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桃之夭夭:采花賊 (八)
2009/02/22 21:16:07瀏覽1261|回應2|推薦39

萬籟俱寂中,山洞上方,一彎幽幽月色升起,輕紗般的幾片雲半明半暗地拂動,灑了一地清輝。

常人日入而息,殷不識猜測應該到了戌時,原本這個時候,平常他早就沉沉入睡了,沒想到夭夭到了夜裡,精神反而更好,扯完了廢話,連燭火也不點,就拉著他到另一間石室去。

石室內一團漆黑,也不知夭夭想如何,過了片刻,遠處傳來一些輕微的響動,窸窸窣窣,似乎是蟲子攀爬的聲音,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殷不識只覺得莫名其妙。

黑燈瞎火的,並未見到任何古怪的動靜,這小鬼拉他來看冷灶,到底是何用意?

「你要做什麼?」

「噓,」夭夭拉著他蹲在灶爐旁邊,示意他小聲說話:「我來練功。」

「練功?」殷不識茫然地看著他,大半夜能練什麼?一般武師練功,都選擇清晨或日出之後,哪有人半夜跑去練功的?

只見夭夭從腰間取出一個小小醜醜的布袋子,手指往內摸索,取出二粒指甲大小的小石子,只聽「嗖」的一聲,夭夭指尖一彈,「噗啪」兩聲,兩顆石頭已經直接命中遠處不同方向、兩只正在爬行的蟑螂。

殷不識對那一手功夫很是佩服,但是一看到地上掙扎扭動的兩只昆蟲,又見到夭夭喜孜孜跑過去,用手指拈著兩只蟑螂的觸鬚,臉上不免浮現了厭惡之色。

「這東西這麼髒,打死了就算,你還抓了做什麼?」

夭夭揪著蟑螂,微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要拿去餵養我的寵物呢。」

殷不識隨著夭夭往石室後方走去,依稀是白天他們經過的一方小圃,旁邊突兀地種了兩棵小樹,黑夜中銀色的月光照在枝葉間,流動著一地光影。

只見夭夭用絲線,將兩只甫開始掙扎的蟑螂綁在樹枝上,而此時殷不識纔發現,旁邊的樹葉上棲息著一只碩大的母螳螂,許多樹葉的背面也掛著正在孵化的螳螂卵,這纔明白原來他說的「寵物」,竟然就是這只螳螂。

「你瞧,它很可愛吧?」

看著夭夭所指,那半個手掌大的母螳螂開始挪動,一躍便跳到蟑螂掙扭的身軀旁邊,開始啃噬手到擒來的食物;黑夜之中,刀光劍影,人的世界,或者是昆蟲的世界,都是如此殘酷不仁,殺戮的情景,不多時便即隱沒。

殷不識忽然回憶起,數日前的夜裡,那些突如其來的殺手,那些親人家丁的哀嚎和鮮血……

他甩甩頭,想要忘記那些可怕的景象。

只聽夭夭在一邊,自動自發地開口:「螳螂平時喜歡狩獵,我怕園子裡的菜被毛蟲吃光了,就養了螳螂,讓它們幫我抓蟲。」

殷不識雖然遭受驟變,也有少年心性,不禁好奇地問道:「那你為何又要抓蟑螂給它們?」

夭夭回道:「那只母螳螂肚子裡有寶寶了,師傅說,我要幫它找食物,不然它就會餓死。」

「原來如此。」

凝目四望,其時微風不起,樹梢俱定,冷月清光灑在四周,朦朦朧朧之中,底下卻蘊藏著莫大的詭秘和殺機;有的是殘酷的生存之道,也有的是悄無聲息的各種命運,他忽然明白了,昆蟲的世界猶如將江湖,非生即死。

於是殷不識又問了:「憑你的手法,隨手就可以打死那些蟑螂了。為何要活捉的?」

夭夭說道:「師傅曾經告訴我,練武之後,殺人很容易,要怎麼擊敗對手卻不殺死他,這是最難的了,所以她要我練習一些指法,讓我能夠防身。」

「那你剛剛用的指法是什麼?」

夭夭歪著頭,數著手指:「黃藥師的『彈指神通』,又好像是楚留香的『彈指神功』,剛開始練這兩本秘笈的時候,總覺得好像是『彈指神功』抄『彈指神通』,又像是『彈指神通』學『彈指神功』,然後師傅就說,天下武功殊途同歸,所以我就攪在一起學了。」

香帥楚留香?百年前的五絕宗師東邪黃藥師?這可是武學兩大名人啊!

