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若磊落,何勞投射 ?
2009/01/16 16:24:06瀏覽424|回應1|推薦17

人間角色扮盡,我仍是上主創造的原初…

 

Lesson 94. I am as God created me.
我仍如上主創造的原初。

這是昨天的功課。當然,即使在家中,要把每小時的前五鐘騰出來冥想…… 光要記得這回事都不容易哩。畢竟已非假期。

不過,仍自勉盡量做到「常常」想得起短式修練。

I am as God created me. 我依然是上主創造的原初。這個冥想句,本身就如一個重大的宣告,可一筆勾銷所有新愁舊憾與心理障礙包袱。猶如一個「reset」鍵,可以輕鬆從頭開始或安心定居。畢竟,所有無謂的自我觀和無稽的偶像,都已卸下。

暗想,謙虛一點,今天再繼續修練此課吧。

Kenneth Wapnick 的 King Lear 中提及小公主 Cordelia,以之為 Christ 的示例,而吾人則皆如剛愎自用又復顢頇的 King Lear;會搞錯,只因自己的愚蠢、頑固,結果弄到一切皆空,而 Cordelia 則仍安詳寧靜,耐心地,不爭執不計較。Wapnick 言吾人內心的 Christ 即然,只耐心等待吾人放下愚癡。

寫下這幾行的此際,老伴一直發出聲音,不斷問兒子要不要吃早餐,要不要吃酒釀,要不要……。想到自己剛剛也還去超市採買零星物回來,頓時一愣。跟老伴還真是半斤對八兩的會牽掛哩。老伴是在囉嗦中表達牽牽掛掛的愛,我則是在不言的行動中流露著在意在乎。然而審視自己聽聞碎碎念時難免的不耐……寸心自知,與其說是針對老伴的嘮叨,不如說是老伴嘮叨中映照出來的我自己的牽牽絆絆。

這個家,或者說家庭生活,原就充滿這些日常瑣碎。平心靜想,這其實正是人間幸福所繫。也因而就算難免於不耐,總仍會行禮如儀照做基本功。可內心深處,卻似乎為此而惱。倒不是惱誰,而是惱於此身此生的冗務牽絆。尤其若身邊人沒事就像在提醒種種「該承擔」的一些家庭角色責任,總不免將此惱怒形諸辭色間,且迸發當時總不免於針對性。其實惱怒的是存在的此一必須性啊 (a necessity of existence itself)。

哎,既無法避免「針對性」,可見常傷及無辜,也可見不免於投射心態。光憑這點,還敢夸言自認「夠」磊落?如果磊落,又何以投射至此?

如果原本飽享幸福而不自知的李爾王竟執意要驗證女兒對他的愛,以便確認自己算不算幸福,則我在行禮如儀照做基本功以護持既有幸福的努力,難道要抵擋不住心中隱隱的惱與不耐?嘿嘿,不該如此並論。Wapnick 是以李爾的自招橫禍類比吾人的自我放逐、自棄天鄉。但我自知並非如李爾欲驗證幸福與否那般的愚妄。I am as God created me。我依然是上主創造的原初,不論經歷多少人間的遊戲,不論幸福與否。

所以,如果真夠磊落,起心動念之間其實無須涉及任何投射、壓抑或否認等自我防衛的心理機制。這類心理機制一旦啟動,便顯示自己已如李爾一樣,犯了吃飽太閒的無聊毛病,執意在人間遊戲中入戲更深。到頭來終究會要到了自己所要的,怨不得誰。

  • I am as God created me. (我仍如上主創造的原初。)
  • Light, joy, strength abide in me. (光明、喜樂、力量,常備於我。)

心中默誦著,深深明白自己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雖然最終或將發現根本無所謂的旅途待趕,也沒所謂的時間要過 (no journey to travel on, no time to pass through),當下此際的功課,卻無從迴避。所謂功課無他,不過就是好好掌握隨人間戲局而開顯的各類機緣罷。

( 心情隨筆心靈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ding&aid=2569781

 回應文章

捉襟見肘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as good as ...
2009/01/19 00:24
可能 I am as good as God created me 意含較完整,是嗎?
沉潛(rading) 於 2009-01-19 12:35 回覆:
如果覺得 as good as God created me 對自己更合適,
那麼循此念應亦可行。
重點原不在字句本身,而在能悟及的含意。
謝謝來訪且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