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女人是什麼?(九)男人的口腔期?
2010/07/27 15:26:40瀏覽5189|回應5|推薦50

今天太忙,好不容易有個小空檔,馬上來UDN貼小說,本來昨天就想貼,結果忙得忘了。

希望讀者們會覺得在此閱讀是件愉快的事!

所有的男人,都想要永遠當個小孩。

翻開字典,「口」這個部首的字,數量應該能排得上前幾名,因為「口」開頭的文字,從幾千年前,就以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與假借的各種狀態,不斷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

男人對於「嘴」、「口」、「唇舌」的幻想,真的非常讓人驚詫。

生理上來說,嘴是一種器官,而且是一種很有趣的器官,每天它都要工作,一早吃飯,三餐不斷,間歇喝水,入睡前還得刷牙,更得以飲食吞吐,什麼能入口的都能往裡塞,當然也能反向作用,將多餘的東西吐點出來。

從唇瓣張開到喉嚨,經過牙齒與舌頭,最後抵達舌根,這些都是構成口腔的一部分,加上牙齒,美麗的微笑使我們心中怦然,優雅的姿態將我們吸引過去,女人的嘴永遠讓我們浮想連翩。

口腔期(oral stage),大約處於出生至一歲半之間,嬰兒經由刺激嘴巴、嘴唇和舌頭,來得到本能的性快感;簡而言之,就是在一段期間,人類對於口腔的各種需求與感受,都顯得特別強烈。

譬如我自己,吸奶嘴吸到幼稚園大班,到了七歲上小學,還是會偷偷吸手指,甚至還珍藏了一只奶嘴,那突起的奶嘴,其形狀總是讓我心中搔癢難耐,彷彿不放點什麼在嘴裡吸著,就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似的。

但是,對於「吸」的動作,這種表現了口腹之慾的另類需求,口慾期這樣的心理學名詞,用來描述孩童成長過程中的一個時期,為佛洛伊德(Freud)所提出的性心理時期中的人生「第一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每個人都會經歷到,所以也沒什麼好羞恥的,每個男人界定的第一件人生大事,就是尋找女人的乳房,無論是親娘的奶,還是人造的奶嘴,甚至是動物的乳汁(牛奶和羊奶太常見了,對於《神鵰俠侶》出現過的豹子奶,我非常好奇滋味究竟如何,真羨慕郭襄啊,這是題外話)。

或許,喜歡吸菸的男人,就是無形中渴望著想要吸著點東西,最好一口能咬定,一手可搞定,一旦沒有東西在嘴裡含著,就覺得空虛,就感到難受,那樣的空虛很難說得清是什麼,可能只有床上運動,能夠與之相比。

回到嘴,男人的嘴沒有什麼好說的,通常因為一些抽菸喝酒的壞習慣,多半變得又醜又臭,哪有女孩子的紅唇來得美麗誘人、脂滑香甜?

譬如學長。

那天跟他去參加聯誼,學長很興奮,不過到了KTV,他猛灌台灣啤酒,一左一右摟著不同的美眉,不時也說說笑話,逗得兩個傻女孩唧笑不已。

去洗手間撇條的時候,我問他:「學長,你都有阿關了,怎麼還來聯誼?」

「玩什麼都沒意思,還是玩人有意思,可惜沒有美女呀!」

「既然嫌人家醜,你剛剛怎麼猛摟那兩個學生妹?」

「我覺得玩女人比較合胃口,那兩個胸部夠大,左邊那個F的我帶走,右邊那個E的你去續攤,就不和你搶啦,要不我怕女人都跟我跑了,哈哈!」

看著他滿嘴酒氣、怡然自得的模樣,說真的,我很同情阿關,學長真是太花心了。

後來,我對著學長挑剩的陌生女生,也沒有什麼話說,頂多就偷偷瞟兩眼那「一手難以掌握」的一對豐胸,然後幻想學長對那個他帶走的F罩杯女孩做了什麼。

當然,男人多半喜歡大奶妹,以及胸脯豐滿的D以上罩杯,不能怪我們總喜歡往那兒瞧瞧,而是以「實用性」來說,碩大的尺寸肯定具有優良且更多的營養。

男人都希望永遠停留在口腔期,女人的胸前,往往能帶來母性的溫暖與滿足。

嬰兒出生後十八到廿四個月,這時候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叼著媽咪柔軟的乳房,就是吸吸難吃的塑膠奶嘴,反正,總得讓舌頭舔著什麼,或者牙齒咬嚙什麼;總之,男人擁有這樣強烈的慾望,問問那些貪杯好酒的傢伙,或者喜歡吞雲吐霧的老菸槍,大概都有類似的感受。

