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廿四)現實中的偉大夫妻?(慎入!)
2010/04/25 08:39:18瀏覽1360|回應0|推薦40

《Great Couples of the Bible》,從聖經看愛情

這本書啟發我寫了篇超過五十八萬字的言情小說,旁人可能認為沉悶,我卻看出《聖經》裡面非常多的矛盾。

看見那樣醜惡的景象,我能夠想像青鸞用嘴和身體,在過去取悅著池金獅的情形,我的眼前一片昏暗,彷彿能感受到過去所殘留下來的強烈思念和憤怒,宛如硬要鑽進腦袋似地湧來……

似乎,在我腦海的許多印象,還有那些以往的猜測,此時全都急轉直下,我開始記得一些零散的畫面了。

紛湧而至的記憶,並不是很完整,彷彿我也曾經見過同樣的景象,青鸞含著男人的下體,嘖嘖有聲的淫蕩模樣,烙印在我的心頭。

難怪我不肯碰觸她的嘴唇,難怪我就算和她做愛,也下意識地不願意親吻她!

一張吸過別的男人那東西的髒嘴,誰能親得下去?真會噁心死了!

是啊,噁心,所有神聖純潔的對立面,那就是了。

有一本書叫做《聖經裡面的偉大夫妻》(Great Couples of the Bible),是劉鏡從前的收藏,我在書房中看到這本宗教書籍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可能曾經篤信基督教,可惜一切都是猜想,因為書裡面並非只有我想的「夫妻之情」,而是彩色圖片紛陳,比如世界上第一個男人亞當(Adam),如何和世界上第一個女人莉莉絲(Lilith)性交,或者是他們夫妻為了「誰在上面」的姿勢爭執,最後莉莉絲逃家了,這女人很絕,竟然一路跑到了地獄,去跟上帝的魔鬼敵人努力「生產」,乾脆就弄出一窩惡魔出來,簡直如同色情範本的情節,看得我慾火上升。

還有據說是世上最聰明的國王,為了美女搞東搞西,上帝的兒女們亂倫、耶和華的子弟兵互鬥、惡魔原來是最美的男天使……

男色和女色構成了許多想像,慾望與殺戮編織了更多傳說,芸芸眾生不過是想像及傳說的佐證。

原來,《聖經》裡面也有那麼多新穎的夫妻故事,真是太神奇了!

多少對夫妻,在種種的戒律下愛恨纏綿,難怪很多人喜歡翻閱《聖經》!

雖然以上這都是我的個人想法,或者是此書加油添醋,為了讀者的窺伺樂趣而拚命加料,可能許多並非事實,但我就是能感覺到那一股股最原始的歪念,畫面精美更是吸睛,翻完後就一個字:爽!

我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跟王表妹出軌了!

有池金獅這樣的表妹夫,王裕美肯定早就看出了些什麼,和青鸞之間的勾當,也必然早就被王表妹發覺,於是王裕美乾脆同我偷情,作為對於丈夫的報復。

而我勾搭她,只是為了報復青鸞這樣一種原因麼?

以我對劉鏡這個男人的理解,他是一個心思複雜的男人,學識豐富、深藏不露,過分理智而相當有壞心眼,就算真的愛上青鸞,大概也不會堂而皇之表現出異狀,因此我當下雖然生氣,還是能夠忍下怒火,繼續探索「夫妻之情」可能變調的主因。

看了這場戲,我想自己應該檢討許多:性愛技術的創新、慾望偶爾的紓解,以及生活方式的變化,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偷情提供了種種便捷的方式,或許也因之變化為「換妻」的妄想,男女共處的最後階段,還是以器官媾合為目的,不能說這就是人性的脆弱和污穢,而是不變的是對於性的各種需求跟刺激感。

可能在兩對夫妻的其中三人眼中,情慾毫無陰暗,幽會毫不混亂,任何形式都不過是終極目的之表現形式,靈魂或肉體並不是敵人,而是相輔相成的存在,所以夫妻感情出了問題,只剩下道德良知在那兒掙扎,甚至失去了控制想要唾棄婚姻制度,都不是完整的看法。

問題的關鍵是:王表妹何以想自殺?

或許王裕美早就發現池金獅和青鸞偷情?或者王表妹對我和老公都無法割捨,最後選擇自我放棄?還是,王裕美以死來報復他們的背叛?

