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私房話(15)女人賣瓜,自賣自誇:雲英未嫁的姑娘、女強人與家庭主婦的不同自誇方式
2012/12/18 15:59:35瀏覽2609|回應0|推薦35

女人私房話(15)女人賣瓜,自賣自誇:雲英未嫁的姑娘、女強人與家庭主婦的不同自誇方式

其實說來,女人的心理是很複雜的,特別是看待自己的某些特長方面,時常會有意無意地將之無限放大。

我曾經有一位美國老師G太太,她平日最喜歡下廚,還時常把自己的成果分享給學生們,可是她的波士頓派總是做得太甜,許多人不免背後暗道她「不知打死多少賣糖的」。

曾經我也懷著這樣的心思,認為自己的手藝上佳,有一年喜孜孜地拿著新出爐的紅豆八寶飯去獻寶,結果吃了本人的手工成品,卻每個人都忍不住說:「不夠甜。」

好幾次我還耐不住性子,覺得這些有口福的人真是嘴壞,連聲稱讚也沒有,認為他們或許是味覺有問題,亦或故意給自己難堪,這樣的感受不免使我在見到他們的時候心生怨懟,甚而產生類似於暗自嘲諷這些人品味的違和感。

可見,我們自以為還不錯的手藝,或許在他人眼中總是有些缺憾,但卻會被自己放大而成為無時無刻都想炫耀的重點。

比如跟我還算有得聊的J小姐

嫁來台北之後,來自於馬來西亞的J小姐時常對我抱怨,說是這些年跟老公相處得雖然還可以,但是兩人總是爭吵,吵到後來也不明白是為了什麼。

有一回放連假回辦公室,接了好幾通電話之後,我不禁問她:「妳怎麼又跟老公鬧起來了?妳男人都快把專線打爆了!」

J小姐說:「我是為自己的辛苦抱不平啊!這些男人就是需要給點臉色瞧瞧,不然哪會感謝我付出這麼多?」

她罵得興起,氣得人都有點喘了,臉頰上的頭髮也讓汗浸透了,看得出來,就算數落她男人都確實挺辛苦的。

聊起她先生,J小姐說到當初這人跑去馬來西亞追求她,結果跟娘家的人鬧得不愉快,搞得她想離家出走都有家歸不得了。

我問她是怎麼回事,J小姐道:「還回娘家呢,我都沒法也沒臉去見我爸媽了。」

「是妳男人當初見岳父岳母的態度不夠好?還是穿著談吐出了問題?」我問這話的時候有些猶豫。

卻聽J小姐說:「不是啦!我老公那麼帥,哪有可能會犯這種愚蠢的錯誤啊?」她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強調自己的丈夫絕對是一等一的帥哥,絕對不能容忍旁人肆意批評的情況存在。

我有些尷尬,但又覺得好奇,接著問道:「那他是做什麼惹到妳的家人了?」

J小姐說:「我老公雖然帥,學歷長相也沒得挑,可是就缺了點心眼,竟然沒注意到我家信伊斯蘭,當年求婚的時候買了一箱台灣最受歡迎的『X橋牌』香腸當伴手禮……」

從前隨手行李不限吃食,而信回教的人禁食豬肉,台灣豬肉製作而成的香腸禮盒縱然好,但J小姐的家人卻認為對於他們的信仰是絕大的侮辱。

我又問起這陳年往事和她如今發火的關聯性。

J小姐說:「連假的第一天,我把兒子扔給家裡兩個老的,想趁著過節帶他回馬來西亞去探望我爸媽,結果又出事了!」

我愣了一下,不解地問:「現在上飛機不能攜帶肉類製品,總不可能又出事了吧?」

J小姐說:「不是啦,我根本還沒帶他回家,那天因為抵達時間太晚,就投宿在機場附近的旅館,打算隔一天再搭船過去(J小姐的娘家在某個偏遠的小島上,須搭船前往),船班太少了嘛,結果就出問題了。」

原來J小姐的丈夫嗜吃豬肉製品,偷偷在托運行李裡面塞了兩小包東西,沒想到卻趁他老婆去洗澡的時候偷吃,隔天意外被打掃飯店房間的員工看見,夫妻倆正巧從外面用過午餐回來房間,那個清潔員的老太太離去時的眼光簡直就是想立即把他們驅逐出境一樣。