那天,去選修的心理學課程,本來打算瞧瞧阿美到底過得怎麼樣,沒想到這女人竟然蹺課約會去了,氣得我把原子筆抓起來狂咬,恨得牙都癢癢。

男人的嘴,往往會產生這樣難看的面部表情,做為發洩之用。

學長見我臉很臭,問道:「小強,嘴嘟那麼高幹嘛?」

我忿忿地說:「阿美又交了第三個男朋友了!」

「那你也交三個女朋友給她看看呀?」

「啊?」

學長用手指敲著我的頭:「笨啊,你這白癡!她來示威,你就不能跩回去?把三個漂亮美眉,然後一個個秀給她看,這樣不是更爽?」

「可是我只喜歡阿美……」

「你真不想找別的女人開開葷、解解饞?」

「我看了你借給我的A片和A書,那裡都翹不起來,大概還是只能找阿美了……」

「你這蠢蛋!」學長又敲敲我的腦袋,罵道:「有這時間打手槍,還來跟我打嘴砲,不如真的去找個美眉試一試、爽一爽,真沒見過像你這樣白癡的男人!」

我想了想,好像也有那麼點道理,於是又想到阿關的威脅,就準備拿阿香作為實驗的目標對象了。

看準了她打工的時間,阿香蹺課去賺錢,也不是什麼新鮮事,所以我就跑去台北世貿車展的現場等她。

以前在電視上看到,覺得不算什麼,結果去了現場,就發現show girl的迷你裙都穿得很短,都能看見大腿根部了,身上的緊身衣也很暴露,胸前都露出了白嫩的「上半球」,使得許多職業和業餘的男性攝影師,不是蹲著想拍出美女的長腿,就是趴著要從美女的小褲褲取景。

當然,美女走光的鏡頭,更是他們不想錯過的重點,只見色狼們以各種角度,想要攫取露點或不雅照片,在那樣一群色中餓鬼包圍下,或者是一群妝扮得相當動人的美女之中,阿香還是非常亮眼。

湊前一瞧,阿香的臉上雖然掛著微笑,但是眼神之中的疲倦和不耐煩,絕對可以看得出來,假如不是為了工作,或許她早就翻臉了。

我遠遠望著她,卻見她依然露出上面一排既白且亮的四顆牙齒,映著粉紅色的唇瓣,還有微微的梨窩,阿香真的美極了,可惜少有人往上看,而都專注於她那張臉底下一對傲人的雙峰。

有E吧?還是F?

我只能目測,雖然無法確實來檢驗,不過看大家癡迷的眼神,簡直就是想要嘴咬上那雙波濤洶湧的胸脯似的,男人所具備的獸性,去show girl出沒的場合,絕對能夠見得到。

車展結束後,阿香瞧見我等在那裡,也沒打招呼,就打算走開。

不料,有個陌生男人追了過去,模樣猥瑣、笑容噁心,還跟她拉拉扯扯,看那一身高檔的的休閒裝,肯定是某個富家小開,不過美女似乎不領情,一直想甩開那傢伙。

我愣愣地望著他們,卻沒想到,阿香跑了過來,一把扯住我的手臂,對那個男人吼叫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請你不要再糾纏我!」

那男人說:「可我聽說,妳不是沒有交往的對象嗎?」

阿香嗆回去:「誰說的!小強就是我的男友!」然後摟住我的頸子,紅唇就這麼湊了過來。

被美女親吻,使得我傻在當場。

果然,美女的嘴是香的。

果然,美女的嘴上功夫一把罩。

果然,美女很「吸睛」,除了身材,也能讓男人想吸她的芳唇……

驀地飛來艷福,真的是我所難以想像的,即便不是初吻,最驚心動魄的接觸,就是阿香這回拿我當擋箭牌的經驗。

我從沒想過和誰「交換唾液」,連學長喝過的酒杯,我也從不碰一下,除了阿美,這輩子也就吻過阿香了,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憶。

