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書摘] 還想遇到我嗎 - 鄧惠文
2010/09/13 17:17:20瀏覽7053|回應1|推薦1

不忍心傷害別人是一種善良,但有些時刻,在別人與自我之間,終究得傷害一個。當彼此的存在互相抵觸時,因為不願傷害別人、無法取捨,最後可能瀕臨自我的消失。


愛情、婚姻,任何親密的關係都是一個互動的系統,當系統出現問題,無法排除累積的內在壓力,需要發生變化時,看起來總像其中一個人無情,另一個癡情。一個人叛逃,另一個追捕。一個貪婪,一個正直。一個聰明,一個愚傻。但事實並非如此。相對的兩種角色之間,哪一個比較輕鬆,哪一個比較痛苦,不足為外人道。


人的內心不只有一個自我,或者說,除了最主要的那個「我」以外,還有許多被潛意識割裂的部份,那是自己不喜歡或害怕的部份。把不願正視的部份切落,向外投射到別人身上,讓別人扮演自己討厭的角色,然後可以輕蔑、指責、抗議別人,藉由這樣的過程,攻擊自己討厭的東西,確保自己已經跟它們無關,遙遠得很安全。這是克萊因學派客體關系理論的核心。其實沒有人不曾如此,但明白自己如此的卻很少。


不願或不敢回顧的創傷,豈是逃避就能抹滅?不敢注視的東西,越是存在。不僅存在於過去,也存在於當下。如果繼續逃避,還會帶進未來。


狂愛的本質濃烈,想嘗試人需要擁有強韌的心性,以及遺忘的能力。否則代價可能是漫長的一輩子。


介於年輕與年老之間浮浮沉沉的年歲,不知該往前看還是往後看,每次戀愛都受傷,但還是繼續戀愛。每一次都以為是最後一次,以為再也容不下新的創傷。
掙扎著遺忘,然後又奮力地記憶。
或許,這其實是人生最美妙的階段。


無可選擇地被告知分手後,總是很想追查原因。挫敗多次,才明白分手的原因不是窮追猛打就能問出來的。惟有帶傷前行,在沉澱與釋然之後,才會從思考中浮現,一種明淨的理解。


對一段折磨的關係,習慣試盡溫和的方法,非不得已不忍重手破壞要害。
當愛情痛苦拖延,雖然覺得對方過份,卻因為心軟而姑息、因為恐懼而妥協、不甘付出最後的代價,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過程拖得太長,本來無辜的終將變成別人眼中咎由自取的一方。
無止境的讓步,會使自己變成對自己最過份的人。


身旁重要的人情緒低落時,我們也會跟著擔憂、挫折,形成心理的壓力。
這時必需有所覺知,先把自己的情緒與需求放到一旁,不要讓想法發展成「他的不快樂造成我的壓力」,從對方的立場、個性與思路,瞭解讓人痛苦的核心是什麼,需要的協助又是什麼,才能提供為對方獨特量製的支持,至少不會給予更多的傷害。
安慰別人時,必需先忘記自己。這才是真正的同理。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與眾不同,女人當然喜歡「我跟別的女人不同」的想法。但這種特別應該用來讓自己過得更幸福,而不是用來拯救別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男人。
如果要這樣,還不如當個最平凡的普通女人。


愛情不該算計,本來就應該無私,但別忘了用心把付出包裝成禮物,
讓對方知道它的價值,愛情才能在彼此的感恩中茁壯。同樣的奉獻如果沒有標籤,粗心的對方可能習以為常,當成是不值錢的倒店贈品。

禮物是無價的,贈品是廉價的。愛情可以不需心機,但還是要有智慧。


愛情需要經過真實的歷練,才知深淺真假。許多戀愛時在意的事,激情、默契、能力、趣味………,在缺乏基礎的生中竟顯得毫無用處,就像無處可掛的飾品。當自我感覺飄搖恐懼時,只想有份穩定的陪伴,如磐石一般的存在。

