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十)女人的口腔期(上,慎入!)
2010/08/02 23:18:21瀏覽1900|回應1|推薦51

最近來看文的朋友少了許多,似乎沒人想追我的小說了?

悲傷之中,繼續努力打字,今天是憂鬱的星期一,在疲倦和酷暑的交相逼迫之下,我終於又偷懶了。

剩下的明天天黑以後補上,同時我要再度強調一回:作者是女人,但這篇主角的「我」是個男人,他叫「阿強」,綽號「小強」。請勿對號入座!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必為巧合。』

在男人眼中的女人,其實有幾種。

第一種,這樣的女人很可愛,又乖又傻氣,你要她做什麼,她就照著辦。

第二種女人比較有挑戰性,你讓她往東,這傢伙偏偏往西,總之就是女性主義者。

第三種女人很有個性,你還沒講,她就主動做了,而且還可以預測你想幹什麼。

男人有口腔期,當然女人也有,而且通常是男性附加於女性身上的一種想像。

小學時候,我無聊的時候就會翻翻字典,看些本來很正常,後來卻轉變為莫名其妙且顯現出有點猥褻的名詞。

MSN都變得弔詭的時代,無論是諧音為「摸死你」的宅男想像,還是要求除了開著BMW再來交往的「別摸我」女孩子,對於e-mail「一摸」,或許大家都失去了更多的興致。

愛情很美好,但是很少人相信愛情,肉慾很醜惡,但是誰能拒絕這樣的誘惑?

我發現學長到處劈腿,於是忍不住規勸他:「少玩點吧,給阿關發現了多不好?」

學長想了想,然後說:「戀愛就像上網,付出了就不要強求,塞爆了就換個地方,反正總有得玩。 

「啊?」

「阿香分了,還有阿關,阿關氣了,還有炮友,炮友少了,還有網友,網友跑了,還有聯誼,聯誼沒了,還有筆友,筆友散了,還有乾妹,乾妹吹了,還有阿姨,阿姨走了,還有傳播妹,傳播妹走了,還有充氣娃娃,娃娃壞了,還有雙手,雙手累了,還能做夢,春夢醒了,那就看A片吧。」

 對於這長串的邏輯,我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又看了看學長,他正慫恿陌生的女網友傳送MSN視頻,而令我驚訝的是:視訊那頭的小美眉,竟然真的傳過來一張半裸照片來了!

學長開始評論:「不是正妹,但是胸部夠大。」

「……不是說『胸大無腦』?」

「你白癡啊?」學長敲了我的腦袋一下,沒好氣地說:「女生的腦筋太好,誰把得上手?記住我的話,平胸的女人再怎麼美,也都個個不好惹!」

其實這也沒錯,和胸前偉大的阿香或阿關比起來,十五歲看過阿美的A罩杯乳房,這幾年好像也沒提升多少,真的算是飛機場了……

我揉了揉被打疼的額頭,沒好氣地看著學長和那個女生繼續聊MSN,很快地,兩人就談到要見面,只見學長調整攝像的鏡頭,然後擺了個自認為很帥的姿態,傳送過去給女孩子瞧。

「為什麼學長把妹這麼順利?」

「因為我跟她說了,我有一台很炫的BMW改裝車。」

「她又沒看到車,怎麼這樣快就答應了?」

「那是因為我長得帥。」

我點點頭,又帥又多金的學長,還有一輛跑車,確實具備吸引女孩子的本錢。

學長上上下下瞧了瞧我幾眼,最後搖了搖頭:「你老擺這卒仔樣,一點也不帥啊!」

我不服氣地說:「帥有什麼好?小卒仔可以吃掉帥的!所以男人要看本質,要有個性,要奮鬥不懈,要勇往直前……」

「屁!」學長哼哼:「帥有士陪,有炮打,有馬騎,有車開,有相戀……帥怎麼不好?」

我說不過他,只能沉默不語,然後回頭去欣賞那個陌生女孩傳來的性感影像,順便過過乾癮。

學長繼續大發議論:「這女的不上道,不肯傳裸照。」

「可能是害羞吧。第一次聊天就要看那裡,會不會太過頭了?」

「笨!不先驗貨,哪能開始約會啊?」

又被學長打了一下,我沒好氣地問:「她那邊好像沒開冷氣,這女生戴胸罩不熱嗎?」

 「要是她不戴了,那肯定更熱……

於是,我囧了。

在這樣的情境對話中,對於學長泡妞的工夫,我真的五體投地,並且對純愛產生了極度的懷疑。

 

說起來,他這個人有時候真的很色、很壞,但學長是我的精神導師,他引領我進入一種研究人類口腔期的新境界。

如果只會思索那句:「問世間囧是何物?」

那可能就落伍了!

