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掙扎
2010/02/24 01:56:49瀏覽533|回應1|推薦5

當天晚上吃飽飯後,和大伯父一家人坐在客廳聊天,這裡曾經是我愛回來的地方,爺爺奶奶還在的時候,但自從他們當仙去、我們也一個個都長大了,就少回來了。

因此大伯母看到難得回彰化過年的我,居然騎腳踏車回家,她忙著留我多住幾天。

「不通擱騎啦!落雨又擱寒,還是惦地厝就好。」

一旁的堂哥和堂嫂也跟著敲邊鼓。其實心中早有動搖,畢竟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做任何運動,連慢跑都沒有、更不用說練車了,兩腳的肌耐力早就不行了,今天可以一口氣拼120公里,簡直是拿老命出來拼的嘛!

但是我還有幾條老命可以拼之後的北宜公路、蘇花公路、南迴公路?連我自己都沒有把握。

心中還在掙扎,因為只要心念一飛到北宜公路的仙境般美景、蘇花公路壯闊的山海霸氣,我就好想可以再親臨一次,但是我騎得到嗎?

「明天你阿姐要返來啦!你麥去騎車啦!等你阿姐甲你姐夫啦!」

大伯母果然一下就打中我的死穴,因為從小回老家就是最喜歡找大堂姐玩的,她都會帶我去北斗鎮吃我最愛的肉圓,或是講鬼故事給我聽,因此一聽到大堂姐要回來,我也不想去騎了。

「好!我不要騎了,明天等阿姐返來。」

大年初二早上剛吃飽早餐,我便迫不及待騎了大伯父的摩托車到北斗鎮去買肉圓回來等大堂姐一家人,雖然老家離公路花園還有幾公里路遠,但是一路上還是可以看到不少早春的鮮花和花間蝶舞,這讓平時居住在都市的我不禁慢下腳步,仔細地欣賞都市中難得的美景,誰說一定要看山和海,田邊鄉間也自有一番美色啊!

買完肉圓回大伯父家的路上經過以前的老家,那是不知道幾代先祖以前就定居在此的一座老宅院,爺爺這一支系是住在多護龍合院的左側後護龍,真正的主體還有前護龍,算是很大的一間老宅院了,裡面住的人都是我早不認識的親族們。

但自從爺爺奶奶在世時將豬圈拆掉改建新厝後,我們這一支系就算搬離那一棟老房子了。

人不在了,房子也就破敗了。

但是回憶還是未曾消失過,因此每次回老家,總像是一個儀式般地我會再去走走看看,那裡有我小時候的許多回憶。

古老的宅院是沒有室內廁所的,如果要解手就在紅眠床旁的大尿桶解決,而若是出恭就得到宅院外的公共廁所去處理,那可是得站到磚頭上對準深不見底的坑洞投射廢棄物的可怕經驗,因為磚塊旁真的有蟲蛆在蠕動啦!

那一次的可怕經驗讓我打死再也不願意去公共廁所了,因此宅院外的排水溝成了我的出恭處,猶記得每到入夜之後,爺爺便會叫我拿著衛生紙快速到水溝旁解決,心想趁著月黑風高、四下無人,應該沒人知道那裡蹲著一個小女娃,正在對溝渠進行施肥一事。

只是咱們這一個姓氏門派在鄉里間好歹也是大家族,不僅大家都互相認識,連我這個未出江湖的小女娃都被叫得出名號勒!

「阿妹仔,又擱勒棒賽啊?」

吼!每個走過去的嬸婆、叔公都知道我的小名,也知道我正在幹什麼勾當,但是我還是每天準時去蹲在溝渠旁,因為我還可以邊出恭邊抬頭看星星,小時候老家的天空可是滿天星斗的。

午後不久堂姐一家人便到家,今天是大年初二,也是民間習俗嫁出去的女兒回娘家的日子,自然大伯母要準備一桌子飯菜請女婿,但是堂姐體恤大伯母年邁雙腳無力,因此她便幫忙一起下廚準備。

頃刻間,一桌子菜餚便準備妥當,還有一瓶大堂哥岳父自釀的葡萄酒,大家圍坐在一起享用堂姐與伯母的精心菜餚,盡管酒喝得不多,但是我覺得醉了,醉在濃濃的故鄉之情、親人之愛。

我想留下來的決定是對的。

雖然是老王賣瓜,但是我還是要偷偷介紹一下我的大伯母,她可是我心目中典型的好媽媽樣板,伯母自嫁給伯父後便幫忙務農、持家、照顧爺爺奶奶、教養孫子孫女,她是我看過最無聲的好媳婦,向來只有默默的做事,未曾聽到伯母叨念任何一個人。

也因為她的無聲奉獻,因此她獲頒優良農家婦女和田尾鄉模範母親的表揚呢!

關於那個優良農家婦女的殊榮,大堂姐還誇張地形容是要表揚伯母「骨力梭草」,雖然只是一句玩笑話,但是也道盡大伯母辛苦的這一生。

而我的大伯父則是一個標準的嚴父,他嚴肅不多話,但卻是身教重於言教地以身作則去教育他的後輩,這讓身為姪女的我,雖然偶爾看到大伯父會怕怕的,但是我卻十分敬愛我的大伯父。

好囉!介紹完了,該去睡覺了,這是我留在老家的第二個夜晚,明天準備要騎車回台南了,雖然伯母一直留我多住幾天,但也該是回去的時候囉!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xes&aid=3799239

 回應文章

阿倫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厝邊
2010/03/02 00:43

原來我們是厝邊,我的老家在田中,就在田尾旁....

我愛吃北斗的肉圓火,還有旁邊攤的炸韮菜條,台南可是吃不到的.只有在家鄉附近才吃的到.


無心水仙(taxes) 於 2010-03-02 23:26 回覆:

哈~~難怪我們兩個這麼合~~原來是老鄉喔!

不過我喜歡吃肉圓瑞,還喜歡吃洪瑞珍的海苔花生糖~~

對啊!台南吃不到北斗的口味~所以我每次回彰化去狂嗑肉圓~~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