然而,人生並非日日風雨,終生只守著石頭又是另一種磨難。如果激情與穩定不可兼得,該為晴天選擇飛翔的翅膀,還是為狂風選擇安全的港灣?
我們始終困惑著。


當內心受傷,渴望像小白兔般被呵護時,就要像小白兔才行,如果用獅子般的臉孔爭論或指責,就只能得到獅子的孤傲。這是行為與反應的自然因果。


我並不認為女人一定要像小白兔,看清自我與他人的互動模式之後,如果還是想走獅子路線,就該忠於自我,繼續做獅子。我只是發現,理清情緒因果的人最終都有共同的發現 – 那個充滿敵意、憎恨怒吼的野獸,其實並不是自己。越有自信時,越可以柔軟。而那些在獅吼前無計可施、令人失望的伴侶也不見得那麼糟糕。
示弱並不代表自己就是弱者。真正的堅強,難道不是柔韌嗎?


可不可以讓愛情復古地純潔浪漫? 在充滿壓力的現實中尋求成就,掙扎著不被否定,我們都需要一個不被錢財權勢汙染的溫暖擁抱。


一個需要不斷追問「你在哪裡?」的愛人,一段需要頻頻查證的感情,對自己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我比較喜歡老派的說法:打開鳥籠,會飛回來的才是妳的。停止一廂情願的追捕,才有空閒回頭看看自己,說不定自己才是該飛的那一個。


年輕時為了被帶領而裝傻、裝笨、裝可愛,年紀漸長後,不想再浪費時間了,如果伴侶不能帶領又不願讓人帶領,只會一起困在原地。


一起工作多年、非常熟稔的朋友,在眾人的追悼中卻變成一個陌生的人。越多人講話,就越陌生。最後像是多重分割的影像,彼此的描述充滿裂痕,根本無法兜攏。
或許每個人都有只讓某個人看到的某個部份吧。並不是虛假或隱藏,有些面向有能在適當的機緣和頻道上被認識。

最重要的個人歷史,只有她自己知道。在追悼會上對著老公手上的鏡頭說話的人,不會是我們過去的愛人,越是刻骨銘心的越不可能出現,而越是私密的事,越不適合公開陳述。


於是,一個人最深刻的部份註定只存在於相應關係人的心中,那是一種專屬的、無法分享的歷史。一個人最讓我們懷念的部份,是只與我們共同經歷的部份,別人無緣認識這一個她,如此專屬的感覺形成彼此之間獨特的連結。

人當然有某種真實,但並不等同被任何人認識的真實,因為其中還牽涉彼此的投射與互動。如果能體會如此流動的人性,容許伴侶有自己無法觸及的部份,感情的空間應該會寬廣許多吧。


一個人需要為愛情設限到什麼程度,取決於一個人承受傷害的容量究竟有多大。


容量極大的,像電影「Terminator(魔鬼終結者)」那樣,不管被砍成幾段都能迅速重組復原的人,就不受拘束地愛吧。即使愛上不負責任的人、不容於世間的對象、沒品德的惡棍,都能毫髮無傷地通過。但真的有人容量這麼大嗎?

容量小的,每次失戀都像掉入地獄的,不得不在受傷後學習設限,保護脆弱的自我。每個人多少都有關於對象的基本原則,一般如「沒有責任感的不行」、「會打女人的不行」、「別人的男人不行」…….挑剔一點的如「上完廁所不洗手的不行」、「沒工作的不行」、「垃圾不分類的不行」等等,差別在於嚴格度、現實感和可行性。
   
不過,多一份理性和預設,就可能在愛情中少一分可愛,這是無奈的事實。如果把愛戀之心規範到「永不失戀」這種程度,就好像穿上厚重的盔甲,雖然安全,卻很難讓人擁抱。

愛情之所以壯闊唯美的元素之一,不就是「反理性」嗎?被人無條件地愛上,是動人的;無條件地愛上別人,是危險的。這種人我之間的矛盾,冷靜與情熱之間的掙扎,是愛情對人性的挑戰。

對於奮不顧身的可愛可憐人,愛情給予的回報不一定是幸福,而是面對自己本質與極限的機會,至於看清之後會趨向幸福或者毀滅,就要看個人的心性了。一個心性真誠溫柔的人,即使錯愛受傷,最終也會癒合成美麗的痕跡,有何可懼呢?


