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網路PK:一點齟齬的內容和回覆
2010/08/24 14:03:26瀏覽487|回應0|推薦4

因為不確定網頁會保留多久,也為了給自己留下記錄,就貼上這兩篇內容。

基本上,我對自己的即興發言仍感到很滿意,雖然朋友們都告訴我:跟網路上的陌生人和一些惡意挑釁太認真,就是浪費時間

但我仍要對自己充滿信心,就算遭遇這樣的侮蔑和猜疑,我還是得到了些許東西,創作永遠是屬於自己的,旁人想說什麼,都如秋風過耳。

您好,由於網路問題,暫且借此地回復您。

 

我還是解說一下好了,因為要解讀這篇小說,有幾種不同的方法,為了讓不同層面的讀者能夠追下去,所以在閱讀上,我思考的是「雅俗共賞」。

 

關於「草」這個字,我不太確定您所要表達的是否是「草率」,但個人認為這個結局是精心設計的,而且頭尾相互呼應。原因請您看下列(內容有點長,但需要這樣的論述):

 

(一)簡單且一般性的故事閱讀:從情節來吸引讀者,由背後意義使讀者思考。

 

太過於複雜的故事情節,在短篇小說來講,會使得讀者疲憊,必須將哲學性的思考和最簡單的情節來作結合,這是我考慮的第一個因素。

 

因此,如何能讓讀者不疲憊?那就需要簡單的情節,還有讓人猜不透的伏筆,從頭到尾串連起來。

 

譬如卡夫卡(Franz Kafka)的《變形記》(Die Verwandlung)表面上就是這樣,用一句話來說,就是「一個人起床後變成了一條蟲的故事」。

 

描述情節,可以如此簡單,然而此書背後所暗含的意義,將那個職業推銷員的故事主人翁,由睡夢中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一條巨大的蟲,進行心態和猜疑的描述,包含很多象徵意義,和許多不同的闡釋。

 

同樣來說,這篇《解剖》的架構也很單純,就是「一個醫學院學生給人亂開刀,最後被人殺死的故事。」

 

當然,故事可以說來簡單,也能夠用很複雜的角度進行分析。

 

人性的複雜度、夢的不可預知、混淆現實與夢境的後果,還有許多自以為是的想法,這就是我認為自己寫出的內涵。

 

小說一開頭出現的人物「學長」認為「惡習」是這些被解剖的人們死掉的主因,所以灌輸給主角「我」,反而忘記了教授關於「尊重生命」的醫學主題,「我」基於所謂的「正義感」,在半夢半醒中跑去偷偷解剖他人屍體,並且在多次切除病灶成功之後,內心對於自己的「能力」擁有高度肯定,最後甚至認為自己是廿一世紀的「扁鵲」在世。

 

扁鵲是何許人也?中國兩千年前的一個外科醫師,給人開刀都成功了,而且有被神話的醫術,也遭致不少後人的譏評。

 

那麼,主人翁的「我」在對於死人的成功解剖後,又認為自己可以如此對活人動刀,即便學姊懷孕被他認為是「惡」,所以取出了她的胎兒,卻忘記那是學長和學姊的愛情結晶;後來「同學」和另一名傷患都在昏迷中,「我」又覺得該死的是車禍肇事者,還是私自給兩人換心,這樣的情況使他成為了偏執狂。

 

偏執的「我」認為自己無所不能,結果導致三人死亡,到了後來,基於良心不安,他又打算去動手術「換回兩人的心」,可惜最後連自己的「心」也沒了,被守株待兔的警方逮捕,身中一槍,只能用人工心臟維持生命。

 

故事最後就是一種外國小說少見的「因果」表述,「學長」認為主人翁的「我」擁有太多給人亂解剖的「惡習」,更要懲罰這個「我」殺死了他的愛人,所以偷偷給「我」動刀,在「我」最後的睡夢中,宣告了「惡習」的死亡(「我」的象徵),以及另一種「惡習」的輪回(「學長」的報復),並且由結尾留下懸念,讓讀者去猜想「學長」是否會繼續進行這種「惡習」。