許多殘酷的設想,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望著那兩人在車上顛鸞倒鳳(青鸞挺符合這個形容,因為她現在又躺下去了,姦夫換了個側邊,我只能瞧見她還穿著漆皮黑色高跟鞋的一雙腿,斜掛在他左肩上),我想自己真的非常憤慨,無論是為了屍骨未寒的王表妹,或是我這個傻瓜,此刻只能以上帝般的口氣,想像該如何處置這兩個毫不保留地交媾著的狗男女,然後將他們推到王裕美的靈前懺悔。

親愛的王表妹,看吧,看著這兩個人,妳最親密的表姊和丈夫,看著妳曾經親密的男人我,不錯,他們以為自己是誰,怎麼可以這樣快活?

王裕美的死,當場或許只是震撼,可是對我造成的影響,應該是現在開始,我估計,猜到王表妹內心崩潰、自殺了結的時刻,老天爺也要陰暗地笑了。

見那兩人一時還不會結束,我慢慢地往回走,全身的力氣好像都被抽空了,安光正拿著手機拍攝連續影片,或許他是打算避免拍照時閃光燈的問題,畢竟地下停車場沒有開燈,唯一的光源是池金獅的那輛吉利山寨車上的小燈,但我肯定自己現在的臉色極其難看。

但奇怪的是,我除了氣憤之外,竟然還在考慮別的想法,例如這男人究竟想怎麽樣?或者我該如何幫王表妹報復?難道青鸞沒有罪惡感?

或許這對四脚動物,曾經也感到相當不安,所以青鸞晚上不斷做惡夢,可是過了幾天,又戀姦情熱,我心裡計量著,感覺更是惱怒。

但現在知道了又能怎麽辦?

我此時應該衝進去讓這兩個人難看,狠狠用影片和目擊者(安光正)來撈一筆離婚的贍養費?但是我沒有,反而還在想旁的問題。

池金獅卻在此刻開口,彷彿火上加油地問她:「鸞,夾得這麼緊……是不是怕我回去台北,以後就沒人撫慰妳了?」

「哪有……」青鸞有些猶豫,「嗯嗯啊啊」了好一陣,話都沒說完,男人又把她拉起來,顫巍巍地坐在車門那兒,並且將她的身體反轉過來,變成臀部和男人的耻部緊密相貼,好像老漢推車的姿勢,撞擊得她歡叫個不停。

池金獅的耐力和勁道,我真的自愧不如了,都做了快一個小時,他還沒有射精的樣子,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我承認自己比不上他的持久度。

思緒及此,除了憤慨或怨恨,或者對於王表妹之死的同仇敵愾,我想自己可能還多了點出乎男性本能的忌妒或羨慕。

只聽池金獅嚎叫地扭動著腰,輾摩著她,然後喘息道:「我明天下午的飛機……七七過了就回來,娘家那邊得安撫……下個月收假,到時我再好好滿足妳……」

由於股間已完全濕潤又摩擦得厲害,使得青鸞被刺激得幾乎無法動彈,只能勉強開口:「啊……哦……那會不會有人懷疑?」

「妳把阿鏡穩住了就行……」

聽他們忽然說到自己的名字,我咬緊了牙根,忍住不出聲,但是再這樣下去,恐怕無法控制下去了。

這兩個最可惡的姦夫淫婦,就連此時也想要算計我?

又見池金獅問道:「……妳現在沒吃藥了?」

青鸞喘著氣說:「啊……現在不是安全期,別……還是體外吧……」

「反正阿鏡不能生……不如……不如我給妳個孩子?」

「不行……噢……哦……」

青鸞臉上曖昧的表情哀求著男人,不自覺地呻吟起來,她的面部表情呈現出一股暈紅的喜悅和醉然的甜美快感,使她一刻也不想離開男人的擁抱,積在體內的慾情,似乎在瞬間傳遍了他們的四肢,青鸞披散的頭髮垂下來擋住了臉,但是能聽到火熱的喘息。

男人正吸吮她的耳邊,忘我地斜過頭去咬住她的嘴,硬挺深深埋入她體內,滾熱而刺激,池金獅全身顫抖著緊抱著她的臀部,亢奮地猛烈最後幾次撞擊,堵住了她高潮的吶喊,將他的子孫灌注在我老婆扭動的體內。

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活春宮看到終場,尤其在這麽緊張的氣氛下,甚至我自己的心情都有點變態的亢奮,即使全身的每一寸肌膚似乎都沉溺在官能刺激的享受之中,快感猶如狂嘯的海潮,讓我難以駕馭的小頭,也幾乎發狂,可是回想起他們說的那幾句話,馬上像是被冰水淋漓而下,渾身僵硬得難以動彈。

他們說……我不能生?

