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愛,來不及】-1
2009/05/23 06:06:12瀏覽822|回應1|推薦26
請記得先播放音樂喲!(在文章最下面)




小學六年級,柏偉和芷姝是同班同學,也是形影不離的青梅竹馬。

算不上真愛,但是那時是他們,稚嫩的愛情才剛發芽,回想起來都會讓人甜蜜到心坎裡。

當初在畢業那一天,其他同學都被家長帶回家,老師也都下班回家了,豔熱的陽光的操場上,只剩兩個人,那就是柏偉和芷姝。

柏偉拿著每年畢業那一天校門口才會有人擺攤賣花的粉紅玫瑰捧花,兩人深情款款的互相看著對方。

「送妳!」柏偉害臊的伸出雙手的捧花,臉上以羞澀的笑容面對芷姝。

「好漂亮的花啊!謝謝你!柏偉。」芷姝開心的接過捧花,聞著玫瑰淡淡的香氣還有欣賞花瓣的色澤,陶醉在兩人的世界裡。

「芷姝,你不是要跟我說不能和我讀同一間國中的原因嗎?現在快說吧!」

本來還在享受這難得的浪漫氣氛的芷姝,一聽到柏偉突如其來的提起這尷尬的問題,她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眼神飄散了一會兒,猶豫幾度,還是緩緩開口回道:

「柏偉……我,我其實要離開這裡了……」

「妳要去哪裡?」

「我媽媽要我搬去台北讀書,為以後要讀台灣大學做準備。」芷姝露出不想離開的表情,開始珍惜著最後的此時此刻。

「南部的學校不好嗎?為什麼妳媽媽非得要帶妳走?」

「我媽媽希望我以後學有所成,和哥哥一起幫忙接管她的公司。」芷姝瞧見柏偉失落的表情,自己也很愧對柏偉的感慨說:「對不起!」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台北而已嘛!又不是美國日本的,我只要存夠錢我就有辦法坐火車去找妳啊!」

「真的嗎?你會過來找我嗎?」芷姝以為一分開就沒辦法再見面了,或是非得自己再回到這裡,才有辦法在見到柏偉,沒想到柏偉也會主動去找她。

「嗯!真的!芷姝,妳一定要等我喔!」柏偉又回復了活力,自信滿滿堅定的說著。

「那我們要約定好,不准忘了對方喔!」芷姝提議道,並伸出右手的小拇指示意要打勾勾作為約定的見證。

「妳放心!我不會忘記妳的。」

柏偉也伸出自己小拇指和芷姝的小拇指打勾勾在後大拇指上蓋章,這一幕畫面彷彿停格,兩人最美的時候,就在這時。

諾言,永遠都是最美的,相信,也是堅定的動力,但是,實際上做到,卻是殘酷的。

十五年來,芷姝苦苦的等,不管是拼國中基測、大學聯考還有畢業論文這些成長階段,柏偉都沒參予過,換句話說,柏偉從來沒有上去台北過,芷姝也因為媽媽的叮嚀和嚴格管制下,也不能隨意下去南部找柏偉。

十五年來,芷姝的心思除了完成學業外,剩下的大部分都放在柏偉的思念上,她常常在想,柏偉是否忘了她呢?當初的約定,他還記得嗎?

在一個夜店裡,有將近二十幾位的陪伴寂寞孤單女郎的男士,他們的服務項目除了陪伴還有當一個聆聽者,不只言談上的歡樂還有身體互動上的快樂,玩遊戲,還有滿足霸佔、領導的欲望。

其中有一個最受人歡迎的,莫過於叫做「Lover」的男人,這是他在這間夜店才會有的稱呼。

「Lover」意指他可以是所有女人的戀人。

Lover不分晝夜,只要他上班的一天,總會有一堆女人點爆他的臺,很多女人喜歡他五官突出、結實的腹肌還有修長的身材,特別他那一雙很會放射電流的的眼睛,女人皆是著迷不已。

他一小時,要價不斐,三千塊。

身體碰觸多加兩千塊,親吻或熱吻多加三千塊,陪一個晚上開房間的話兩萬元。

多半的女人消費只到五千至六千,鮮少的千金女郎買的起Lover的一夜。

這一天夜晚,芷姝去這一間夜店,站在門口的服務生問她需要什麼服務,芷姝說她來找人,她向服務生講了一些朋友的特徵,服務生想了一下似乎有印象,便帶她過去找她的朋友。

芷姝看這情況真是糟糕,朋友竟然在那邊喝個大爛醉,還嫵媚的摸那個男人衣服沒扣好的胸膛,芷姝看不下去馬上從那個男人懷裡的朋友拉開,朋友先是慢半拍嚇了一跳,又跳回那個男人的懷抱裡。

「惠沂,我們回去了。」芷姝說。

「不要,我要待在這裡,這裡讓我很快樂,快樂的不想離開。」惠沂雖然喝的醉醺醺,但是還是能講出自己墮落的心裡話。

「惠沂,妳到底待在這裡要幹麻啊?」芷姝已經很不耐煩了,在夜店拉拉扯扯,很容易被人趕出去,芷姝不想要落到這種丟臉的下場。

「小姝,妳不要管我啦!我要待在這裡直到天荒地老。」說完便傻笑的一直盯著男人的瞳孔,貪心地又抱的更緊。

芷姝決定強行硬拉惠沂離開,再一次吃力地從那個男人懷裡拉出惠沂,惠沂口中一直求嚷著:「我不要走!我不要走!」又回頭用可憐的眼神射向那個男人,「Lover,救我!救我!」

Lover也憤然站起身,拉住惠沂的另一隻手,止住芷姝的腳步。

芷姝一臉不悅的回過頭,沒想到是那個男人也拉住了惠沂,她不悅的說:「放手!我要帶她回去。」

「不行!她是我的客人,客人還不想離開,妳就沒有權力毀了她的權益。」

兩人此時此刻四目交接了很久,雙方還認不出誰是誰,只是處在誰都不退讓的狀態。

芷姝打量著Lover全身上下,不屑的在心理語評,牛郎就牛郎,沒有前途只會任囂張慾望甚強的女人擺佈,沒有一點地方值得尊重這個行業,但是下一秒,芷姝突然瞥見Lover右手的與手臂接連的肩頭,有一個很熟悉的傷痕是她曾過很多次的。

「那是柏偉從樹上摔下來被樹之劃過的痕跡。」芷姝不經意的想起曾經自己看過柏偉受傷的過程,小聲回答自己的疑問。

但是Lover卻沒有聽見,反而趁芷姝分心的時候,稍微用力的把惠沂拉過來自己的身邊,手緊緊的握著惠沂的手,說:

「如果沒有事的話,我還想和我的honey聊天。」Lover委婉的趕芷姝離開。

Lover不管芷姝的反應,挽著惠沂的手繼續在沙發椅上你儂我濃。

芷姝的眼神落在Lover的身上,似乎有些空洞和失望。

不是說好不會忘了彼此嗎?剛剛為什麼你認不出我是誰?

你的眼裡,反而只有別人。

你真的是柏偉嗎?

在這裡撫慰每個寂寞女人的心,真的是柏偉嗎?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likeJJ&aid=2974764

 回應文章

半吊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上去
2009/06/19 21:35
蠻有趣的哦!!
好奇問一下,
小說里的主角名
通常都是怎麼想出來的丫

對事無極端的求追
一付欲說不言之相
事事等你先找上門
有理無處可訴之人
ㄎ睡蟲(IlikeJJ) 於 2009-06-20 09:26 回覆:

之前是無聊時間猛想名字 一個字一個字做組合

這次則是透過班上同學的名字(第二個字)利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