不過,結婚之後,我永遠也不會把此事告訴阿美。

女人可能有許多秘密,男人自然也有,從口腔期,到心理學說的口腔接受期(oral-receptive substage),在主動與被動之間,由吃和將東西置於口中而獲得滿足,無論是美女入侵的舌頭,還是互相吸啜的動情反應,男人的口腔都需要這樣的經驗。

小學的時候,學校新開張了一間速食店,我瘋狂喜歡吃雞腿,就是因為可以吸那根骨頭,當然吸手指也是壞習慣了,總是醒著無聊時吸,喝完奶也吸,睡覺前更要吸一下。

長大了之後,我依然需要「吸」的強大滿足感,無論是抽菸,還是拿著啤酒瓶學廣告「尚青」來吸瓶嘴,那種暢快的感覺,一直到了我當父親之後。

男人也許都像是孩子,需要被滿足的不只生理需求,還有心理需求,尤其是依附關係的建立,更是決定「吸」對於口腔慾望的最大值。

就像我對阿美,或者小小強找媽媽,我們父子總是擁有同樣的口腔期。

一個好妻子要做的,當然不止這些。

男人需要母性的關懷,所以我們都想當永遠的小孩。

一個女人並不是在床上滿足男人、在廚房餵飽男人、生個寶貝兒子教養男人,就可以討得丈夫的歡心,並且得到男人的愛。

要得到男人的愛,絕對要滿足「吸」的慾望。

小小強一周歲的時候,阿美透露這個小子已進入「性器期」,對「小雞雞」及媽媽的「奶奶」都很感興趣,沒事就愛摸兩把!

這個小色狼,好膽敢跟老爸搶女人?

老婆發現兒子上下其手後,竟然會「小勃起」,嚇得她逢男人就問:「你是幾歲發情的?」就怕自己生了個小色狼。

說實在話,小小強這樣,真的很正常,他老爸以前就是這麼挺過年輕的歲月……

當然,男人的口腔期很漫長,幼兒時我們忙著吸奶嘴,長大了也要追著女人的胸脯窮開心,男人對於哺乳動物的熱愛,從我們總是注意罩杯大小就能看得出來,給奶水的就是娘,有胸脯的就當床,我們無法抵抗這樣的母性誘惑。

每當到了夜晚,我能接受阿美要求的姿勢、方式、地點,優先選擇權都是她來決定,但是她也得許我賴皮、耍花樣,或者跟兒子搶奶吃。

昨天晚上,我問她:「奶水的份量不太夠,妳要不要補一補?」

阿美搥搥我:「你這賤嘴,壞死了。」又把我推開,不讓她老公獲得滿足。

「我哪有啊?」

「那你吸那麼用力幹嘛?」

當我再一次撲向她的同時,關於男人的口腔期,不外乎學理上的介紹,加上個人的體驗,大約就這樣了,男人跟嬰兒差不多,都在零歲至卅歲之間,延續著那種對於「吸吮」的無盡想像。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rossiie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也許真的是這樣耶...
2010/08/01 00:57

口腔期在男人的生命裡究竟佔多大份量?也許30歲還客氣了。昨天我才遇到一位近古稀之年的老伯,身邊不但帶了個小至少20歲的女伴,看見餐廳裡嬌俏的女侍還露出巴不得一口把她給吃了(或吸了)的飢餓眼神,直勾勾地盯著彷彿眼珠子快要黏上去的感覺。

果然是人生七十才開始,那位老伯的口腔期恐怕還沒完呢。

我想,也許問任何一個男人,都很難回答他們對於口腔期心態的真正感受究竟是如何。就我所認識的男性都很難描述那股驅動他們的力量,大部分的時候他們只是做,很少邊做邊分析或是做完之後分析,應該說是根本不會分析的(喜歡同性者除外,他們的心態我還不是很能拿捏),分析感受與內心衝動是女人才會做的事。也因此,對於你的用力揣摩我豎起大拇指,並且相信其實離這些雄性哺乳類內心裡的機轉不遠。

