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書摘] 傷心咖啡店之歌 - 朱少麟
2013/08/05 02:46:59瀏覽1305|回應0|推薦0

學校裡的課業多麼單純,一個課堂五十分鐘,一個學分二十個課堂,切割得清清楚楚,成績來自老師指定的作業範圍,作業又來自特定的教材,讀完了,就拿分數。畢業之後呢? 那就好像是用一輩子的時間,來上一堂長長的、沒有人來評分的自修課。

 不。應該說在這堂人生的自修課裡,人人都在替你評分數,困擾的是,為什麼既不欣賞卻又必須這麼在乎別人的評分標準?

 ♠ 既然在生命中沒有更好的出路,那麼只有將自己與環境相容。

做個上班族,不就是那麼簡單嗎? 不過是按照這個提示單上的事項生活,然後,讓自己的生命內容量化、規則化、細節化、紀律化、社會化、機構化、機械化…..然後,所有的事情就會變得簡單了。

 ♠ 青春像是一場風暴,我們都像得了一場熱病,那時的想法,現在想起來,有時候連自己也不明白。

 ♠「我總是羨慕那些確實知道自己要做什麼的人。我的生命那麼茫然,我會做的只有逃避。」
「在我看來,那是因為妳確實知道妳不想做什麼。」

 ♠ 人們一般能認可的工作,是既有的歸類下的產物,要有身份,有名銜,有收入,最好有清楚的作息週期,具體的產出或成績,然後人家才認為你是一個有工作的人,才認可你的生活。我們都被社會機器異化了,變成先有工作,有身份,然後才有人。

 ♠ 有時候我頹廢得想做一個一無所有,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的流浪漢,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我連想靜靜地躲在家裡,都得編出一個對別人說得過去的理由。

 ♠ 人真是奇怪的社會動物,互相需要,又互相壓迫,就像哲人說的,一群擁眾取暖的刺蝟

 ♠ 妳看看台北人,忙了一輩子,追求的是什麼? 不過是闖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地盤。人太多,土地太少,領域的度量衡變成了錢。大家窮其一生賺取金錢,好劃下在社會中的地盤。財富多的,領域充裕,志得意滿不怕進退失所;財富少的,仰人鼻息倉倉皇皇,如同無地自容的孤獸。人群越擁擠的地方,追求財富的慾望越明顯,只因為那求取地盤的慾望越迫切。賺錢機器,人最後變成了賺錢機器,被自己的領域慾望所驅動,身不由己。看到了這片空曠寬裕,勾起了人心底最原始的記憶,在一片可以伸展野性的土地上,不必被侵犯,不勞去爭奪,所以非常安詳,停止了生活,開始了存在。誰不需要這種感受?

 ♠ 妳不想跟旁人比賽,可是整個生活本來就是一場瘋狂的競跑。

 ♠ 當妳說妳不自由時,不是指妳失去了做什麼的自由,而是妳想做的事得不到別人足夠的認同,那帶給妳精神上或道德上的壓力,於是妳覺得被壓迫,被妨礙,被剝奪。翅膀長在妳的肩上,太在乎別人對於飛行姿勢的批評,所以妳飛不起來。

 ♠ 公平來自比較的概念,一比較妳就陷於尺度上的束縛。

 ♠ 最可怕的事莫過於把自己的生命拋到一種無盡的規律中,像鐘擺一樣地過活。更可怕的是無處可逃,因為到哪裡都一樣,人人都在拼命開拓自己的地盤。

而比可怕更可怕的情緒是對自己失望。

 ♠ 人,只要物質上有起碼的保障,其他的地方,為什麼一定要去跟隨別人?

 ♠ 在我看來這片燈海像是滿天星斗,星星之間互相有重力牽引,互相影響著對方的生命。每粒星星之間的因緣又很長遠,今天你看這牽引往東,可能是一千年前另一粒往西的星星留下的反作用力。有緣的星星,不斷重聚,互相成就彼此的方向。這千萬道牽引,要一直到每顆星星都找到它永恆的軌跡,達到一種平衡圓滿的狀況才會停止。

我們就是有緣的星星,前世的緣份在今生兌現。我們都帶著未完成的功課來人間修練,修成一堂課就向圓滿又邁進了一步。我們有緣相聚,就是因為在這輩子的功課中,有很多道題目都在彼此身上,我們必須相逢,遭遇問題,再用我們的生命去尋求解答。若是找不到答案,那麼我們下輩子還要再相遇。

我最近開始思考,做個弱勢族群有什麼不好? 做條懶蟲,低姿勢爬來爬去,那才叫輕鬆。重點是,只要它真的不羨慕強勢者的天地,誰有資格去批評它的快活?

