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鸞(廿三)慾望之癢(慎入!)
2010/04/24 14:52:47瀏覽2088|回應5|推薦31

陳希我《抓癢》

這本書在訴說的是人性,夫妻之間的無性生活,促成了心靈的空虛,以及肉體的飢渴,這時恍惚之中,忽然就能感受到那股奇特的癢……癢在身上,也癢在心中,產生了某些企圖……

得了空閒的當兒,我就去細審青鸞偷情的視頻,看她裸著身子小聲地嗷嗷歡叫,或者是跟男人在床上翻雲覆雨的照片,不由自主就會勃起。

那種感覺,就像是有的時候,我會習慣性想要抓抓背,或者是搔搔頭,不知怎地,或許背上和頭皮都不怎麼癢,但就是想要去抓兩下,癢的是自己的手,彷彿是為了安心似的,那是一種詭異的反射性行為。

壯年的身體,在我卅七歲的美好年華,慾望好像是新開發的一口油田,一點火就要日夜燃燒起火焰,不由自主就是滿身的高熱,可是又渴望尋找什麼能夠降溫的東西,免得自己的心火無法遏止。

然而,生活僅僅是平淡生活中的一堆無聊片段,悶在家裡宅的時刻,沒人管你看什麼書,日子就像白開水一樣缺乏滋味,你不能缺少這樣的單調和悠閒,可是太多的無聊思緒就像一壺水,只要燒開了,又忘記關上火苗,內裡就會瘋狂沸騰,嘩啦嘩啦地滾動著想要冒出來的泡沫,絕望的、急切的、白熱化的、無法遏止的,彷彿水眼看就要被燒乾,所以下意識打算繼續煮,或者是加入什麼調味的佐料,直到你覺得這樣的幻想冷掉為止。

就像陳希我的那本《抓癢》,文字精練而深入,大概是我在劉鏡過去的收藏之中,找到感覺最刻骨的一本小說,我覺得自己就像是那個男主角,心裡癢得要命,由於懷疑著自己和愛人,所以我認為以前的自己會出軌,或者青鸞想要找男人,應該都出於這種心頭的「癢」,窮盡婚姻或者情感的所有可能性,就是要尋求刺激感。

沒有人不會覺得,外面的誘惑不夠多,或者是自己不會遇上身材樣貌更出挑的對象,因為自己的財富、外表、業務需求、利益糾葛,或者是看上了什麼別的,亦或是在夫妻之間多年來機械性的模式之外,能夠找到觸發新鮮感的另一些類型。

我想劉鏡為一些女人所喜歡的原因,或是他挑選的女人特質,可能是因為他呈現的是一些非典型症狀,但我很懷疑,傳統思維中的那些典型夫妻失和案例,在當下我遇到的這些狀況中,到底會有多少的代表性和象徵性?

是啊,性,也許這就是重點。

依我看,青鸞在王表妹死後這段期間的種種不安,表現得倒像是尋常的焦慮,或許是我想得太多了,以前她胡搞,並不表示現在還想玩啊!

這幾天都沒有跟她做愛,我缺乏性趣,青鸞似乎睡眠也不安穩,過幾天無性夫妻的短暫日子,除了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後所産生的必然現象,也是結婚超過七年的老夫老妻可能會湧現的倦怠感,為了解內心和身體的饑渴,我那些女人可以提供多種通道,所以她也必然發生類似的情況──畢竟時代變了──我和以前的自己有些不同,可能她也沒想在外頭掛個貞潔牌坊?

所謂「七年之癢」,你們真的以爲只有丈夫纔會審美疲勞、朝三暮四嗎?

不,深諳女性心理、並有實踐經驗的劉鏡──過去的我──可能馬上就告訴自己:我靠,女人也會!只不過她們比較會掩飾自己而已!

所以男人會癢,女人也會癢,七年之癢的問題就在於:心裡癢的時候,誰最先不能忍受下面那股慾望,跑外面搞真的、用行動止癢去了?

我有很多社會身份不同的女人,何菲算是紅顔知己,從她那裡我瞭解到一個有趣而值得深思的現象──男人外遇,並非因爲妻子不好,而純粹是雄性動物的佔有性、掠奪性使然,所以只要女人姿色過得去,那就多多益善,男人的包含性很大──同理可證,青鸞也許也會這樣想。

或者,女人的「喜新厭舊」略有不同,婚姻關係沒滋味了,對丈夫的喜愛和崇拜,也被時間消磨得差不多了,雖然我自認為沒有什麼缺點,外表身材和房事表現都有了高標準,可是年齡畢竟有些大了,她真要去留意和欣賞那些與我截然不同的年輕男人,我想也無可厚非。

所以我猜想,自己是溫文爾雅型的(比如對青鸞),她可能會喜歡粗野蠻漢;我也可以粗暴兇猛(比如對王表妹),她可能又會喜歡溫柔體貼;我賺了大錢(雖然失憶而想不起來賺錢的許多手段),她或許會對窮學生憧憬不已;我要是真的是個傻小子,她又可能偷戀起靠腦力過人的白領上班族了;我要是大男人主義,她會喜歡俯首貼耳的小白臉;我假如聽話得像隻小狗,她可能會産生被野狼征服的慾望……

呿,這樣一想,她還能不多出軌幾次麼?