J小姐的先生跟老婆吵架,起因是他說:「就啃了兩只紅燒豬蹄膀,我哪知道自己在房間裡吃都能被他們聞到味道啊?」

J小姐描述她丈夫的粗心,不住罵道:「蠢死了,吃完的骨頭還扔垃圾桶裡面,人家不發現纔怪!來之前我都說過多少回了,馬來西亞是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我要他這幾天就把豬肉戒一下,怎麼這個死男人就饞成這樣呢?」

我問她:「又沒有直接被逮到,隔天又要check-out,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J小姐癟著嘴說:「小費我多給了點,可是飯店服務員也不幫忙收拾房間,還留張字條貼在垃圾桶上表示抗議。」

我哈哈一笑,忍不住說:「妳老公怎麼老犯這種愚蠢的錯誤?」

J小姐瞪了我一眼,說道:「誰說他『愚蠢』了?我老公就是少了根筋,他很帥很聰明的!」

我一愣,也不知該如何接口。

就聽J小姐繼續道:「妳們哪會明白我心中的苦啊?我連娘家都回不得了,攝影都不能玩了,天天在家裡把電腦讓給我兒子玩,哪裡有我這樣好的女人啊?我兩天就學會了邊睡覺邊拍拍,妳有我厲害嗎?我都卅歲了還能下班去買棉花糖、《海X王》大玩偶,妳有我臉皮厚嗎?我做的飯好吃得不行,妳的手藝有我強嗎?妳能像我這樣嫁個這麼帥、學歷這麼高、能力這麼強的好老公嗎?」

我搖了搖頭,一句話也無法辯駁。

可是回想起曾經在大馬路上舔著棉花糖傻笑的J小姐,或者是為了去搶最新公仔而成天蒐集或跟陌生人索要便利商店貼紙、與《麗X房》店員討價還價的模樣,我總覺得比起我在辦公室裡擺放一些小狗玩偶,J小姐這位四個孩子的媽可能還會更丟臉一些……

J小姐說了一通,似乎講著講著火氣就降下來了,然後眉開眼笑地對我說:「還是嫁來台灣好,想吃什麼、想玩什麼、想講什麼都百無禁忌,哈!」

後來,我發覺這類型的已婚婦女就算和先生吵架,彷彿是平淡生活中舒壓及尋找樂趣的法門,但是對照本人這位單身貴族,似乎她們就有了數不清的談資與發洩的好管道……

我總有一種感覺,好像J小姐並不是在埋怨她老公無意中犯下的小錯,而是在跟我炫耀她的男人,也是藉彼喻此來褒獎她自己……

上圖的棕色玩具狗是J小姐送的,她一共送給我五隻,說是自家兒子玩膩了,而在我離開台北的時候,甚至有女同事想跟我討要其他幾只小小的臘腸狗玩偶。

至於玩具狗前面的那只鑰匙圈,則來自於我的一位大陸朋友周敏。

要說到女強人一詞,我所認識的女性朋友裡面,她算是其中翹楚,常常能夠用最溫柔的聲音,聽起來雖說聽得人渾身骨頭都酥了,實際上用詞相當辛辣,往往得以在面對台幹或與到工廠audit的工程師對話時,一開口就講得別人根本接不上話。

她縱然學歷不高,也就高中畢業,平日自學英文,過著刻苦卻很充實的生活,而且所賺的錢多數寄回家鄉給幾個老人,那樣孝順卻又充滿自信的模樣,讓我真的非常喜歡她。

周姑娘擅長十字繡,平日還會自己打毛衣,閒暇時常常看金庸小說,跟我也算談得來,由於最喜歡《倚天屠龍記》的故事,縱然姓周,卻討厭周芷若而喜歡另一位女主角趙敏,我曾戲稱她為「敏敏特穆爾」或暱稱「敏敏」。

那年在我生日之前,敏敏熬夜做了幾只鑰匙圈,還送給我一只實用的小手電筒,以她一個月的薪水僅有人民幣八百元來說,每天工作十個小時以上且一個月僅休息兩天,還能如此貼心摸黑熬夜繡了手工,這樣的禮物是令我非常感動的。