 

《解剖》在於解釋並剖析人性的本質,以醫學生為背景,出現了各式各樣的屍體,我想這是塑造驚悚情境上的一種個人特色,無關乎鬼神,而是講「尊重」與「生命」。

 

不「尊重生命」的後果,就會遭到報復與懲罰,我想讀者也可以思考這個想法。

 

(二)創作背後的動機:魯迅給我的印象。

 

魯迅曾經說:「我的取材,多采自病態社會的不幸的人們中,意思是在揭出病苦,引起療救的注意。」

 

說來簡單,這就是我的創作理念,從這樣的《解剖》故事裡,我希望能體現他的精神,在這樣的時代,已經很少人去關注一個作家創作的出發點了。

 

謝謝您的留言,也歡迎繼續回應!

您好,謝謝您如此仔細計算,但我先問一個問題:請問這是文學比賽,還是數學比賽?

 

(一)文學比賽還是數學比賽?

 

假如是後者,建議您去參加,因為投票的人有哪些,我並不曉得,而有些投票者有沒有意願來留言,除了留言者和投票者本身,誰都不會知道。

 

我最上面的問題,看來很吊詭,但如果您去觀察這次入圍的最後十幾人,可以發現:每個參賽者都票數上萬,留言者也都不太多,統計起來更是和您所稱的差不多比率,既然留言數可以對照票數,那麼我想結果很明白了,而且是您幫我戴上的冠冕。

 

因為您自己都說了「給您投票」,既然懷疑本人的票數,還來投票並多次留言,那豈不是自打嘴巴?

 

至此可見,數字並不能證明任何事,且全都是您自己的猜疑和假設。

 

假如真要看您所指稱的數字?

 

50-11=39

39-6=33

33=「一起」?

 

要以留言數來對照票數,那麼有些參賽者的留言比較少,是不是您也要如此比對?

 

上面列出留言者有五十人,五十個ID,除去您所稱的十一人,還有卅九名,倘若您的意思是承認那些來挑釁的、不同ID的留言者全都是您,那麼事情是不是很耐人尋味呢?

 

有幾位元參賽者來留言,我想資料上很清楚,也都顯示出來了,最早的時候,有子斤風和喬蔓純兩位,後來還有DolorecHdbuxinshang、1900及風啦啦,這些人的作品我都去讀過了,不過礙於時間有限尚未個別寫評給Dolorec和風啦啦之外,而且未入圍的篇章無法留言,使本人相當遺憾。

 

上述這些參賽者,加起來也不過六位元,那麼您對數字如此有研究,剩下卅多名不同的ID,請問是同一個人嗎?

 

數學講究邏輯,沒有邏輯的動機論,也可以如下解讀:

 

為何您要如此針對我?票數。

 

針對的重點是什麼?票數。

 

請看看您自己的留言吧!

 

(二)尊重的本質

 

假如依照您的邏輯,那麼所有的參賽者,都已經陷入了這種猜疑的漩渦,而且是對於那幾名書友的人格侮蔑,您在我留言板上的內容,相當出格。

 

您有過對於小說創作的任何感言嗎?

 

「與你一起」和「與我一起」這樣的ID,我想明白說來,很有些意思。

 

說到底,怎能以「你和Hdbuxinshang、1900互捧臭腳,還說沒拉幫結派?」

 

這樣強烈的指控,來傷害其他的參賽者?

 

我也幫別的參賽者寫過評語,譬如您沒提到的《漂泊》和其他三篇,有人來留言並寫下感想,這些參賽書友可沒有回訪或對談,這樣就叫「拉幫結派」?

 

針對本人就可以了,為何要連幾個到我留言板上說出真心話的參賽者,都要幾次這般羞辱,甚至有人還特地去對方的留言版威脅警告?