不去處理的問題,大部份都會繼續跟隨,如同背後陰影。就算昨天沒有能力處理,明天我們也許會有長進,只要願意醒來,每個人都有破除詛咒潛力。


女人喜歡為自己做家事,至於為別人做家事,則要視心情與回饋而定。畢竟家事是個人的事,眾人的事叫做政治。個人的事由個人打理無妨,如果被迫為「眾人」灑掃洗濯,那已經不是家事,而是政治了 – 權力與性別的政治,或是更普遍的,愛情政治。
因為愛,女人才願意為一個男人做家事,甚至願意為這個男人的其他家人做家事。


女人為什麼愛入鏡,我心裡嘀咕,這還需要問專家嗎。


年節期間和學妹聚餐,她帶著一歲三個月的女兒。女人在社交場合總會自覺有種壓力,似乎非得表現喜愛小孩的母性不可。人人臉上堆滿了笑,努力討好寶寶,心想:如果她願意讓我抱一下,真是極大的肯定。然而,不知是我技巧生疏,還是她識破怪阿姨的虛情,一被放進我懷中就開始掙扎,奮力嘗試逃出。正當我滿頭大汗、困窘無比時,學妹舉起相機對著我們,前一秒還抓狂抵抗的女娃竟然立刻端坐在我的腿上,還咧嘴擺出奶粉寶寶般的完美微笑。


喀嚓一聲,閃光燈亮過之後,她又恢復魔獸般的掙扎,瞬間逃離我的手臂,奔向她的媽媽,搶著觀賞剛拍的照片。

看著沉醉在自我影像中手舞足蹈的可愛小女娃,誰能否認女人愛拍照是一種天性?
平常精明,一談起愛情就變得迷信又脆弱,一遇到相機就反射性地擺出被期待的姿態。女人不是無知,只是如同神話中的納西瑟斯,因為迷戀自己的影像才忘情落水。


不管經濟衰退、全球暖化、世界如何變遷,女人的祈願永遠包括戀愛、變美等歷史悠久的主題。招桃花是慾求伴侶,拍照是慾求美麗,但別因此認定女人膚淺愚昧。想透過伴侶肯定自己的獨特,透過鏡頭記錄自己的魅力,那終極的慾求不是伴侶也不是美麗,而是存在。如果在任何挫折下都還能愛慕自己,不也是一種深沉的力量嗎?


我們常說拈花惹草是男人的特質,其實有些女人比男人更像花蝴蝶,不負責任的程度和威脅性比男人更大。有趣的是,為什麼在女性看來不可思議或低俗粗糙的誘惑方式,還是能夠得到許多男性的回應呢?


Mike說,男人看到女性忸怩作態、說出離譜的諂媚話語時,雖然也覺得愚蠢,但想到這位女性愚蠢的行動都是為了得到自己的注意,可見自己在她眼中多麼重要!這麼一想,當然不可能厭惡她,而是感激地回應。


「而女生對她的不以為然,不管理由多麼嚴肅,真正的原因還是在於嫉妒,氣自己無法像她一樣自在地跟男人親近吧。」Mike仍然站在Jasmine那邊,還為她常受女生排擠而打抱不平。


公的花蝴蝶和母的花蝴蝶,到底哪一種比較可惡?
在誘惑的世界中嬉戲,各取所需。旁人很難理解,也不需要理解,只管自己不被玩弄受害就好。至於嫉妒,最簡單的邏輯是:如果喜歡像別人那樣,就努力變成那樣。做不到的話,承認極限,接受自己。


明明說自己不想變成那樣,說她虛偽、膚淺、低級……,但氣惱的情緒卻無法平靜,到底是怎麼回事?


