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天意與蝴蝶效應(美國《世界日報》)
2014/10/04 00:57:15瀏覽1136|回應0|推薦9

(原刊載於美國世界日報副刊6-4-2014)

我不能算是科幻小說的忠實讀者,但是有意思的科幻小說,不論是「文以載道派」(Soft Science Fiction)的或「機關布景派」(Hard Science Fiction)的我都會找來讀一讀。

我 對恐怖小說一向敬而遠之,但是我讀過史帝芬‧金1982年的非恐怖中篇小說集《四季奇譚》(Different Seasons),非常喜歡他的文筆和說故事的能力,還因此買了他一本名叫《關於寫作》(On Writing)的書,想知道他寫作的密訣。《四季奇譚》有三篇後來拍成電影,其中《站在我身邊》(Stand by Me,1986)和《鯊堡監獄的救贖》(Shawshank Redemption,1994)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名片,導演和演員固然功不可沒,故事的感人也是一大原因。因此他的小說只要是無關恐怖的,我都會去買來 看。

2011年以恐怖小說著名的史帝芬‧金改變路數出版了一本算是「文以載道派」的科幻小說《11/22/63》,題材正是我有興趣的穿 越時空和甘迺迪總統的暗殺事件。這本小說敘述一個高中英文老師因緣際會得以穿越時空回到1963年,有救甘迺迪總統一命的機會(或說是重任)。讀完後主要 感想是有兩個問題縱貫全書:

第一,如果你有機會去改變歷史,你會不會冒險犯難去做?小說的主人翁經歷了數次出生入死的意志考驗。這個問題如果不是身歷其境,其實無法回答。

第二,如果歷史改變了,後果卻不是你預期的,怎麼辦呢?這是這本書真正的議題,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點感想。

大家可能很孰悉1985年的熱門電影《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一個年輕人意外地回到三十年前的世界,無意中改變了歷史。但是電影結束時,這個年輕人在「過去」所做的事似乎只影響了主要人物的「現在」,周遭其他人的生活好像沒有變化。

那是因為《回到未來》跳過了穿越時空的一個副作用,也就是所謂的《蝴蝶效應》(The Butterfly Effect)不提。《回到未來》是個娛樂性的電影,當然沒必要搞得那麼複雜。

2004 年的電影《蝴蝶效應》顧名思義專門講這個問題,但是也只能為劇情需要而選擇性地應用,原因是「蝴蝶效應」其實是複雜的科學理論,短短兩個鐘頭的電影很難有 合理的交代,長篇小說比較有發揮的機會,加上史帝芬‧金寫《11/22/63》的態度是認真的,所以花了許多篇幅來面對這個問題,有人批評這本小說曲折太 多,實是辜負了作者的苦心。

話說「蝴蝶效應」是「混沌理論」(Chaos Theory)裡重要的一環,它的名稱源自「混沌理論」先驅羅倫茲(Edward Norton Lorenz)的一篇論文〈預測的可能性:一隻蝴蝶在巴西舞動它的翅膀會不會導致美國德州的龍捲風?〉(Predictability: Does the Flap of a Butterfly’s Wings in Brazil set off a Tornado in Texas?)蝴蝶舞動翅膀並不會直接造成龍捲風,但是它和許許多多相關的或不相關的事件錯綜複雜地結合在一起後,有可能會導致龍捲風。意思是即使是微小 到幾乎不可測的變化,都會影響到很久以後或者是很遠之外的一些表面上毫不相關的事件。

其實早在「蝴蝶效應」成為流行名詞以前,1952年 科幻小說家布萊德勒(Ray Bradbury)的短篇小說〈雷聲〉(A Sound of Thunder)就已經觸及這個問題,〈雷聲〉裡主人翁回到史前時代,不小心踩死一隻蝴蝶(羅倫茲沒有說,我猜想他是從這裡得到的論文名字的靈感),等到 他回到現在,整個世界已經面目全非。我一向佩服某些科幻小說家的「遠見」,這是一個例子。

言歸正傳,《11/22/63》告訴我們回頭除 去「過去的惡」不保證能導致「現在的善」。以此類推,那麼我們同樣也無法預測現在所作所為對未來的影響是善還是惡。那不就像蔣夢麟在《西潮》裡說的「歷史 似乎包括一連串意外事件,不合邏輯的推理和意想不到的結果。」如果是這樣,人生還有什麼意義?

頹喪之餘,突然記起多年前在夏志清的 《Classical Chinese Novels》裡讀到的一段令我印象深刻的話,夏志清在評論《三國演義》時說:「天意雖不可測,但它同時也是所有參與人竭誠所為的總和。(以上是我粗淺的 翻譯,英文原文如下:While heaven's design is inscrutable,it is at the same time the sum total of men's conscious endeavor.)」夏志清講的天意和蝴蝶效應似乎異曲同工。我感覺,不論如何我們應該盡力去做我們認為是對的是好的事,至於結果是好是壞?公不公平? 影響多深多遠?不是歷史長河裡小小的個人所能裁判的。(寄自加州)
© worldjournal.com 2014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izenwu&aid=17839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