總之,我嘴夠甜,她就喜歡鹹的,我他媽是直的,她或許就愛上彎的。

那些腐女不就是這樣產出的?而那批死追腹黑酷哥的女人,不也是就愛被壞男人耍著搞一夜情,然後哭訴著自己的受騙和受虐?

當然,女人一般比男人被動,尤其是一些傳統觀念較強的妻子,她們會把這種渴求深藏在心靈最深處,如果沒男人去主動挖掘,她有可能會一輩子藏著,直到葉零枝殘,入土爲根,要真的能夠紅杏出牆,應該會天天含苞,等著時機長到外面去開花吧!

現代的開放社會,有那麽多的機會、那麽多的誘惑、那麽多如我這般熟諳人妻和美女的獵豔者,哪個男人還敢拍着胸脯說:老婆永遠不會給我戴綠帽?

像我這樣又帥又聰明的男人,即使只是個小企業家(的入贅老公),長得奶油小生狀,身高超過平均值以上,可以白皙儒雅,也能猛如大鵰,就算記憶力失常了,我的高壯和睿智都會與其他男人形成明顯的對比。

總之,以我的經驗來看,需要女人來口交的外遇對象,性能力肯定強不到哪兒去(想勾人妻,可能翹不起來,所以需要唇舌撫慰,這是我的猜測);雖然我不是個現代社會中難得一見的專情男人,可身邊那些女人,個個都是一等一的尤物,王表妹也算在內的話,我對這五個美女都是很用心的,而她們也是如此,我想這點沒得話說。

我一直有預感,青鸞從公司找藉口偷溜出去,似乎就是真相揭曉的時刻了。

但是真的等預感實現,我卻又很緊張,過了一個多鐘頭,安光正開車跟蹤也一直沒消息,大約在下午三點半,安光正在電話中說有了進展。

「看到那個男人了?」

「還沒,大哥,我發覺嫂子去了劉董新蓋的大樓,那裡的內部監視器還沒安裝好,她開到地下停車場,很可能就是去等人了!」

我在廁所講手機,又覺得自己沒必要這樣躲躲藏藏,乾脆就回答:「你先盯著,我打車馬上過去。」

臨走的時候,陳嫂正收了衣服要熨,她詫異地望著我換裝,問道:「先生要出門?」

我點點頭:「公司裡有事,等一下就會回來。」說完之後又想:不對呀,這老婆子只是我的女佣,何必對她解釋什麼?

想了想,反正還有安光正給我當藉口,也沒管其他,乾脆就趕緊到樓下叫了出租車(計程車),一路往市區自家的大廈而去。

下午的陽光熾烈,已經是六月了,廣東的氣溫早就接近卅攝氏度,熱得讓人汗流浹背,我的心情非常激動,不是高興的那種激動,而是有點類似於終於要面對現實的殘酷,或是幻想被打破,犯案就要被判刑之前的那種心情。

我趕到之後,只見安光正在附近的大樓樓下,緊張兮兮地等在那兒,他開的是公司的桑塔那,看見我過來,便鬼鬼祟祟地從車裡探出頭,打手勢讓我快點過去。

上車之後,他說青鸞和一個男人都在地下停車場,看樣子就是幽會了,而那個男人的身材和照片裡的男人像是很接近,他也只有瞧見背影。

我沒有說話,讓安光正開車,啟動自動門,開到地下停車場外頭,由於很安靜又沒有別的車,所以選擇一起走路下去,還放慢腳步,就怕被人發覺;我的脚步放得很輕,等到了地方之後仔細側耳傾聽,果真一絲壓抑的女人喘息的聲音傳入我的耳中,我感覺我全身的血液都脹到了臉上,除了尷尬,還有一股隱隱的憤恨,終於可以現場抓姦,於是想起自己得拍照,安光正手邊也帶了相機,兩個人都能攝影並留底存證。

安光正很機伶,悄悄遞給我一只望遠鏡,他自己也帶了一個,我卻沒想那麼多,不禁暗自怪自己粗心,就在此時,我們兩個終於看到幽暗的停車格上,有兩輛轎車正停在那兒,於是躲在陰影裡,拿著望遠鏡向那邊查探。

