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春心咫尺(廿六)用糖份安撫自己,女人的甜
2012/10/31 23:59:31瀏覽3108|回應1|推薦25

春心咫尺(廿六)用糖份安撫自己,女人的甜

迎接周末的同時,趙頗黎是很鬱悶的,因為她覺得周休二日只有自己跟自己過,除了看看電視綜藝節目或八卦狗仔報導,她的小日子過得頗為無聊。
無聊是因為她總是一個人過。

回憶了那些和小黃在病院的時光,趙頗黎忽然想起自己提過:她很會做菜。
其實她更會的是做甜點。

不管會做什麼,就算菜做得再好吃也沒用,一個女人到了尷尬的年齡,還自己一個人過,菜做多了最麻煩的事就是這些好吃又會長肉的東西,全都只能自己解決。
所以,一個女人會做菜有個什麼用呢?

正當這麼煩惱的時候,趙頗黎剛揉好麵糰,就聽見房內扔在一邊的手機出其不意響了起來。
她甩了甩手,用毛巾勉強擦掉了沾黏的麵粉,然後跑過去趕緊接了電話。

「喂?」
「黎姊,是我,鑫鑫!」
「小鑫?」

手機那頭傳來趙鑫略帶醉意的呢噥:「我跟朋友去夜店趴,晚上睡妳那兒。」

趙頗黎語重心長地對妹妹叮嚀道:「妳別玩得太瘋,我聽人說,那種不良場所有很多不安好心的男人,就算不是使用什麼FM-II強姦藥丸,就是專門故意灌醉漂亮的女孩子,然後把爛醉如泥的人帶出場,新聞報導說了,外面壞人很多的——」

「姊,妳怎麼還是這樣囉嗦?」電話那頭傳來趙鑫不耐煩的抱怨,背景音樂吵得嚇人,只聽她樂呵呵跟手機旁邊的陌生聲音嘻笑兩句,隨口又道:「記住了,我兩點左右過去妳那裡啊!」

趙頗黎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結果尚未交待小妹,手機那頭就被掛斷了。

她有些茫然,聽著電話的盲音,嘆了口氣,又踱回流理臺邊。

剛揉好的麵糰發得很好,用濕布將麵點「醒」了之後,她轉頭翻了翻自己買的幾本烹飪專書,仔細研究起來。

小妹趙鑫要來她這邊過周末,那多做點吃的也無妨,剩下的還可以帶去公司送給R&D的同事們。

趙頗黎記得,自己第一回做這些東西的時候,本來沒想怎麼宣揚,結果有一回自己在辦公室開小差偷吃零食的時候,意外讓助理石磊發現了,所以乾脆分送給其他的工程師。

沒想到,那些男性工程師也喜歡她做的手工餅乾和糕點,後來只要逢年過節,不免會做些新研究的鳳梨酥、蓮蓉月餅之類,給那些男同事多點口福,也省得花一筆餽贈的錢。

趙頗黎的廚藝很好,尤其擅長甜點。

一個人的時候,她從不下廚,只是覺得自己平日工作忙得沒時間,一旦閒下來又怕做得太多吃不完就浪費了,不過一個喜歡親自下廚的女人,要麼對生活本身懷抱無限熱情,要麼就是想給予身邊的某個人無限溫情。

可惜,這樣的條件很難滿足,倘若以上兩者皆非,那麼她這樣一個獨居的單身貴族,許多繁瑣的餐飲習慣,或者喜歡開發新菜單的細節,就很容易在忙碌的職場生活中被一一忽略。

摸完了烤箱,調好了攝氏三五O度並將蛋糊放入,數了數手邊的手工餅乾,櫃子裡還有些麵粉,看著保存期限也差不多了,於是她又開始擀麵皮,自己將過去兩天的剩菜混合著做內餡,自創了不同口味的餃子。

數了一下,有剁碎的高麗菜搭配絞肉,或豆干搭配芹菜,或雙色紅白蘿蔔切丁搭配嫩綠的豌豆仁,各種顏色與口味紛陳。

煮滾了一鍋水,白花花的餃子很快浮上沸騰的水面,她順手打了兩個雞蛋,望著很快凝固的蛋在水裡沉沉浮浮,漸漸凝結成兩個小團,她關火起鍋,將所有鍋中的東西都撈到平底盤中,在上面灑了點麻油和醬油。

蛋有三分熟,表面一咬就破開了,明豔的蛋黃溜到嘴裡,並沒有完全熟透,而有一股班乃迪克蛋(Benedick egg)爽滑的腥味。

兩顆蛋與一份剩菜做成的水餃,這些就是她的餐點。

然而,還要考慮的是那個宣告說要半夜來她這兒過夜的小鑫。

趙鑫愛吃點心,這是身為長姊必須知道的秘密,可又不能做得太甜,還得幫妹妹計算卡路里。

趙頗黎暗忖:小妹去夜店跳舞玩樂,人也長得瘦瘦高高,運動量該夠了,做巧克力的好像可以吧?

