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你懂不懂愛
2018/03/17 09:29:36瀏覽336|回應2|推薦3
  一早起床,就有種說不出的悲苦、哀愁、帶點焦慮感。說不上來,也許是低氣壓,也許是低血壓,也許是被鬼壓……


  我一向是比較「悲」的,情緒的主軸總是愁,歡笑是例外,喜樂是例外,陽光是例外。被稱作例外,正因為它們出現得少,而且必須有理由。


  好羨慕那些沒有任何理由就成天開著嘴笑的人。總是有衝動問這些人:你到底在樂甚麼?發生了甚麼好事嗎?撿到錢嗎?


  不,我不問,我不問也知道他們的答案。如果那些答案是我的答案,我早就咧著嘴大笑了。


  說真的,找不到歡笑的理由,把整張床都掀起來也找不著,把胃切開來也找不著。可是憂愁的理由卻總是不請自來。低下頭見著一個,轉過頭又見著一個,閉上眼睛摀住耳朵,才發現哀愁的理由早已塞滿心中。


  就說一個理由──要認識一個人,不是聽他說了甚麼,而是看他做了甚麼。子曰,聽其言而觀其行也。


  因為要認識人好難,不受話語影響也好難,而話語這玩意兒始終讓人失望。想靠話語認識一個人,就好像只讀科幻小說想成為科學家一樣困難。


  尤其是「愛」、「關心」、「在乎」這一類抽象話語更是難以理解。說難以理解不是不理解,而是你總以為理解了,結果卻是誤解。你聽見「愛」這個字,你以為對方的意思是 A,最後才發現原來是 B,於是你以為對方不愛你了。是嗎?其實這人從頭到尾都抱持著同樣的感情,並沒有變化,只是你被話語誤導了。你以為「甲關心乙」的意思是──甲在乎乙在乎的事,甲能體會乙的體會。可惜,甲的意思不是這樣,而是甲在乎乙,並不在乎乙在乎的事;甲只關心自己對乙的體會,卻體會不到乙的體會。


  看見差異了嗎?語言是糟糕的東西。更糟糕的是,我們還都離不開語言,我們甚至得用語言思考。用語言與自己溝通是很方便的,但拿來與別人溝通就發生落差。


  你以為老闆很重視你?是的,他的確很重視你,尾牙的時候他會問你來了沒,夠重視吧?他甚至注意到你三年沒加薪了。這是他對你的重視,但你是不是正確理解了呢?如果你以為他所謂的「重視」,是當你罹患癌症住院開刀的時候,孤單忍受麻藥退去後傷口的劇痛,痛到徹夜無眠痛哭流涕,當你一個人一邊忍受傷口劇痛一邊掙扎的從病床爬到浴室的時候……


  如果你以為所謂「重視」的意思,是這些時候他會守在你身邊,那你就錯了。不是誰好誰不好的問題,只是對語言的誤解罷了。


  又好比「痛」。你聽人說他很痛,痛得不得了,痛到想死,你聯想到自己住院開刀的時候,孤單忍受麻藥退去後傷口的劇痛,痛到徹夜無眠痛哭流涕,一個人一邊忍受傷口劇痛一邊掙扎的從病床爬到浴室,結果傷口破裂內出血又緊急送進手術室,可是主治醫師在家,住院醫師又不能處理……的那種痛。


  於是你說:哦,我明白了,真的很痛。過了一天,你卻見他開開心心活蹦亂跳。你問:沒事了嗎?還痛嗎?他說,我已經塗了虎標萬金油了,謝謝。


  是吧,誤會很大吧,你驚訝的眼珠都要墜出來了,下巴遺失在哪兒都不曉得了。怎麼可能呢?痛到那種程度怎麼可能塗一塗萬金油就好了?不可能不可能,他一定是在假裝,其實他痛得不得了痛得想死。


  回想一下,人家甚麼時候說過自己也是住院開刀內出血甚麼的,人家只說痛而已,是你自己對這個字有想法,別人未必有一樣的想法。人家的痛,是額頭被蚊子叮了。


  你當然可以自己詮釋任何語言,不必理會別人的想法。好比老闆說他重視你,你可以用自己的理解去定義「重視」兩個字,無論你的重視與他的重視相差不知道多麼遙遠。然而,你也可以不去管他說的是重視是輕視是藐視是斜視還是電視,不去管語言,只看他實際上怎麼對待你。他可以嘴巴說藐視你,一個月給你十萬薪水;他也可以說重視你,然後在你住院期間天天跟好朋友把酒言歡。你在乎哪個?我個人在乎實際上的作為,而不是語言。