敏敏姑娘後來要辭職回家鄉,我曾問她原因,她說:「女大當嫁,年過廿五歲的女人就沒人要了,還會被全村的人譏笑,所以我一定要趕緊回鄉下嫁了!」

我問她:「妳們湖北人都這樣麼?」

敏敏說:「是呀,我都廿四了,姥姥說我一個女孩就算攢得了整個世界,卻使姥爺還盼不著孫兒疼,家裡都沒敢花我這幾年寄回去的錢,全存著等我回去當嫁妝,不下崗都不成了。」

我覺得這個辭職的理由聽來不免感傷,又問她:「單位領導同意妳辭職?妳不怕結婚之後沒辦法出來工作賺錢,還得一個人在家帶小孩麼?」

她聳聳肩:「女人自然是要有錢的,我現在養得起自己,有才能的女人到哪裡都餓不死,就怕回老家得多養個小男人。我媽早給我相了幾個對象,我以後也還想出來攢錢,相親的男人供不起姑奶奶也罷,要是日後讓我自個兒窩哪個犄角旮旯窮受氣,管他長得像張無忌還是毀容的范遙,不給老娘這女強人過得遂意快活,那就拉倒吧!」

這番氣魄使我相當嘆服,後來聽聞敏敏姑娘回去鄉下,婚事辦得相當順利,不久就生了個大胖小子。

縱然現在已經沒了她們的消息,只是每當看著這些我的女性朋友們所贈送的禮物,就不免有些感傷,卻也頗為感動。

回憶起小雞鑰匙圈,就得談到我的朋友D小姐

D小姐是我們的另一位女同事,身高超過一七五,長相清秀,但每天都化濃妝,其神奇的化妝技術讓我咋舌。

我這人時常遲到,有時是自己實在懶散,有時則是不想太早去辦公室耗時間,更多的時候,是對於女用洗手間人滿為患的情況有些不適應;每天早上,洗手間的鏡子那邊就圍滿了一群忙著補妝的女人,或許在擁擠的捷運或公車上妝容很容易就花了,因此她們會善用上班前的空閒時間來努力美化自己的臉。

D小姐的特技在於眼妝,她幾乎沒有眉毛,睫毛也很稀疏,但卻能夠完善利用假睫毛、眼線、眼影和假髮的瀏海之類,把自己小小的單眼皮畫得大了一倍且顯得格外閃亮有神,而她也不吝於分享所知:「醜女人除了放任自己癡肥,不然就是因為不懂得如何化妝打扮,所以纔變得愈來愈老醜的!」

幾年相處下來,我僅見過一回她完全卸妝的模樣,有一天早上偶然在洗手間遇見了素顏的D姑娘,我還以為她是陌生人,近身照面時根本就認不出來。

自從那一回在洗手間我們兩個女人意外撞見之後,D小姐無論何時出現於辦公室,絕對都會保持在最佳狀態:妝容完美、髮型新潮、服裝整齊……

除了出類拔萃的化妝技巧,年輕的D小姐還擁有格外令我印象深刻的口才,以及自得其樂的自我調侃方式。

好比她有一次調單位而在電郵中自報家門的內容:「我出身於小康之家,喜歡閱讀,唯一的休閒活動就是去各大學的教育推廣中心學習新知,除了英文之外還會德文和西班牙語,持續充電來加強自己的工作能量,就是希望自己能擁有超凡脫俗的氣質與見識。」

即便我們都在同一個辦公室,對同事們發完電子郵件之後,D小姐目光迷離起來,沒有人談自己的時候會不想說好話或吹牛,或許不需要受「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懷疑,當然在我們幾個女人裡面,甫升職的姑娘就顯得更加肆無忌憚起來,用MSN補上:「本姑娘自幼飽讀詩書,是遠近馳名的神童。」