環境雖然不能變,價值觀卻是可以多樣的。最可怕的是強勢的一元化的價值觀,就像台北的世界,好像脫離了這城市就脫離了社會的主流,好像不拼命賺錢就註定是天地間的弱者。不是這樣的,還有什麼事,比儘其量地追求自己喜歡的生活更重要呢?

 ♠ 重點是妳自己怎麼想,愛不愛,不要去管別人用什麼角度定義它,看待它。這個世界最不缺的就是規範,規範上要妳做的都必須和別人一樣,一樣的價值觀,一樣的人生觀。妳不覺得這種生命乏味嗎?

除非出於自願,否則別人也無從玩弄一個人的感情。

 ♠ 人生的路,本來就在一念之間,沒有勇氣走出自己的路,卻推諉於其他人的生活觀,是何等懦弱的情緒?

天地之間本來就無限廣闊,其他人的生活觀是其他人的事,這個城市多麼無辜,它從來也不曾困住人,是人的狹隘思維困住了這城市。

 ♠ 人往往一不小心就被環境同化了,以為這就是唯一的生存方式。

 ♠ 總是這樣的,不管人與人之間有多少仇視對立,最後得勝的,只有時間,時間會慢慢收拾雙方,一個先,一個後,終究都歸於塵土,塵土哪來的仇恨呢?

 ♠ 星星比太陽還要大,我們看到的每一道星光,都是在宇宙中旅行了千萬年以後,才射進我們的眼睛裡,不是很奇妙嗎? 只要想到天上這些瞬間閃爍,是億萬顆星星億萬年之久的發光,我就…….我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幹嘛。

一想到,我們這輩子只活幾十年,活在這麼小又這麼擠的地球上,我們活上十輩子也比不上一顆星星的一瞬閃光,那我們到底在拼什麼?

 ♠ 是不是因為在我們的城市裡看不到星星,所以我們都弄錯了,以為一輩子很漫長很嚴重,一定要拼命爭出個名堂? 結果呢? 每個人到最後都活得一模一樣,可是卻又十分茫然,疲倦不堪。

 ♠ 這個世界上總有一樣事物是你所愛、所眷戀的,讓你一想到就覺得生命中還有幸福和光亮,那是什麼呢?

 ♠ 我早就學會了,珍惜一個人的方式,就是一丁點也不要擁有,只要從旁邊陪陪他,做一種溫柔的襯色。只有這樣子,才不會失去他。

 ♠ 聖誕夜本身,就是一種宗教,而等待是它的儀式。在充滿了信仰的遠古的年代裡,這一夜人們等待著命運中的黎明;如今,在擁擠而荒涼的城市中,人們用這一晚回憶那種還有信仰與期待的時光。

 ♠ 問題很簡單嘛,不喜歡的你就改變它。

 ♠ 人很容易察覺自己失去了什麼,失去的痛苦往往比擁有的感受具體多了。

 ♠ 自由並不存在。這兩個字只是人類跟自己開的一個玩笑。

自由像風,只存在於動態之中。你能夠捕捉住風嗎? 停止的風就不再是風了,那只是一縷沉悶的空氣。自由也一樣,要不你在追求自由中,要不你就在失去自由中,你只能在這兩種動態裡懷想著可望不可即的自由,但是你得不到它。

 ♠ 獅子的自由就是綿羊的死亡。

 ♠ 自由只來自愛。不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愛,還包括對一切理想的追求。當你心中燃起那種火一樣的熱情,在自己的意志驅動下,全心全意,不顧一切阻礙去追求,別人非難你,不怕;環境阻撓你,不怕;因為你已經完全忠於自己的意志,那就是自由。因此,只要有愛,你在哪裡都自由。

 ♠ 世界非常大,大得超出你的想像。不要脆弱得被自己的苦悶限制住,也不要自大得以為可以找到絕對的答案。

 ♠ 刺激是好的,否則日復一日的刻板生活,不是機器的人怎能不疲乏?

 ♠ 投資的樂趣,就在驗證當初下注的眼光。

 ♠ 我總是以為,這個世界分兩種人,一種懂得集中動力,他們有穩定的方向;另一種人的目標渙散,窮其一生也不會有作為。我同情後者。你讓我學到這種同情是多餘的,我們在價值上的座標根本就不同,太主觀就是偏執了。

 ♠ 既然有一顆想要振翅高飛的心,就不要指望在太通俗的辦法裡找到答案。

 ♠ 橘子在陽光裡紅熟,蜜蜂把花粉攜帶在腿上,世間的一切,都有了既定的安排和韻律,人的一生似乎也是這樣,生下來,活下去,在社會裡各展所長,各司所職,大部份的人對這都沒有問題。

