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Mickey看韓劇和日劇
2005/09/17 02:07:24瀏覽3557|回應0|推薦8

 

 


這篇文章是兩年前我自己高興寫的,有緣份的話輕鬆看一看就好。

 


這幾年韓劇的崛起,可以說是一股旋風。不但在台灣造成轟動,更席捲東亞各地。我個人因為機緣巧合及工作的關係,大量地接觸到韓劇和日劇。對於這樣子的哈日及哈韓的風潮,雖然說不上是一種分析,就算是一個說明吧!

 


如果我沒記錯,日劇在台灣的開始,可以說是從衛視中文台的「東京愛情故事」掀起一陣旋風,那時候還是採用大陸的配音。如果說更早的話,還可以追溯到中視當年的「阿信」。

 


而韓劇在台灣引起風潮,可以說是從八大的「火花」開始的,而到「藍色生死戀」和「愛上女主播」時攀至高峰。

 


而現在的觀眾大都有一個看法,那就是日劇已經不敵韓劇了。至少在收視率的表現上和廣告客戶主的喜愛上,確實是如此。

 


但我的看法是這樣的:

 


日劇的新鮮感不如當年:

這可以日本的綜藝節目來說明,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國興衛視的「電視冠軍」,前幾年曾經一直雄霸有線電視假日收視率的前幾名,但現在它的收視率只有原本的一半不到,有時候甚至更低。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實際上「電視冠軍」這個節目在關東地區的同時段收視率調查來說,是各無線商業電視台中最低的。

 


題外話

因為在關東地區有日本、朝日、富士、TBS、TV TOKYO等六大無線電視台,「電視冠軍」是TV TOKYO排在每週六的晚間七點半播出,同時段各電視台的節目都不弱。而TV TOKYO在日本本來就是一個非主流的電視台,令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初911恐怖攻擊事件發生時,全日本各電視台都在現場轉播及報導紐約的911恐怖攻擊事件,唯獨TV TOKYO一付很悠哉的錄影轉播芝加哥馬拉松大賽。

 


當你第一次看到大胃王的比賽或拉麵王的比賽,你或許會覺得很新奇,很不可思議。但當你從第一屆的比賽看到第三屆的比賽時,我相信你的興趣和你所感到的驚喜一定是很有限的。

 


同樣的道理,當你第一次看到織田裕二在「東京愛情故事」中生動又澀嫩的演出,你或許會為他賣力的演出所感受,為他在劇中的付出所加油。當你再看了「發達之路」、「大搜查線」後,你可能會更欣賞他的演技。但是當你看了「白晝之夜」和「活得比你好」之後,你的看法又是什麼呢?

 


也許各位不同意,但我的看法是,每個演員或導演會都有高低起伏的時候,就像劉德華和周潤發當年也都演過一堆名不見經傳的電影一樣。換句話說,就是日劇裡面也是有好壞優劣之分的。反而言之,韓劇對台灣的觀眾而言是十分新鮮的。

 


題外話

舉例來說,當你看過一部湯姆漢克斯的電影,你可能就會對他留下深刻難忘的印象,進而去觀賞他的其他電影,如「穿紅鞋的男人」、「錢坑」、「飛進未來」、「福將與福星」、「紅粉聯盟」、「費城」、「阿甘正傳」、「搶救雷恩大兵」、「綠色奇蹟」、「網路情人」、「西雅圖夜未眠」等,相信你一定會對他精湛的演技留下不可抹滅的深刻印象。但是,當你看完他跟梅蘭妮葛莉芬和布魯斯威利合演的「走夜路的男人」後,你的觀感又是什麼呢?

 


當你看了這麼多部,或是他全部的作品後,你所對他演出的了解,已經可以說是綜觀的一種看法(如果你不是他的死忠影迷的話),這時候的你對這部戲的看法就會比較的不一樣,因為你已經有很多部他的作品可以拿來比較。

 


推薦和選擇後的韓劇:

韓劇除了新鮮感,成功的客觀因素很多,首先能被韓國的電視台推薦賣出到國外的電視劇就是已經被選擇過的,再加上台灣的片商再一次的挑選,所以台灣的觀眾所看到的前幾部的韓劇,當然是南韓電視台近幾年佳作中的佳作,精選後的精選。以這樣子的方式來推廣和開拓海外市場,韓劇的口碑自然就可以慢慢地建立起來。如果,以同樣的標準和方式來挑選台灣的戲劇,我相信也一定可以在近幾年中選出幾部不錯的戲劇節目,像流星花園、薰衣草、十八歲的約定等。