後來她說,或許隔壁的阿姨每次串門,都要她去鄰居家裡玩,午睡時小D姑娘尿床了,還能用這泡尿描繪出世界地圖,顯見小女孩野心不小。

「……而且,我容貌中上,我十三歲開始就有很多男生暗戀我,恨不得天天守在我家門口來偷看我,從國中到大學,我收的禮物和情書都把臥室的抽屜塞爆了。」

我不曉得D的臥室是否僅有一只抽屜,還是整面牆都是抽屜,總之,她的戀愛故事與使用的化妝品一樣,皆數量驚人。

按照D小姐的說法,當年還沒能使用化妝品的時候,她已經掌握了相當的能力,從頭到腳的配色與衣服、鞋子都要仔細考量再三,且不論幼稚園時期身為獨生女就像個小公主一樣,當其他的純情少女還不懂得什麼是「雙眼皮膠帶」的當兒,D就已經每天夜裡捲好頭髮、貼妥膠帶,使用的護唇膏都是粉紅色系的,髮型也要對照明星和流行雜誌的模特兒來設計,而且鶴立雞群的身高使得她格外受人矚目。

「……等到上了大學,我的外表引了無數女同學的嫉妒,還差一點被星探挖去當歌星了。」

D小姐描述她的選美經歷,記得她曾說自己拿過什麼水果皇后,還有某電視台的美少女選拔賽第四名,可憐她當年確實被女同學們狠狠地欺負了一段灰暗歲月,或許是因為上過電視和當年還存在的《大X報》影劇版……

這樣的少女時期經歷,大概一般人也無法擁有,印象中小女孩們欺負的對象基本都是成績差、長相醜、性格孤僻的弱勢對象,很少有例外。

「……那年選美拿冠軍的那個,長得就連菜市場賣菜的老農都不如,卸妝的樣子醜死了,聽說是跟主辦單位有什麼關係。像我化妝都習慣了,這些年只有睡覺纔卸妝,那天不小心晚到辦公室,妳別跟人家講,我現在沒化妝都不敢和任何人見面,那就像沒穿衣服一樣可怕。」

那天在MSN的時候看了她這段話,我確實守口如瓶,但也覺得需要化妝品的女人實在過得無比辛苦,活得自然或許就沒了美,只是這樣愛美的人生也太累了。

有一次她又在即時通上寫了一段話:「出了社會工作之後,我覺得現在的女人很可憐,像我這樣的才貌能力都晉升為主管了還拿不到50K,妳說這合不合理呀?」

前些日子聽朋友討論台灣大學畢業生拿不到22K,我忽然想起這位當時年紀不過廿多歲就擔任小主管的D小姐,她活得那樣輝煌自信,無論是走上展示台選美,亦或是踱入會議室用投影片講解資料,說來也是一位讓人印象深刻的年輕姑娘。

她曾經對我說:「外貌打扮其實很重要,辦公室裡面那麼多女人,妳想為什麼老闆不升別人就升我的職呢?長得好看就是有優勢。」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D小姐是個活得很精彩的女人,只是偶爾看見了那些她所不喜的菜市場中年婦女,或者瞧見了自己滿頭的白髮,我會覺得鏡中的臉習慣後也還好,坦然面對自己的真面目,在我看來是讓自己過得快樂的一種方式。

後來有一回我忍不住問D小姐:「如果哪一天長了皺紋或黑斑,年紀大了連化妝品也遮蓋不了的時候,妳覺得應該怎麼辦?」

D小姐微笑道:「怕什麼呀?沒了化妝品,還可以小針美容,小針美容落伍了,那就去打肉毒桿菌、脈衝光、換膚、電波拉皮……能擦能抹的東西不管用了,至少科技還在進步,我們女人也得與時俱進嘛。妳說,哪個螢光幕前的美女不是微整容整出來的?我就不信,卸了妝什麼名模明星的,全都一臉大嬸樣吧!不想變得老醜,那就要竭盡心力去妝扮自己吶!」

看見她臉上的笑容,我也不得不為這樣愛美的女人喝采,最起碼她敢於嘗試,而且為了留住青春美麗的腳步,可以下定決心盡一切的努力去做。

或許在某種層面上,資質平凡的女人因為有了化妝品而變美,而能夠追求美到一種終極境界的企圖心,那份自信與動力,纔是她始終「自誇」得令我也佩服的緣故。

在我眼裡,無論是J小姐,或敏敏,亦或D小姐,她們都帶給我相當有趣的時光,也謝謝她們給了我這些好題材,就連書寫的時候都讓我忍不住露出笑容,與她們相識的那些日子真的非常有趣啊。

(代貼)

( 創作另類創作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096880
 引用者清單(1)  
2014/09/30 04:00 【udn】 這裡更便宜!上海 太太 私房 分享比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