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真他媽便宜
2018/02/18 00:18:19瀏覽690|回應0|推薦4
  我在街上見到一男人在哭,哭得很傷心,很慘。

  我問他:你一大男人哭個甚麼勁啊!不害臊嗎?

  他跟我說了他的事,以下。





  他名叫蕭十七郎。

  蕭十七郎走過千山萬水,耗盡家財,終於在天山之巔,天池之畔,得到了「神劍」。

  蕭十七郎揹著神劍,興高采烈回到家鄉。

  家鄉的大街上新開一家舖子,專賣刀劍。蕭十七郎走進舖子炫耀他的神劍。可他驚訝地發現,舖子裡陳列了幾十把劍,每一把都和他的神劍一模一樣。

  「老闆!介是哪麼檔子事兒?」蕭十七郎指著架上的劍,闔不攏嘴。

  「客倌,介是神劍,定價半文錢。可喜歡嗎?」

  「我不是問價錢…………啥子!你說這劍只值半文錢?」蕭十七郎更驚嚇了,股慄幾不能立足。

  「嫌貴麼?一次買十支有折扣。」

  「哪麼會這麼便宜?介不神劍麼!我耗盡巨萬家產,浪跡天涯,才獲得這麼一把………」

  「神則神矣,屁用也無,多了一樣不值錢。不知客倌係在哪兒買的?」

  「天山之巔,天池之畔。」

  「難怪。在內種鳥不生蛋的鬼地方,才當成獨一無二的寶貝。別說是劍,那兒連狗屎都獨一無二,稀罕嘛!貧乏嘛!

  您不知道,正因為神劍好使好用,殺人切菜兩相宜,於是大量製造,量產了。人人都想要嘛!人人想要人人有,哥哥得意妹妹歡。可惜東西多了,價格就低了。」

  「事物的價值應當由他自身的品質來決定才對!而不在使用者的主觀評價。」蕭十七郎不服,抗議。

  「錯!」老闆正色曰:「事物的價值,取決於他的不可替代性。愈不可替代者,價值愈高;愈能被替代的,價值就愈低。這道理很容易懂吧?只有天真幼稚的蠢孩子才不懂。那種隨隨便便就能替代了,滿街上都有的,壞了隨時可以換一個的,只要耐操夠用能使能喚就成的,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伸手茶來張口飯來的,挨搧不還手聞屁不皺眉的,擺滿了攤子想撿啥就撿啥,同品項庫存一千多件有的是,整組故障立馬換付套件又能上路的……等等,稱作『賤貨』。來,讀我的唇,雞、伊、暗、賤!喝、污、嘔、貨!賤………貨………賤貨!

  賤貨一文不值,是以定價半文。」

  「啊呀呀呀呀呀呀………!我費盡千辛萬苦,還以為自己得了寶物,沒想到是個錯誤,原是個一文不值的廢物。我得意洋洋,揹上了神劍放光芒,把自己當作獨一無二,不作第二人想……豈料啊豈料………」

  「客倌您可得醒醒哪!瞧這大街,還不只俺這一家賣的神劍,單是半條胡同就整七家舖子。您瞅瞅,滿大街上誰不揹了把神劍?瞧那位大媽……還獨一無二咧,你把自個兒關在屋裡就獨一無二,出了街就是一文不值的賤貨,多花半文錢就能買把新的換一換。您要再富裕些,多費點神,那甚麼,天天都能配上新的神劍。光光彩彩,喜喜歡歡,多好!」

  「不喜歡這樣!不喜歡不喜歡不喜歡!」

  蕭十七郎意識到自己只是個便宜賤貨,當街哭了。




  以上。

  我說:所謂神劍,或神或賤,可否借在下一觀?蕭十七郎將劍交在我手裡。

  我審視良久,憤然瞠目環顧,歎道:

  不想這麼說但我必須這麼說──套句姜文的口頭禪──你他媽狗日的,瞎了他媽的狗眼!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040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