  有的庸醫特別重視語言,很少,但是有。例如有些精神科醫生不知道是蠢笨還是誤會還是偷懶,把自己當成「心理諮商師」。病人一坐下醫生就問:「睡得好不好啊?」「飲食情形如何呢?」「手腳有沒有麻麻的?」「是不是常常覺得焦慮、悲觀?」「你難過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是不是工作壓力過大?」「人際關係好嗎?」「你昨晚的噩夢是甚麼內容?」「童年最難忘的記憶是甚麼?」……問完,開藥,批價,領藥,然後回家乖乖吃藥。


  真的,真的有這種精神科醫生。


  其實精神科看的是精神病患,講白了就是神經病。神經病講的話能作準嗎?他明明睡了十小時卻跟你說他沒睡。要檢查神經病有多神經,除了問問題外,要做電腦斷層掃描,要做神經電位傳導,要做腦部 X 光,還要抽血抽脊髓液檢查內分泌。這些,都跟「說甚麼」無關。事實勝於雄辯,X 光勝於問診。


  我特別講精神科不是對精神醫生有甚麼偏見,只是拿來比喻;好比說「原來你就是醫我的藥」這種話,也是比喻。


  如果連「精神」科都需要驗血驗尿、要看證據、看資料、看實際驗證之物,那麼跟「肉體」、「物質」有關的豈不是更需要眼見為憑?但竟有人只憑幾通電話就相信對方是好人,然後交出信用卡號碼或交出愛。


  對於語言的不可靠,靠語言文字吃飯的我,實在感到悲哀。


  在諸多不可靠的語言中最不可靠的大概就是「愛」這個字,因為這個字實在太抽象了,抽象到一切都是為了愛。殺了你可以是愛,離開你可以是愛,關心你可以是愛,不甩你同樣也可以是愛。因為愛,所以殺了你其實等於給你新生命;離開你其實心從未離開;看起來不關心其實內心真的很關心;不甩你的同時其實很在乎你。反正只要以愛為名,天下烏鴉都能一般白,因為愛無所不能。


  如果你不覺得這是愛,他可以說這是「另一種愛」、「更深的愛」、「男人 / 女人的愛」、「最自然的愛」、「我用我的方法去愛」、「你不懂愛」……尤其是「你不懂愛」特別好用。只要你不覺得這是愛,就證明你不懂愛;因為你是這種人,所以覺得這不是愛,所以你永遠不會成為那種人。


  哪種人呢?不懂愛的人。


  然而,誰說了算?誰說的愛才是真愛,誰的愛又是錯愛假愛,不是各說各話嗎?你說你愛你愛你愛,我說你不愛你不愛你不愛,再說一百年誰也不能確定任何事。說了一百年也不能確定任何事的話,或者誰愛怎麼說都行的話,學理上稱作廢話。


  也有人喜歡說「這份愛就是個錯誤」。其實是不是錯誤誰也不知道,因為要說錯誤就得有一個「正確」擺在那兒,有個比較,你才知道怎樣算錯誤。可誰才知道正確的愛呢?不是每個人都愛呀愛的說個不停嗎?就連那個說自己的愛是錯誤的,也間接表示自己知道甚麼是正確的愛。說我從來沒見過真愛的,其實很清楚甚麼是真愛,否則你怎知道遇上的不是真愛?還有更多的誰說想要得到誰的愛卻得不到,也彷彿他知道那個誰的愛長甚麼樣子,以至於人家有沒有拿出來他一清二楚,好像一旦把真愛拿出來往桌上一扔,會發出碰一聲巨響。


  是這樣嗎?很遺憾,你常用的那個 L 字是最不可靠的語言。


  這不是太悲哀了嗎?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居然建立在最不靠譜的語言上。到現在,我還是無法走出那個悲哀,深切的悲哀。


  最悲哀的是,除了不靠譜的語言之外,我沒看到任何事。我說「要認識一個人,不是聽他說了甚麼,而是看他做了甚麼」。可惜他說了不少,卻甚麼也沒做,因此我從來都不認識他;也許,誰也沒認識過誰。


  無法拋開那悲哀。


  於是有些人用快樂去掩蓋悲哀。好比不得不喝苦茶,但是將它摻進甜湯裡喝。苦茶還是非喝不可,只是吞下時感覺不到苦罷了。


  是這樣吧?我知道有些人這樣。


  可惜有些苦茶太苦了,那苦味就是把全世界的甜湯都摻進去也無法淡化………
( 知識學習語言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rinz1972&aid=111131356

 回應文章

馮紀游陸游:衣裡乾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09:55

苦茶加甜湯!原來這是中和作用的中庸之道!哈哈哈


馮紀游陸游:衣裡乾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8/03/18 09:52

哈哈哈,精神病不等於神經病啦!....「愛」是精神病;「另一個愛」是神經病,哈哈哈

讚啦

韓非非(prinz1972) 於 2018-04-27 17:03 回覆: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