或許自己對於某些事物的矛盾、失落或不滿並沒有完全修通。如果能對自己完全滿意、感覺充份安全,就不會被花蝴蝶干擾了。
不管是公的還是母的。


能幫助自己朝夢想前進的人,用習慣的名詞來說,就是所謂的「貴人」。


貴人並不一定是有錢有勢的豪門男人,一個女人如果貪戀男人的錢財地位,在關係中註定只能當次等人。獨立自主的女人所期待的貴人不一定有錢有勢,重點是能提供「心靈的能源」,可以支持女人做自己想做的事、協助女人克服障礙,不論是在任何方面。


如何找到貴人型的男人?交往前觀察他的個性?看他是否體貼、會不會做家事?是否尊重女人?問他「如果飄流荒島、陷入飢荒,你會割自己的肉來餵我,還是把我吃掉?」


經驗豐富的女人都會發展出一套適用於自己的好男評估法。請教過幾位總是得到貴人協助的女性之後,我發現最重要的秘訣:自己要有執著的目標。


「像一部朝目標奔馳的列車,男人想跟妳在一起就必需一起前進。如此所有男人對妳的好感都會變成妳的能源。」她們說。


對那些磨磨蹭蹭不想上車、一心只想扭轉列車方向、或是擋在軌道上的男人,雖然不需殘忍地輾過,但至少要大聲說出:「快走開」「請下車」!


近來與年輕女孩聊天的經驗不禁讓人懷疑浪漫已死。聽花樣年華的少女倒背如流地列出擇偶條件,其實是不太舒服的經驗,感覺她們比維多利亞時代的阿嬤還要現實。


取捨是困難的,人生各個面向皆然。現代生活中被淘汰的東西往往不是不能用,而是因為主人想要更好的。


人的本性應該具有喜好變化的部份吧?但又害怕變化帶來的不熟悉,以及不熟悉處境下的挑戰。於是我們努力固定生活的基調,只在小地方滿足一下求變的渴望。小換造型、換包包、換佈置能讓人快樂,大換工作卻令人焦慮,更不要說換老公之類的事了。不知有幾人能在情愛生變時真心慶幸,感謝人生還能有變化?
失去歡迎變化的好奇胃口,是成長附帶的一項損失。


感覺自己與環境格格不入、滯礙難伸時,需要暫時停下來,先確認自己的本質。一個愛好自由與力量、美洲豹一樣的女人,勉強扮兔子演小女人,難免事倍功半。反之,如果喜歡撒嬌被疼愛,就別裝豹紋逞強充面子了。


我用斑馬狗的T-shirt標誌一段追尋自我的經歷。何必在制式的環境下以為自己是個怪胎,試著出走吧。發現也好、重新打造也好,總有一天不需再說I wish I were,人就該活在適合自己的地方。


習慣把「沒有人那樣」當作界線,不再追究為什麼,不再勇於嘗試,認為這才是成熟嗎?從綁頭髮、穿衣打扮、學業、工作、戀愛、婚姻……,一個女孩到底錯過了多少可以很棒的事呢?
別再對自己說「沒有人那樣」了。缺乏獨立思考、墨守常規、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才是下個世代眼中的「沒有人那樣」。


審美是一種理想,生活畢竟是另一回事。


有人說老化的第一個心理徵兆就是變得封閉,不再接受新事物,例如只去自己熟悉的餐廳,吃相同的東西,做相同的打扮,見相同的人。

大多數人從小孩到年輕的階段,也就是中年之前,不斷地追求新事物,到了某個時期,便轉趨守舊與戀舊,拒絕新的嘗試,逐漸陷入自己選擇與構築的世界,慢慢在裡面變得自以為是,躲藏於其中,避免無法適應新事物的焦慮與自卑,這就是所謂的「落伍」吧。


從許多長輩、朋友和自己身上,我都看到這種似乎是命定的趨勢,但無疑地,這應該是趨向退化與毀滅之路。所以當我看到活躍於時尚地盤的老人家,或是七、八十歲時還興高采烈地學習中文輸入、用Skype跟國外的兒女聊天、玩Wii、對任何新發明都躍躍欲試的人,看到她們以無比的活力顛覆衰老的預設,心裡總會昇起由衷的敬佩,還有一種深刻的感謝,因為她們展現了駕馭歲月的希望,對後繼者彷彿一種救贖。


