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出走
2021/10/19 18:05:41瀏覽316|回應0|推薦6

電話響起,他伸手在左口袋觸了一下,又由右口袋裡掏出不知多少年前款式的電話;突然電話鈴聲停下了。望了望來電號碼,很陌生。想了想還是按下回撥鍵。

晏生:我姓晏,誰找我嗎?

女生:有啊,你都多久沒回電話了,這麼忙嗎?

聽出來是無關緊要的推銷電話,趕緊想隨口說兩句後,好掛住電話。

晏生:哦,對不起,打錯了!

女生:別急,那麼急幹.....

***

扭了一下耳機,小提琴音樂又起,外面風吹動樹葉,更冷了。

希明:你就是這樣,到了這麼僻靜地,電話還是響不停。

晏生:不是這樣,我並不想這樣;是她來的,怕會是個轉折....總得試試....

希明:你還是下山吧,這樣的氣氛,你不會安心隨我。

他急得望著外面的天,右手不自已地搔著已經灰白的髮。

***

小木窗外大小鷄隻咕咕滴滴邊走邊叫,每走一步脖子像打釘機一般點落又回復。這個季節烏梅李樹幾乎沒了葉,一團一團簇著白花,隨著鷄鳴聲默默喘著。

風無情吹亂屋後高竹,那粗筒相互推擠,一個間隔發出如牛蛙的煩燥聲,連高處的寬長竹葉都不耐地飄落。

晏生:告訴你,說穿了你始終管不到我。

希明:你算明白了,沒事你指天說地,說些不著邊際的北嶺南星,別人才想當回事兒,真開始摸你的底,可,你又冷淡地在人面前,像什麼事兒沒發生過、哦不,像對人家說,誰要你試著和我熱絡!

希明:.........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0939125726&aid=4682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