問題出在有很小部份的人厭煩了這種韻律。

 ♠ 我準備要出去走一走,之後,還沒想過,一邊走一邊想吧,有什麼損失呢? 一隻不肯把花粉攜帶在腿上的蜜蜂,可能是個悲劇,可是牠所損失的是什麼? 是一隻普通工蜂的一生勞作。我要說的是,讓我去自由地闖蕩吧,充其量是,我所損失的不過是一個一般人的人生罷了。

 ♠ 寬厚是一種反射力,不過是把自己多餘的優勢,反射在比自己弱勢的人身上的能力。

 ♠ 你要學會對自己坦誠,絕對坦誠。

如果在世界上的頹廢,可以換來對自己的負責,那我寧願對自己負責。

 ♠ 如果不是因為回憶,人的心也許就不容易受傷。回憶是個磨砂的放大鏡,美麗的,會更加美得無法捉摸;可怕的,卻益發猙獰,而且猙獰得不可追究。

 ♠ 晴空下,她坐了一整個下午,什麼事都不做,就是等著絢爛的日落。

在她的城市裡,這樣的閒耗叫做虛擲,荒度,浪費,因為在那裡萬事具足,獨缺時間和空間。而這裡的人幾乎一無所有,連手錶都沒有,所以有用不完的時間。人是種子,被播種到哪裡,所謂風水、土質、氣候都是運氣。不變的是,這裡的人和那裡的人,各自想辦法找到了存活的姿勢。

 ♠ 難怪人是容易寂寞的動物。為了填補寂寞,人發展藝術,人探索感情,人用盡方法伸出手締結友伴,聚集得越擁擠,就發出越大的呼喊,生存。終究這都是蒼涼的努力,終究這改變不了事實,自始至終,人都活在一場自生自滅的旅程。

 ♠ 很諷刺的,失去一切壓力的結果,也是窒息。

 ♠ 人之所以快樂與受苦,都是因為同一個原因,人有理想。

 ♠ 天地無情,萬物循環。用人的有情的眼睛來觀照,難免徒惹感慨。除非人是星星,不管照看這世界多久,它就是不聽,不聞,不為所動,不參與,不干涉,兀自明滅閃耀。也因這樣,幸好是這樣,這世界才能成形。不然,一念之仁救了狼嘴下的羔羊,結果是餓死了洞穴裡的乳狼。這結果還是一樣的,讓旁觀的人憑添悲傷。

 ♠ 如果不以人的角度去觀望呢? 那麼就沒有悲傷的必要,連悲傷的概念都沒有了。人和大地上的所有生物一樣,活過,死了,存活下來的繼續生活,就是這麼一回事。不管是橫死,暴死,悄悄地死,寂寞地死,整群地死,死於天災,死於戰爭,結果都是一樣,只有人才會為了死亡而悲傷。

而大自然不用人的觀點。祂集合了萬物的生滅、增減、垢淨、枯榮,大自然不用人的觀點,大自然沒有人的悲傷。

 ♠ 人的感情,到底是一種高貴的本質,還是作繭自縛的未進化象徵?

 ♠ 飽滿壯麗而盈目的,只剩下藍色的大海,和西斜的夕陽。從大山上看下去,眼前只有黃色的土地,藍色的海,綻放橘紅色光芒的天空。生命在這三者之間太微小,太微小了,只是附著在地球表面的微塵。

一百萬年之後,身邊的所有生命都不復存在了,可能連他們的後代也絕跡了,可是天地長存,一百萬年後的浪花還是要照樣拍打著海岸。潮來,潮往,只有不用心靈計算時間的,才能脫離時間的擺弄。

而活著的生命啊,在長存的天地裡是何許的短暫渺小,窮其一生地迸發光亮,以為自己達到了什麼,改變了什麼,事實上連痕跡也不曾留下。

 ♠ 生命的意義不在追尋答案,答案只是另一個答案的問題,生命在於去體會與經歷,不管生活在哪裡。

選哪一種生活都好。哪一種生活都有它必須經歷的路途,即使從一切生活方式中逃離,他還是在經歷;經歷過了,收進自己的意識裡,又朝圓滿接近了一步。有的人走得快,在他的一生中經歷了許多人所不能體會,有的人走得慢,有的人原地踏步,有的人走了回頭路,有的人如行屍走肉,不思索,不體會,但這一切都還是經歷。這就是活著的意義。因為這樣,所以死亡也有死亡的意義,死亡是人生中另一種經歷,人把它視為悲傷。在朝向神的虛無之路上,這種悲傷只是心靈被練得晶瑩剔透之前的,自力撕扯出的裂隙。

 ♠ 我還是同一個人,而且我領悟到了,我先前的苦惱和疑問,都是可貴的過程。這些過程造成了我,所有的經歷都有意義,包括以前我所認為沒有意義的那些生活,都含有太多的課題讓我去經歷,去克服。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NonoSu&aid=8082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