,欲求營生不可得,妄念離世沒勇氣,平生以幻想為職志,庸庸碌碌亦不知悔改,默默無聞也不求上進,人稱二十一世紀末最後的草莓族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