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伯也勞兮
2018/10/22 10:32:55瀏覽634|回應0|推薦87

伯也勞兮

    自「秋分」伊始,後院圍籬見到了伯勞,棕褐色的羽毛,眼眶彷彿戴了太陽眼鏡的黑色帶,一望便知那是來自西伯利亞的嬌客。飛越了幾千里到此過冬,牠們通常不成群結隊,甚至往往踽踽獨立,想來不是孤獨成性,而是如此的艱難跋涉,一切只能靠自己吧!

    每日清晨總得見牠的身影,在藩籬或枝頭踞高臨下,絕佳的視力環視草叢或枝椏間的小蟲,每一回俯衝而下總不落空,一日之間至少一兩百回才能維持溫飽。很難理解在三、四十年前,山林田野間插滿了鳥踏仔就是為牠而來,大於麻雀,小於斑鳩的身軀,如何能夠一飽人們的口腹之慾?牠也萬萬沒想到如此飄洋過海的遷徙,竟是落得客死異鄉,成了饕客腸胃裡的冤魂。

    環保意識抬頭之後,牠也算是災後孑遺的族類之一。牠們或許不知道祖先們如何在這殘酷的無妄之災活了下來,然而勞碌奔波已經是他們的日常,凶險難料的宿命,「樂觀」應該是基本的配備。待到「春分」一到,牠們又將無聲無息地消失在我的視野。與牠近半年的朝夕相遇,熟悉而又陌生,這也算是特別的緣法。牠們自去自來,我則若存若亡,與自然規律若合符節,彼此也是一種自在。

    今晨與牠打了照面,一往如常。只是伯勞!伯勞!忍不住要為你一賦「伯也勞兮飛萬里,度山海兮奮不止。劬且瘁兮猶遠徙,命實蹇兮何時已?」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68193c75&aid=11836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