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IS的崛起與西方的反擊
2014/11/10 13:22:03瀏覽138|回應0|推薦0
許久未見的美國現實主義大師季辛吉(Henry Alfred Kissinger),他針對中東激進遜尼派組織「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的崛起,在接受《今日美國報》專訪時指出,美國須對IS進行報復反擊,消滅它在中東的勢力,共和黨也需相忍為國,支持歐巴馬,若美國撒手不管,將導致中東難以收拾的權力真空。
 
另外,《華盛頓郵報》與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的民調顯示,2014年9月10日美國人認為IS對美國重大利益構成嚴重威脅。支持美國空襲伊拉克北部IS的民意,已從3周前的54%驟升到71%。而贊成美國未來空襲敘利亞IS的民意,也增加到65%。

可以見得,美國針對中東地區混亂不堪的宗教惡鬥,不管是政府或人民,都傾向以現實主義的方式,加以處理。然而,雖然美國政府有建立「中東新秩序」的決心,但是冷戰後幾乎沒有一個總統有這個能力達成這項目標。這也是91歲的季辛吉還要擔心中東會出現難以收拾的「權力真空」狀態。

●IS是什麼樣的組織

北約組織領袖2014年9月5日也一致同意,「伊斯蘭國」已對北約國家構成嚴重的威脅,他們將切斷其財源,並採取軍事行動對付這個「野蠻組織」。
   
而「伊斯蘭國」之所以被北約組織認為是一個「野蠻組織」,主要是因為他們在中東實施難以形容的野蠻行徑,令人百味雜陳——他們將異教徒斬首示眾;將頭顱釘在尖樁上;活埋婦女和兒童;隨意向行人和司機射擊;甚至將反對者釘在十字架上。
  
可以看得出來,「伊斯蘭國」的殘酷性要比蓋達組織更嚴重,如果要追求錯誤的源頭,當然2003年美國小布什總統不顧聯合國安理會法、德、俄、中的反對,硬是向伊拉克的海珊政權開戰,不但摧毀海珊政權,還全力的緝捕海珊並將他處死。但是美國支持的伊拉克新政府,雖然擁有3萬兵力,卻無法對付「伊斯蘭國」這類的極端組織。而比較怪異的是,越是極端的恐怖組織,越會吸引西方高級知識份子加入。
   
這個被北約組織稱為「野蠻組織」的團體,它的全稱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ISIL),而西方媒體在兩年前開始報導敘利亞內戰時,英文媒體開始時廣泛稱這個組織為ISIS(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Syria);這個組織在敘利亞境內發動恐怖襲擊並延伸其勢力範圍。
   
更詳細的分析,「黎凡特」是指從土耳其南部經敘利亞延伸至埃及一帶的地區,當中包括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部分領土和約旦。其後組織擴大勢力範圍,宣稱旨在這地區建立一大「伊斯蘭國」。

而聯合國、美國政府和總統歐巴馬等均用上ISIL(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這名字,稱呼這一個組織。不過之後該組織的成員又自稱為「al-Dawla」,英文為the State,簡稱IS(Islamic State)。其實不論是ISIL、ISIS抑或是IS,出現在媒體上的還是指同一組織,部分媒體為免混淆讀者是非,仍沿用ISIS,有些則更新為ISIL或IS。
其實,「伊斯蘭國」這個組織,在2014年6月人數不過是1千多人,他們原先是敘利亞反抗軍的一支,後來從敘利亞北部竄逃到伊拉克北部重鎮,並與蓋達組織結合,到9月份IS已經發展成為一個1萬多人的組織。

IS會快速的崛起,除了敘利亞和伊拉克北部的反對派成員加入之外,由於他的「極端」,也吸引全球各國極端的伊斯蘭教徒加入,目前包括美國與中國的教徒都逐漸的湧進這個極端組織。

IS另一項崛起之因,是因為盤據在敘利亞北部的IS成員,他們發現敘利亞政府已經獲得俄羅斯的支持,所以敘利亞政府軍已經穩操勝算,他們只好轉移到伊拉克北部,並正式宣佈成立「伊斯蘭國」。

當然,「伊斯蘭國」的興起,還因是美國消滅蓋達組織後,許多恐怖份子變成散兵游勇並在各地造亂,這些缺乏組織支持的恐怖份子就被稱為「獨狼恐怖份子」,目前已經被美國認定為最新、最難防範的恐怖主義形式。這類恐怖份子一般共有的犯罪心理是仇視社會、患有高度妄想症、希望以殺戮方式製造社會的動亂。

「伊斯蘭國」就是趁機吸納這些各國的「獨狼」,而逐漸壯大起來。即使IS已經面臨美軍近一個月的轟炸,但是並沒有瓦解他們的意志,組織總人數還不斷的增加,目前應該已超過1萬人,其中有3000人主要是來自各國的「獨狼恐怖分子」,幾乎各種語言都可以在這個組織流通。當然,來自美國和英國的恐怖分子也不少,這才有派出去砍美國記者頭的劊子手會被認為是英國人,這是IS有意去挑起美英兩國的矛盾。

只是,「伊斯蘭國」不僅只有伊拉克、敘利亞、美、英等國人組合,美國調查大約有12名美國人參加這個組織。而中國方面,目前擔任中國中東問題特使的吳思科,曾在7月下旬的記者會上說,大約有100名中國戰士正在中東接受訓練或參加戰鬥。吳思科說,大多數中國戰士是維吾爾族人,他們會講一種突厥語系語言、大多信奉穆斯林、住在新疆的人。