 

 

 

版稅與明星:

日劇的海外版權除了比韓劇來得高外,授權播出次數也比韓劇來得少。因為日本的大牌紅星多在拍戲之前所簽的合約中,含有可分享一定比例的海外版權費的條款。(但這一點,我個人是覺得很可議。好萊塢的影星大都享有這樣子的優待,那是因為他們也必須要配合為電影到世界各地去做宣傳,但卻很少見到日劇的男女主角為了那一部日劇,而願意來台灣做宣傳的。)

 


以「藍色生死戀」(2000年9月)和「魔女的條件」(1999年4月)來比較,兩者大約是同時期的電視劇,前者有線電視每集的版權費只有一仟多美金,但後者每集的版權費高達兩萬美金以上,像這樣子鉅額的差異,我想任何一家電視台的老闆站在經營者的立場,都一定會選擇買「藍色生死戀」。

 


更何況「藍色生死戀」中宋承憲和宋慧喬也來台灣做了宣傳活動,雖然不是為戲做宣傳,也要求五星級好萊塢巨星高規格的接待,但人家還算是肯賞臉來台灣。而日本的明星呢?木村拓哉的戲在台灣可以說是有口皆碑,前幾年更是大受歡迎,但我想台灣的影迷們可能永遠等不到他來台灣的一天,因為在一些自視甚高的日本藝人的眼中,台灣只不過是番邦異域,他們日本過去的殖民地,開發中的國家罷了!

 


但這幾年韓劇的受寵,也讓韓星的身價水漲船高。以安在旭在大陸主演的「白領公寓」來說,他個人的片酬就佔了每集將近一半的預算。而每次韓國藝人來台灣所要求的待遇及接待,可以說是一次比一次來得高。熱門的韓劇新戲電視播映版權,在各家電視台的爭相搶購下,更向上飆漲到和日劇不分軒至的價位。在這樣子的情形下,我想韓劇的風潮持續的時間是可以預期的。

 


光華商場的影響力:

日劇低迷的收視率和光華商場充沛的VCD貨源也有一定的影響,你還記得早期一套日劇的VCD要賣到850的時候嗎,後來變成400~500之間,最後變成120~250之間。當高品質的日劇VCD充斥於市面,家家戶戶都有燒錄機時,有誰還會願意傻傻地準時守在電視機前,看日本頻道所播出的日劇。

 


所以說韓劇的高收視率,倒不如說是因為買不到便宜的韓劇VCD,或者根本在台灣找不到那部韓劇的VCD,所以就有一群可憐又可愛的觀眾被迫一定要準時守在電視機前,或用錄影帶錄下來觀賞。

 


而日劇的低迷與不振,更是可以從前一陣子年代砸下了大錢,買下金城武主演的「黃金保齡球」,更請他返回台灣做造勢宣傳,結果所達到的收視效果卻是十分有限來一目瞭然。

 


紅魔鬼旋風:

這幾年的哈韓風潮,不僅只是在台灣,而已經在韓國人的努力下,成為一股世界上的熱潮。舉例來說,在美國現代(HYUNDAI)的汽車已經滿街到處都是了,在美國大聯盟職棒的賽場,朴贊浩和金炳賢不但已經站穩腳步,更早已大出風頭;在台灣,韓國三星的家電和手機也廣受歡迎;韓國的足球更是不用說了,在2002年世界杯的時候,相信各國都已經領教過了他們驚人的實力和運氣。

 


日劇的魅力與框架:

傳播是一種文化力量,一個國家的精緻影視節目,代表了一個國家藝術文化的整體發展程度,雖然說這樣說起來有些八股,但卻是不爭的事實。日劇的發展實際上就代表了日本文化發展的一個面向。

 


如果日本沒有優秀的建築師和髮型設計師及先進前衛的設計概念,我想就不會有「協奏曲」和「美麗人生」這樣的劇本出現;如果日本的漫畫卡通工業沒有這樣的發達,我們就不可能看到像「漂流教室」、「麻辣教師GTO」、「東京愛情故事」、「愛情白皮書」、「P.S.我很好,俊平」、「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將太的壽司」、「惡作劇之吻」、「千面女郎」、「夏子的酒」等,許多從漫畫改編的日劇;如果日本的都市計畫和觀光發展沒有如此的完善,我們就看不到在「大搜查線」中的臨海副都心,「戀愛世代」、「魔女的條件」中美麗的台場景點和摩天輪,「東京仙履奇緣」中的東京鐵塔和八景島樂園,「長假」中的隅田川河堤公園,「跟我說愛我」中的井之頭公園,「理想的結婚」中的橫濱山下公園和新宿公園,「壯志驕陽」和「HERO」中青山的神宮外苑的林蔭大道。