比池金獅帥一百倍、比他有氣質、比他有錢、比他職位更高(雖然是入贅的,也能幹到總經理,工作能力一定不在話下),就連小頭也比他粗長(可惜持久度不如他,但我有自信,自己是質量取勝的,一夜最少都三次以上),只因為我不能生育,青鸞就想挑王表妹的老公偷情?

在難以言喻的恚怒之中,我瞧見那兩人正在收拾善後,青鸞的腰都軟了,胳膊根本抬不到正常人的高度去扭開車門把手,而池金獅呵呵笑著抓了她的胸脯幾下,兩人穿著衣服,還在那裡摸來摸去。

這樣的情景,我看得都快要吐血了,胸口好像有火在燒,可是還得考慮別的事情。

俟後,他們分別開動自己的車,兩人各自加速離去,我看著青鸞的敞篷車上了公路,腦中始終在想著身邊所有的事。

青鸞和王表妹的丈夫有染,王裕美剛過世就這樣,若是不相干的男人也就算了,偏偏是表妹夫,加上我不能生育的消息,所有混亂的瑣事迴繞在心中,而且青鸞那淫蕩的表情始終在我的腦海中縈繞,揮之不去。

安光正走了過來,小心翼翼地開口:「大哥……」

「嗯?」

見我面色不善,安光正撫慰地說:「那兩個人……你放心,我自然站在哥們這邊,影片也都拍好了,這次他們的臉我全檢查過,攝像非常清楚,就算鬧開來,不怕他們想怎麼樣,大不了……」

「大不了玉石俱焚,是不是?」我氣得腦門上的青筋直蹦,這兩個人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劉董本來就很看重池經理,所以,我們得設想周到一些……」

「劉董?」

是啊,青鸞背後就是劉羈賓,我的老丈人那邊,似乎更為麻煩,畢竟這個死老頭很討厭我,假如要離婚,他肯定會找律師對付我,到時要拿到自己的一份賠償,或許比登天還難!

可是回想起青鸞的幽會過程,她和池金獅說話的口吻,比和我在床上時還要嬌嗲親密,簡直就是情人之間撒嬌的情形。

這個女人怎麽可以在我的面前裝得那麽像?和我在一起時那麽愛我,和別人在一起時這樣淫亂,還把我當笑話的談資?到底她還瞞了我哪些事情?

憤恨中,我把安光正手裡的手機奪過來,取出了記憶卡,然後說:「正仔,這東西先放我那兒,拷貝之後再還給你,日後我自有打算。」

「啊?」安光正詫異地問:「大哥打算怎麼做?」

我們緩緩走出了地下停車場,而在午後西斜的陽光下,我抬頭望見了卅幾樓的大廈頂上,幾條紅色的帆布正在玻璃帷幕那兒晃盪著,「宇內建設」的斗大字體,飄揚在頂上,遠遠就可以看見這樣的廣告,可惜缺了一角。

赫然間,我想起了王裕美跳樓自殺的那個晚上,在震驚的數秒鐘之後,我也曾奔到陽台邊,俯瞰著她摔落地面的痕跡;紅色與綠色的一團物事,隔了幾百公尺看得並不清楚,我也沒有去關注遺體情況,摔爛成肉泥的屍身,應該沒有人想要仔細觀察吧。

安光正扭頭看著我,臉上依舊滿是疑惑:「大哥?」

我嘆了口氣,望向一邊地磚上一個白漆圈成的扭曲人形,此時也只能想像王表妹生前的俏模樣了,可憐的她,可悲的我,古人說「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她也帶給我不少歡樂,總不能讓她死不瞑目啊?

現在,我手裡的牌還有周圓,何菲那裡也得探探底,至於燕燕……那樣純真痴心的傻女孩,也就算了,總不好把她扯進這些麻煩事來,如果何菲能夠真誠對我,那我就可以放下白燕燕了,那個女孩值得更好的男人,而不是我這個只打算玩玩的對象。

沉思片刻,我咬了咬牙,於是說道:「你放心,我心裡有底,等時機成熟,我會好好報復回去的!」

安光正愣了愣,苦笑地點點頭。

沉默中我彷彿能感覺到,他是真的把我當哥們對待,但是恐懼繼續被人欺瞞的陰影,始終在我眼前不斷盤旋著。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