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與喵喵之間的酸甜苦辣,之四
2021/08/04 09:18:38瀏覽449|回應0|推薦15

內心渴望被需要、被接納之類的我,其實出發點無異是「我自己」,所以很快就會因為對方反應和舉止,沒有「按照」Oskar內心的期待,(極可能完全沒有考慮、體會、思索對方真正的感受、需要到底是什麼;而是至始至終都是「我」)因此失望等負面情緒,要不了多久就會因為某種導火線,讓自己原本模樣徹底且赤裸地揭露,想要稍加隱藏或修飾,也都是癡心妄想的原形畢露,最終導致雙方有所衝突或冷戰;

也許以上想法或感受,沒有別的、就純粹「你(Oskar)想太多」,乃至於僅僅得到個「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左述上下引號裡的句子,評定標準又在哪?天下本無事?誰說了才算哪?不就又是誰也不服誰、誰都想踩著誰嗎?)的不曉得究竟:揶揄還是嘲諷,或者到底該用哪種形容詞、哪種情緒占較多比例才對。

 

也許Oskar知道基督的真道後,至今已經超過十年有餘,(我在民國一百年十月十七日星期天的主日,在台北市內湖區某教會,受洗歸於父、子、聖靈的名下)仍然在喝靈奶,沒有進入吃乾糧的階段嗎?

但願Oskar不是那種:拆毀主耶穌的教會、蓄積上帝的憤怒而依舊不自知、(甚至還自認愛主)預備將來受刑罰,被歸類到稗子、山羊、沒穿著禮服,就貿然參加羔羊婚筵、沒依靠基督忍耐到底,最終得勝,而得以身穿白衣、與主耶蘇同行的失敗者,最終被扔進黑暗裡哀哭切齒。(基督徒仍有失去救恩、被扔進地獄的可能)

 

哎,求主耶穌饒恕Oskar內裡,依舊強烈(至少也是「時不時地相當強烈」)的自我意識,以及不為阿爸父神所喜悅、引起聖靈擔憂的血氣,(我承認很難辨別及查驗)屬於這世界澆灌的「弱肉強食」、透過各種人際或生活百態、成長背景的文化與習俗,所教導的「吃人自義」,批判論斷他人如此、這般等等,結果自己也是如此的當眾表演,或者有以下的高抬自己:(哪怕嘴巴說的話語、雙手打的字或寫的句子,並未明顯的藉由貶低他人,來尊榮自己、突顯自己更好)

我更懂得愛、我更會去愛、我更有同理心、我更曉得何為饒恕、我EQ好、我更理解怎麼及時排解情緒、我熟捻離開辦公室之後,就再也不去想跟工作有觀的事情;(還有聽過斬釘截鐵的說法「我都忘了」。噗!)

 

我更明白怎麼:捨棄自我的換位思考、我更知道如何利用正能量,來散發光芒;我知道何時該做什麼、說什麼、我早知道要防患未然;

 

我當了解:如何化悲憤為力量;(當代版阿信?這裡不是指「信樂團」的主唱啦)

我、我、我、我…..等等諸如此類,總之不見得真是老王、也不見得就在賣瓜,但確實自賣自誇的,反正就是我如此又這般;

總歸是讓主耶和華盛怒的「我比你們聖潔」以及宛若法利賽人、律法師等假冒為善之類,自以為有智慧、自以為看得透徹、自以為無所不知等屬世意念;(今生的驕傲)Oskar當戮力追求的榮耀,當是從主耶穌而來,人不能憑藉自己任何努力、並非以人的標準來衡量的稱讚和賞賜。

 

細細思之且圖之,Oskar這人真是出於寂寞、想要有個伴的緣故,而想要飼養貓咪這種,(在現代社會裡,感到寂寞本身,似乎就是個罪、似乎就是某種程度的眼瞎,看不見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似乎就表示當事者,有某種程度的作繭自縛、心理問題甚至變態等不健康徵狀?因為覺得寂寞,所以決定採取某種行動,以試圖改善或拋開;難道就是「動機不純」、是出於試圖滿足某種自我利益、慾望,所產生的針對其他同類、其他動物,有一定程度上的考量、算計和嘗試掌控?或者,就只是Oskar「又想太多」?)