殷不識心中一喜:「這兩門功夫可以同時練習?」

夭夭點頭:「師傅還讓我練了許多別的,像是有個少林和尚玄渡寫的《拈花指》啦,陸小鳳的《靈犀指》啦,還有『斗轉星移』和『移花接玉』,說是這幾門功夫練了有好處。」

「你是說,你練過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一,玄渡大師最為人所知的《拈花指》?」

見他一臉驚愕的表情,夭夭呵呵笑道:「師傅說那個前朝老禿驢的指法,我不用練習太多,應該把《靈犀指》習得熟了,最起碼也得將『彈指神功』那招使得精妙。」

殷不識有些不解:「為什麼你師傅特別要你學這兩種?是楚留香和陸小鳳的手法更精妙嗎?」

夭夭嘻嘻一笑:「不是啦!師傅說玄渡是愛宣佛號的臭禿驢,要當采花賊,就要師法專門偷香的盜帥楚留香,還有最喜歡奪人清白的陸小鳳,所以我就每天都勤勞練這兩門功呢!」

殷不識一臉黑線:「你師傅真是走火入魔了──」

夭夭點頭:「師傅是真的走火入魔了啊,《南天神劍》劍譜和『燕十三的第十五劍』,她總是無法領會,我看這些劍法那麼難,還讓她時常忘了很多事,乾脆就只學幾門指法和輕功了。」

「那你究竟學了幾門指法和輕功?」

「加起來十幾種吧!」

「那你能不能使兩招讓我瞧瞧?」

「好啊!」

只見夭夭爽快地答應了,伸手從布袋中取出幾粒小石頭,揚手齊出,分指三處不同的方向,只聽「乒乓」、「啪啦」數響,竟然各別擊中遠處的鐵片、小樹上的樹葉,以及一只石牆上攀爬的蜘蛛,這一手招數精奇、勢道凌厲,實是第一流好手的指法。

殷不識走到洞頂懸掛的鐵片處,發現上頭被小石子重重擊凹了一個小孔,這種功力,令他相當乍舌。

夭夭數了數手指,又道:「師傅告訴我,要做一個優秀的采花賊,首先得練好輕功,免得被人逮到,還要練好指法和點穴,可以從遠處滅了燭火,再把人點倒了帶走……」

「你還學了點穴手法?」

「是啊!陸小鳳的《靈犀指》學全了,就能夠橫行天下,但是師傅說了,我們的對手會一種很厲害的功夫,叫做《玉女素心劍法》,除非學全了,不然根本打不倒她師弟的老婆。」

《玉女素心劍法》?那不是傳說中古墓派師祖林朝英自創的絕學嗎?

殷不識忽然想起,前朝有個獨臂的大俠,因為師徒相戀遭到世人非議,後來避居深山,爹爹曾經說過他們的故事,描述一對神仙眷侶的傳奇,並且最後還評論說,「玉女素心劍」是他認為最強的劍法。

「你們師徒和神鵰大俠有淵源?」

見他神色一凜,夭夭清澄的眼睛轉了轉:「蔘釣大蝦?那是什麼?」

在殷不識思索的同時,夭夭又繼續講著,彷彿有著滿肚子的話題,想要全然與這個新來的朋友分享。

「不過,師傅認為每天夜間的武學課,我自己可以揀著學,不感興趣的東西她講了想睡覺,我也想睡覺,大部分的秘笈我們都沒有興趣學,不過這些功夫很難偷懶,每天早晨我撿柴火之後,就去和師傅對打,因為每天撿到的樹枝長短粗細都不一樣,所以用的招式也每天變來變去,我學了今天的也忘了昨天的,師傅教了昨天的還忘了前天的,所以我索性不記了,愛怎麽使就怎麽使,師傅也跟我練得更順了,她說師祖爺爺沒有騙她,《獨孤九劍》就是學一招、忘兩招,這劍招真是奇怪呢。」

「還有啊,師傅要我晚上漆黑一片的時候學輕功,因為采花賊要夜裡來夜裡去,就跟著我在帶你去過的那片桃花林練習。開始的時候,我經常撞樹,有時臉上身上都被樹枝刮花了,每天頭上還冒出很多腫包,後來慢慢減少,最近幾本上都沒有了……」

夭夭一面叨叨絮絮地說著,但是到了後面,他自顧自地講述自己的所學,聽的人卻走就走神,根本沒注意他後來所講的故事。

殷不識愈想愈是興奮,這麼多強大的武功,倘若讓他一窺門徑,報一家血仇應該是易如反掌了!

「等我傷好了,你能不能教我?」

「我得問問師傅……」

見殷不識的神色萎頓,夭夭有些不忍心,便又說道:「你別擔心啊,師傅人很好的,她教我各式各樣的武功,也教我配製春藥和迷藥,要不我告訴你這些藥怎麼做吧?」

殷不識聽了,臉色倏地脹紅,他囁嚅道:「我又不是采花賊,幹麼學做什麼『春藥』──」

夭夭呵呵一笑:「我做的春藥效果很好呢,螳螂吃了之後,就生了好多寶寶呢!」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夜遊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宜其室家
2009/02/25 14:42

女人採花真外行! 這裡「指」,那裡指了....

詩經上說,「宜室宜家」是讓你找好房間,Your Place? Or My Place 就成了。

哈哈!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25 22:36 回覆:

哈哈,失敬失敬,原來你懂得「內行」的采花手法,多多交流,大家互相分享經驗。


普希金 酷不停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較似彈指神功
2009/02/23 12:13
因為有石頭  黃藥師好想是靠氣功在彈  我記憶或有誤

小光頭是最早搖頭丸的發明者喔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9-02-24 00:29 回覆:

今晚系統當機真嚴重。

你的記憶沒錯,黃藥師的手法的確如此,依靠內功來御氣,後來用這招來對抗《黯然銷魂掌》,楚留香那個《彈指神功》是我消遣用的,哈哈。

小光頭發明的東西還真不少,明天繼續貼,螳螂是蟑螂的天敵,你應該發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