 

反求諸己對您來說是否太難了,導致上個星期開始天天都要來我的版面,而這些不同ID的相同動機,很明顯了。

 

這樣就是自打嘴巴的「拉幫結派」!

 

集團(或者一人分飾多角)去威脅參賽者,這到底是「文」學比賽,還是黑道版面?

 

根據這樣的指控,大家是不是都不敢去我那兒留言了?

 

我認為您對於部分的參賽者,言論相當不「尊重」,而且並不瞭解「尊重」兩字的意義,連知識份子的格調都欠奉。

 

說起來挺諷刺的,我寫這篇《解剖》,或許解剖的是參賽者,更甚至是您自己。

 

虛偽的正義,並且將他人的尊嚴踩在腳底下,僅憑自己的想像來捏造事實,這是不是一種霸淩?

 

為何要針對留言者和票數窮追猛打,甚至把無辜的參賽者掛上「拉幫結派」這樣難聽的字眼?

 

您說「基本的真誠和人格」,在這樣的指稱下,請自省是否在您身上彰顯了?

 

是否「槍打出頭鳥」,還是您留言中不斷對於「文」這個字,有任何的偏見?

 

我相信去百度搜尋一下,「文」這個古老的中國字,就能夠找到億萬筆條列,而且我猜測您可能很少去逛晉江或起點這些文學網,裡面多少人使用「文」?

 

這些日子以來,您的留言一再糾結于「文」這個字,卻對「文」章本身避而不談,是否沒看見網頁上面那個華「文」的標示?

 

答案很明顯了,大家心中都有一把尺,一切都是票數問題。

 

這次參賽,鼓勵我參加的是一位香港朋友,我認為「全球華文」這幾個字吸引了自己參加,可以打破區域性的比賽藩籬,但很顯然,您可能不明白。

 

正巧,其實我挺感謝您最近天天來幫忙打廣告,上周至今的投票和點閱人數大幅增加,想必是您在論壇不吝發言之效,在此致上謝意。

 

沉默的讀者也會思考您的動機,並且支持您所點名的幾位參賽者,因為他們所說的有道理,格調和風度也都相當讓本人敬佩,票數反而更高了呢!

 

但此時也要強調,「自導自演」的廣告,或者牽拖他人留下一些可能相當詭異的猜測,本人是不屑為之的,所以順便澄清一下,本人和您毫無瓜葛。

 

因為除了票數,您什麼也看不見。

 

(三)全球華「文」。

 

請問「全球」被您置於何處?「文」學的本質又被您如何踐踏了?

 

全世界的中國人,或許都有不同的用詞習慣,相似的也不少,因為大家都是中國人,或者是東南亞和各地區的華裔,在起跑線上,大家都是書友。

 

而您的留言動不動強調「俺們大陸」,請問這不是「全球華『文』手機實景小說原創大賽」嗎?

 

還是因為我是僅有的一名臺灣地區參賽入圍者,讓您覺得有任何問題?

 

正由於這是「全球」的文學競賽,能包容各地區不同的「文」化,內地五十六族,加上全球華人,更能用文學來顯出中華民族的敦厚與禮貌本質。

 

今年正巧出版了一本由新加坡怡學出版有限公司聯合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全球華語詞典》,我相信您可以在裡面找到不少關於「文」的介紹,建議一讀。

 

也虧得有這個比賽,我會想要認識幾名參賽者,如果有幸能到比賽最後見上一面,我很願意跟他們握手致敬,並且聊聊文學和創作的構想。

 

因此,這樣毫無意義的數字猜想,不是本人想參與的「文」學討論,日後也沒打算就此多作論述,一回就受夠了,您是否有不同的ID,那也是沒有半點意義的,過度解讀只會顯示出「浪費彼此和大家寶貴時間」的可悲。

 

(四)謝謝指教。

( 創作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