兩輛車都熄了火,吉利山寨車應該是那個姦夫的,青鸞開的是自家的敞篷車,而那個男人也和她一起在車上。

姦夫背對著我們,只見青鸞親密地挽著那個男人的脖子,那樣子就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一樣,身子幾乎都貼在男人的身上,鼓脹的胸部緊壓在男人的胸上,臉上帶著嬌媚的笑容,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模樣挺小鳥依人的,前座的椅背放了下去,男人的手摟著她的腰,好像在觸摸她的敏感部位,而她漂亮的一只長腿,已經掛在了車門那兒,呻吟的細微聲響,遠遠傳到了我們的耳裡。

對於青鸞來說,她的腰肢柔軟,王表妹曾經提過,說她學生時期就學習國標舞,從小還練過體操和跆拳道(這兩樣是劉羈賓那老頭要求的,說是怕女兒沒有防身術,容易被綁架或欺負),這對表姊妹也都為了身材學習瑜珈術,自從上回見過王裕美的舞姿,還有青鸞偷情時能站著把一條腿舉到男人肩膀上,我就相信她有可能喜歡特殊式的性愛。

我想仔細看清楚那個男人的臉,可惜他戴著一頂棒球帽,又背對著我們,因此臉一直被擋著看不見,只能聽到嘴唇啜吸的親吻聲音。

可這重要嗎?

寂靜的地下停車場,也就這兩輛車,雖說隔了大約廿步的距離,青鸞的姿態已經表明了那個男人的身份。

「吳影?」我和安光正同時想到了。

我的怒火一下子衝到了腦門,正想跑過去揍人,卻被安光正給攔住。

他小聲地說:「大哥,先等等!」

原來事情又發生了變化,只見青鸞好像撒嬌似地在吳影的耳邊說了些什麽,吳影卻不耐煩地推開了她,還想打開車門離開。

青鸞急忙地拉住他的胳膊,再度被他甩開,並且揚手在青鸞的臉上甩了一巴掌,然後男人把她給推倒了,兩人似乎躺下去要開始做愛,讓我們兩個頓時站在那兒發楞。

安光正也傻住了,看樣子青鸞和吳影之間準備發生什麼齷齪的行徑,就算翻臉了,還是要滿足偷情的計畫是吧?

過了會兒,青鸞的手機響了,她悶哼地爬起身來,上衣已經脫得徹底,因此她只穿著胸罩接聽,打開手機看了看,終於開始說話。

不曉得打給她的人是誰,就聽到青鸞怒道:「人呢?怎麼把人看丟了?」

似是手機那頭的通話者繼續要講,所以青鸞忍著氣聽著,但是粗重的喘息,顯示著她的惱怒。

「少囉唆!」她怒不可遏地對著手機叫道:「你出了紕漏,自己看著辦吧!快去查查,到底是誰約他,否則我就炒了(開除)你!」

我聽不到電話中在說什麽,而青鸞接完了手機,又轉身歪了下去,好像是那個姦夫忙著辦事,動作有些急不可耐。

出乎意料,車中的男人竟然發出了聲音,壓在她背後蠕動著,問道:「跟誰說話?」

青鸞喘息著說:「也沒什麼啦……」

那男人的聲音讓我感覺非常熟悉,只見身旁的安光正愣住了,臉色有些發白,他應該認出了是誰,但我卻還是毫無概念,只能繼續聽下去。

「專心一點……」那男人的背影也很熟悉,只不過他現在也裸著上半身,下面被車擋著,看不見。

「我哪敢不專心啊!」青鸞趴在駕駛座上,被那男人一頂,「啊」地叫了起來,然後化為模糊的嚶嚀。

看見這樣的苟合,那兩個姦夫淫婦就在停車格放膽做愛,猶如連體嬰似的,我的腦子一陣亂哄哄,牙齒不自覺咬得「咯咯」直響,拿起了手中的數位手機,就準備過去拍照作證據。

「大哥,」安光正顫抖地小聲說,「最好還是別過去……」

不去抓姦?在那兩人做得最HIGH的時刻要我撤手?怎麼可能?

我甩開他,慢慢循著聲音的源頭過去,卻看見那個男人的帽子掉了,背影很是熟悉,大約只剩下一小段距離的同時,我終於想起了這個男人是誰,也恰好就在此時,他側頭含住青鸞的耳垂,讓我看見了他的臉。

靠,這算是因果報應嗎?我在憤怒之外感到了一種困惑和羞忿,不由得又退回了陰影之中。

仔細聽,那聲音確實是他,那臉也的確是他,青鸞和那個男人交疊著身體,她的呻吟相當沉重,似乎很饑渴的樣子,我的妻子被人從後面貫穿了下體,同時伴有衣服摩擦的窸窣聲,似乎兩個人正在劇烈地互搏。

男人的聲音也相當含糊,似乎嘴裡正在含著她的耳根,但是鼻子裡發出的喘息十分清晰,聽聲音就能知道,兩人的動作正進行得如火如荼。

我攥緊了拳頭,感覺全身忍不住發抖。

竟然是他!沒想到啊沒想到!我竟然被這個男人戴上綠帽!