現在不流行「囧rz」了,在廿一世紀以符號取勝的網路世界裡,中文依然引領著全世界四分之一的創新潮流,而且和嘴特別有關係,更具有相當的啟發性。

譬如「咬」這個字,如果想知道細節,請上偽基百科,這個網路的邪惡百科全書,絕對可以滿足你對這個名詞的疑惑。

網站上的解說是:「在家庭可以令母子父子兄弟兄妹和姐弟的性關係更好,在學校內可以促進同學之間的超友誼發展程度提高,增加師生交流大多也適用『咬』。」(引用自:http://zh.uncyclopedia.info/wiki/%E5%92%AC

在結婚之後,當我第一次對阿美提出「咬」的要求時,大約是在新婚第一個月的時候。

雖然,她在心理上能接受這種親密的行為,但仍願意爲她的老公做任何事情,但在生理上還是感到無法忍受。 

當我看著那些色情小電影的當兒,同樣覺得很噁心,不過當我想像那種動作的同時,就對這個字產生了很多詭異的聯想,即便沒有哪個女人天生就喜歡「咬」吧。

但阿美例外,這又是後話了。

而「洨」這個字也同樣邪惡,在水的交會處,男人和女人的秘密,似乎也特別有想像空間。

不過,我對「咬」這個看似對男人頗具吸引力的字,不由得讚嘆連連,倉頡造字太神奇了,所以在逛完許多網站和看過一些A片之後,我對女人的嘴更是注意了。

女人愛吃零食,尤其愛嗑瓜子,或者吃點心。

就算是阿香或阿關那樣注重身材的美女,也需要不斷補充零食,她們通常停不下來這種對於口腹之欲的渴望,然後抱怨自己發胖,接著嚷著要減肥。

女人都是這樣矛盾的動物。

我曾仔細觀察,但凡手裡拿一包零食吃著的女人,眼底都是空洞的,那樣的空虛和煩躁,彷彿她的思緒早已飛到了千里之外。

吃個不停,只是為了給自己提供一個可以出神或發愣的機會。

女人喜歡打發時間,所以一張開嘴,不是嘰嘰聒聒忙著聊天,就是開開合合猛吃零食,但她們吃的不是食物,而是時間,是無可打發的寂寞。

愛吃的女人,是空白的人,就像「吃」這個字,分開來就是一張乞討的口。

當女人開始容易飢餓,那說明她的心愈來愈空,也愈來愈讓男人容易趁虛而入了……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亭竹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真話老實說
2010/08/03 11:14

個人還真不喜歡在網誌內賞閱創作小說,還是較偏愛格友的心情隨筆文章。

並不是誰的小說寫得好或不好,我若要看小說,寧可到圖書館借書,且隨時隨地想看就看;再說閱覽網誌上的小說,對眼力的挑戰還真是一大考驗咧。

網路平台已明顯隔一層虛擬的面紗,創作小說又是另一個天馬行空的穹蒼想像,那距離不是更遙遠的陌生嗎?

以生活周遭環境來講,凡在家庭、學校、社會到工作職場,實際接觸過無數的親友、同事、或因緣際會的朋友;而真正成為志同道合的好友知己,卻寥寥可數。

網海交流,雖撲朔迷離、真假莫辨;但也因為如此,格友間勿須承受面對面的矯揉造作,反倒可以無所顧慮地挖心掏肺暢所欲言。

已習慣於在網誌裡神遊,我發現在這裡的我─才是真正的自我;呵,聽起來似乎有點變態,套一句老詞『祇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8-08 17:11 回覆:

很抱歉,我的回覆有點晚,真的是漏掉了。

最近很多奇怪的悄悄話,都說我貼色情小說,由於相當厭煩,而且我這樣謹守分際還老是被人如此說閒話,或許這個部分以後就不貼了。

況且,您也反應說,在網路上閱讀有困難,那我以後只寫歷史小說和散文好了。

至於類似主題?

我認為自己寫得這麼克制,還有許多人不斷來騷擾,真不曉得他們有沒有讀過內容?

心力俱疲,那麼多人不斷給我戴帽子,真是詭異,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