插個題外話,學長未免太勇猛了吧?一路看到這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有用藥了...呵呵呵呵~又邪惡地聯想到一些在台灣賣藥的地下電台call-in節目裡,常常call-in進去要買藥或是請教主持人的男性,常常聽到身體虛,要補腎的多半都是年輕時操勞過度........哈哈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8-01 11:13 回覆:

「口腔期」的內容很不好寫,寫得太過頭,我擔心讓人無法接受,結果除了妳以外,留言者似乎多數是男性,呵呵,看來這樣的「揣摩」還算可以。

至於「吸」的想法,我參照的是一個男性朋友的答案,我問他為何喜歡吸菸,他說:這是「習慣」,或許就像「性慾」一樣,我就拿來借題發揮了。

妳說的「老伯」真有趣,說真的,我也見過類似的情況,以前在西門町有許多坐或站在路邊的老先生,聽說是援交妹的常客;題外話,我認為公娼必須存在,像阿姆斯特丹的經營方式會更好,至少能帶動旅遊業,還能劃出專區和定期健檢來管理,總比私娼流竄或傳染性病卻無法追蹤更來得好。

我曾經問過男朋友,關於那樣的衝動是怎麼發生的,他們多數說不上來,也不會想太多,似乎這是雄性動物的天性?

我打算有空來寫這個「學長」,系列最少可以湊上十萬字吧,靈感太多且雜,不過這個題材得排到後頭,手邊還有這些小說要趕完,至少得等到年底,打字的事業真是無比漫長啊,看看今晚能不能更新後文囉。

說到地下電台,我以前在桃園搭公車時聽過,覺得挺無聊的,結果全車的男性好像都聽得津津有味?尤其是「call-in」的詢問內容,沒想到台灣「腎虧」的男人真多,超乎想像的多。哈!


金紡車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有趣
2010/07/28 23:37

真的有很愉悅的閱讀經驗,在妳精神分析學理和有趣生動的對話交織下,

使我在開心之外,也回想著自己~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8 23:51 回覆:

開心嗎?太好了。

這是我最近練筆的麻辣題材,拿最低俗的性主題來寫男女,還得想出新穎卻保有尺度的內容來取悅被夏日陽光曬得煩躁的讀者們,真的不容易啊(我連內褲都湊了個極短篇出來,幻想當一個男人,都快使我精神分裂囉,哈哈)。


喵永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這麼縮來
2010/07/28 08:16

男人口腔期滴長久,造就了「賽司」升級,還有BRA店林立?

厚~挺力嘛挺襪!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8 08:25 回覆:
嗯,你說出了我心中的猜疑,原來真的如此(是你提出的幾項後果,我就順勢下結論了)。

亭竹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趣事
2010/07/27 19:43

講到,使我想起一件趣事兒~~

記得當時在空軍作戰部服務時,有一回親呈公文給副司令,核閱完後副司令突問我一句:「你們辦公室有一個劉少校,他是不是山地人啊?」

還好那時已用完餐一段時間,不然真會當場噴飯;在長官面前我可不敢放肆,我強忍住笑:『報告副司令,他是我同學,正宗四川人。』

在部隊中,講求一個命令一個動作;雖然我已料到副司令接下來要提問什麼,但亦不便自作聰明一次答完。果然副司令接著問:「那他的嘴巴怎麼扁扁紅紅的?看起來就像山地人。」

這位同學平時酷食檳榔,就算美國種,也給他搞成像山地人了;軍中蠻注重軍官平時養成,這當頭我能說實話嗎?腦筋一轉:『報告副司令,應該是家族遺傳吧,他家人都有這項特徵喔。』

回到辦公室,將上述經過轉述給同事們聽時,大伙兒都笑翻了~~哈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7 19:46 回覆:
謝謝您的分享,說真的,吃檳榔的害處太多,我嚐過一次,有點受不了那味道(而且吐起來不太雅觀)。

順路經過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很顯然的
2010/07/27 16:03

很顯然的,佛洛伊德是對的,哈哈哈~~~

也許男人的口腔期延續到終其一生呢!

呵呵呵~~~~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7-27 16:06 回覆:

最近研究了幾本心理學專書,關於口腔期的想像,後文還有,不知道是否男人都如此?

很高興我讓讀者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