奶油放軟之後,她拿起電動打蛋器,放入糖攪拌,望著細細的砂糖在碗裡逐漸跟著化開。
剛從冰箱裡取出雞蛋,敲開之後分離蛋黃和蛋白,不停拌打著蛋黃的部分,她喜歡那帶著厚重腥味的香氣,暗黃色的碗裡飄散著湧起的泡沫,她翻找出久未使用的濾網,還有一旁的擀麵棍與許久未使用過的小模型,希望自己還沒遺忘如何做出好吃的糕點。

濾細蛋黃之後,再取出香草,用切刀刮了點,放進打好的奶油裡。

再拿了一個大碗公,倒入麵粉和玉米粉,篩過了再混進剛剛的碗中,使用電動打蛋器拌勻,呈現鬆散狀態的麵糰好了,這次她用保鮮膜包妥,很快擀成一公分厚的樣子,用模具順利做成星星月亮和太陽的可愛形狀,然後放進冰箱裡冷藏。

四十分鐘過去了,綜藝節目都沒有她偷閒的時間短,之後把麵糰取出來,室溫很快使之稍微變軟了些,她又望著這些小東西,仔細刷了點油和蛋汁,把烤盤很快放進烤箱。

小的時候,母親經常烘烤各式糕點,或加了香蕉,或使用新鮮的草莓,最喜歡的就是巧克力,甚至連吃剩下的軟糖都能妥善利用,還有小片的薄脆酥,食物在完成的時候,自己就覺得像個滿足的業餘廚師一樣,她擅長糕點是一回事,喜歡看那些從歐美到大陸的烹飪節目也是一回事,但母女兩人曾經最希望得到的,不外就是品嚐者的讚譽罷了。

唯有為自己喜歡的家人去動手,纔能覺得愉快,做起來更會累得心甘情願。

只記得,後來母親不再做了,她也離開了老家,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便從此再未吃到過別人為她專門做的糕點,所以努力學習自己動手做。

記憶裡的那一天,媽媽在她過生日的時候,會做一些法式千層派,或者是最簡單的波士頓派,就算是平凡的義大利烤餅,也要花點小心思,務求有不同於外面店面所販賣的口感。
母親曾說:「黎兒,妳要記住,點心就是為了喜歡的人而做的。」

可是,當繼父來到家中的時候,那個媽媽曾經愛著的男人又到了哪裡去了呢?

是不是在母親的心底深處,過去只為了一個男人而下廚,所以後來再婚,就沒意願為長大的女兒費心勞力了?

趙頗黎有些怔忡,直到烤箱裡散發出一陣陣濃郁的香味,奶油的甜膩是那樣強烈,就像過去廿多年心底的哀愁和迷惑一樣濃得化不開。

她套上厚厚的手套端出烤盤,望著那一塊塊金黃的成品,火候正好,就連發呆的時間也沒耽誤。
將奶油和白糖混合,翻出新鮮的桃子罐頭,又記起還有昨天採買的香瓜,接著準備好奶油擠袋。

她用鋼刀刮出細碎的巧克力片,來自瑞士的巧克力質優香醇,海綿蛋糕逐漸從簡單塗抹白色奶油的狀態,漫灑上巧克力碎屑,她滿意地裝飾著這個剛完成的黑森林蛋糕,將切片的水果擺在上面裝飾著。
在上頭擠出一個個環狀奶油花樣,回憶起蛋糕天王Boddy的拉花技巧並且實學實用,將擠好的奶油間隙盡量補上漂亮的擠花。

回過頭,記得趙鑫喜歡吃酸酸甜甜的水果,於是草莓和奇異果都成了首選,顏色漂亮又能夠妝點蛋糕,回頭可以搭配冰淇淋來調點煉乳,然後剩下的水果切片就能派上用場了。

望著自己的成品,忽然發現就這樣打發了星期六整天,從白日到夜晚忙出來許多糕點,不免使她覺得那些東西吃多了滿心都很甜蜜,期待妹妹看到時會立刻浮現閃閃發亮的眼神。

當她在臨近半夜時分,好不容易把第二份三層海綿蛋糕烤好並準備妥芒果餡料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忘了準備搭配的冷飲,翻開冰箱只剩下兩盒起司,尋思星期天可以再換個鹹點的口味來平衡。

她扭過頭,用奶油刀將抹上的鮮奶油均勻塗平在整塊蛋糕周圍,擠出一些新穎的花樣,思考是否下回得換做更堅難的翻糖蛋糕。

草莓對半切了,擺在最上層奶油中,撒下椹果碎屑當旁邊的裝飾。

這一忙到半夜兩點多,趙頗黎邊打瞌睡,邊開著第四台看無聊的港片,只等著難得來找自己的妹妹回來。

這邊廂外頭剛按下門鈴,她睡眼惺忪地按開一樓的大門電子鎖,就聽見外頭傳來一陣歡快的腳步聲,嗒嗒嗒嗒地響起。

歎口氣,她推開大門,伸出雙臂,眼前一個纖細的黑影迎面撲來。

趙頗黎摸摸妹妹頭頂柔軟細滑的黑髮,她滿身香味之外還帶著濃厚的酒氣,又醉了。

懷裡的頭顱揚起,綻開一抹愉悅歡喜的笑。

可門開的瞬間,竟然後面還跟了一個陌生人。

(代ROSY貼)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ylovesyou&aid=7003634

 回應文章

irreel
2016/10/06 18:39
呀,後面沒有了?寫的挺好呢,好想看後續,還是有出版?
(irreel2014@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