 


但日劇製作的嚴謹及負責任的態度,絕不是韓國或台灣電視製作單位可以比擬的。除了一定先找到合適的劇本外,日本電視劇的前期製作時間及預算也都遠高於韓國和台灣,所以日本電視台製作出來的電視劇都能夠保有一定的水準。

 


但日劇的發展也是有其框架被侷限著的,首先是固守傳統的觀念,同性戀、異國戀的題材從未賣座成功。再者,科幻、恐怖及警匪偵探片的突破性幾乎可以說是完全看不見。

 


但是,在文學名著或改編小說的製作上,這點卻是台灣、韓國難以項背的。像著名的文學小說「失樂園」、「白色巨塔」、「冰點」等都被拍成了經典鉅作。

 


韓劇的長處與致命傷:

韓劇在台灣的廣受歡迎,有幾點客觀的因素是不難理解的。

 


韓劇中的男女主角大都是俊男美女,男女演員更以整容視為他們一種敬業的表現,力求將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現在螢光幕上。不會出現像武田鐵矢、岸谷五郎、江角真紀子、佐藤藍子這般的男女主角(雖然個人還蠻欣賞這幾位演員,但嚴格講起來,離俊男美女的水準還有一段距離)。

 


韓國民風保守更甚於台灣,電視尺寸頗為嚴格,所以觀眾根本不會看到什麼床戲,多半只是點到為止。就連細膩描繪外遇情感的「火花」也是十分的含蓄。這也算是韓劇的優點,因為適合闔家觀賞,就算是歐巴桑和自己的兒子、媳婦或女兒一起看的時候也不會感到臉紅或不好意思。

 


雖然說有些韓國的藝人身段很高,但也是有像柳時元、車仁表這樣認真、親切又擁有出色演技的明星常常願意來台灣宣傳。

 


但如果要挑韓劇的毛病,也是很多的。

 


第一個就是「拖」,如果各位去瀏覽一下各韓劇的網站的討論區,就可以發現一些有趣的現象。常有網友抱怨某部韓劇太拖戲了,也同時抱怨播出該劇的電視台修剪得太多了。這前後兩句話根本是相互矛盾的,就是因為戲太拖了,為了使戲更為緊湊、精彩,電視台才有可能修剪。要不然,如果修剪掉了一、兩集的長度,但電視台還是要照原購買集數的播出版權費去支付權利金,哪有這麼笨的電視台呢?

 


許多韓國電視劇的劇本和台灣是一樣的,邊寫邊拍,看收視率好就多拖幾集,以至於會有像「冬季戀歌」這樣應大批觀眾寄信、寄E-mail、打電話,要求劇中男主角不要死的結局出現。

 


也正是這個原因,韓劇最大的致命傷就是在他們的劇本。

 


我再以大約是同時期的電視劇「藍色生死戀」和「魔女的條件」再來比較一次,「魔女的條件」探討的是大膽禁忌的師生戀,而「藍色生死戀」的整體架構只是老式劇本的三角戀愛;光是在題材的取捨上就有很大的差距,而如果你劇本看得夠多的話,當你看完前三集,你就可以猜出「藍色生死戀」的結局了。

 


題外話

「藍色生死戀」也是近年來第一部在日本無線電視台公開播出的韓劇。2003年初,先在HDTV的高畫質頻道播出,於2003年7月17日在朝日電視台的深夜播出,所受到的評價及收視率並不高(在深夜收視率要高實在是很難)。而「藍色生死戀」所受青睞的原因,除了它在韓國及東南亞各地不錯的收視率外。最重要的是元彬曾和深田恭子合演過「Friends」,元彬在日本已經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而「愛上女主播」也被朝日電視台相中,於2003年十月起,在每週五晚間十一點開始放送。

 