在這一瞬間,我整個人就像是思想和肉體分離了一樣,完全被石化了;我不知道現在該怎麽辦,甚至我都搞不清楚,現在爲什麽還沒有衝過去,把這兩人撕成碎片。

或許是愧疚,或者是猜疑,所有的設想都扭曲成虛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麽想的,老婆現在就在眼前和別的男人偷情性交,我卻在想方設法繼續偷窺他們。

這是我嗎?我以前就是這樣變態嗎?

男人的耐力相當不錯,他把青鸞轉過身來,放在擋風玻璃前面,繼續抽插著,下面交接的情況,頓時看得一覽無遺,連水漬都非常清楚;望著他們忘情的姿態,我的胸口則是陣陣發悶,眼角的肌肉控制不住直跳著。

青鸞被男人摟著,胸罩掛在腰間,雙腿分跨兩邊,在碰撞時偶爾露出飽滿白膩的乳房,性感的黑色蕾絲乳罩則歪歪地掛著,包裹著黑色絲襪的雙腿盤繞在男人背後,身體半懸在男人身上。

那個男人沒有脫掉長褲,只是鬆了褲頭,我認出了他的背影,這是視頻中出現的熟悉場景,那壯碩的肌理,比我還要強健得多,雙手兜著她渾圓的赤裸臀部,從下面和她緊密地結合在一起,又將臉埋進她的胸前,嘴裡含著她的乳房,就那麽有節奏地聳動著腰,讓青鸞的身子隨著動作而劇烈搖擺,她扭動腰肢迎接侵犯的歡愉表情,顯得迷醉而享受。

我的腦子裡面似乎「轟」的一聲,好像炸開了一樣,原來如此。這個女人當著我的面就是賢妻,在別的男人前頭竟然如此淫蕩!

只見青鸞激烈的扭動著,似乎非常興奮,男人的手拚命的揉搓著她包裹著性感絲襪的大腿,下面進出的水聲相當清晰,似乎頂得非常深。

青鸞的頭髮四散亂甩,口中壓抑的呻吟,異常激烈的吶喊,刺激著我的官能。

我轉過頭,看見不遠處的安光正,他也傻在那兒,陰影和沒有光源的情況下,青鸞和那個男人或許都看不見我們,又或者他們忙著交媾,根本就無法有空檔去觀察四周,無論如何,他們應該都會覺得,在這棟新蓋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偷情,不可能會有人發現的吧?

怎麼會是他呢?

是啊,怎麼和青鸞偷情的對象,不是我以為的那個「吳影」,而是王表妹的親親老公、那個和她共舞最後一曲、在她跳樓自殺之後悲痛不已,我還覺得此人深情都能感動上天,此刻應該仍然在哀悼亡妻的池金獅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4/26 13:59
 要2及才能推薦阿="=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6 18:35 回覆:
沒關係,來日方長,我等您來推薦囉!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4/26 13:58
 很喜歡妳的文章^^每次上班時都會偷偷用手機上網看妳的更新,今天趁著放假,終於鼓起勇氣留言了>"<我大概潛水了半年多吧^^想知道劉鏡是不是變臉過...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6 18:39 回覆:

首先要感謝留言,再來更感謝追文,能讓潛水的人浮上來,我非常高興呢!

我每天要寫一篇三千多字的更新,速度上有時會來不及,所以今晚的更新就等午夜了(我今天手指有些疼,只能慢慢打字)。

劉鏡一開始就「變臉」(整容)了,至於前因後果,結局會說明(其實也沒幾篇了)。


PK-板橋檢察長包庇槍擊案之處置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通姦
2010/04/25 01:31
還不構成跳樓的理由吧!什麼理由要跳樓,不會例行性交通姦會比生命還重要?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5 08:43 回覆:
啊,聰明的讀者又出現了一位,究竟是為什麼呢?結局會揭曉。

快樂的阿關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
2010/04/24 18:56
活該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5 08:42 回覆:
這個嘛,我覺得暫時是表面現象,到結局妳就會明白我在講什麼啦!

B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在寫“報應”?
2010/04/24 16:52
地球是圓的,怎麼對人怎麼來去?總是會回到得失的平衡點?
旅人世界 & B's 心眼 -
遊賞世間美的人、事、物...究境一探,是否真的"物以類聚"?
Rosy(rosylovesyou) 於 2010-04-24 17:03 回覆:

嗯,這個故事應該算是在寫各式各樣的「報應」,可是我又想讓讀者大吃一驚,因此結局會有些詭異。

我又犯了老毛病,字數愈寫愈多,幸虧這篇真的快要結束了,昨天看書看得入迷忘了貼文,週末想法子補上。

謝謝妳來追文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