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投遞
2011/04/30 09:24:31瀏覽272|回應0|推薦6

把身軀交出,讓沒什麼可遭攻擊之處。僭識毫無預警地運作著,誰也不覺唐突,甚至有些久旱雲霓之顫心喜悅。一次夢囈能不能算作一個世界?

***

他把名字給改了,好讓契約裡的名兒沒法在搜尋中被核對。

有了這一層作為,他心理才開始漸漸起了自信,想著:『一個不經意的謊言,既能護著現時的自己,同時也護到現實以後所發展出的自己。這樣的一個交閃,連古來聖者都權變,何況自己只如滄海一粟,作作,沒啥子人在意,值!』

於是他就眼也不閉地向那處模糊投遞。

***

為什麼要和梅非斯特換約?好像契約沒署名之前,一心只有道德、只有善心、只有虔心敬神。

那個天使用了渾身解術,只為接受引領順服的眼神。當他見到那使者也租用了最方便的電子花車後,順服的眼神就不自覺淫蕩散來。

那條如翹翹板忽高忽低的通道,原始設計就沒安好心眼;活像騎牆的機關,不管往哪個方向傾倒,都是道德的真相;只是那美德之服,總要比照甘醇的美酒圖案,多些兒暗示,就多了被挑選的可能。

這種手法,與真理、道德不見得相一致;但絕不至於完全相悖。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0939125726&aid=5153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