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來不及】-7
2009/06/25 19:17:11瀏覽738|回應1|推薦19

吃完飯後,芷姝還很貼心的幫柏偉的媽媽洗碗,還和柏偉的媽媽有說有笑相處甚歡,站在後旁背倚靠牆間的柏偉,看到這幕畫面,心裡總覺得自己像是帶了老婆回家一樣,他還是想不通,為什麼小姝也跟當年的芷姝一樣,和媽媽聊天無隔閡相處那麼自然,彷彿早就認識了。

在夜店時,芷姝給人的感覺,就是很「都市」的上班女郎感覺,認真又很文靜,都不常開口和他講話,從來也沒有聊很多話題,就只是見面而已,怎麼如今卻比不上自己的媽媽,是自己太無能了嗎?

芷姝和柏偉的媽媽談笑間,瞥見後方有一個觀察她們的眼睛,便把切好的蘋果拿起一塊走到柏偉的面前,親切地問:

「要吃嗎?」

柏偉主動伸手源本想要拿芷姝手裡的蘋果,芷姝卻把蘋果放在柏偉的嘴巴面前,柏偉見芷姝是不肯讓他接過蘋果,他猶豫了一下便放下身段,嘴巴微微的張開讓芷姝餵吃蘋果。

但是過沒多久,芷姝的手機讓她喚起她還有正經事要做。

「喂!哥。」

「妳怎麼還沒上班?昨天忙過頭了嗎?」

聽哥哥這麼一問,芷姝心想,糟糕了,昨天的東西都在酒店搞毀了,公司的生死關頭就因為她選錯辦公地方而將面臨史上最大的困難。

芷姝趕緊請柏偉帶她回去她的家換衣服,她不會搭這裡的公車。

柏偉也不敢怠忽,看芷姝一臉著急的樣子,匆匆忙忙兩個人就衝出去了。

柏偉的爸媽看他們兩個人明明就是一對戀人,兩人還高興著,柏偉終於有伴了。

柏偉送芷姝到公司門口,照理說,只是像以往一樣,分開還會再見面的。

但是芷姝大概知道自己的未來了,柏偉卻是不知名的感覺衝擊著他的心,芷姝放開他的手,走在門口前停住轉頭再看柏偉幾眼,她要把柏偉此時此刻的模樣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永遠也不會忘記,柏偉只能感受的到芷姝不捨的心情,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也許,昨晚是最浪漫的夜晚。

芷姝一到會議室,哥哥不敢置信芷姝雙手沒有帶任何文件過來,會議上也沒有說明什麼,不知道經過多長的股東和董事的漫罵聲,會議才結束。

兄妹倆又向上次一樣,都面對著落地窗遠方凝望。

「妹,這是妳第一次失誤。」停了一下,又說:「也是最後一次失誤。」

芷姝知道自己犯下的錯誤是多麼嚴重的錯誤,但還是承受不了哥哥的審判。

「唐源對妳還有興趣,好好捉住他吧!」

話畢,哥哥也很無奈的轉身離開會議室,只留下芷姝一個人做決定。

唐源也是個企業家第三代的獨生子,為了讓對方出錢救媽媽的公司,也是不得不和唐源在一起。

「唐源也沒有什麼不好,人長的又帥又高又有氣質,不風流也不下流,這樣的對象其實已經很不錯了。」芷姝自我安慰著。

抽搐的呼吸聲,眼框便流下豆大的淚珠滑過臉蛋,透明的窗戶,映著她最想念的人的身影。

之後幾天,芷姝沒有在過去找柏偉,而是一下班,就和唐源連繫上,搭上唐源的炫麗跑車一起去吃晚餐,並且送她回家。

唐源是個具有紳士風度的男人,總是面對微笑讓人沒有距離感,總是很貼心的替芷姝開車門,每天見面都會送一個芷姝一些小禮物,例如:手飾、項鍊、刻名吊飾、髮飾……等。好幾次唐源獻上他的熱情要幫芷姝戴上當天送的小禮物,芷姝都指示迅速收下禮物不打開使用,也不讓唐源替她戴上。

唐源總覺得很傷腦筋,怎麼樣才能討得美人芳心?