這樣子簡單模式在韓劇中屢見不鮮,在「玻璃鞋」、「四個男女四種愛」、「愛上女主播」、「冬季戀歌」、「情定大飯店」、「美麗的日子」中不是三角戀愛,就是兩對年輕男女的情愛故事。接觸久了,就會發現其中的橋段真的是非常的老套,車禍、喪失記憶、不知自己的愛人竟然就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或哥哥、主角得到癌症。

 


這樣子的劇情架構以兩對年輕男女,四個角色來做戲劇的支撐,不到五、六集,四個角色之間的關係和事件,就已經快發展到無話可說的地步了,觀眾也快把整個劇情給看透了。這時候劇情的中段添加的元素,也就決定了劇情的發展結果,韓劇大都是把車禍、喪失記憶、同父異母、得到癌症等,這類老得掉牙的悲劇的橋段情節加下去拖戲,以支撐戲劇張力,這也導致韓劇以悲劇收場居多。

 


相對地,以日劇的劇本來看,劇本不但大膽前衛(如神啊!請給我多一點時間、魔女的條件、處女之路)、題材廣泛,編劇的手法也比較能夠掌握戲劇的節奏。

 


就以「長假」的劇本來說明吧!

 


在故事的開始設定也是兩男兩女的愛情故事,(你忘記了有誰嗎?讓我告訴你,木村拓哉、山口智子、竹野內豐、松隆子,但這不是重點。)前段故事的重點在於瀨名和小南之間的關係發展,交錯著竹野內豐和松隆子之間的關係(這和藍色生死戀一開始是差不多的),但故事的中後段「長假」套入了日劇慣有的公式;日劇在劇情的後段,會出現一名條件比男主角或女主角好的強力競爭者,同時男主角或女主角也會陷入空前的工作低潮,或是工作及感情都難以決擇的矛盾中(如「長假」中溫柔又體貼的攝影師猛烈追求小南,「愛情革命」中議員的女兒追隨著須賀到美國華盛頓特區),劇情再掀起一波高潮。男主角或女主角因為這樣的刺激而發揮出潛能,突破難關而贏得女主角或男主角的心。

 


但日劇也不是沒有悲劇收場的,如「神啊!請給我多一點」和「美麗人生」,但觀眾都不難體會到編劇的用意並不僅只是在描繪一齣悲劇,都有在探討社會現狀及問題,如「神啊!請給我多一點」以愛滋病的危險和氾濫來呼籲正視少女援助交際的社會問題,「美麗人生」則對殘障人士提出關懷,皆具有正面積極的生活意義。這也正符合日劇一貫以現實生活為重心的調性。

 


雖然說有些韓國的新戲也屢有創新,像「開朗少女成功記」、「羅曼史」,但你如果仔細檢視其劇情的結構和框架的話,不難發現其中劇情的架構和舖陳敘事的手法仍是十分的傳統。

 


所以,就著重生活劇的角度上來講,日劇的劇情舖陳是和韓劇相似的,但其中訴求面向及方式可以說是優劣立判的。

 


但不可否認的是,韓劇在拍攝手法的細膩程度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並在人物描繪刻劃更多所著墨。如「情定大飯店」的編劇在描繪劇中的申東賢,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韓劇的「真愛無價,勇敢去愛」與日劇的「生活中的幸福」:

在許多的日劇中,劇中的男女主角所追求的,是一種「現實生活中的幸福」;而不渴求王子和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換句話說,我們常聽到的是,「一定要幸福喲!」而男女主角都希望能夠得到幸福,或是能夠給予所愛的人幸福。而幸福真的是有點過於簡單,常常就是男女主角最後能夠在一起就代表幸福。

 


而在韓劇中,劇中的男女主角所追求的,是一種「得到愛的幸福」,或者可以說是「得到敢去愛的勇氣」。在韓劇中,常常是已經設定好的男女主角,是不該相愛的人,男主角可能是女主角的姐夫,男主角愛上仇家的千金,或男女主角已經深深地相愛了,竟然發現彼此是同父異母的兄妹。故事常會牽扯到上一代的恩怨(這點和台灣的戲劇倒是很像),重點變成,男女主角如何突破眾人的眼光和阻撓,敞開彼此的心房,鼓起勇氣去接受這份愛意。

 


這是兩種不同的意義和意境:

就日劇而言,幸福是要去追求的,但也捶手可得,因為就在身邊。

就韓劇而言,真愛是不受世俗眼光規範的,需要勇氣去面對和接受。


 

(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mickey&aid=64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