而伊拉克國防部在他們的臉書頁面上發佈照片,照片上顯示了一個被俘的中國男子,他當時正在為遜尼派聖戰組織「伊斯蘭國」打仗。另外,「伊斯蘭國」的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在今年夏天穆斯林齋月開始時的一個講話中,曾經提到了中國戰士。這份近20分鐘講話的錄音於7月1日在網上發佈,巴格達迪在講話中,列舉了「伊斯蘭國」有來自12個國家的戰士,其中之一是中國人。

IS的頭領巴格達迪,外界對他的了解不多,他是生於伊拉克巴格達北部的薩瑪拉,1971年出生,在2003年美國領導的伊拉克戰爭不久後,他就加入了伊拉克反抗組織。而倫敦國王學院的諾伊曼(Peter Neumann)教授估計,在敘利亞來自西方的鬥士80﹪都加入了IS組織。

●美國攻擊IS的戰略

美國總統歐巴馬原先對IS並無對應戰略,但他趁出席北約高峰會時,邀集英、法、德、澳洲、加拿大、義大利、波蘭、丹麥及土耳其等9國元首召開場邊會議。與會國同意共同對抗IS威脅,並從三大方向著手:持續空襲IS據點、支援敘利亞溫和派叛軍收復遭IS攻陷的城鎮、號召中東盟邦共襄盛舉。
   
但是這個戰略中,美國也僅願意施行空戰,並不想再把2011年已經撤出的地面部隊,再投入伊拉克境內。另一方面,美國也擔心對敘利亞實行轟炸,可能間接幫助了敘利亞的政府軍。畢竟,敘利亞政府軍已經接受俄羅斯的協助,美國並不想去淌這趟混水。
   
然而,如果美國不願意介入轟炸敘利亞的反抗軍,很可能造成中東的「權力真空」,讓俄羅斯有機可乘。這又攸關整個中東石油分配的動向。事實上,美國從2003年發動攻擊伊拉克之後,美國軍費耗費巨大,如果把這個已經到手的石油資源,拱手讓給俄羅斯,歐巴馬必然成為美國的「罪人」。
   
但是,如果又將美國的地面部隊送進伊拉克戰場,那麼歐巴馬從伊拉克撤軍的政策,又將毀於一旦。所以,歐巴馬9月5日在北約高峰會閉幕演說時表示,要用對付蓋達組織的方式打擊IS:「逐步削弱他們的能力,縮小他們的活動範圍,慢慢地壓縮空間和他們能控制的領土,再除掉他們的首腦。假以時日,他們就沒辦法像以前那樣為所欲為了。」
   
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為首的核心同盟已經有了第11名夥伴:伊朗。儘管白宮堅稱絕對不和伊朗協同作戰或分享有關IS的情資,在與伊朗的限核談判空檔的確有討論伊拉克情勢。被美國視為主要敵人的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指揮官蘇雷馬尼,已經協助什葉派民兵奪回被IS占領的北部城鎮,白宮官員將會暗中鬆了一口氣。

●中國的政策

由於,「伊斯蘭國」這個激進組織,主張依照「哈里發」傳統,而「哈里發」是伊斯蘭世界宗教和世俗最高統治者的稱號。「伊斯蘭國」希望規畫占領西亞、北非、西班牙、中亞、印度次大陸全境及新疆,以實現過去四大「哈里發」時期版圖遼闊的「伊斯蘭國」光榮,而中國的新疆是他們邁出的第一順位。
   
儘管「伊斯蘭國」把中國新疆自治區列為實現「大哈里發」的第一順位,但是中國也僅是表達應該支持美國對「伊斯蘭國」轟炸的政策,政府本身並沒有激烈的反應,也許中國政府並不認為「伊斯蘭國」能成就大事,所以並不想做出激烈的反應。
   
事實上,這幾年來中國新疆自治區遭到恐怖攻擊的事件,越來越多,中國並無法自外於恐怖攻擊之外。尤其是極端的恐怖組織,再加上分離主義的團體相互結合,這必然帶給中國極大的破壞力。
   
所以,儘管中國利用「上海合作組織」的反恐行動,作為遏止來自西部激進的伊斯蘭教的傳統恐怖攻擊,但並無濟於事。許多中亞國家近年來已經比較少遭到恐怖攻擊,所以大家只求自保,並不可能跨境去打擊恐怖主義,所以中國想要藉由境外的方式來保障自身的安全,這已經是相當的困難。
   
因此,如何在恐怖事件未發生前,協同有能力打擊恐怖份子的西方國家,這才是中國反恐的重要戰略。
   
另外,中國公民會選擇加入「伊斯蘭國」,也跟中國整體經濟的發展有相當大的關連。過去的恐怖份子會把矛頭指向美國,這是因為他們討厭美式的資本主義生活,現在中國經濟也發展起來了,必然也會成為恐怖組織的目標,而這種目標跟新疆的分離主義是不相同的,他們會想把中國式的資本主義摧毀掉,這是崛起的中國不得不謹慎以對的地方。

(本文刊登在「全球政治評論」,第48期,2014年10月31日出刊,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出版)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wang88899&aid=18832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