柏偉也不好過,自從那天他為了芷姝動手打人之後,副理要他賠償被他損壞的東西,被他打的男人還叫其他同事排擠他,總是搶他客人,又對女客人說Lover已經有妻兒家庭了,柏偉也沒辦法在酒店混下去,索性不做了到處去找工作。

有一天,柏偉的爸爸開的檳榔攤被小混混刁難。

「我要兩包檳榔、兩瓶啤酒。」

柏偉的爸爸因為有一隻腳很不方便,拄著柺杖走的有些顛簸,很有誠意的拿給對方。

小混混打開盒子拿出一顆分給另外一個人,一顆塞進自己的嘴巴,啤酒各打開一罐往嘴裡灌,解決嘴饞了以後就想走。

「喂!你們還沒付錢埃!」柏偉的爸爸口氣有些不好的催討著。

「老子我要吃東西還敢跟我要錢。」混混甲嗆回去。

「買東西付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混混乙把喝完的啤酒罐五指幾壓裝聲勢,又罵:「臭瘸子!」

「不要叫我臭瘸子!」

就這樣,對方便起爭執了,但是礙於柏偉的爸爸腳斷了一隻,混混甲把手上喝完的啤酒罐往柏偉的爸爸臉上丟,柏偉的爸爸便拿起拐杖在小混混肩臂上亂揮,但是因為只有一隻腳不平衡也不方便的關係,很快就被兩個小混混反擊了。

混混甲一直出拳教訓柏偉的爸爸,混混乙則是拿著柺杖砸檳榔攤的玻璃窗櫃和燈管。

剛好芷姝普通在車上都不和唐源講話,只會往車窗外看街道,突然看到柏偉的爸爸被兩個小混混打,趕緊要唐源停車,然後解開繫帶,急忙地開車門跑去檳榔攤。

「住手!」

唐源看到芷姝緊急下車,自己也跟著下車看情況。

兩個混混聽到聲音便停下手邊的動作,瞧向芷姝。

「妳是誰?」

「債務明明都還了,你們幹麻還來找他們家人的麻煩?」芷姝以為對方的小混混是來追債的。

混混當然是聽的霧煞煞,疑惑的問:「妳在說什麼?誰叫他跟我要錢,老子不就是吃個檳榔喝個酒,請一次客是會怎樣?」

難道不是要來討錢的嗎?芷姝扶著柏偉的爸爸,柏偉的爸爸額頭邊都流血了,芷姝不解的問:

「叔叔,到底怎麼回事?」

「他們買東西……不給錢,還砸店……傷人。」柏偉的爸爸有些頭暈目眩,講話頓時不清楚。

「唐源,幫我個忙好不好?趕走他們,然後載叔叔去醫院包紮。」

但唐源卻沒有馬上回應,芷姝還以為發生什麼事,轉頭再看一下唐源,不懂唐源為什麼一直盯著她?唐源卻迸出了芷姝覺得困擾的問題:

「好,那妳要告訴我,妳喜歡什麼?」

芷姝不懂,這是什麼交易?這又是什麼爛問題?

唐源明白芷姝不解的看著他,他又補充:「能讓妳開心的東西。」

芷姝點點頭,說:「好。」

接著扶柏偉的爸爸去唐源的車上。

唐源從口袋西裝裡拿出一張支票也很不客氣的說:「這是給你們的錢,以後不要再來這裡找麻煩了。」

混混甲抽走唐源手中的支票,一看到數字眼睛為之一亮,覺得打鬧還有錢真是開心不已,叫混混乙放下拐杖一起閃人去花那筆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3076089

 回應文章

半吊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疑!!
2009/08/03 20:06
故事精彩吶~
『愛,來不及』
是否最後跟大少爺在一起呢?
為母醫病。

對事無極端的求追
一付欲說不言之相
事事等你先找上門
有理無處可訴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