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消失的森林-71
2007/08/13 23:58:45瀏覽1413|回應1|推薦36

風輕雲朗的日子,在冬天的陽光之下展開,此時氣候已經冷得快要下雪,雖然颳著寒風,卻因為難得一見的日照而顯得四周也瀰漫著一絲暖意。

學期中,課業逐漸緊張了起來,每個人都忙著準備報告,方東旭和法比安時常一起上圖書館找資料,和一般大學不同,研究生要交一堆報告,還有期末口試,學生們都顯得緊張無比。

「你帶斧頭了嗎?」口試前幾分鐘,她半開玩笑地問道。

「什麼?」

見他一臉霧水,法比安調侃他:「『Ne 1aller pas au bois sans hache.』(直譯為『別砍樹卻沒帶斧頭』,為『別準備不周詳』的意思。)」

「原來妳擔心我啊?」方東旭哈哈大笑,緊繃的神經終於鬆弛下來:「沒問題,見了教授,我什麼樹都能砍下來。」

法國人對於森林的情懷,隱藏在文化之中,許多詞彙和片語都與樹木花草有關,這樣充滿自然的語言和文字,總記得第一次讀了韓波(Arthur Rimbaud)詩句的震撼,詩人是世界的洞察者(Voyant),超越了個人的眼界和既定觀念,這樣洞察人生至理和自然循環的靈魂,簡直讓法語也成為一種藝術的代表。

韓波的天才,表現在他從十五歲寫到十九歲就擱筆的文字之中,讓人難以想像的是,這個少年十五歲的詩句,可以讓當時最知名的詩人魏崙(Paul Verlaine)陷入熱戀,當時步入壯年的魏崙,有著美麗的十九歲妻子和剛出生的嬰兒,卻傾慕這樣的心性和才華,毅然決然拋妻棄子和小情人遠赴英國雙宿雙飛。

魏崙喜歡使用自然的意象來寫詩,是象徵派的宗師,他的詩句優美卻難以翻譯,如果不讀原文,譯文只得其義而韻致盡失,方東旭還記得似前曾經讀過胡品清雅致貼切的譯筆,法比安卻說這樣的詩句過於浪漫直白,但他卻喜愛《良善之歌》(La Bonne Chanson)那樣的戀愛絮語:

La lune blanche
Luit dans les bois;
De chaque branche
Part une voix
Sous la ramée.
白色之月
照耀樹林;
從枝枒和綠蔭,
傳來樂音。

Ô bien-aimée.
啊,至愛的人。

L'étang reflète,
Profond miroir,
La silhouette
Du saule noir
Où le vent pleure...
池塘如鏡,
反照清影,
楊柳似墨,
夜風泣詠……

Rêvons, c'est l'heure.
此其時,入我夢。

方東旭最喜歡這首詩的前半部,那天口試順利,兩人手牽手回到公寓後,興之所至,他就閉目朗誦起來,又拉起小提琴的顫音,彷彿月光可以從那如夢般的音符流洩出來。

法比安坐在那兒,仰慕地看著他,輕輕倒了兩杯薄酒萊在桌前,望著他怡然自得地沉醉在樂曲和詩文之中。

方東旭將提琴往旁邊一放,拿起來酒就喝,又揉了揉肚子,她不禁一笑,轉回身,從旁邊的點心匣裡拿了些起司片、核桃酥遞給他,又給自己也添了點酒,品嚐新開瓶的醺香,坐在一旁看他踞案大嚼起來。

他突然抬起頭來沖著她笑,點心渣子從嘴邊掉了下來,看起來有些傻乎乎的,使她不禁笑了出來。

夕陽西照,晚霞如錦,映得純白的窗紗也是紅彤彤的,在兩人默然無語的對視和微笑中,夜越來越黑,一抹淡淡的月牙兒斜掛高空,星星暗淡無光,卻顯得那月色更見柔美。

屋子裏靜靜的,看著他眼中流露出的滿足,她覺得自己的心就像感受到冬日最後的太陽,溫暖快樂得要將人吞噬。

法比安微閉著眼,靜靜地體味著這份感覺,直到他帶著醉意的唇瓣熾熱地吻了過來……

這天晚上,浴室裡亮著一盞小燈,柔和的燈光照著兩人赤裸的身體,這是她第一次如此與人坦誠相對,沒有過多的虛偽和矯飾,只是最真實的自己。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小夜函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覺得你很會寫小說...= =+
2007/08/16 21:24
可是貼太慢.......="=
Peter Schiff!美國人...╭∩╮(︶︿︶)╭∩╮
Rosy(rosylovesyou) 於 2007-08-16 23:21 回覆:
這也沒辦法,我的時間太少,晚點會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