春日午後,這群萍水相逢的人們在搖曳飄散的花雨下啜飲綠茶,聊著必須放棄哪些人事物,才能如此出走。彼此之間沒有疑問,只有相知的靈犀—
人生如櫻花短暫,不想被軌道束縛。


她問我們:「台灣女生最期待對男友展現什麼?」
雖然沒有浴衣那樣傳統的服裝,想讓男友見識自己「女性化潛質」的心情還是一樣的。例如,找機會做菜、烤餅乾、做手工藝、展現跟小朋友玩的功力……更厲害的突然織出一件毛衣,或是趁男友睡著時洗好他成堆酸臭的衣服、還把他的公寓打掃得一塵不染。


然而,這類行為有其奧妙。如果打算婚後經常做這些事,當然要好好展現給男友看,就像推銷合約或商品時,理應介紹所有功能那樣。但很多女人未來並不想經常下廚,不想帶小孩,不想洗衣服,也不想打掃,卻還是要在交往時表演一下,意思其實是:「你夢想的傳統女性的溫柔,我是具備的。」「我想做的時候,這些事都可以做得很好。」


不過,所謂「我想做的時候」非常稀少,很多男人都會忽略這一點。我的學長婚前吃了一次女友做的糖醋排骨,滿心歡喜地以為未來家裡就是館子。誰知結婚十年以來,家裡一次也沒開伙,「太太的拿手菜」一生就那麼一次。


在解放與未解放的心態間矛盾著,偶爾披上傳統形象的彩衣,想得到男人保留給傳統女性角色的讚許。有時只是一時懷舊的興起,卻讓別人對自己開始錯誤的期待。


到朋友家作客時,當眾家女眷搶進廚房,那些讓出路來、一邊誇獎別人賢慧、一邊到客廳納涼的,往往包括真正天天做菜的女人,因為天天做,難得偷閒時,根本不想跟別人搶。其中當然也有真正不會做和從來不想做的,其他女人可能會挖苦她們,藉機彰顯自己的賢慧。但看見這樣還想靠近她們的男人,期待的不會是她做的菜,而是她的其他特質。


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是擇偶時最有效率的過濾機制。


能夠覺察自己對人的好惡慣性,時時敞開心扉,不帶成見地對待新朋友的人,算是少數。因此,要成為被所有人喜歡的人氣寶貝,真的很不容易。即使個性好、待人好、真誠勤奮、熱心公益、和藹可親、美麗可愛………,還是可能因為某種奇怪的原因而被某些人視為眼中釘。加上想法、意見,人各有志,如何讓所有人都認同呢? 一直都希望做人氣寶貝的話,難免因挫折而感到痛苦。


從小越是乖巧可愛的人氣寶貝,越容易變成一生為他人而活的可憐寶貝。盡力理解他人的立場,盡力完成本份的事 – 這是很好的心態,然而,盡力就好,不需要得到每個人的喜愛,別讓不理性的人傷了自己的心。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onoSu&aid=4409214
 引用者清單(1)  
2014/09/27 19:28 【udn】 這有其他商品!手臂 自由 怪手 閃光燈比價

 回應文章

Sylvia S
I just quoted,thank you
2011/01/28 07:11
Hi!I really liked your summary so I quoted them in my blog, hereby I am asking for your kindly permission. Thank you for sharing!:)
Cheer up!(NonoSu) 於 2011-02-01 14:12 回覆:

很開心妳也喜歡鄧醫師的文,她的文字可真的有療癒作用呢!!

其實我有些疑惑,不確定分享自己打字留存的這些文摘會不會有侵權的問題,但就是忍不住想分享這些我覺得很棒的字句!!!!!!

就...............繼續分享好了!! 希望對這些文字有感觸的朋友有機會也去找書來看,書摘只是被我斷章取義截取下來的片段而已。

為我們共同的這份喜歡,握個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