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分裂的青少年 (二)
2008/10/04 01:59:14瀏覽1022|回應4|推薦22

引用文章分裂的童年(一)

引用文章分裂的童年(二)

引用文章分裂的青少年(一)


寄人籬下的孩子們

來加州的第一年迷上個高二的台灣男生。他算是小留學生吧。他住他伯父家,伯父通常在台灣,伯母帶著兩個自己的孩子當家。這個酷男,冷冷的,頭髮長長的,頭一甩迷死我了。我到他家跟主人的孩子玩時,他會一個人看漫畫,吹笛子。有一次大家在廳裡玩,他伯母在餐廳跟大人聊天。“。。。XX很沒禮貌,吃飯又吃好幾碗”我心裡一震,意識到那清清楚楚的話是在說他。他假裝沒聽到,繼續把玩他的笛子。伯母的家是個兩層樓四房三廁,加州聖地牙哥高級區的房子。實在很難想像買米是個問題。只覺得我們當時住的兩房出租屋溫暖多了。這句意外聽到的話,我久久無法釋懷,這男孩也是他爸媽的心肝,在近親的屋簷下,冷酷還是成了必要的防備。

大學再來時遇到長大的小留學生,那份迷失和孤單就更明顯了。對他們來說,一道建築鞏固、生存必要的心牆再也難以放下。錢代替情,是充滿抱歉的父母唯一能給的。

或許爸媽也看到這些吧。有一年家境慘淡,但弟弟在美國的學習狀況實在跟台灣有很大的差別(質優生和小流氓),爸爸硬是留下來陪弟弟。沒有收入,家產房子也早已變賣還債主,爸爸和弟弟兩個人租一個房間住。房門沒鎖,二房東有事沒事就大剌剌地走進來挑毛病。爸爸帶弟弟常常在外頭呆到不行才回來。虧爸爸,苦是苦,但也讓弟弟不卑不坑地過日子。那年爸爸陪讀,跟弟弟在他高一時上完大學物理和微積分,給弟弟在學校出盡風頭。

房門有鎖,是幸福的。有自己的屋簷,是天堂了。我看我麻雀小的地方,看安安岱岱有前後院跑,這是媽媽的夢想,是我的現實。很感激這些過去,或許因此才有守家的弟弟,有知足的我。不過,話說遠了,回到高一的我吧。(續:進大觀園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uninn&aid=2270092

 回應文章

客旅貞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見過
2009/02/22 04:18
有將近十年時間﹐我作ESL 老師﹐的確見過像這樣的小留學生。父母以為是對孩子好﹐但是把孩子往親戚家一丟就離開了﹐孩子可能連早餐都沒得吃﹐或是不知如何處理﹐就空著肚子來學校。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9-03-26 13:41 回覆:
唉,現在還有好多呀。其實真要這麼強求嗎?看了好心疼。我十七歲有大概一個月類似小留學生的經驗。住在很好的家庭,但自己也怕麻煩人家,什麼都不敢問要。自己把自己關得孤苦伶仃。有爸媽陪的孩子好命。

之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期待您的續集
2009/01/02 17:19
也使我想起自己慘烈的青少年時期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9-01-03 10:30 回覆:
這回兒看小小孩在遊樂園時我能不能趁機啃啃原子筆、、、、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9-01-03 10:33 回覆:
對了,你呢?你也寫寫吧!你的筆調比我的自然多了!

之之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期待續集
2008/10/07 16:25
看來我們的背景有點類似喔 我應該也來紀錄一下剛移民來美國的慘烈經驗 不過 我是屬於失敗的例子就是了 期待妳的續集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0-08 00:57 回覆:
寫吧!寫吧!我下面有一則打算以“沒人懂“開頭。一直就希望看到我們這些小(孩)移民是怎麼走出來的。只是我們這類的人,中英文常常是半調子,就成了沒有聲音的一群。所以我想寫是有一點把它當使命。這樣講有點誇張,沒這麼嚴重,但有那麼一點點。

SunTzi
Distract trouble youth strategy
2008/10/07 03:33
K...

I think Dad used his devious mind and kept me busy with trivial arguments that I cannot win. It pretty much cause me to be ignorant of the overall family situation (yes, I was VERY VERY pissed at him and tried to come up with weird arguments to no avail).

Come to think of it, I finally succeed in winning an argument with Dad after I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t that point I was so full of myself and yet I remember the smirk he had at the time....

Oooo that sneaky ....
陽光驛站(suninn) 於 2008-10-07 04:05 回覆:
Now that explains it.....You win! just stop giving *me* weird argu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