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淺說猜忌
2009/04/24 23:41:14瀏覽305|回應0|推薦8

群己之間猜忌是很麻煩的,倒不是猜忌能像把刀刺人至死;也不是說猜忌如毒,食之必亡,但猜忌畢竟是令人惱的。

一件簡單的事,有了猜忌人與人之間就有了空隙,說實了就是沒了信任,還處處防到,要問防什麼,可能有很多答案,例如他會超越我、他會對我不利、他會害我等等,有了這等介心、戒心,萬事就難了。

這麼說有了猜忌就一定非是了嗎?想想也不那麼回事,例如新認識的人沒了一點猜、絲毫沒有戒心,再後的探求和冰釋可能也埋了,那兩人能成為朋友嗎?再者兩個相戀的人,沒有一點猜、少了任何忌,能有機會更深一層認識彼此嗎?

那你一定笑老叟亂套詞意,人與人之間容或初不相識,久了就識了,那還需要猜?那有忌的空間?當然你要說這兩個要作朋友或要作戀人,一心猜忌到底,是會亂出可怕的結果這點狼叟也相信,實質上也吃過這個虧;但猜就是要知、忌就是念不如,怎樣善加運用,也不定一點兒用也沒。

小小猜忌一下,你到底那去了?妳到底跟他怎麼了?如果這樣的心思都沒,會不會根本不在乎對方才有的禮節?朋友之間有時探探底、有時想他為何不直說,其實會變成下一階段的更好朋友邁進,除非安了壞心眼,這樣的小小猜忌,其實是有催化作用的。

人經常都被既定的框架定住了,許多觀念和價值觀也被定型了,所以一切的規和矩都被有心人或更有心人操弄,往往謹守分際和教條者就遭算計,為了什麼?就是一切照規矩來,這也是最安全的保障,可是當自己拿回了詮釋權,就不定那麼回事了,例如浪漫,不就是最違背既有定規嗎?為什麼就經常受到贊歎?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0939125726&aid=2884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