不僅敏感、神經質而已,性情更常常帶給飼主,不見得受期待的驚訝,甚至莫名挫折;非常有個性,只要牠大爺或姑娘高興、喜歡、願意、愛,連主子(衣食父母)也照樣不甩。

 

眼前還主動小跑步,或者禁聲躡腳地,不知何時靠近或貼著自己身體,發出「喵嗚」還是「咕嚕」之類的聲音,要求撫摸以及陪牠玩耍等,反正不准予以忽略或者「放生」(閩南語)的必須盡快回應,

否則貓咪會百般「糾纏」及干擾飼主正在做的事情;但假使有互動、但沒得到牠所要,喵先生或喵小姐就縱身一躍;或者泥鰍般,大搞「投奔自由」的逃出飼主能及之處,總之上一秒和下一秒可能雲泥之別;方才人與貓還「大戰」得不亦樂乎、大呼過癮;

 

貓奴或者鏟屎官剛剛,把小主子給侍候得服服貼貼、心花怒放似的,不停發出代表逾越跟舒適的嘟噥;可轉眼間,就給沒有費盡心思,起碼也燒錢又耗時的照顧、呵護、陪伴的喵星人,當場打臉與回絕;

喜歡親密和耳鬢廝磨等感覺的話,還是考慮養條狗就好;網路找到的資料如是建議。但我總認為貓咪比較乾淨,(其實觀察放養的「半野生」貓,仍有許多飛蟲「伴隨左右」)大致上,沒有發出什麼強烈異味的經驗,(許多品種的汪汪,常嚇得我「退避三舍」)八成讓我有意識的,對於養貓所需要的各類開銷、種類複雜繁多的用品予以「視而不見」或者不當作一回事;

 

而且情緒化,(這點跟我滿類似。不曉得跟去年或以前,也就是民國一百零六年到一百零八年七月之間,還在飯店住宿業的服務中心任職相較,動輒由於消費者、房客、同事的言行及要求,而有明顯情緒的「Oskar爆走哥」有更好些了沒?)

行為自然也受到當下情緒影響,很可能帶給飼主既崩潰、又得收爛攤子的災難與破壞;有部落客分享她家寶貝貓咪,在剛到新環境的時候,由於適應不良所導致的緊張、焦慮等負面情緒,讓她的床單及寢具,被刻意報復似的尿得一蹋糊塗;喵喵又從早到晚嚎叫沒完,差點被鄰居投訴;

 

某隻貓咪剛入住進新家時,適應期也許幾天就搞定;也可能要好幾個月,甚至得花費年兩到三年才習慣的都有;以上林林種種,(那怕情況因「貓」而異)讓我沒有打消念頭,(根本是衝動)也猶豫不已。

受洗信主之前交往的女友,曾經讓我感到有些「被控告」以及「被嫌棄」的嚴正說:「你(Oskar)只是需要有人陪伴而已;只是需要有人,陪著你到處跑而已。」

 

所以一但覺得「不需要」或諸如此類,我就像貓咪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很「隨興」嗎?實在無法想透的是:難道「怕寂寞」也是種罪惡?是利用他人或某種動物,來取悅及滿足自己任何需要、慾望的正當藉口嗎?

難道歷代與現代所有已婚人士們,之所以自願、被迫,或因人而異的理由,而踏進愛情的「墳墓」,而且還需費心思的防範別人「盜墓」(貓兒偷腥或紅杏出牆)的當下,還得提出「為天地立心、替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之類的慷慨激昂,以示自己準備好(到底什麼才是「準備好」?一海票無邊無際、沒完沒了的婚姻和家庭等,以及其他諸如此類的議題、心理輔導與醫療,何時停止過?準備好?這也是一種大言不慚吧)進入婚姻、組織家庭、以真督真理,去愛配偶、與配偶同居的善盡自己義務不成?

Oskar是否誤解、忽略、扭曲跟誇大、選染、避重就輕了什麼?是否以為自己「懂了」什麼,實則仍舊什麼都不懂?

 

(身為一個蒙主耶穌救贖,努力藉著聖靈大能,逐漸且日日脫去老我、穿上公義與聖潔構成的外袍的基督徒,上述高舉自己,就差沒把自己神格化、彷彿自己有資格「指導人民」的看似滿有抱負,實則狂妄驕矜的傲慢說詞,是絕對要棄之若敝屣、像避開噁心事務的)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